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孙效增,现居合肥。
请叫我至尊宝!
联系QQ:1029956020
个人资料
请叫我苍耳子
请叫我苍耳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42
  • 关注人气:1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7-03-02 20:51)
分类: 诗歌
 多年以后
                                          
多年以后,你已不再年轻
额头生了一些皱纹
脸上多了一些斑
身体也可能比此刻更加消瘦

多年以后,你目睹着
一个个曾经深爱的人,接二连三入土为安。
年少时的疼,也轻地像风。

多年以后,
我可能早已离开这个世界。
但我愿意,
为了你荒废我的一生。

也希望,多年以后
当衰老降临,这些器官
不在新鲜,下雪了
给你撑伞的人是我。


 致你
                                               
多年以后,你才遇到了自己。
才清楚儿时桥头那棵歪脖子枫树
有个好听的名字叫乌桕。
才知道那些生长在水边的竹竿花,
原来叫蓼蓝。
多年以后,你才遇到了自己。
像后来重新认识的植物和湖水。
在梦里,曾经走散的人
再也叫不出名字。
在梦里,说出的话
这一生无法兑现。

 
致喵

我想带你回乡下,趁着秋天
看一眼我那满目疮痍的乡村。
看一眼,我家门前壕沟边结出的金黄色南瓜,尽管秧藤已枯。
我还要带你看一眼那被伤害了一次又一次的池塘,以及
我那死去多年爷爷坟头的荒草。

在暮晚,没有什么
比在田埂上散步更美好的事了。
风吹无言
像黄昏里外婆的笑脸。


纸飞机

我想折一架纸飞机,让它带着我飞到你身边。
尽管途中可能会遇到狂风暴雨,
被打湿在泥湾。
我想让它带我再去看一看
我们相遇的地方
尽管我们素未谋面。
我知道也许有一天
你可能会拒绝我
当我漂洋过海去看你。
但没关系,我也曾放弃过整个世界。
因为遇见你
让我的过去变得毫无意义。
我也甘心
为你变成灰烬,变成几秒钟的火
当你在冬天寒冷时
哪怕一瞬的温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小说

有一种爱叫做不放手

 

2010年9月,阿K考入省内的一所二本大学。这所学校坐落在美丽的月亮岛上。熟悉阿K的人可能都知道,这座形似月亮的小岛上载满桃树,春天一到整个校园里到处盛开着绯红的桃花,因此又叫桃花岛。

可想而知,在全国唯一一所本科类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岛上谈一场恋爱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用阿K最要好的朋友阿Z的一句十分接地气的话说就是不谈场恋爱大学等于白上了。更何况这座岛占尽了地利。阿K在军训时就看上了班里的一位姑娘,那时刚好处于入学为期半个月的军训期间,由于阿伟天生长了一副十分具有欺骗性的国字脸,和CCTV的赵普一样,所以看上去总显得十分正派。

因此,在集训没多久,阿K就被教官选中了作为集训队长。

那段时间的生活像设定好了程序的闹钟简单而规律。早上七点四十操场集合,然后练操。练操的内容无非是踢踢正步,喊喊口号。偶尔休息时,同一个宿舍的几个小伙伴偷偷讨论下哪个女生胸大,哪个腿长。那时候每当讨论到这个话题阿K眼睛里总是忽然一亮,然后漫不经心地说,自己已经具备瞄一下女生的胸部就能推断出女生穿什么罩杯的特长。阿K还说,自己喜欢的类型永远是少妇型。这时大家会稀里糊涂地望着阿K问为什么,结果阿K却傻逼呵呵地说两个字,丰满。

这也许就是那段时间阿K对茉莉下手的根本原因吧!

2010年9月的某天傍晚,小伙伴们完成与学长学姐一起挤食堂抢饭菜的辛酸过程后,便被要求重新回到预定好的那条昏黄灯光下的小道练操。口号还没喊多久,不料妖风顿起,旋即下起了雷阵雨。

教官不知道脑子是被门挤了还是哪根筋不对,居然不放大家回去。后来还冠冕堂皇地引用了句汪大诗人的名言,说: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去年买了个表,其实,当时看到她心动的D罩杯女神被冻地瑟瑟发抖的时候,阿K冲上去暴打傻逼教官的心都有。

茉莉就站在阿K正前方。阿K有时偷偷地在后面瞄她,觉得她虽然身体的发育情况的和名字有点不搭,但做起动作看上去还算是十分优雅。

接连不断的喷嚏让阿K肝肠寸断,几个小伙伴又在一旁起哄,不停地对阿K挤眉弄眼让他脱制服送过去。后来阿伟实在忍不住了就直接冲过去把衣服披在茉莉身上,连向教官打个报告都没有就擅自离开了自己的方队。惹得一群小伙伴在嗷嗷直叫,教官气得半死。

结果不用多说,教官又像东土大唐到来的高僧一样婆婆妈妈地围绕着“纪律性”这个词讲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苦逼的阿K只能在大家的注视下哼哧哼哧的做俯卧撑。

年轻时,或许你身边也有一种人,傻逼的会让人感动。

阿K就是我们身边的那一类人吧,心眼不坏,脑子里总有说出不完的荤段子,但当你真要遇到什么困难时,总是第一个冲出来站在你身边。

后来军训结束后,阿K干的这件搓事总能成为我们聚餐时笑的捂着肚子像一条狗一样的谈资。阿K也总喜欢用一句高度总结的话来戳中我们的痛点。

你们吖,看到没有,老子现在不是单身狗了吧!

之后阿K恋爱真的可以说是顺风顺水。

茉莉是班里公认的高智商高情商的学霸级班花。并不像那种学习成绩优秀但是整天只会泡泡图书馆在宿舍除了吃泡面的时候能见上一面其他时间比见习大大一面还难的同学。茉莉给人的感觉总是温暖,像阳光,又像白天刚刚晒好的被褥,晚上睡起来很满足很舒服。

班里的同学也常常能看到阿K他们俩的身影。有时候在图书馆,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老老实实地看着厚厚的《闲情偶寄》;有时候在春天的环岛路上,槐花在静静地开放,两个人在橘黄的路灯下牵着手散步;有时候在云路桥上,周末的阿K紧随在茉莉身后,手里提着从超市买来的一大包零食。有时候在学校西门的小吃街,阿K在和一大群朋友坐在大排档里意味深长的聊天。但不知不觉,外面已经飘起了美丽的雪花。

圣经里说,男人创造了女人。但女人颠覆了男人的世界。

这个真理在阿K身上就得到了完美的印证。高中的时候,成绩好不好拼的不是你有多用功,态度多认真,而是取决于你的IQ有多高;大学的时候刚好恰恰相反,学习好不好的关键不在于你的IQ有多高,更重要的是你读书多用功,多认真。因为既然能考到同一所学校,证明你不会比周围的人差多少,相反如果一学期下来你的课本几乎还是新的,那期终考试估计大罗神仙也难以救你。

这就是为什么大学里面拿奖学金的基本都被女生包揽,而游戏里的MVP几乎全部落入男生囊中。

阿K刚入学的成绩虽然说不上多渣但也绝对谈不上多好,就是那种不上不下不三不四不男不女的鸡肋成绩。班里总共24个男生,16个女生,成绩也马马虎虎30名左右。但是自从谈恋爱以后,阿K的成绩瞬间从班级的30名杀进了第15名。算是男生的最好成绩了,因为前14名清一色的是娘子军。

理所当然阿K和茉莉成为了班里公认的模范情侣,因为两个人双双在那一年里彼此评上了三好学生,成为同学们羡慕的对象。不但如此,这一光荣事迹还间接促成了班里两对人马加入了恋爱的行列。

理由很简单,一切为了学习。

而宿舍的其他单身狗,继续颓废地在宿舍撸啊撸。

大学四年,阿K和茉莉基本是在大家羡慕嫉妒恨的眼光中走过一个又一个春秋。

四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时光就这样琐碎的平凡的向前推移

毕业那年,班上的同学喝了很多,尤其阿K和茉莉。其实,在领完毕业证书拍完毕业照的那个晚上,谁也没想过竖着回去。结果真的是一大批被迫坐在出租车里被送到学校门口。当然也有个别千杯不倒的,这时便派上用场,一个个地站在路口拖着同学打车,把同学送走。

大家来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彼此围坐在草地上,想想明日即将各奔东西,天涯陌路,真是难以抑制悲伤。不知道那时候哪个臭不要脸的刚好在放李健的《抚仙湖》,里面动情地在唱,

这是怎样的夜晚

让人伤感又留恋

你说记住这一刻

哪怕从此个天边

……

……

爱恨离别的我们

多为难啊

转身而去的瞬间

是天涯

……

……

 

突然,茉莉和最要好的室友李采哭了。哇哇的大哭,尤其是李采,哭的要断气了似的,几个男生劝他回去早点休息,她也执拗不去。她是年级里学霸中的学霸,年级第一名一年四季总是被她占着。曾经有两个男生追求过她,一个是同班同学,高头不高,不是眉清目秀的那种小处男。还有一个建工学院的,身高180,条件也好,外貌协会的。后来她选择后者,在一起没多久,人家把她甩了。

爱错了是青春。那晚,是青春的一场葬礼。

毕业后阿K和茉莉分别去了不同的城市。茉莉选择听了父母的话,选择回到老家的城市。而阿K则去了更大的城市谋求发展。其实,阿K本来打算娶茉莉回老家一起来家乡小城发展的,但有一次偶然见面让他彻底破碎了这个梦。那一次阿K送茉莉回家的,茉莉老家是在省会城市,虽然茉莉家庭条件算不上大富大贵但基本满足小康生活。茉莉以为父母外出上班了家里没有人在家,便大胆邀请阿K进家里坐会才走。谁知道,茉莉的妈妈那天和别人调班休息,买了菜从菜市场回来,刚好撞个正着。茉莉还算比较沉着冷静,说从火车站回来刚好看到同学便邀请同学到家里坐坐。阿K则在一边陪笑,其实早已吓得魂飞魄散。

后来三个人坐在一起吃饭,茉莉的妈妈总是有意无意地提及自己这边的风俗婚嫁,基本上可以提炼三点:第一,女儿不外嫁。第二,不论嫁给谁,都要在省会城市有车有房。第三;买房子不能按揭,必须一次性付清。

吃完那一顿,阿K便急匆匆离开了。

到了火车站以后,阿K打电话给茉莉,问她什么想法。

茉莉在电话一端沉默。

后来阿K在电话里听到了茉莉抽泣,停顿了几秒之后,说了句给我一些时间。然后就挂了。

三年。某一天晚上,茉莉刚刚忙完一天的工作准备收拾文件回家。突然他接到一个异地电话,那边的声音听上去似乎有点熟悉,温柔地在电话里说,房子买好了,工作也给你安排好了,就差一个女主人了,你回来吧!

茉莉瞬间石化了,她站在26楼透过窗外看到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万家灯火,车流在马路上缓缓蠕动。她看着窗外,眼泪一下子翻涌出来。

挺好的,在他不在身边的三年里,虽然她到了剩女的年纪,隔三差五被父母要求相亲见面,但总归没有将就。他也是,明知道社会现实,不但没有自此堕落,反而默默地坚持。

有时候,松手很容易,但是坚持却很难。

亲爱的,你是否还在爱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桃花几株

安静地盛开

在地球某个小镇春天的垃圾场中。

城市改造

拆倒

重建

周而复始

 

雨后的城市,

人群无法听到蝴蝶的呐喊。

 

时间让男孩变成男人

要不了多久

疼,

另一种人流。

 

像这么多年,

你依然酗酒,

我也不再年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遗忘之前

他坐在生前老房子前的那条长条椅上

想起还有一些东西忘记带走

用过的旧牙刷,毛巾

以及那条放在柜底织了她名字的高领毛衣。

下午的阳光金黄。

很少的几个人在草坪散步。

她恰巧来了。

于是他们坐到一起。

聊天。

临走前,她叮嘱道,夜里别忘记

在床前放几粒药和一小杯水。

她抽泣,

说自己得了性病。

可偶尔还会想起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3-31 14:45)
标签:

佛学

分类: 诗歌

 

致LP

很多个夜晚,我这样

无所事事。

无所事事是今晚的湖水,

寂静,被月光

眷顾着。

 

我们还有一生被用来相爱

还有许多有意义的事要做。

 

把烟熄灭了吧!

月亮在柳梢长久地亮着。

 

致Z

冬夜里的寒风,

忍受着的麦苗。

从S村到你的家乡

一路上,

树木凋零

河水结冰。

这一如此刻的我,

在封闭的房间

抽烟,

给你写一首诗。

 

听天气预报说,明天

就下雪了。

且会持续一周。

冷了,就温点酒吧!

谈一首曲,

陪我说几句话。

 

雪越下越大。

在灯火辉煌的市府广场

有人走来,

有人离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冬夏的距离

         ——致孙效增

仿佛我在刚刚才认识到你在南方

一个山川连绵听见海水,拍着

肚子,喝啤酒的地方。

从何小舟那得知你最近过得不好。

那就对了。

你从未好过,即使

有了艳遇也会忧伤。

你无法感知我们正在经历的冬日。

我要对你说一个地名

广埠屯

我现在的住处

离长江不算太远。

在夜晚,这里的任何一片落叶

都能将你砸中,你能

在这瞬间感觉到柔软对岸的力量。

但是需要一个人赶来与我对饮,

这里才具有诗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8-01 15:52)
分类: 诗歌

在江边

此刻,让我坐在江边

去面对眼前不竭的江水和厚重的历史。

让我含着泪穿越夏商,直抵西周,

去见证一个国度的礼乐风景。

这古老的文明,

这不朽的圣歌,

如今,在落日的余辉里,

化成山腰寺院里最后一阵钟声。

没有一首诗被用来否定,

用来唤醒。

像几千年过去,

我一遍遍反问自己,为什么

死去的不是我或我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诗歌

古别离

傍晚,一场鹅毛大雪从上空

纷纷扬扬飘落下来。

真美啊!

在岸边,

在不远处的万家灯火,我望着

雪落黄河,

润无声。

 

像多年前。

母亲在桥头送他的那会。

须臾间,

大雪覆盖了林野。

那时,

母亲是多么年轻。

静静地,

一切多么值得哭泣。

 

忆秦娥

 

长大了。

桃花在小山村盛开。

恍惚。

似春天里的伤口。

 

如你。

穿过的碎花裙子。

黄昏里,

过家家,

跳格子。

 

二十三年过去,

忽然明白,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6 17:40)
分类: 随笔

 

201274日星期三    多云

自处

昨晚收到一条短信:雨后的月亮真大!家里的空气也好,就是停电了。

陌生的号码,我怀着几分犹豫,还是问:你是……

花开。

果真是花开。

我换了手机,花开的名字并不显示。

花开是“笛声”的成员。“笛声”有通讯录,只有花开给我发过短信。

第一次是母亲节那天,我从超市购物出来,正待上车,手机响了,“母亲节快乐!”我以为是亲戚中的小孩,试着回复“夏令营申请成功了么?”“我是花开啊!”我心里全是歉意。

又一个晚上,月亮也很大,我在梧桐树下散步。手机响起,“旧时,你说得对,我不能凭空臆断别人的想法。我自己也有很多不愿提及的往事,只是不说出来。”说真的,我有点意外。花开写了一篇文章《终无悔》,我给他留言说,“悔或者无悔,是心中的一面明镜,你的心什么样子,你知道,镜子也知道”。发短信时,他正在上晚自习。他在安徽一个叫做月亮岛的小岛上读大学。感觉意外,是因为我没料到他会如此在意一条留言。

我不知道花开读什么专业的,我只知道他能写,这种“能”,是能力,更是热忱,是可以为写作付出生命的热忱。花开的文笔美,虽然有不足,但重要的是,他的文章,全部浸透了作者深刻的思考,对生活的思考,对人性的思考,这种思考有时候甚至是将自己解剖得鲜血淋漓之后呈现出来的。花开不吝于掩饰自己思想的弱点,他真实,他宁愿用最真实的笔触,反映真实的生活和自我,哪怕这生活和自我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甚至缺陷,也绝不伪饰。我喜欢他这一点,更敬佩他这一点。如果一个执着于写作的人,落于笔端的,不能是 最朴素真实的思想,那么这样的写作,还有意义么?

有一位中学语文教师,自称是“为语文而生的人”,却痛心疾首地在语文组会上敲着桌子喊“我,我们,都无一例外地堕落了!我们读的书不够多,我们写的文章不够多!”在一次题为“语文教师的读写修炼”时,他观察到一位同事居然“不激动”,他说他为此气氛地“想哭”。又说,还是那位老师,在讲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之前,在语文组大放厥词:“《我与地坛》有什么好讲的?啰里啰嗦的!”他说,“听了这话,我当即就把他当成不共戴天的死敌了——他侮辱了史铁生,侮辱了爱史铁生的我,侮辱了中国当代文学史。”

这位语文教师是可敬的。他的言行和内心已经远远超过了一个普通语文教师的基本素养。他身上流淌着朝圣者的血液,这种朝圣的姿态,使得他在自己的日常工作中,注入了一份庄严。他热爱自己的职业,他热爱文学,他真正将文学事业的薪火相传,落实到最朴素的传道授业解惑中了。

一个人,可以在社会中分饰多角,但更当懂得自处,于自处中倾听内心的声音。

旧时(18:4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26 17:28)
分类: 随笔

南方来信  


       一

吃罢晚饭,夜幕便开始一点点垂了下来。中午从开发区回来,见有人在门前水房洗澡。忽使我想起,已有近一周的时间未洗澡了。于是,这才匆匆下楼打热水去。

时至三月中旬,春光乍好。明晃晃的如小时侯乡下院里的流水一般,让人觉得现实安稳。前些日子的某天,和小鹿姐在网上闲聊。她感叹道,岛上的广玉兰差不多要开了吧,心里倒十分挂念。我告诉她,等回头哪天暖和起来,我定要去拍几张照片发过去给她。她笑了笑,在一端说好。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一次,我在学堂上课,忽收到信息说有邮件寄来。下了课,我把课本交给同学,嘱咐他帮我带回。然后,这才轻车熟路地逃课跑了出来。路上,校园里杳寂无人,偶尔可看到几只肥硕的鸟儿在棘丛下活蹦乱跳。我气定神闲地走在脚下这条漫长的小路,广玉兰在两旁开的正欢,春风洋溢,真觉得春天是位亲人,和蔼,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踏实。

后来,我从外面取了邮件回去。看有人立在桃花坞前合照,这才忽想起答应了小鹿姐的事情。 


 

才是转眼间的功夫,洁白的广玉兰便已凋谢。傍晚,在去图书馆的路上,花瓣一片片躺在不远处潮湿的地面。其中,有些已开始由纯白变得褐黄,美好大不如先前。

我亦为自己的内心惊觉。我已不再是当初那个敏感到为四季更替而无限哀叹的少年。岁月忽已晚,只觉得人立于世,犹如草木枯荣。与其顾影自怜,不如从实处谋点事做。即便将来不能有所作为,亦可以像古人那样四处游荡,或登高临水,或兴寄田园。

我即是这样对生活如此爱悦的人。山村野夫,有时是虫鱼鸟兽,一切都成为了我热衷的对象。


 

读书的时候,时常在手边放上一本汉语字典。这样即便是遇到了生僻的字,也总可方便查阅。我便是这样做的。以致有很多时候,在我手边逗留过的书本,多数不能维持洁净。

这一阵子,我在图书馆安心地读文学史。由于对历史的疏濑,时常使我在读到某一个人物时,不能随即联想到他所处的历史环境。所以很多时候,我时常一边抱着书本,一边参照着字典后面的朝代顺序表。但我的心思又不止于此。有时,读书使我恍恍惚惚,想象着自己是某一诗人立于星天之下,往往情不自禁,忧怀顿生。

我有时亦会想起旧时,在字典后面的版图上,我望着山西的这一小块发呆。我从小便是个没有概念的人,时常被世俗困,行走的风景自然也少。但有一次,正值严冬,我们在笛声群里聊天。我们顾自说着各自生活地区的气节,莲子姐是上海人,那边的天气和安徽这边又相差无几,不过是零下五六度的样子。于是,我在群里唏嘘,天好冷啊!冻死人了!谁知道,旧时却说,大同的温度现已接近零下二十度了。我又不禁黯然。

我在版图上,才知道山西的北面是连着内蒙古的。南边又和河南接壤。刚好,与安徽一省之隔。但我没到过山西,更不能想象内蒙古是什么样子,现在还是牛羊遍地,一望无际的草原吗?还是黄沙遍地,一片荒芜?我真是不能妄加猜想。但有一点,我总觉得旧时给人的气场和北方并不相符,像南国温婉女子生在胡地,文化上也多是冲突。我更不能想象,旧时在蒙古里穿上蒙服在夜色辽阔的草原燃篝是什么模样,这又和她平日里弹琴阅经大相径庭。还是不想罢了。


 

莲子生在上海。在很多年之前,我就对上海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我爱上海的张爱玲、卫慧、韩寒,亦喜欢上海的城隍庙、外滩。但郭敬明说过,上海是一座容易让人自卑的城市。我曾经有一段时间迷恋过他的文字,亦能体会过他作为一个异乡人在上海大学里的感受。

很多时候,我对上海人只能说敬而远之。因为我觉得,上海人更有资本对其他城市的人傲慢。好比头十年一般,深圳人觉得他们富裕了起来,于是,他们感觉便可以对于其他人冷眼,甚至,包括上海人。但上海人亦笑话他们没有文化,虽然经济有了增长,亦不过只能算是暴发户罢了。

上海既是可以有这样的资本傲视群雄。不但,这座城市用着深厚的文化,故事,而且更有雄厚的经济基础。

小鹿姐如今也在上海混迹。她亦和我一样,是生活在无根的现实里,却只能凭借几句分行的诗歌来支撑着薄弱的信念。能同病相怜总归是好的,这样总归不失丢弃彼此的慰藉来质疑生存。她爱诗歌,如晋人爱子夜歌。唐人爱竹枝词。我亦是这样深爱。对生活有爱悦总比漫无目的的要好,河畔更多的也是靠着对于生活心存爱悦的维系,要不然,那些走出去的,为何心里还挂念着河畔的后来始终不愿意离开。


 

五.

 

南方来信算得上一个温切的题目。很多河畔人都以此写过诗歌。我今天写了这样的一篇随笔,似乎和即将到来的春天不谋而合。南方来信,在这个春风洋溢的夜晚,献给河畔,曾经的笛声,还有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