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妈妈,谢谢你让我离开     

 凯·吉尔德戴尔



  判决的时刻到了。1小时45分钟的闭门会议后,陪审团将宣布他们是否认为我故意谋杀了我女儿琳。我抚摸着脖子上的盒式挂链,一连9天的审判我一直戴着 它,那里面有琳的照片和她的几缕青丝。我知道琳一定不希望我经历这样的煎熬。在她离开人世前,她曾告诉我她很担心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

  “陪审团,对凯·吉尔德戴尔的指控,你们达成一致裁决了吗?”法庭传达员问。

  “是的。”首席陪审员说。

  “就凯·吉尔德戴尔企图谋杀她女儿琳·吉尔德戴尔这项控告,你们是如何裁决的?”

  我屏住了呼吸。

  17年前一个普通秋日的下午,我接到一个电话。电话是琳的老师打来的,她问我是否能来接琳,她好像生病了。当我赶到学校时,14岁的琳面色惨白。“妈妈,很抱歉让你从公司赶来,但我感觉恶心,头晕得厉害。”

  琳再也没能回到学校。短短几周内,我们可爱的女儿不再是我和我丈夫理查德认识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18期_卷首语_一期一会
    
大津秀一 译/语妍

    有一个患者,当他在京都病得很严重,快不行了的时候,他的朋友从北海道、九州、美国等地飞来看望他。朋友们围在他的床前,他强打精神,努力想把朋友们的样子牢牢记在心底。


  其实,在他健康的时候,明明有很多机会和朋友见面的,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大家都没有这么做,天南海北,各自忙碌。生病之后,人的记忆力衰退, 脑子也变得混乱,有时候会认不出眼前的人,甚至完全忘掉朋友,还有些人因为身体实在虚弱,没有力气和朋友好好聊天、相聚,整天都处于昏睡状态。


  “有思念的人,现在就去相见吧。越过那座山,立刻去相见。”不,应该是越过大海,穿过云层,立刻相见。如果不付诸行动,只是在心里想,想着想着,几年就过去了。


  我们都应该抱着“一期一会”的观念生活。这是日本茶道中的词,来源于16世纪茶僧千利休的弟子山上宗二。“一期”就是一生,“一会”就是一次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第18期与九月下总第503期—目录及封面(图)

《读者》2011年第18期与九月下总第503期—目录及封面(图)

《读者》2011年第18期与九月下总第503期—目录
  文章名 作者 荐稿人
文  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绝世美女

某女长期梦想穿越为绝世美女,某日终于穿越,发现自己成为一古代女子,急切间揽镜自照,真个是眉黛青山,双瞳剪水。

正心痒难耐之际,忽见一彪形大汉从楼梯边探出头来,眉头紧锁,喊道:“嫂嫂,下来,武松有句话说。”

 

负伤的原因

古罗马人尚武,战士们以身前受伤为荣,后背受伤为耻。前者代表进攻,后者代表逃跑。

有一次,一位上兵当着皇帝的面炫耀自己脸上的伤疤,皇帝说:“我明白了,你一定是逃命时回头看了。”

 

到底多少

朋友俩交流月薪。甲:“你月薪多少?”乙:“不到一万。”甲:“到底多少?”乙:“一千五。”

 

一句话治早恋

甲:我女儿昨天回家说,老师教育她们,不让她们早恋,她觉得老师说得有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第17期—导盲犬的眼睛         
毛丹青     
    去东京的那天早上气温很低,穿大衣还觉得冷,可能因为海风太大的缘故,我的脸上有点儿像被细沙撒了一把一样,十分痒。
  从神户到大阪坐车的时间不过30分钟,到了新大阪车站以后再换乘新干线开往东京。距离上很远,但交通方便,我要办个什么急事儿,从家里到东京当天去当天回也是来得及的,只不过坐在新干线上的时间很长,往返路程加到一起需要5个多小时。
  坐列车坐得时间一长,遇见的事情就多。除了看各式各样的人,有时也会遇上令人难忘的情景。这回我遇上的是一个男人和他的导盲犬。
   当时他坐在我的边上,一直到他牵着的狗趴在他脚下的时候,我都没注意到他是盲人。看上去,他是一位长者,衣冠楚楚,很有绅士风度。他戴了一副眼镜儿,黑 边儿的,但不是墨镜。一双眼睛也不是闭上的,而是睁开的。每次他挪动身子的时候,总会向我示意一下,轻轻地点点头。无意中,我发现他的眼珠是配上去的,人 工制作的,挺大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第17期—蓝宝石 约翰内斯·林纳科斯基

    译/任元华
    我的记忆力很差,往往昨天发生的事,今天就忘了。有些一年以前彼此都很熟悉的人,现在碰到,我也许只记得曾见过他们,但是在什么地方和什么时间,我都不知道了。有时候有人在路上迎面朝我走来,热情地握住我的手,说:“我的老兄,尤松,你好啊!”那时我不得不脱下帽子,并对他说:“对不起,我不记得先生的大名了。”那时,他们一般都对着我捧腹大笑,几乎把肚皮笑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曾经去国外参加文化交流,花很多钱买过一件非常漂亮的衣服。因为太喜欢,却舍不得穿,除非参加重要会议或在需要表示诚意的场合时才穿上身。使用率太低,我 慢慢忘记了有这样一件衣服。换季时,家人帮我整理衣柜,我才想起。躲过水洗日晒,它依旧笔挺,款式却已经过时。讪讪地把它小心包好,继续收进柜底,回味起 初对它的喜欢,我忍不住感叹那些快乐都成落花流水。

  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喜欢过什么人,一点一滴、一颦一笑都让我有无尽的话想要表达。但总是怯于启齿,小心翼翼地把那些心事静静地窝在心里,折叠得整整齐 齐,幻想有一天会勇敢地站在他面前,“扑啦啦”全部抖开。等啊等,最终,这些情愫就像一粒种子,种在晒不到太阳又缺乏雨露的泥土里,只能腐烂在密不透风的 土壤中。

  我们都太喜欢等,固执地相信等待永远没有错,美好的岁月就这样一个又一个被等待消耗掉。生命中的任何事情都有保鲜期。那些美好的愿望,如果只是珍重地 供奉在期盼的桌台上,那么它只能在岁月里积满尘土。 当我们在此刻感觉到含在口中的酸楚,就应该珍重身上衣、眼前人的幸福。

  (李玉龙摘自人民文学出版社《铁凝散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第17期上稿喜讯(科荷2篇)

《读者》2011年第17期上稿喜讯(标注★为科荷荐稿学员上稿)

文章名

作者

荐稿人

文章出处

★珍重身上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读者2011年第16期来一斤母爱
  对我从小就纵容迁就的你,是不是也很无奈


  孙宇说,他从小就不是个乖孩子。

  上小学那会儿,他调皮,爱撒野,还不肯吃亏,偶尔被同学欺负,也一定要让在同一所小学教书的妈妈替自己出头。到了青春期,他越来越叛逆,会为一些琐碎小事跟妈妈闹个天翻地覆,还坚决不认错、不道歉,因为“那样没面子”。

  直到上了高中,他才褪去这些孩子气,但依然是个固执少年。爱上画画,就把文化课丢在一边,结果成绩直线下降,又惹得妈妈着急担心。

  青春期叛逆的男孩,当然不会向妈妈的忧虑轻易妥协。在学校里,他依然把大部分精力放在画画上;回到家,他也总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偶尔,妈妈问:“你怎么不跟我说说学校里的事?”换来的只是沉默。

  而大部分时候,他根本就不会待在家里——孙宇读的高中是寄宿制学校,一个月才给学生放一次假,所以他与父母说话大多是在电话里。

  孙宇记得高二下学期的时候,他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照例问他成绩如何。所以,他没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与大众在一起与主流在一起

——写在《读者》出版500期之际

吉西平

  2011年春天,《读者》创刊30周年;此刻,又逢《读者》出版第500期。500期杂志,足以构筑一个时代画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读者在线阅读
读者在线阅读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8,243
  • 关注人气:2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