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岛崂山道人A
青岛崂山道人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631
  • 关注人气:4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请输入标题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这是俺的茶棚。


从这里进去。


已经发新芽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你不是我的初恋
老牛  铧犁  锄头  镰刀
和那顶丢失的草帽
刻在皓首穷年
但我依然张开手臂  与你牵手
跳一曲华尔兹
迎着升起的太阳

              2017.6.4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晨,立于麦田
无垠,披金,丰盈
与朝露亲吻,与云霞呢喃
屏息,凝眸,倾听
麦子的呼吸,心跳,低语,浅唱
田野静默,远山静默,云霓静默
一株野蔷薇,对着麦子,笑了

            2017.5.3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人生的一只脚踏入老年门槛,时间就不再眷顾了,感觉度年如日,春去秋来,就在眨眼之间,就如窗前这棵白玉兰,又在还有些寒意的初春的早晨、在缕缕金丝的晨曦里开了,而她上次如歌如舞地绽放恍若就在昨天。

    其实,我更喜欢她的含苞欲放,那是她最美的时刻。欣赏花的盛艳,虽然获得美的愉悦,但总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她过不几日就会凋零,不免萌生几分惆怅。观赏花蕾则不同,就如这玉兰,冬去春来,她最早嗅到季节的变化,树冠上无声无息地就布满了花骨朵,青衣素裹,微露白皙,过几日,仙女一样的花蕾破壳而出,亭亭玉立,端庄、优雅、安详,就那样静静地立在枝头,在等待着某一时刻的到来。看着这群玉女,我禁不住怦然心动,便有了一种联想、一个期盼、一幅画面:忽一日,香风微醺,似悠扬的音乐响起,身着白纱裙的她们翩翩起舞,顷刻,满树银花,灿若仙境。

花如是,人呢?人生几十年,经历几个时期,无论一帆风顺、平步青云也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在楼下晨练,不经意间的一瞥,那截矮墙上一溜灌木丛中跳动着星星点点的黄。近前一看,哦,有零星的迎春花开了。它们悄然躲在枝蔓下,像是正在玩儿捉迷藏的孩童,有一对艳艳地开在枝蔓上的,就像俩要好的小女孩儿,手牵着手,唱着歌。它们很小,小得像遥远天空里的星星,而且是天亮前的星星,毫不在意周围的冷寂,任由微露的晨曦写在脸上。
    而此时,那些蓬乱无序的枝蔓还没长出叶子如苍老干瘪的手臂上暴起的青筋;那些高大的树们依然裸露着身子,还在冬眠的梦里没有醒来;而我,则依旧裹缩在冬装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正做晚饭,忽听妻惊呼快来看,急入客厅,立刻惊呆了:电视正在播报郭川失联!心立刻提到嗓子眼,默默祈祷:夏威夷,你的海浪不要折断船长的桅杆啊!
    时间一天天流走,夏威夷海域依然展示她的诱惑,船长呢,他在哪里?
    不会的,船长一定会回来!你说过:没有远方,只有故乡!挑战40英尺单人不间断环球航海世界纪录,你摆脱过台风的灭顶之灾,战胜过“咆哮南纬40度”的狂风恶浪,闯过“航船墓场”、“魔鬼角”的哈恩角,大西洋、好望角、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太平洋、二过赤道......21600海里,138天,不停顿,不停靠,一天只睡3小时,一次最长不过20分钟,甚至连续几天不能睡眠......终于践行了“一定活着回来”的诺言,完成了人类航海史上一项壮举!
    忘不了你归来的那一刻:乳白色的“青岛号”帆船缓缓驶向奥帆基地,主帆顶端飘扬着五星红旗。你抓着桅杆,擎着火焰,迎向故乡和亲人。你等不及船入港,一个猛子跃进海里,游上岸来,跪在众人面前,亲吻故土、拥抱妻儿,瘦削刚毅的脸上挂满了泪水......
    我们无法感同身受这种经受漫长孤独和死亡威胁后对故乡和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从餐厅打来饭,依旧到小广场。那里有四角亭、石桌石凳,绿树草地环绕。
    已有人在用餐,一位穿紫色工装的女人,对面一位小伙子,石桌上俩啤酒瓶。女人见我走来,朝我笑笑。是医院护送工,父亲做检查就是她接送的。
    在这儿大碗吃肉大口喝酒啊!
    女人呵呵呵地笑了,笑得更灿烂了,那是从心底里溢出的。
    稍顷,女人吃完,和小伙子走向场边,看小伙子下楼梯,挥着手,等小伙子走出医院,又急忙跑到东墙边向外张望,好一会儿才重回亭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4 15:41)
标签:

文化

    送别的家宴上,多喝了几杯的四舅说起小时候离开青岛眼圈都红了。可以看出,他对此还是耿耿于怀。以前没这样,老了,思乡情结愈发的重,尤其说是余生最后一次回来了,又无法给过世已海葬的姥姥烧纸上香,心中悲苦只能含在强力忍住的泪水里
    四舅是母亲五个弟妹中最小的,1960年困难时期,九岁的他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秋夜,雨。
       遥望窗外,远处,横列一排的灯光穿透雨雾,泛着橘黄。我们对视,无言,任由无边的黑暗裹挟,任由不尽的思绪蔓延。
      此时,你在做什么?你那儿也有一排灯,或者一盏,陪伴着你的孤寂和清冷?要不,就俯视这排灯吧,这样,咱俩就挨得近了,能说说话了。
       还记得院里那棵柿子树吗?春天,柿子花开了,树上结满白蝴蝶。过几天,蝴蝶飞了,露出青青的小脸蛋。嗯,穿花衣裳的你,是翩翩飞舞的蝴蝶;穿蓝布褂的我,是傻头傻脑的青果。青果落地,你轻轻捡起,用花手帕包好,很多、很多:你一颗,我一颗,咬一口,哎呀,真涩!
      还有树旁的东厢房,午后斜阳照进来,把两个小人影印在墙上:一个扎小辫,不动;一个光脑袋,摇晃。地上,两根木棍在画呀、画,画出两个牵手的小孩,还有你抱着的那个布娃娃。石子、木棒、泥巴,垒一个家,一个爸爸、妈妈和也扎小辫的布娃娃的家。邻家姐姐放学了,笑问:你俩还在过家家?
      (雨,密了,一串一串,织成一副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8-29 21:49)

    上周六与文友一起到宫家苑家庭农场葡萄园采风。它坐落在夏庄宫家村,山清水秀,很漂亮的一座葡萄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