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潘绍东
潘绍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1,621
  • 关注人气:2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关于我

县级市,公务员。钱不多,

比较闲。不喝酒,不抽烟。

不打牌,不多言。不滑头,

不讨嫌。好读书,喜诗联。

偶来兴,耕砚田。入驴友,

广结缘。常爬山,爱自然。

拍美景,意留连。兼一职,

报责编。发文章,有点权。

望投稿,开小钱。情无价,

义无边。友天下,情义连。

认可我,手掂掂。福同享,

担同肩。不认可,各一边。

你为神,我为仙。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创作谈

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没有理由过于悲观

——《我们都不是坏人》创作谈

 

潘绍东

 

“买码”(地下六合彩)在我的家乡已风靡十多年了,虽然政府有过多次整治和打击,但也许因某种人性原罪式的动力驱使,至今难绝,只不过比起当初暴风骤雨般的全民疯狂,现在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



《北京文学·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谢谢《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
              目录及导读
*********************************************************************************
004 不戴戒指的女人   方丽娜    【原载《作家》2016年第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潘绍东的中篇小说《樊高女友的爱情》(载《湖南文学》2016年第12期)写曹小杏爱上了樊高,两个人在互相征服中插入了王老师作为丈夫的备选。在樊高面临绝症的时候曹小杏跟他有了顺顺。土豪老六出现了,他一门心思爱着曹小杏帮他卖月饼,卖挂历挣钱。还安排她弟弟曹小桃的工作,小杏嫁给老六了。偶然机会里发现老六用手电筒刺激了顺顺的眼,一气之下小杏离开了老六。小杏依靠朋友瑞儿进入了商场打拼,这时候她认识了副县长唐远飞很自然地成了他的人。唐调走后老六又来纠缠,是一个小他五岁的杨闯在保护她,于是他们有了暧昧,这时候听说唐县长官场出事了。杨闯流水一样地花小杏的钱,弟弟小桃也把她钱输到麻将馆,同时吴老师又电话告诉她樊顺不好好学习进了网吧。曹小杏的理想主义爱情就这么陷入四面楚歌之中,被困顿的日常生活碾得粉碎。

    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我们到底谈论什么呢?如果说我们只是在故事里谈论爱情,那么在文本里就是同义复指,自然没什么意义,这决定了我们谈论爱情的时候还必须谈论是什么别的。这个文本前四章花了八九千字,还在纠缠曹小杏、樊高、王老师的爱情抉择,顺顺出生后,老六登场了,这才进入了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中篇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说是一种“近观”方式,散文则相当于“远望”。◎经济和技术只是生活的一个维度,就道德和智慧而言,现代人却没有多少牛皮可吹。◎最大的战胜是不像对方,是与对方不一样。◎就文化演进而言,趋同化和趋异化是并行不悖的两个轮子,全球化不过是这两个轮子的古老故事,从村庄级上升为全球级,单元边界扩大而已。◎文学以情和义为核心内涵。◎危机和灾难是最好的老师,总是帮助人类一次次纠正和调整自己。◎小说的净收入是时间淘汰到最后能留下的东西。◎有些书主要是写给别人看的,志在卓越。有些书主要是写给自己看的,意在解脱和释放。◎“中国故事”难讲,最难讲的一层在于人和人性。◎写人物,当然是小说的硬道理。◎小说的功能之一就是要打破认知或常规,揭破一枚枚流行标签后面的事实纵探。◎如果洞察伪善在当下已经轻车熟路,甚至成了写作群众运动,那么洞察真善可能就是一种更有价值的努力。◎好的形式感,应该是从特定生活感受中孵化出来的,是一种“有意味的形式”,是有根据、有道理、有特定意蕴的。◎文学不同于其他学科,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幸运的青果

潘绍东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浓烈的文学氛围如同现在的wifi一样无处不在,爱好文学是个人爱好中最时尚的标签,也是走遍天下交朋结友的“万能护照”。我们一帮刚刚跳出“农门”的孩子,似乎也都怀揣着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潘绍东2015年小说发表盘点

一、篇目

1.短篇小说《空箱子》(1.43万字)发《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1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潘绍东创作谈:牵,或者被牵

     谈到乡下人,愚昧、本分、老实、冥顽、顺从往往是他们的基因般的标签。现实却往往要复杂得多。尤其在近30多年的乡村中,乡村更是分化为某些学者指出的精英、裙带、黑恶、普通等多个阶层,光精英阶层就可以分为村干部、代表、委员之类的政治精英;乡村教师、大学生村官、礼生、巫师之类的文化精英;包工头、办厂的、开店的、做物流的、打工成为管理高层之类的经济精英等。他们构成了当下中国乡村较为复杂的社会生态。然而对于属于普通阶层的那一部分人,似乎那些老式标签仍然有效,他们永远是被教育、被支使、被压制、被欺负的那一拨人,是沉默的大多数。如果再往深里细细体察,事情又没有那么简单。在普通阶层的那个庞大群体中,他们中的极少部分或许因为不幸逼迫下的绝地反击,或许因为外因启示和外力推动,或许因为如参佛修禅般的顿悟,也会发生“基因突变”和“量子跃迁”,成功跃入居于他们上位的阶层,或者干脆开宗立派,成为什么也不属的“四不像”。游喜哲大约属于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