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资料
hkx3815
hkx381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04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柳体书法要诀作者:泪鱼儿
柳体书法要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学习柳体楷书作者:翰墨生香

柳公权是晚唐时期善于吸取和善于创造的大书法家.他的楷书,继承了二王和初唐各家的传统,又重点吸取了颜体和欧体的特点,经过创造,写出了新的风貌,其字清劲峻拔,结构谨严,疏朗开阔,清秀方整.

柳体传世的代表作主要有《玄秘塔》和《神策军碑》两种。《玄秘塔》的书体端正俊丽,用笔干净利落,引筋入骨,寓圆厚于清刚之内;而《神策军碑》则结体峻拔,刚柔相济,骨肉停匀,并以斩钉截铁之笔,游刃于颜法雄厚之中,被后人评为“风神整峻,气度温和,是平生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学习柳体楷书作者:翰墨生香

柳公权是晚唐时期善于吸取和善于创造的大书法家.他的楷书,继承了二王和初唐各家的传统,又重点吸取了颜体和欧体的特点,经过创造,写出了新的风貌,其字清劲峻拔,结构谨严,疏朗开阔,清秀方整.

柳体传世的代表作主要有《玄秘塔》和《神策军碑》两种。《玄秘塔》的书体端正俊丽,用笔干净利落,引筋入骨,寓圆厚于清刚之内;而《神策军碑》则结体峻拔,刚柔相济,骨肉停匀,并以斩钉截铁之笔,游刃于颜法雄厚之中,被后人评为“风神整峻,气度温和,是平生第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柳体楷书用笔特征

    柳公权性情刚毅正直,其“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的笔谏故事早已被后世传为佳话。柳公权历仕七朝,累官至太子少师,世称“柳少师”。柳公权以楷书著称,兼善行、草。其书法初学王羲之,后遍阅近代书法,而以欧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一个人何必文垂千秋,才盖天下,但若能品千秋之文,善解盖世之才,也就不负此生了。是的,追求未必总是显现进取的姿态。能品与善解并非易事,同样需要孜孜不倦的努力,世间本来就没有不劳而获的体验。尤其对中国古典文化有深切至爱的人士,学习或努力掌握一门艺术行当,未必非得成艺术家,通过学习深化对艺术的感受,艺术的鉴赏也便有了亲切的体验。对艺术的体验只凭书本知识是靠不住的,窃以为,应当从具体的作品或细部入手,亲身实践,如此才能析义理于精微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文化

    天下山水在蜀,天下美食亦在蜀;四川古称天府,四川亦为食府。博弈衍生博弈之论,好吃造就好吃之风。酒楼饭店,无非佳肴美味;熙熙攘攘,都是饕餮之徒。怪杰起于草莽,美食源自民间。竹林茅舍之家,依稀回锅肉香;荒江野老之屋,仿佛三蒸九扣。更兼高人雅士,不远庖厨。肉丁曰宫保,肘子称东坡,斯为烹饪美谈;劫老创小雅,大千干烧鱼,亦复名士风流。蜀都大赋,铺陈高堂大宴;岁华纪丽,极写游宴之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1-13 17:33)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川菜赋作者:媚媚
   无论走到哪里,当地都有美食。我的口味善于接受任何美食,然而首选还是我的川菜。川菜其实也分很多种,现在流行的水煮鱼其实是属于重庆菜一类的,当然还有大家熟悉的火锅,另外经常遇到的辣子鸡一类的也源于重庆,广州比较正宗的重庆菜可以在体育西的“渝风楼”吃到,一定要点担担面和毛血旺。关于“担担面”可以多说两句,“担担面”其实是解放前经营者夜间用扁担挑着卖的,扁担的两头,一头是火炉,一头是调料面条,走街串巷的卖。“担担面”的味道之所以好在于它的调料一般是十余种,而不能少的是芝麻酱。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4-01-13 17:24)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川菜赋作者:nancybuaa

川之地,亦名蜀。环地皆山也。北有秦巴,南为云贵;东当喜玛,西存三峡。为一盆也。

古语云:少不入川,老不入陕。

川蜀之地,民风淳朴。风景之秀,首推成渝。成渝之别,犹成为美。成有两美,何也?一曰:食;一曰:色。

川女之美,秀于外慧于中。风采兮飞扬,与川菜相得益彰。

君嗜辣乎?初初始,如避火炭;俄俄然,浑身冒汗,如蒸桑拿。久不嗜辣,六神无主。于是,于风清月圆之夜,呼朋唤友,共赴良宴。主问:何菜?一曰:回锅肉勿缺;一曰:酸菜鱼必上。顿时,豪言与壮语齐飞,美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陕西美食

现在的我,不需要吃搅团了,一来煤气灶上架个小锅,两个人,一个搅翻,一个死死按住小锅,终是做不出一锅满意的搅团来,不像早年农村的大锅镶在锅台里那样稳固,一个人手持擀面杖搅得翻江倒海,锅却稳如泰山;二来我从来不觉得搅团有多好吃,那个年月里,我吃了太多的搅团,所谓“吃伤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陕西美食

那一年开春,婆提了笼,厮跟了几个老太,去西梁的那片坡地。那是村上的苜蓿地。苜蓿是给饲养室的牛种的。苜蓿地有人看守,婆见到看守的人回家吃饭了,婆要给全家人吃苜蓿。家里已经没有一颗麦子了。

婆的腿疼,她跪在坡地上。那几个老人,我也应该叫做婆的,都跪在地上。她们穿着黑粗布衫子,像落在地上的黑老鸹。笼已经满了,婆压瓷实,又撅。婆觉得额颅上冷冰冰的,有水流下,婆觉得天下雨了。她用沾满土的手抹一把脸,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