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许纪霖
许纪霖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0,245
  • 关注人气:5,4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采写:新京报记者 罗东

原文刊登在新京报书评周刊。


 

暴力与文明:暴力受文明的抑制,但不会完全消失

 

    新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学衡派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有影响的文化保守主义知识分子群体,他们中的核心成员大多留学于美国哈佛大学,是留美海归中非常值得注意的一个知识群体。留美的知识分子受到西方思想与知识的完整教育,为什么学衡派知识分子与大多数留美学子不同,成为了文化保守主义者?这是饶有兴味的、值得探究的问题。

学衡派在现代中国思想界可以说是一群“哈佛帮”,他们与胡适为代表的“哥大帮”有着明显的不同。所谓的“哥大帮”,乃是在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学位,相当一部分受到杜威影响的中国留美学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一个男人心目中,都有自己的女性偶像。若要问我她是谁?我将不暇思索地告诉你:戴安娜。也许,她不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女性,却肯定是上一个世纪最可爱又可敬的女性。

戴安娜谢世两年多了,传媒报道说,英国民众对她的热情大大降温。假如不是她的旧情人休伊特要公开王妃生前的三十六封情书,人们差点忘记了她的忌日。不过,千万不要忘记,这个世界的真相,是被我们的传媒操控的,所谓忘却,只是传媒的忘却,远走的王妃不再有新闻,也就不再有市场价值,她被故意地忘却了。戴安娜再次受到了媒体的谋杀,区别仅仅在于:上一次是捧杀,而这一次则是封杀。

  我不相信戴安娜已经被遗忘。人世间最深切的追思,不是喧嚣的、表演的,而是缄默的、深沉的。人们所忘却的,只是与传媒花边新闻有关的戴安娜。这个戴安娜已经死了,一去不复返了。但还有另外一个戴安娜,她永远不会死去,反而随着生命的消逝,更显现出其精神的永恒。那就是'人民的王妃'戴安娜。

  在整个二十世纪,'人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书名:永乐帝:华夷秩序的完成

作者:【日】檀上宽

出版:社科文献出版社,2015

    日本的一流学者有一种能力,擅长“大师写小书”,日本讲谈社专门出这类书,我很喜欢读。不像中国的出版界,学者们们写的专著,可信而不可爱,一般读者读不下去;许多“民科”和作家写的历史,可爱而不可信,只能姑妄读之。

    继日本讲谈社《中国的历史》十卷本前年由广西师大出版社翻译出版之后,日前社科文献出版社推出的鲤译丛5本,皆是“大师”写的中国历史“小书”,我今天推荐的京都女子大学檀上宽教授的《永乐帝》,就是其中的一本。

    永乐帝是继朱元璋之后大明王朝最重要的两个皇帝之一。不少人都以为明朝“驱除胡虏,恢复中华”,继承的是两宋中原王朝的传统,如此的想当然乃大错特错。檀上宽教授毕业于京都大学,他在书中两次提到京都学派第二代领军人物宫崎市定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许纪霖

过去的我,有一个习惯,每年的1130都会从日程中留出来,留给王元化先生。这天是先生的生日,这天晚上,与先生最亲近的学生、朋友都会相聚一堂,为老人家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许纪霖

 

刊载于《复旦学报》2015年第5期,原题《现代中国的家国天下与自我认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暴力?

澎湃新闻记者 普芮 编辑

编者按】

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人性中的善良天使,如何面对无所不在的暴力?

澎湃新闻记者 普芮 编辑

编者按】

9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军事

 许纪霖

对于史学家来说,专史易写,通史难作。贯通上下几千年的通史,没有几十年的功夫积累,没有打通古今中西的大视野、大思路,一般的史学大家都不愿尝试。我心目中好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年06月29日 星期一 北京青年报

  

    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想把北京作为一个参照来看上海。我特别欣赏这次会议的主题叫双城记。在世界上凡是幅员比较辽阔或 者文化比较丰富的国家,它通常都有两个中心,美国有纽约和洛杉矶,俄国有莫斯科和彼得堡,德国有柏林和法兰克福,英国有伦敦和爱丁堡,澳大利亚有悉尼和墨 尔本,日本有东京和京都,中国则是上海和北京,这两个城市也代表了中国的南北文化,互为他者。

    1,政治中心和社会中心

    北 京作为一个政治中心,其发达的不是地方政治,而是帝国政治或国家政治。因为在天子脚下,地方即国家,国家也是地方,笼罩在国家权力的直接控制之下。晚清以 后的北京也形成了地方社会,这些地方社会是由士绅和商人所组成的,但是在近代北京,并没有像近代上海那样强大的地方自治势力。

    上海 就不一样,从晚清开始,作为一个通商口岸城市,其政治权力一直处于多元化的状态,无论英美、法国、日本,还是清廷、北洋,都不能独家控制这个东方第一大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