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风箫吹断---印第安人
风箫吹断---印第安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740
  • 关注人气:4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7-05-20 08:43)
    当年,鲧奉命治水,采取的是哪来堵哪。其结果人累得半死不说,还闹得洪水肆虐,民不聊生,最后被砍掉脑壳。治水二代大禹接班后,则采取疏通的办法,不仅解决了水患,还成功登顶,做了一代天王。从此,国人都知道了一个道理:堵是堵不住的,只有采取其他办法,比如疏导或者……。
   
    记得二十多年前,残疾人专用的小摩托是国家照顾这一群体的体现之一。 后来,一些智商高的行动不便者,竟然想出了载客生意,随着“残摩的”不断改良,居然成为了出租小轿车的补充。那时虽然国家有政策,企业必须安置一定比例的残疾人,但后来雨后春笋般的私营大小作坊出现,才不管这一套,加之国企数量的减少与大家都“懂得”的原因,残疾原住民的工作越来越难找。所以,明知私自用非运输工具载客属于不合规章的,但一些执法者也就睁只眼闭只眼,总得给本地弱势群体一碗饭,也算为当地残疾人口就业做些贡献。
   几年过去了,随着城市建设毫无节制的扩散,搞得公交车“最后一公里”发展有些无法适从。这下最高兴的莫过于“经营性”残摩。而此时,有更多的外地“残友”加入进来。他们大脑正常,口齿清晰,四肢发达。他们勇闯红灯,冲窜闹市,逆向狂奔,跑人行道。拉起客来横冲直撞,“杀宰”乘客极恶穷胸。肇事完逃逸,惹祸后消失。虽然隐患多多,事非不断,严重的扰乱了城市交通次序和路人安全,但由于能满足一部分人们的需要,所以,尽管政府不断加大打击力度,甚至集中力量加以罚没,也始终无法禁止。
    这时,第一批共享自行车出现了。一小时之内免费,使得一些行走者免去丢车之虐,也让一部分人告别了“残摩的”,但由于此种交通车辆停车站点固定且过少,又不属于交通不便的区域,美的“残摩的”继续天马行空,优哉游哉,任你城管到处扫荡,我自游击西北东南。
    但,几年后,第二波共享单车出现了,这批单车的特点虽然用时需超小额度的收费,但可以任意停放,骑到家里也无人责罚,所以成了更多交通不便的人之首选。打个比方,有小区在距公交特别是地铁站一、两公里。坐“残摩的”一次需5--10元钱,还要心惊胆战顾及自身安全。而骑一次单车只消一元,又顺便健了身,且把安全攥在自己手里。孰轻孰重,傻子都晓得。
     如此,随着时间的推移,边缘小区,地铁站,“一公里”范围等地,明显的感觉蘸着口水点着各色钞票,发绿的目光死盯着少男少女,时刻准备宰上一刀的“残摩的”人少了,甚至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川流不息的共享单车。
    看来,到处围追堵截残摩的办法的确不很管用。只要有较大的需求,这些贼配军就有不断发展的可能。而共享单车的出现,歪打正着的掐了非法运营者的七寸。这也许就是疏导的一个方面的体现吧,不敢断言。不过,有一利便有一弊,共享单车停放太随意,也有一部分人,为图方便在人行道上行驶或在马路上慢速逆行。也给市容带来一定坏影响,但两弊相权取其轻,再说,单车总是有办法进一步管理的。
  
   记得小时候,家里发现了蟑螂。那时虽然杀虫药物灵敏有效,但蟑螂究竟是上亿年的物种,适应性很强,所以总是无法灭绝。后来,不知道是楼上还是楼下邻居好甜食, 招来了红蚂蚁,并顺着厨房的烟道侵入我家,不多时蟑螂便消失了。听老人们讲,是一物降一物。当然, 红蚂蚁虽然容易灭绝,但不敢下手,但只要在厨房置一小碗,放些甜食,倒也能控制住其活动范围,主要是唯恐蟑螂卷土重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旅游,人生梦呓
     茫茫沙洲,望无尽头。漠中有时烈日炎炎,万物欲焦;有时雷霆万均,风爆雨骤。沙末横飞,更是使人迷途;源水极罕,难有植物存留。这一切使得多少英雄好汉望而生畏,多少探险家不得不调转马头。有时,漠中也出现仙阁彩楼,但,这是虚无的幻影,当你满怀希望向她奔去,其结果只是躺倒漠中,含恨千秋!

    

    然而,骆驼, 也只有骆驼能在漠中自由行走。 它是死亡区中的唯一交通工具, 被称为“沙漠之舟“。只要人们让它一顿吃饱喝够,就能驮着人们跨入骇人的沙海,延着难以辨认的小路,一步一步… 。只有它,才能认出哪条是生路,哪里有水源,哪个方向能走出沙洲。骆驼的一生,就是背负着人们,在沙漠中穿流往返, 直至老死荒丘! 


    还有那么一种骆驼——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者,中国命运的抵柱中流。他们在那暗无天日的旧社会,为了劳苦大众的解放,背负着中国劳苦大众的命运,走在那随时都可夺去生命的死亡之路。没有人给他们食物,只有靠那坚强的意志,忍饥挨饿,在虎豹横行的恐怖世界中前进,并经常地和吃人魔鬼与腥风血雨搏斗。有时, “漠”中出现一座座充满轻歌艳舞的彩阁琼楼,向着他们频频招手:来吧,人生如梦,还不尽情地享受!但他们不为所动,突然,倒下一个,但马上有另一个默默地扛起死者的重负继续前行,“漠”中无路,所寻方向的指示就是那夜间闪耀着微光的北斗。他们坚信,总有一天,红色铁流,定会跨出大漠,革命的旗帜,将漫卷神洲! 

     

      光阴似飞箭,时间逐水流。二十多年过去,红旗插满天安门城楼。回头看,茫茫沙洲,望无尽头。然而,他们走过来了,走过来了! 这时,志士们已两鬓霜白,步履蹒跚,但仍背负着人类的命运奔走,奔走。在这或之前,又有许多人加入了这支队伍,默默地接过倒下去的重负,向……。而倒下的,在把重托交给继承者时,总是挣扎着坐起,虽然老病地说不出话,但依旧扬起那高贵的头,向前伸出巨手:去吧,沿着这条通往世界大同的方向走,你们虽然再也不用苦渡沙洲,也不会去随时准备用鲜血和生命,去换取理想信念的实现,但更多的险峰和急流还在后头。你们可不要因为困难万千而却步,让电闪雷鸣、骤雨狂风把你们煅炼成为坚强的战士,去迎接更频繁、更残酷的搏斗!并把我的骨灰撒遍神洲。去吧,向前,一直向前。永不停留!

                七六年十月     于河道旁放置水泵的小棚内(插队处)

          2011年5月博客发表    今日改动后再次明示。

                  红军长征精神永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365

分类: 中侨委子女
       廖英阿姨离开我们了。我们侨二代衷心地祈祷,侨一代老干部廖英阿姨一路好!    

       这是去年10月11日,在侨委子女大聚会上,廖英阿姨与侨二代热心交谈。

秋光尽洒夕阳时——(四)情深故园
      图中,廖英阿姨与侨二代热心交谈。这张照片摄于2015年10月11日。
那天,在中侨委子女大聚会上,廖英阿姨只身登上礼堂的台阶,尽管有些步履蹒跚,却坚持不让别人搀扶。不管遇见谁,她都非常热情,而且十分健谈,丝毫不像耄耋之年的老者。她的心永远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9-16 21:39)
标签:

转载

这是侨一代老阿姨的博文,她虽然很早就离开北京,但始终关心着我们侨二代。虽耄耋之年,仍笔耕不辍。就像最美夕阳,辉撒着耀眼的霞光。
原文地址:中秋快乐!作者:童心老太婆

中秋快乐!

             

中秋佳节来到了!我用美图秀秀装饰了几张图片,用来恭祝博友们中秋快乐,家庭幸福,万事如意!

          

         

        

             

             

        

        

         

        

风箫吹断---印第安人:

老人家,昨天我们侨委二代又小聚了一次。今天,我填了一首词,也是为了给您的博客助兴,祝长江两岸的侨一代、侨二代中秋快乐!
    江南淮北,共饮神州水。短句长音声不馁,笑语欢颜缘委。
  净土同盘生根,晓月薄星司晨。青丝不怜远望,夕阳醉酒延伸。

 

      我十分感谢!
                           童心老太婆 2016年9月16日

我从《福建老年报》上,摘录了几位名人的妙语佳句,请博友共同欣赏!

 1、不要忘记这些过去的记忆,因为这些记忆,会跟着我们的人生,一生一世,只不过,它们不再像我们儿时那么的明显。

          ——龙应台

 2、世界上高级的人很多,有趣的人也很多,又高级又有趣的人却少之又少。高级的人使人尊敬,有趣的人使人喜欢,又高级又有趣的人,使人敬而不畏,亲而不狎,交接越久,芬芳愈醇。

——余光中

 3、万头攒动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各种悲喜交集处,能做的只是长途跋涉的归真反璞。

——木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6-02-20 21:57)

                         

           朔风三九,冰峭伴残柳。万重凉寂千物朽,独梅御霜寒友。

        来岁不与争春,愿奉百花尊神。何惧香消玉损,泥覆不掩馨纯。

 

     恰逢元月,都会给我带来无穷的遐想。三九寒窗,北风啸长,荒芜大地,素裹银装。每当这时,总有不少往事涌上心头,一缕缕,不尽的回想,还有那一丝丝如梦的希望。

     幼年时喜欢元月,那是因为快到春节了。姥姥烧的卤鸭,妈妈酿造的米酒,琳琅满目的糖果和大小不一的鞭炮。虽然没有新装,星星和月亮依旧,但总觉的周围一切是那样的新鲜,可爱。最高兴的是,自己又长大了一岁。又可以在家多住几天,尽情地撒娇淘气。这在全托幼儿园的孩子来讲,是最欢乐的。

    上小学了,那时是半日制,每当下午做完作业,大院里的孩子们聚在一起玩各种游戏。一月份的太阳喜欢睡懒觉,又早早就钻回被窝,还不暖和,害的我们总是没玩得痛快就得回家。晚饭后,怕鬼怕黑的小孩子们只好在家里守着热烘烘的炉子,或到有收音机的小伙伴家里,听着“哒嘀哒,哒嘀哒”的《小喇叭》节目。然后,看着大人们封炉子,再壮着胆,出门倒垃圾……。

    十四岁那年,陪着父母到了五七干校去洗脑,每到元月便是一关。那时都说江南不冷,国家没有冬季取暖规定。其实,长江中下游的冬天更是可怕。这里虽然没有“西伯利亚冷空气”的舶来品,却有土生土长的寒潮。往往是雨雪交替撒野,室内外温度统一。加之湿气大,棉织品吸水力强,在潮气肆虐的环境中,不少“五七战士”拥抱了冻疮,大概罗贯中《西游记》里的六耳猕猴形象,就是出于耳朵长冻疮小包包之灵感。

    田桑两载回到北京,十七岁那年一月,学校让我们71届毕业生到唱机厂边义务劳动,边等待分配。我本不是好学生,又是在五七干校改造过的,算是有前科,自然不能在明亮的组装车间里享福,所以被老师赶到锻造车间去推煤。北风一刮,活脱脱半个黑李逵。当时有些郁闷,不过一想,只当是替家长曾经犯过的“错误”赎罪了,也就顺了心。

    插队时的一月,经常半夜被冻醒,炉子罢了工,不到二月,没钱买煤了,又不好意思向家长伸手。不知谁想的办法,用锯末。先将一根擀面杖插到炉子里,填满锯末,再将擀面杖抽出,从炉底点火,好歹也能坚持的下半夜。

    76年一月的那天夜晚,我独自站在那个后来被拆掉的中华门城楼下,望着人民大会堂的台阶,希望能看到那永远熟悉的面容走出……。长安街上的车辆,似乎也开的很慢,很慢……

    79年的一月,老父住院,我请假陪护,单位领导十分不满,一位向来认为下属就不应该有困难的政工干部竟说,老头儿这么大岁数了,也该着啦。一怒之下,将手中的水杯向他砸去。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部队单位,简直是大逆不道。可谁知,那个没为新中国打过一仗的家伙从此学乖了,还被在四十年代初就打过小鬼子的上级的上级臭骂一顿。而我,又开始了思考这一年该干些什么了。

    2014年一月,先后换过六个单位的我,终于可以掰着手指头计算退休的节点了。在数到365时……,万岁万岁万万岁!

 

            朔意绘星迁,冷月吟原,残枝朽叶渡孤轩。万籁何期蔓草蔚,镜语初颜。

           幻影远山间,雪素冰帘,年轮展续一心圈,欲盼桃红摇手处,闲步长天。

 

    我喜欢元月,因为它不仅使我们了却了去岁的那些烦恼,还给了我们太多的梦想,太多的希望。寒冬到来,花开也就不远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中侨委子女
          橙霞尽洒,重返陈庭下。再面青丝已华发,夕阳一曲佳话。

        蓬荜生辉泛光,相歌携手一堂,不悔青春坎坷,友谊地久天长。

                                        清平乐——相悦

   10月11日,是我们发小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上页分开之后,第三次大型聚会。
    我们终于又聚在一起了。如今,当年的青丝已变成白发,豆蔻少年已步入
花甲。面对夕阳,笑慰红霞,云集一堂,追寻我们曾经的欢乐,感怀今日的情义无价。

      

      (下图)侨一代和侨二代(拟音):阿姨,我都七十多岁啦。七十多?在我眼里,你永远是个小孩子。        

(下图)    五十年前的大姐姐们,还记得那时的小女娃吗?  


 

(下图)载歌载舞的“老人们”,好像年轻了三十岁。

     笙箫动起舞翩芊, 翁媪绿影挥红绢。童心尽染秋霜欲,不枉人间六十年。

 

(下图)茶话会的场面。     如梦令——牵挂 

                  曾在一屋檐下,云散风吹浪打。今日重相逢,

                  疑是梦中动画。牵挂,牵挂,一曲世纪佳话。


(下图)共和国同龄人(老高一)以上的他们渐渐老去,可那颗心脏却永远年轻。虽然,有的已过了古稀,但在一起时依然如同顽童一般。对生命的热爱,对生活的追求,对美好的渴望,对未来的憧憬,他们快乐着,欢笑着,感染着每一个参加聚会的发小。

 

 (下图)1969年随父母下五七干校的十五岁以下的小孩子们,早已过了天命之年。现在又聚在一起,回忆着儿时的欢乐。

 

     (下图)突然,动感地带引出一曲快闪。

紫气风高秋日洒,浮云欲渡染西霞。素鬓回眸少年趣,故园,相逢一笑尽天涯。

起舞闻歌长短话,牵挂,轮缘月隐似蒙纱。携手同一屋檐下,融洽,琴棋鼓瑟旧时家!

                                定风波——我们的发小我们的家


  

   (下图)聚会最辛苦的莫过于筹备组的成员们,这是部分核心成员们与……。怎能忘记,他们那呕心沥血的270个日日夜夜。向他们致敬!



    归来吧,远方的鸿雁;归来吧,海外的游侠。这里,有家长的足迹,父母的心血,侨一代的创业与年华。这里,也有欢乐的童年,孩提时的梦想,曾经的你我他。我们也要衷心的祝福发小在世的父母健康长寿!也由衷地祈祷这一代在天国的父母,护佑我们发小的友谊长存,情谊无价。

    归来吧,我们永远等待着当年的稚口童牙。不论你们远在碣石潇湘,海角天涯。但要记住,这里有我们的发小我们的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侨委

情感

杂谈

分类: 中侨委子女

                    写在中侨委子女10月上旬大聚会之前  

       

       惜别乱世迁,风动云飞各异天,稚牙苦欢颜,泪睑,梦里依稀在眼帘。

       弹指一挥间,相别四十三年前,故友何期会,入滇,不尽情深发小缘。

  (下图)2014年11月,部分发小自组团到云南集体过生日,见到了为我们联系旅行社的,当年在干校时期随父母被“发配”到西南的李家姐弟。我们有的之间已经四十三年没见面了。



           关山飞渡,风雨无限路。玥洒辎衣青灯处,蹉跎不尽其数。

          艰辛百味人生,水尽山穷纵横。潇湘碣石共勉,铮骨血缘图腾。

                                                       清平乐——百味人生

    从70年中下旬起,我们发小有的就随家长到了其他干校或单位。这年冬季,又有一些干部退休,当年的政策是:可以在当地,组织上负责在干校所在县城安家;回原籍;投奔子女。就是不准回北京!这样,又有不少孩子像西风下的残叶,随着发配的家长飘零到远方。

     二十多年过去,幼时的友谊,不仅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浓厚。93年,71届的开始起了重聚。与此同时,我们各届的发小都在找幼时,少年时的朋友,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

 

   (下图)2002年,留在北京的发小和来自各地及一些国外归来的发小再次重聚,这是距干校分别后的第一次较大规模的相会。  这次,许多我们当年的老师也被请来,与他们的学生团聚。

           已是古稀人间,桃李当抱恩缘。学子勘称永远,不忘教诲当年。

 

   (下图)2005年,部分发小回到了当年五七干校“探亲”后,登庐山感受祖国的大好风光。



(下图)又是一次部分发小与干校时的老师欢聚。当年的四十多岁的长者,已经进入了耄耋之年。我们衷心地祝福他们健康长寿!


 

(下图)2011年,部分发小重返五七干校,寻找孩提时的踪迹。就是这片土地,使原来不相识的孩子结下了终身的友谊。

 

(下图) 四年前,我们又一次聚在一起,当年的孩子,今日的长者,四十多年风霜雨雪的沐浴,虽经历了无数艰辛,饱尝了苦难,身体也不复当年强壮,但豆蔻年华时的子胥豪情犹在,木兰巾帼神韵共存。

 

 下图) 2012年的大型聚会时部分大哥大姐级发小的的合影,他们之间最小的也是共和国的同龄人。

      曾赏一西霞,共享风华,长歌热血走天涯。海涌松涛云散去,何需觅家?

      荒芜竞新芽,暴寒萧杀,残衾冷世自当察。短句苼弦情欲溢,堪与日斜!

                                                                            浪淘沙——四海为家

           不尽冬夏,飞云眩,新貌旧颜。翘首望,寥星犹显,残月空涧。

          弱冠别庭千万远,但迎凌霜花似霰。盼晨曦犹抱五更寒,挥豪卷。

          西稼穑,南胶园,北戎戍,东越堑。炼狱涅盘竞发少年愿!

          水去烟消终不悔,青丝渐寡当无怨,放长歌鼓瑟旧时风,苍穹鉴。

                                                                 满江红———天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侨委

情感

杂谈

分类: 中侨委子女

                写在中侨委子女10月上旬大聚会之前  

     首先感谢张锐等发小给我提供的老照片。使历史的画面及描述更加真实。

在家长的羽翼下,我们逐渐长大。随着文革风云席卷,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不寻常的经历。那时,我们中侨委的家长们境遇各有不同,有的或许还在同室操戈,但发小们依然故我,友谊日益加深。


 


              

           山峭松涌,寒水风烟笼,少年沃土识良种,南陲北戍一统。

          弱冠背景离家,满怀心中朝霞,劳燕分飞云散,我们四海天涯。

                                                清平乐——劳燕天涯

       66年以前,就有一批大孩子大学毕业或考上最高学府离开了家庭。1968年,老三届们也陆续拜别父母,各赴南北西东。1969年,当届毕业生大都去了兵团。也就在此时,中央宣布了中侨委为解散单位,将来分配去向谁也不知道。此次的原则是,除了几个人暂时留守外,其余的统统赴江西五七干校,不准留京。于是,他们的子女——从54年出生的孩子到幼儿园的娃娃,随着南下的车轮滚滚,他们心里默念着:再见,北京!

 

     

       在干校,16岁的70届就算大人了,所以,他们被编在大人们的连队里,干各种农活。开始挣每月12元的工资。

(下图)几位70届的姐姐和72届的小妹妹的欢乐照。背景小山上的三颗大松树就是我们干校的图腾。





      (下图)71、72、73(13——15岁)届的孩子在下放干部的带领下义务劳动的闲暇,在二连水库堤坝处的合影。他们是干校子女学校的学生,平时学习年级知识,农忙时的绝对主力。

    我们是特等劳动力,哪里需要哪里去。只要家长别累倒,起早贪黑也乐意。

            

 

     (下图)我们中侨委五七干校的小弟弟小妹妹们,那时她们仅11、12岁。在下放干部带领下参加劳动。
 我们不再是‘盆景’,懂得了父母的艰辛。汗水洒在红土地上,凝结成更深的友情。

 
    (下图)农忙时,7、8岁的小弟弟妹妹们也要到地里劳作。
 这里没有温室里的鲜花,小树在风霜雪雨中逐渐长大。白天,我们努力像大人们一样生活劳动,尽管在睡梦中撒娇耍赖,捂着劳动中被碰伤的手指,喊着“我疼,妈妈!”
 
 (下图)71年,又有一批干校子女应届毕业,他们即将离开干校回参加工作分配。临行时,几乎全体家长都来送行,72届以下的孩子们也来道别。真不知道他们之间什么时候才能相见?有多少人还能回到北京?
      走吧,离开干校,告别妈妈。在新的环境下,照顾好自己,不要让父母牵挂。病了要相互照顾,天冷时别忘了把衣服添加。去吧,用你们的似水年华,在人生的道路上,勇往直前,把我们的优秀传统发扬光大!
       再见啦,大哥大姐们,请迈开你那坚定的步伐。干校的农活有人接班,弟弟妹妹们已经长大。也许,我们永远不能再见,但颗颗心脏总会和你们同跳,共同迎接灿烂的晨光与绚丽的晚霞!
       别了,叔叔阿姨,小弟小妹,爸爸妈妈,请不要再为我们操心,孩子翅膀已硬,就要云飞长空,追寻那天边的彩虹。经过了艰苦的锤炼,我们能够面对水尽山穷。再见了,又一个故乡,红土大地,丘陵万重;还有那浩瀚生烟的军山湖水,屹立在石灰岭上的那三颗伤痕累累的青松!
 
      云散各西东,心地从容,迎风闲步笑谈中。赤子青丝华正茂,长天觅鸿。
      弱冠欲青松,冷眼雾浓,别离不叹千里重,鼓瑟何期当歌舞,血水交融!
                                                  浪淘沙——云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侨委

情感

杂谈

分类: 中侨委子女

                 写在中侨委子女10月上旬大聚会之前  

      中侨委是国家工作人员最少的的一个部级单位,这个机关的干部、职工及家属的成分也非常复杂。 有民主人士,华侨商人,也有历次革命战争的沙场英雄。有国统区时期的地工作者,有在国外长期从事革命(其中包括打游击或搞情报)工作被称为侨党的干部,也有回国参加建设的华侨。有分配来的大学生,也有参加过科举并戴过花翎的;有学富五车的大知识分子,还有目不识丁的小脚老太太。南腔北调,东味西俗,中华传统的观念与外国舶来品的新意相互交汇。这是侨委的一大特点。我们侨委二代,就是在这种特殊环境下出生,成长。

 

        晨光初洒,同一屋檐下。万花筒中觅神话,童趣冬春秋夏。

       辛劳茹苦园丁,挚爱一片深情。幼苗茁壮成长,银河闪烁群星。

                                                       清平乐—幼苗
 

上图是侨委归侨幼儿园1962年时的照(大部分1955年出生,及1956年出生的少数)
片。下图是侨委机关幼儿园的发小五十四年前的玉照。

(注):中侨委(现称国务院侨办)原来有两个幼儿园。一个是归侨幼儿园;一个是机关幼儿园。)


 

下图,清晰地显示出五十八年前,我们的大哥哥大姐姐的留影,几个月后,他们之间的一部分,就要离开夜以继日地照顾我们的园长和老师——孩子们共同的妈妈群体,步入小学课堂。 他们的经历了比我们更多的“运动”,也曾挨过饿,尤其在文革中,他们面对家长的不幸,比我们领会更深,内心的伤害也比我们大。但,他们良好家庭教育和心理素质,使其虽历尽路途艰辛险阻,饱受人生炼狱之苦,意志却更加坚强,看问题更加全面透彻,更是对发小的情谊更加深厚。


     再过二十几天,我们侨委子女就要聚会了。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上页到今天,半个多世纪的发小情谊,始终伴随着我们。自幼儿园起,很多发小们就相续聚集,经过了一个甲子,多少风霜雪雨,童颜可辨依稀。回想这半个世纪,几多坎坷,天各一方,云飞雾移,在辽阔的中华大地,在茂密的南洋,在欧罗巴,在大洋彼岸努力,奋斗,生息。再过二十几天,他们又将面对而视,几许语丝,不尽情意!

     在这次准备参加聚会发小中,也有一些年过七十岁的老人,他们在文革前就已经大学毕业或正在大学就读,我们祝他们潇洒快乐,同时也祝和我们家长共同工作过的侨委一代健在的耄耋老前辈们健康长寿!

 

     庭院幼小松,初始丛绒,园丁汗水润其中。携手相依寻梦处,童心正隆。

     片瓦避霜风,稚脸音同,花儿总向太阳红。留影瞬间终难忘,情深意浓。

                                    浪淘沙——同一屋檐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游

杂谈

分类: 旅游,人生梦呓
      地处南陲的庙宇充满了异域风情,在如幻若梦的山水衬托下,在浓云轻雾中犹显得徇丽多姿,更是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在这次旅游中,遇见了不少小的庙宇,出于对异域风情的好奇,自然想一睹风采。可是,当你要进去看时,总被“蓄发居士”拦住。然后和蔼可亲不厌其烦地介绍香火的……。但当他(她)们听我们讲只是看看时,就像某个地方戏的“变脸”,态度也随之不同。就这样,几次想免费拜佛都被“客气”地赶了出来。“我家的不灵,”一位女居士一指不远处的另一小庙,“那边的灵验。”说罢就横在庙门口,大有‘不买香火莫进来’之势!看来,除了那景区收门票的地方里的(如三塔寺景区)里的国家级大庙里没单收钱,其余……不敢说了,以免亵渎神灵。



   这日,来到了……游览这里的热带雨林。在山口,一座充满了南亚风情的小庙呈现在眼前。匆匆照了几张外景后,在与导游充分沟通后,便走进一个小寺。与同行客进庙听讲。一个和尚,先教我们拜佛的手势,又简言意赅地介绍了一些事由,并发表一则声明,大意是不要因为听了好话就给师傅钱,这只能使佛家受到侮辱。说的大家感动不已,都赞此地真佛洁净,光普一方。而后便让我们一对一的受教:对我讲课的是一位胖师傅,尽管我自诩是无神论者,但师傅的几句话,便说的我心怡气爽,肯定遇见了高僧!然后,按照‘佛’的旨意随着一小女子‘度’到供桌前,细听进一步教诲。她说,为了表示心诚,一般要烧香;看我们心更诚,真是难得,便推荐点一盏大莲花灯。我问,需多少钱?说,佛不提钱,299元。而那些不好意思问价或碍于脸面的队友,荷包里自然又少了三张伟人像。我嘛,人老皮厚,装聋作傻地左顾右盼而言他,那小女子也看出……。于是便和颜悦色地说,只要心尽到了,不点灯也行。

 

      看来,不了解的神宅是不可擅入的。要真心参拜,就要先准备好灯火钱,只当是门票。当然不能少了。一些旅行者若没有这笔预算的话,也就在门口看上几眼,留个影算了。万不可被他人所惑,一时好奇,懵懵懂懂,钱怎么花出去的都不晓。的确,外出旅游就是花钱的事情,但绝不能花冤枉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