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8-04-21 17:07)


你是江南普通的浣纱女,却拥有倾国倾城的容貌。

那一日,桃花灼灼,落英缤纷,正浣纱的你窈窕妩媚,顾盼自怜,一群锦鲤游过,瞥见你如花的容颜,怔住,忘记了游水,沉入布满鹅卵青石的河底。被好事者传扬,称你有沉鱼之貌。后世便把美貌如你者,谓之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从此,汗牛充栋的简牍尺素、枕经籍书里,你便成了绝色女子的专用标签。有野心膨胀的男人为江山征讨杀伐,纵横裨阖,却因为这八个字英雄气短、功败垂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13 20:03)

      2016年的夏天吧,听说母校洛阳师专——当然,2000年已改成洛阳师院了——在百年校庆时要搬迁到新校区去。实在说,当时挺高兴。在大学规模越办越大的今天,搬迁,便意味着扩大、发展、辉煌,也意味着即将到来的鼎盛。作为校友,自然感到骄傲。并想当然地认为,百年洛师,文脉相传,那是一株生长在河洛文化高天厚土之上的参天大树,根深叶茂,华光灼灼。离开了这片沃土,洛阳师院还能是洛阳师院吗?把母校作为洛阳师院的一个飞地校区,保留老校区,保留老校区古色古香的大门、阴翳遮天的法桐、简洁大气的餐厅,甚至青砖灰瓦、通幽曲径、斑驳老墙……给已毕业的万千学子以睹物思情的美好回忆,肯定是决策者众多选择的首选吧。毕竟,一个大学有多个校区早已是司空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3 21:50)

   和《东方散文》结缘很偶然。

   20165月份吧,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为王道刚先生的散文《三河尖之重》投票。很是诧异,在这个完全物质化的时代,为做广告求关注刷存在感实在不是一件新鲜事。依我看,借文学创作的由头推销商品扩大商品知名度也是一个不错的文化策划,至少和文学沾点边,不会引起人们的太大反感。但一个纯文学平台,一群拒绝浮躁拒绝庸俗的编辑,坚守文学底线,不媚俗,不迎合,不保守,不僵化,借鉴现代商业模式为文学爱好者的创作成果轰轰烈烈地推介,轰轰烈烈地鼓与吹,似乎也不多见。就这一点,平台已赢得了一个文字爱好者的好感。再加之和道刚先生原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深情回眸,愤然横眉

                   ——胡安同文集《那一场青春的邂逅》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5 22:24)

  

 

初夏,凌晨两点多,西大街菜市场。

菜农各式各样的车水一样涌来。他们迅疾占好位置,把菜一包包一捆捆地码在公路边,等待买主的挑选购买。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菜农的菜还有一大部分没卖掉。

他按时出现了。这是个六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的山涧

“秩秩斯干,幽幽南山。”初中时读到《诗经》里的这句诗,意思不甚了了。高中时看了两本关于注释《诗经》的书也并不以为其意境有多优美,和“关关雎鸠,在河之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春日迟迟,采蘩祁祁”这些空灵的句子相比,无论在语言、意境上,觉得还是逊色了许多。及至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家乡随处可见的大大小小的山涧,这两句诗才在我的脑海里活泛灵动了起来。每每读到它,便觉得家乡的一涧碧水,从遥远的西周山野,从《诗经》古朴的文字中,从迁客骚人妇孺稚童的口中,从清幽的花羊山上,淙淙丁丁,汩汩不绝地淌了几千年。那在心头泛滥的涧水,如陈年甘醴,鞠一捧入口,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31 23:28)

羊行河边两岸高高低低起伏的河堤长满了巴根草,附近人家的牲口一大早就叽哩哇啦地觅食了。头染了颜色的,脚系了布条的,嘴烙了记号的,翅膀剪了的,花的,灰的,黄的,白的,黑的,黑白相间的,鸡鹅牛羊等热热闹闹地啄食,啃草。噗噗噗噗,短促,繁密;噗嗤噗嗤,浑厚,有力。草窠里,蚂蚱绿莹莹的,细长,是鸡们争先追逐的美味。它们可不甘就这样被啄吃掉,便会拼命从一处跳到另一处。一旦被发现,鸡就会猛跑几步,追上,顿一下,确认猎物位置,然后脖子向下一伸,嘴一张,啄住,再微微晃动一下脖子,下咽,整个过程干净利索,绝不拖泥带水。一只蚂蚱的生命就以另一种形式存在于一只鸡的身上了;对于食物,鸡大部分都很绅士,特别是母鸡,它们踱着步,东啄一下,西啄一下,节奏感很强。但公鸡有时就很没风度了,常常争抢,抢着抢着,便发了狠,恼了,脖子上的毛竖了起来,鸡冠子也竖起来了,扑棱着翅膀,嘶鸣,带着狠劲,一蹦一跳地贴身肉搏,对啄,常常是两只鸡冠子被啄得伤痕累累,像负伤的西班牙的角斗士;中午,河滩的上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17 22:47)

羊行之河

祖师境内最大的“河”和温顺的羊有关。

这条河的名字很别致,叫羊行河。

一只花山羊,健硕,敏捷,长着一对威风凛凛的浅褐色的大角和一张u型大嘴,下巴有一把白里透亮粗粗的长胡子,终日在翠绿富足的花羊山上舒适地闲逛。饿了,绿茵茵的青草低头就是,呼哧呼哧地啃上一通,随身卧下,闭着眼睛,咧着嘴上下左右地倒沫;渴了,甜丝丝的山泉水走几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2-05 22:15)


 

滴滴滴……

正在午休的黄处长被几声手机短信的提示音惊醒。

他有些恼怒,可拿过手机一看号码,便一骨碌爬了起来。

伸出肥厚的指头点开,短信的内容占满了屏幕,无数个红色阿拉伯的“2”字像纤细的裸体女人,低着头,温顺地跪在黄处长的眼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5 10:16)
标签:

佛学

手指轻触

记忆的镐

刨开

尘封

多年前的

冰河

一江春水

裹挟

青春的碎片和岁月的残红

轰然

迎面撞来

猝不及防

一个趔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游宇--山里人的博客
游宇--山里人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3,261
  • 关注人气:1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分类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