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6-12-06 19:32)

电影上映之前,和老叶商量说去看这个片子,被赤朵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本书主要讲一种脑洞大开的神技,一旦我的影子和你的影子重叠,我就能偷到你的影子,你的影子会告诉我你内心的恐惧、脆弱,我能因为了解你而治愈你。

 对这个世界无法保有深情的人,这本书还是不读的好。无意要把自己隔离开,因为自身本就是这类人,乐于助人这种美德在我身上没有鲜明的体现。

 如果真的有这种神技存在,一我不会试图去靠近别人,二我不会让别人靠近我。

我们都有被了解,被接受,被安慰,被治愈的诉求,不过谁能保证那些了解你的人一定会帮助你而不是落井下石?也许这是基于阴谋论的不安全感,但起码说明了被影子爆料出所以真实可能面对的另一种现实。知道对方的痛处还痛下杀手,这次无心之过更让人难堪。再者,我不想和同事路过时夸了对方刚入手的新裙子,而我的影子却实诚的告诉她:“丑爆了”。人想知道一切是好事,知道一切却不是。不被了解的时候,伤心抑郁;被了解了,不安烦躁。抑郁和烦躁谁更可恶,好比自杀与他杀谁比谁更可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前两天淋浴洗澡,花洒喷了几分钟热水之后开始犯怪,喷起了凉水。恰逢没吃晚饭、跑步崴脚、没带钥匙一条龙式的不顺,闷着一口气迟迟下不去,明知道关掉龙头几秒后重开花洒就能正常,但就是要和它作对,想要一种憋屈后征服水龙头的成就感。结果就是成功的被凉水冲了几分钟之后彻底放弃,更憋屈,更不开心了。

电影《两个只能活一个》中金城武扮演的阿武在赌场打麻将,眼看要糊了(看不懂麻将,猜的),结果一连摸了4个西风,气的直接掀桌子,被赌场的人打的半死,趴在医院的病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都是爆脾气,太能理解了。

没钱的大概都不要命,介绍阿武杀人生意的印度餐厅老板说,说的就是阿武这类人。李若彤扮演的卡雯也是,穷,邋遢,穿着老式脏兮兮的棉袄,网格黑丝袜外再套一双白棉袜,黑色单鞋,头发油的像一辈子没洗过头。不要命,最终成了杀手阿武雇佣的杀手。

两个人有了杀人的定金也不好好捯饬一下,非得双双油头垢面去星级酒店,还非住不可。第一次去被酒店经理以“不做本地人生意”为理由拒绝,阿武直接揍了他一顿。第二次去阿武直勾勾的盯着酒店经理,什么话都没有说,酒店经理开口和第一次一样拒绝,后来看看了坐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扯扯看书

很幸运把《眠》、《袭击面包店》、《图书馆奇谈》悬疑系列的三本都读了,《袭》最先看,都记不清读的纸质的还是电子版本的了。村上春树一直对电子书的授权很谨慎,早先看的也许是纸质的,已经找不到,现在手里只剩下两本,很是可惜。

 

这三本书的装帧很喜欢,这一系列的插图,由德国著名插画家卡特曼施克女士操刀。插图很诡异,透着神秘的美感,很抓人心。这些都不是新书,是村上觉得这几个短篇故事还不错,就独立成书。每本书不到百页,《图》一书才57页,真好奇为什么不放在一起出一个短篇集?

 

不过这样也好,文集太厚,篇目一多我就糊涂,看了后一个,前面的就忘记在讲什么,篇幅太短的东西,想在心理砸出声来有点困难。对于我这种记性不好太容易串的人,事儿得分开说,故事还得怪,怪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才好。人对于不懂的东西,总是记忆很深。

 

《袭击面包店》之后还有一个《再袭面包店》,《袭》中两个年轻人饥肠辘辘去抢面包店,面包店主非得让他们听完一首瓦格纳(德国古典音乐大师)的音乐才能吃,双方达成一致协议,年轻人吃完走人。若干年后其中一个年轻人投入正常工作,不缺金钱还取了妻,在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7-08 14:15)
分类: 扯扯日子

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块骨头/我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骨头合我口味/主要因为我心上没有挂碍------

 

外面的太阳真贱

东西南北各种转悠

非得向我炫耀自己有多自由

哼,这可不行

我要出去

挠,挠,我挠

唉,出不去

算了

窗户外的

汪,汪汪,汪汪汪!

 

 

来嘛,来嘛

亲亲嘛

你是牧羊 ,我是泰迪

怎么会不配

好艾威达令

“你不够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18 09:48)
分类: 扯扯日子

做了一个小小的读书公众号,正常更文的阅读量只在关注量的五分之一,猜测朋友是不大看的,可我还在继续输出,没事儿,我就是高兴。

 朋友X上礼拜微信私聊和我说,关注量低、阅读量低,我应该写写小故事鸡汤文什么的。恩,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我一看“我的一个朋友”这种开头的小故事,我特么就犯尴尬症,确实本身就是属于反鸡汤的那一类人。

 我反鸡汤不是因为它low,我他么是眼红啊。写鸡汤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成功的,大众喜欢的那种成功。他们输出的句子,就会有信服力。

 可相信人家说的那些道理了,只不过,我就是知道了,也过不好我自己的日子。要是啥都能跟着道理走,我肯定要在10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苗炜

寡人有疾

读书

分类: 扯扯看书

“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出自《战国》里孟子进谏于齐宣王的一段对话。放在当时的语境里,寡人即为齐宣王。苗炜在书里一下子写了三个故事,都有生病的人,却都不是君王。故有一问:寡人为谁?

 苗炜取前半句为题,后半句适当规避,是另有他意?写书的人难以看透,但讲书的很容易。

 因为无知。

 自序中苗炜说自己人到中年,就想写点严肃的东西,嗯,确实严肃,严肃的不太活泼。不过这不妨碍故事都是好故事。

 三个故事都是讲医生和病人,所以文中有大量的医理、药材、养生之道的东西,用语多为半白话,带点文言。读来有些疲乏,耐下性子,倒也能看的下去,偶尔也会联想起《故事新编》。

 第一个故事说的是诗人卢照邻得了麻风病,找到神医孙思邈给他医治。孙老头心知此病难以治愈,正经方子也开不出,给了诗人一瓶五石散,一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9 21:26)

读三毛,但我写不了三毛,但又忍不住,于是——

 不喜欢只写自己的作者,大多狭隘,无趣,三毛确实是个例外。谁能像她似得用命在写生,写死,写活。生和活,不一样。

 向来喜欢女性作者,其中自有一份女性独有的柔软、坚韧。读她的文字,几度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就是不落下,难过的恰到好处,算不得矫情。

 她太敏感、脆弱,却时而坚定得可怕,她不断在生命的湍急中流浪,流浪虽不是她姓名,可已成她的代名词。

 敏感的人通常过的都不会太幸福,这是定律。三毛她一定知道,只是谁又能阻止了她的万千思绪。青春期她叛逆、自闭,不受父亲肯定,母亲只默默流泪,成年后,遭遇情感创伤,生离死别,她出走,回来,再出走,在矛盾中争扎、迷惘、崩溃。

 侄女不愿意喊她,她想出走;写的文章得不到父亲的认可,她想出走;一边不愿人靠近自己,许自己自由;一边又恨与家人不亲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19 21:24)
标签:

摆渡人

读书

扯淡

分类: 扯扯看书

《摆渡人》书封背面有一段GOODREAD网站上对于故事梗概的介绍,一个15岁的女孩乘坐火车寻找父亲,在隧道中遭遇车祸,醒来发现自己是唯一幸存者,然后出现了一个神秘的男孩……

 没有继续更多的内容透露,幻想着故事发展会是两个小伙伴彼此相依,然后繁衍了后代,像是传说中的亚当夏娃,世界从伊始重新来过,更加公平、美丽,是所有人向往的桃花源、乌托邦。

 那是我无端猜测的“生”,满怀希望的翻开,一页页往下读————

 “最终她走出了隧道,外面此时小雨霏霏。”果然还是活下来了。从黑暗中穿行,从一具具尸体上踏过,最终见了天光。找不到其他幸存者,在陌生荒凉的地方,害怕、绝望,然后出现了一个男孩,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男孩带领她朝一个方向前行,心中满满的不确信,可是不能不和他一起走。

 真的以为是有新奇的事情发生,这个陌生的地方树木是长在天上的,一些果子会垂下来,恰好男孩的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余华

第七天

读书

扯淡

分类: 扯扯看书

柴米油盐酱醋茶,日子百无聊赖,空闲的时候撸剧可以到半夜两点,觉得疲累,便闭目去睡,白天起床开始忙碌的工作。周而复始,不论明天或是后天,都不过是今天的翻版。

 不会腾出时间去思考生与死的问题,生死的状态是绝对的吗?如果人分肉体和灵魂的话,肉身死去的时候,灵魂是不是也会死去?还是说灵魂继续活着,只是肉身未死的人看不见?

 人们总说,人死了,就什么也没了。这或许是'我生故我在'更接地气的一种说法。从唯物主义、唯心主义的哲学角度去这种宏观的东西不是我这鼠辈能拎的清的,只能在此发一些无关痛痒的咏叹。

 亲朋去世、清明、七月七,人们去烧些纸钱、纸糊的房子、彩色纸,他们对于死去的状态完全不知道,做这些,是相信着,会有另外一个世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09 20:31)
分类: 扯扯日子

和闺蜜老叶吃完晚饭,她送我上了公车,公车一路往西,启动和制停太过硬正,感觉胃一下子被送到车头,一下子又被送到车尾,整个就是180度大摆轮,为了晚饭不吐出来,赶紧提前下车——

 

好在只有两站的路程,就当饭后的散步。树叶在夜晚,总是见不着绿的,倒像是黑色,投在人行道上也是一阵黑影。道路上的灯光从黑影里不均匀的透出来,散散落落,脚踏在上面,想象着这是脚趾上的星光;凉爽的风忽而掠过,“星星“也跟着移动,一闪一灭,不肯安歇,脚忍不住跟着风的律动跳跃着要踩上星光,弹奏着小星星变奏曲。

 

踏着踏着,画风忽转,太过浓密的树木挡住了路灯,前路暗了下来,再回头看,发现这一段路是没有行人的,只有车辆在玄武大道上牛X且冷酷的快速行驶,瞬间而来的一种不安全感。

 

打开手机音乐播放器,插上耳机,选择了一首比较high的,持续前进,默默后悔不该贸然下车,忘记了这段路是高架,少有行人。一路快速往前,一路观察是否有莫名奇妙的人从右边黑漆漆的绿化带里蹦出来,或是从后方向我狂奔过来,二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蜚rsy
蜚rs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43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