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静夜听雨
静夜听雨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54
  • 关注人气: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3-08-09 14:27)

多年前读过的一篇文章,感慨颇深:

 

         “工业大师与文化巨匠和艺术大师无关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是全世界绝无仅有的最高称号,是“文化艺术大师”还是“能工巧匠大师傅”?本来人为造就的“大师体制”窘境当然是越来越荒唐。大师体制可以说是工业体制臆造文化艺术形态的产物,也可以认为是中国“文革”的后遗症,翻身的“知识”比“文化”黑。文化艺术是国家上层建筑的一种形态,其综合反应着家各国各民族的政治主张、经济现象、民族宗教、科学技术、历史、人文、教育等等文化精神的写照。然“大师体制”三次成功升级无形取代了文化艺术领域的巨匠和大师的概念,其实;体制下的“大师”与代表文化艺术最高形式无关!体制下的“大师”只是“大师傅”的畅想。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体制始于1979年。根据《传统工艺美术保护条例》对符合一定条件且长期从事工艺品制作的人员,由国务院负责传统民间工艺保护工作部门授予的称号。最初是在工艺美术领域取得继承的民间人士,统一称为“老艺人”。1979年由轻工部评出第一届,当时称为“中国工艺美术家”。1988年第二届评审时改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1993年、1997年中国轻工总会组织了第三届、第四届评审,前四届共评出中国工艺美术大师204名。以后大师生产被搁置停顿了九年。2006年国务院机构改革,大师评定工作重新启动。现在,第五批产生161位,目前中国有大师三百六十五人
我们从大师体制的发展来看,从民间工匠到老艺人、从中国工艺美术家到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其标准都是围绕传统工艺保护条例第十二条,符合长期从事传统工艺品制作的人员,经评审委员会评审,国务院负责传统工艺工作的部门可以授予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称号,并且要求成就卓越,在国内外享有声誉的技艺精湛的制作的人员或者自成工艺流派的工作者。国家文化保护没有错,体制评选标准也没有错,继承发扬光大更没有错。那么是社会发展的需要,是传统工艺品真正达到、代表了中国的文化艺术,还是技能(知识)形成了文化(架构)。我们不得而知,我们知道一个世纪、一个国家很难产生几个文学巨匠和艺术大师。但是,我们一个行业的巨匠和大师就大大超过了世界文化史上的“大师”总数,我们的大师体制为我们争了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也在民间被认为是文化艺术最具权威性的评定之一。然而,国家机构变更,原来的轻工业部体制改革后变成轻工业局,轻工业局再经改革成为经贸委的一个小部门,而国家经贸委撤销后归属到了发改委”。“大师体制大家庭”一时无家可归,这样被搁置了长达十年之久。直到2006年重新启动,而此时负责评定的领导部门又转移到了发改委手中。发改委除了担当政府领导角色外,还将代替轻工业体制领导文化艺术的部分上层建筑,“大师体制大家庭”又有了二手新家。

我们的文化艺术和民间传统工艺到底归属文化还是工业?文化艺术究竟需要不需要体制?文化艺术影响和成就、是以国际还是国内;区域范围还是行业范围?一个解体的“工业大师体制”对国家而言就那么重要?已经解体的“工业大师体制”复而不亡是否代表着工业文化艺术的必须?总之,我们需要回答!

工业是经济的基础之一,文化艺术是经济的上层建筑。反思,建筑下的文化艺术其变形扭曲是可想而知的!体制下的“工业大师”与文化巨匠和艺术大师无关。

                                                                     藤町于景德镇2010.12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04 11:34)

千年沧桑话沿革 古韵悠醇探幽微

——漳浦建县历史回眸

陈建新

公元686年十二月九日,梁山南麓盘陀岭下,正议大夫、岭南行军总管陈元光迎来大唐王朝的一纸檄文,他上奉的《请建州县表》终于得到恩准,于泉潮间增置漳州,漳浦附漳州为县。从此,不管风云如何变幻,朝代如何更替,“漳浦”这个名字一直镌刻在史书区划图中,至今已有1300多年了。

当然,漳浦的文化历史不止一千多年。浯江、鹿溪、绥安溪(今漳江)……丰富的水系,温润的气候,肥沃的土地,使漳浦在史前就已经是人类成长的温床。特别是母亲河鹿溪,自西向东,从旧镇汇入大海,在漳浦中部形成了大约30平方公里的冲积平原,是漳浦历史上最富庶的地区。掀开历史的尘土,鹿溪流域三十多处史前遗址中出土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小燧石、水晶石刮削器、石钻,和商周时期的磨制石锛等,与石榴寸石山墓坑岩画、佛昙大荟山岩画一起,勾勒出灿烂的史前人类文化图景。

西晋末年,五胡乱华,峰烟四起,衣冠南渡。在中原汉人大南迁过程中,部分中原人,“沿溪行”,在这里似乎找到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于是选择了这块土地。东晋义熙九年(413年),就在今天的盘陀镇设治所,建置绥安县,逐步形成较为繁荣的中原人文环境。

然而,在建州县之前,漳浦仍然处在“蛮獠啸乱”境况下。直到陈元光父子麾兵南下,饮马漳江,中原文明的火种才呈燎原之势,燃遍梁鹿大地。唐垂拱二年(686年),陈元光建置漳浦县后,便倡兴庠序,屯垦安民,使漳浦成为了漳州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唐玄宗天宝元年(742年),改漳州为漳浦郡,开元四年(716年),因漳江两岸多瘴疠,郡署由盘陀岭南麓迁李澳川(今漳浦县城),二十九年(741年)怀恩县并入漳浦县。唐肃宗乾元年间重把漳浦郡改为漳州,漳浦属漳州。唐贞元二年(786年),州治北迁龙溪(今漳州市区),漳浦县治仍留在李澳川,至今不变。这一建制延续至宋,是时,漳浦的境域很广,东至大海,西至新罗(今天龙岩一带),南至潮阳,北至龙溪。

元至元十六年(1279年),改漳州为漳州路,漳浦属福州行中书省漳州路,至治年间(1321年前后),割西域(今石榴以西),佐建南胜县(后改为南靖县),漳浦县域东临大海,南至汾水关与潮阳交界,西至梅林与南胜县相接,北至九龙岭与龙溪县毗邻。

进入明代,漳浦经济社会都有长足发展,特别是隆庆间海禁的开放,海上贸易往来热络,使漳浦名优产品走向世界,获得“金漳浦”赞誉。教育事业也有所繁荣,直接影响清代,明清两朝共有文科进士131人,武科进士14人,形成明多文官、清多武将的格局,涌现出探花林士章、“一代完人”(乾隆语)黄道周、“两代帝师”蔡世远、蔡新、“破肚将军”蓝理、“治台名将”蓝廷珍、“筹台宗匠”蓝鼎元等一大批政绩显赫、影响深远的政治、军事、教育家。

明洪武元年(1368年),改漳州路为漳州府,漳浦属漳州府。嘉靖九年(1530年),割二、三、四都设置诏安县,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割二十三都九图佐海澄建县,隆庆六年(1572年)又割二十八都五图归属海澄县。此时,漳浦辖区东至大海,西至缭翠径与南靖县交界,南至余甘岭与诏安县接壤,东北至太武山麓与海澄、同安两县交界。

清顺治三年(1646年)十月,漳浦归清,属漳州府。顺治十八年(1661年),清政府下令“迁界”,旧镇以东,梁山以南的沿海地区皆被列为“弃土”,俗称“界外”,界外常为郑经军旅据地,界内属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郑经军队退居台湾,漳浦沿海全部复界。雍正十一年(1733年),将离县治较远的二十三都八图割属海澄,雍正十三年(1735年),又将铜山所(今东山)割属诏安县,而以接近漳浦的南靖县居仁里一图车田十五保及平和县下林保,割归漳浦。嘉庆三年(1798年)割出六都的三十个保设云霄厅(民国2年改厅为县),至此,漳浦地域东至大海,南与东山岛隔海相望,西至西南以雀目山为界和云霄相接,西北至缭翠径与南靖县交界,北至马口溪与海澄、南靖交界,东北至陈仓岭与海澄交界。

民国二年(1912年),废除州府制度,福建设东西南北4路,漳浦属南路。民国三年(1913年),改设闽海、厦门、汀漳、建安四道,漳浦属汀漳道。民国五年(1916年),割出古雷半岛佐东山建县,其余县境如旧。民国二十二年11月发生“福建事变”,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将福建划为闽海、延津、兴泉和龙汀4省,漳浦属龙汀省。民国23年7月废道,设10个行政督察区,漳浦属第六区,翌年10月,全省改划7个行政督察区,漳浦属第五区,专员公署设在漳浦。

1949年9月25日,漳浦县解放,属龙溪专区(地区)。1955年12月,古雷半岛划归漳浦,57年初,划南靖县的南浦、中西和马苑3个乡归漳浦,同年8月,划北部的三美、山边和董浦3个乡共39个村归海澄县。至此,漳浦县方域至今一直没有改变,东临台湾海峡,南与东山县隔海相望,西南以雀目山为界,南至石砣尾和云霄县相接,西北以石屏山山脉为界与平和、南靖两县毗邻,北及东北以南溪、陈仓岭和风柜斗岭为界与龙海县相接。

建国60年来,在一辈辈漳浦儿女的共同奋斗下,漳浦已经发展成为拥有216平方公里土地,85万人口的文明古县、资源大县、全国文化先进县,创业宝地、旅游胜地、台商企业密集地。今天,当怀恩、龙溪等县名成为历史名词时,漳浦这颗海峡西岸的明珠,正散发出更加璀璨耀眼的光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3-28 21:2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撰文/麓  隅



    “一阙古韵,伊人长天秋水……世茫茫兮,情归何处?一叹一吟,焉知一点凡心……”对于白莲的艺术作品风格,我想用她的这首小词概括也许是最恰当的。白莲在词韵中是浸染古典风格的江南女子,在现实中是兼序古今的艺术家。“诗以言志,故曰缘情,感物吟志,又莫非自然”。艺术表达情感更表达思想。对于特定艺术品艺术风格的评论有很多形式,多见于匠心和技巧的描绘,这对于兼擅微雕、书法、国画、油画和诗词与音乐的白莲显然不够全面,写证其艺术风格的渊源也许真是件复杂的事儿。

  白莲读的是油画专业,后师从微雕大师戈壁学习微雕和书法,是先生的入室弟子,并在国画创作上得到朱坦的教诲。她对禅学、老庄、楚辞以及西方的艺术美学都有独到、深刻的见解。其书法若出无心、折转清逸、洒脱、气韵明眸顾盼,回味之余竟然一种豪迈之气;其诗词清新自然,红妆淡抹,点滴由心,于妙曼无拘之处亦或透出哲思,或许偶尔也有一丝俏皮;无论从创作实践还是创作理论的认知上,都可以说是江南传统艺术风格的一朵奇葩。

  其实属于白莲的不仅仅是微雕艺术。艺术家是具有哲学意识的“手艺人”,师承、学养、技巧与情感、天资与后天、悟性与执著缺一不可。既是“手艺人”也就免不了提到技巧。记得曾在电视节目中看到有人在显微镜或放大镜下创作微雕。忽然觉得那样的事我也做得来。毕竟是科技进步了,时代发展了!那样的微雕也许做起来不算难事,只是怕时间久了会影响视力。但心里总觉得那个更像显微外科手术,于观者于作者都充斥着一种紧张气氛,缺少了艺术创作的美感、和谐,缺少了审美意义上的愉悦和修身养性的意义。客观地讲,独具匠心刻画的作品未必就是寓有自然灵性的艺术品。

  与之相比,白莲不需借助任何放大工具的微雕创作,是截然不同的,可以说令人匪夷所思、叹为观止。那个创作微雕的过程仿佛是世界的一切都安静下来,作者旁若无物,只有精神与作品的对话,仿佛是作者的意念经过刻刀自然流露而凝结为作品。天空的浮云,地上的流水,人间的精灵,气韵和自然融为一体,情境之间,宛若濛濛烟雨江南水乡一朵静漪的莲花……

  艺术作品的灵魂是人文与自然的和谐。记得有位练形意拳的朋友对我说过“形无有形意无意,形意皆在无意间”这样的话。我想东方艺术的道法自然、书香卷气也许就是这个样子。在白莲的作品中见不到丝毫的匠气。品味她的作品可以使浮躁的心灵安静下来。

  在微雕艺术家的手中,世界既是微观的也是宏观的。微雕是一种不常见的艺术形式,作者借助与众不同的技巧、手法,在一个近乎小到生理极限的空间里影现大千世界的点、线、面及空间的精神维度,令人难以想象,也令人模仿不来。艺术创作的过程是自我实现和自我否定的过程。某种意义上讲,微雕艺术的创作与禅理的“心”是分不开的,怀素的书法是禅学意义上创作心理的表达,他以行笔的速度呈现了“立心不立字”的禅韵,抑或也蕴含了道家的“些许无为”,此所谓“有心而无为”;弘一大师的书法则是以空间的盈陨与笔墨形质阐述了禅境。当然这或许是作者的“无意之意”。微雕艺术则是以尽可能的小空间来表达“我心”与“浮生万象、大千世界”之间的辩证关系。这个创作过程也是作者自身对生理极限的超越,可以说是“微观中的大境界”,妙处就在于那个“凡与不凡”之间的结点。艺术品的创作像季节的变幻,像生活的平凡,既平平常常更简简单单。至于对作品的品评,也许就像品茶,个中味韵,和烟奕奕,凡懂茶的人心里自然清楚。

  白莲给人最大的印象是她性格中的那种安静与淡然,举手投足,一颦一笑,清丽脱俗。这也许是微雕创作技巧长期磨炼的的结晶,也许需要的不仅仅是毅力,更需要的是灵感与悟性。灵性是天然,悟性是机缘。感悟须弥、感悟造化与神秀,也感悟楚辞的心灵与节拍,河流终将汇入大海,在河的两岸人们可以看到很多的风景。很多风景一闪而过,回眸之余,触之不及。回眸之际,也承接了古典与今典,恰似佛前的那一朵莲花。莲花既在此岸也在彼岸,经典既在于古典也在于今天。同样,艺术在于升华更源于生活。恰似其词中的那句“焉知一点凡心。”

  艺术家是艺术河流中的漂流瓶,世茫茫兮,所谓修远,在水一方。两岸或许都不是彼岸,彼岸也许在海洋的那一边。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微雕艺术!

  白莲,原名张阿莲,1977年出生于福建漳州,现居浙江省龙泉市。山风艺术馆馆长。

  白莲初学美术,专攻书画,为著名微雕艺术家戈壁入室弟子。其艺术创作融诗文、书画、微雕于一炉。近年的微雕力作《楚辞》《茶经》《金陵十二钗》等,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收藏价值。

  白莲的书法如出无心,笔致秀润,字字匀称。在法度森严中可见洒脱、清新之气,给人以高雅、古逸之感;她的画细腻脱俗,气韵生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2-13 04:00)
标签:

杂谈

盘旋至山顶,阳光稍带着一丝微露的凉渗过薄衫。风疏人稀,日落之时云霞合壁的刹那深感秋的苍茫。

 

生活,现实的现实,似我非我。奔走于世俗之间,笔会、酒会、品鉴。。。有时,会厌倦此类的聚会,无尽的喧哗换来一身的疲惫。

 

记得曾经,无所顾忌的在论坛里嘻闹,几个单纯女孩,写一些属于自己的文字。风雪,花飞,烟雨,柳絮。。。收藏的联对,诗句,偶尔读起,便是一张张熟悉脸孔。如今是否都好?与雪聊起,彼此为之感叹;UC的叮呤信件常在意料之外;导航,沉默之中突然降临的惊喜;森林、子爵,冷不丁的来句问候。兰儿、天地、星儿。。。

 

时间,在步履中沉淀。

 

感谢!一路相伴的朋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25 01:32)
标签:

杂谈

清晨五点起床,速速洗刷,赶场。9:00的启动仪式,10:30的祈福法会。不同的语言,不同的地域,汇聚在酒店,乘坐大巴,出城后就一路颠跛到达山顶。丛林、石阶、人群,同一个方向,同一个信仰。

谁说浮华闹市,谁骗了谁,谁又骗了谁。。。其实,好人还是很多,很多。。。

站在秋的边缘,生亦如秋。临风而立,觉是苍凉;仰望枫红,却是绚丽。

常怀感恩,即是持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7-20 23:57)
标签:

杂谈


顺笔书大千

心静自方圆

愉乐南山处

快意无为间

 

五孔长箫,音域低沉,与这雨夜契和,无纷无扰。。。停歇,入案,打开册页。一卷心经,行笔逸朗,数日前的随兴之作。卷尾,朱老师的题辞“自性清净心不空”。开悟,顿然!

 

与师结缘,已是八年前的事,始于彼此对佛学的喜好,以及知行间的共识。每每论画谈书,总能醒心怡情。说是道法自然,吾以为,更是心静亦能成方圆。

 

探望恩师,一个短暂午后。随之进入画室,简言叙旧;欣赏近作,询之艺路。如今,相聚甚少。恩师感言:“我年已高,见一面是一面。。。”。回想近两年来,几位长辈相继离去,思忧衍衍。。。研墨,为彼此题辞。。。感于恩师,赠吾于50年前所珍藏的心爱长箫。临别,将此箫揣在怀中,50年前的那段故事,在心里回响。。。

 

生活的节奏,似乎有些急促。北去南归,山海相错,经过的景致,来不及回味。下一序幕,已在等待。行走的人群,炙热的路面,七月骄阳,烤得人心惶惶。驰车来回穿梭,琐事无序,频频梳理,当也充实。

 

一路行走,梵乐相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25 13:10)
标签:

杂谈

清修寺的石莲花

 



凡花镜相水清明
风过无痕柳自轻
一花一叶一世界
梵音自在伴尘心

 

轻风拂过柔白裙裾,飘然、自在;通往清修寺的小路,静远、明心。夏日的晨阳,依旧舒宁。来时路,不紧不慢,若隐约的梵音,穿过丛林,诚洗朝圣者的清相。

 

寺院,与哗街闹市就几步之遥,偏偏,就寂而清朗。

 

数日前娇艳的牡丹花已凋零落地,是谁?葬清香一瓣于丛中,辗转为泥。盆栽的石莲花,凝青流淌,昨夜风声昨夜雨。。。

 

藏经阁,每每到来定然前往。。。在经中,找到住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6-21 01:11)
标签:

杂谈

言其真,行其善,起其心。。。故而淡然一笑!
 
 




 



 
端午的昨天,曾经花开。历史的记忆。将飞花浮絮沉于旷野。每一段故事,都有着起源和结局。而无意拾起的岁月,宛如楚韵,源远流长。

喜欢平原的分界线,平凡而清朗,即使有雁划空而过。
 
(很多时候,无意拾起的岁月竟然是这个世界的灵性。就像海边不意间触到的贝壳,潮声往昔,那是海洋的广漠,也是水的平原。)
 
大海潮汐,涛声依旧,引领神性的空灵。平原荒古,溯影依然,纵使黄沙变得沉重。

数亿年前,石头的分化成了历史,而石头记的导入不再是一个传说。。。
 
郑小瑛老师的“茶花女”就要上演,DLF倾心打造的“女性日记”的风姿正在T字形中呈现。。。继承与创新,没有矛盾可言。
 
合上书本看世界,偶然的也是必然。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6-14 01:53)
标签:

杂谈

无眠,已近一个月。

尝试过多种方式,依然!

。。。

打坐,成了睡觉前的必修课!

感觉还不错,至少能进入熟睡状态2小时。

到此般般放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