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昨夜梦见老屋前的那株香椿树枝繁叶茂,摇曳了一串串纯白色的小花,淡淡幽香飘满院落,很美也很温馨。花儿在微风吹拂下,朵朵飘落。或翩翩起舞,飘荡在空中,随风远去。或飘落在阿妈褪色的围裙上,朵朵妖娆,片片絮香。白色的香椿花菱角分明,破旧的围裙,见证了阿妈的平凡与伟大。

   听说梦见香椿枝叶繁茂,花絮飘飞,定有喜庆的事情即将发生。我赶紧拨通了阿妈的电话,却是嘟嘟的忙音。让我难免有些失落,我想此时的阿妈,定然忙碌在炊烟弥漫的灶台前,煮着早餐,大慨是没有闲心接我的电话吧。确实一日之际在于晨,对于彝族的农家主妇而言,早晨可能会比平时更加忙碌一些。我继续躺下,继续回味着,昨夜梦中的香椿树,朵朵美丽的花,编织成多姿的梦。

   手机铃声响起,飘出婉转动听的歌谣。屏幕上阿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田埂上生长着一株牵牛花,每年都能侥幸逃过阿妈锋利的镰刀,躲过了市面上最强悍的除草剂,能如约摇曳灿烂的芬芳。无独有偶,仅此一株。农民讨厌田埂上的野草,就像文人讨厌美文中的错别字一般,深恶痛绝,恨不得嚼碎咬烂吞下去。我无法想象,那株幸运的牵牛花,百般娇弱的身躯,是如何逃脱锋利镰刀和画着骷髅头的除草剂的围追堵截,艰难活下来的。

依照惯例,每年中秋节前夕,无论我身在何方颠沛流离,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我都会回到阔别多时的家乡与亲人团聚,共赏那轮皓大的圆月,顺便赴一场牵牛花的约定。确却的说,是赴一株牵牛花的约定。这个约定只有我知道,也只允许我知道。

世事无常,凡事总有例外。那年中秋,我因出差在外,因事耽搁,未能如约回家,或许就是一次不大不小的例外。可家终究是我心灵的港湾,是我心中永远的牵挂,是我心中最后一片净土。中秋过后,我推脱了和好友远去丽江旅游的邀请,迅速预定了回家的车票,带着对亲人的愧意,满载乡愁踏上回家的路。

回家的事,没有提前和父母说,不是想给他们一个惊喜,也不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09 13:49)

桃子熟了(散文)

蜜桃熟了,晶莹剔透,皮薄肉厚,红彤彤的,硕大的果儿,簇拥在碧绿的桃叶下。摘下熟透的桃子,迫不及待的塞到嘴里,熟悉的味道,青甜可口。想起种下桃树的爷爷奶奶,化作两块冰冷的墓碑。想起当年挑着桃子吆喝着叫卖,曾健硕无比的阿爸阿妈,已经满头银发,步履蹒跚。顷刻间,泪水横流。桃子的味道,变得酸涩无比。-----题记
   童年的印象里,无论春夏秋冬,我清晨从梦中醒来,爷爷早已挑着水桶和粪篓从外面回来,奶奶也早已做好早餐。爷爷匆匆吃过早点,戴上腰刀,背上粪篓,消失在清晨寂静的路口。记忆中爷爷总是忙碌,很少有时间陪着我玩闹。好奇的我悄悄跟在爷爷的身后,想弄清爷爷去的地方究竟有多好玩。终于,我发现了爷爷的秘密。他在离家很远的地方种桃树。爷爷发现了,将我依偎在他的怀里。我好奇地问爷爷:为什么要种这么多的桃树,一颗就够了。爷爷抚摸着我的额头,笑呵呵地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8-28 23:51)
标签:

葡萄

味道

父亲

白发

分类: 原创散文

 葡萄熟了(散文)

                                                                    文/墨染诗笺(李建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