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嫩小玉
柳嫩小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62
  • 关注人气:1,2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命运是什么,可以预测吗?凶灾恶运可以化解吗?

千百年来,有许多人迷信命运,奉若神明,也有许多人不信命运,嗤之以鼻。

当今社会,自我意识开放,有很多人自信地认为:命运把握在我自己手中。但也有很多人对前途迷茫莫测,垂头丧气。

有些人一直自信地往前走,但也有许多人彷徨不定,没有目标。

朋友,如果你真的想解开命运之迷,那么,请看一下这篇充满人生哲理的文章,没有迷信,只有智慧!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命理》:

http://zhusuanzi.blog.163.com/blog/static/1783060342011315231395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一叶情交友网开通了作者:一叶情

一叶情交友网www.9798ok.com上线了,赶快去登陆注册吧!

 

 

在现代都市人与人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心灵的距离却越来越远;都市的高楼在不断增高,而都市人的心灵却日渐荒芜,住在钢筋混凝土构造的都市里,心灵深处却涌现出丝丝凉意,就象一片飘零的叶,不知归落何处……这一特殊的人文现象,构成了现代都市一道斑驳迷离的奇特景观……而在这里一叶情交友网,直接找到温暧你心灵的人,让自己不再孤单!让孤单的你找到你想找的人,让一片随风飘零的叶,找到归处!

 

 

十年生死两茫茫,百度兴,谷歌亡。三六零出,卡巴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推特死,脸书墙。人人开心忽还乡,马化腾,山寨王。淘宝亲,团购亡,视频跟着拼。论坛靠色狼,微信帮上床。导航网,已无常,全靠微博忙,纸媒泪千行。一叶情,男女交友声势旺,忽如闪耀互联网!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0-13 10:4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硕果作者:仙桃八哥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1-10-13 10:4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古城使者作者:若存

    周日的清晨,城市将醒未醒,杨古城老师所在小区的门口,已经陆续聚了十来人,承蒙友人心意,这次我也有缘参与其中。晨练经过的老人细语交谈着:“这些人是去考古的。” 呵呵,看来这样的出行已是常事,老人们无需打听就能判断个大概的。

    我们这次大致的行程是先经鄞江镇访 “百梁桥”、“老洞桥”,而后往奉化溪口九曲剡溪沿线探访文化古迹直至奉化、新昌交界处折返。“百梁桥”南北通达,气势恢宏,是最早兴建于北宋元丰元年(1078年)的廊桥,桥长近80米,宽7米,桥面上用132根木柱支撑27间瓦屋,桥身高达十米。历经颇多风潮、毁损和修缮,至今仍如巨龙横亘。“老洞桥”也是一座廊桥,建于北宋建隆元年(960年),长度约为的“百梁桥”的三分之一,厚墩双洞,河中心桥墩由厚3米,宽7米,高4米的块石叠砌而成,号称“刚墩”,迎水一方做成分水尖,减轻了洪水急流的冲击力,科学的设计是它历经千年仍保持当年古朴结实的风貌。这两座桥对于杨老等文保成员来说是老相识了,这次可不是单纯为了回访,其实他们的工作从车辆起步之时就已经开始了:景观文化是否适合行读并具备二百余人的接待能力?行进路线怎样安排最为合理?行程时间的安排是否兼顾满足文化体验和时间节约?道路宽窄、桥洞高低、停车场所适不适合大巴客车的通行和停靠?餐饮安排能否经济卫生实惠而又有个相对好的环境?公共厕所的位置、设施和卫生状况是否方便集体使用……那一种用心即使是金牌导游也望尘莫及的。但旅程安排只是他们工作的一部分,他们更重要的使命在于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宣传。

    熟悉杨老的人都知道,他原先是搞美术的,从事文保工作是在退休之后,激发他选择这条路的起因是日本文化人士为他们的宗教始祖到宁波寻根,而宁波文化界人士对曾经的文化历史一无所知,对家乡曾经文明的骄傲和后人对地域文化遗产的无知令这位激情的老人义无反顾地投身于家乡的文脉延续事业,他身边的文化界人士也成了首批积极的响应者和忠实的支持者。王介堂老师便是他同道的老搭档。沿途,两位老人屡次回忆起以前在这条线路探访的情形,交通不便、信息缺乏、村民对地域文化的无知、对身边文化遗迹的熟视无睹和漠然处置……“太难、太难了!”杨老师的一声长叹让人倍感心酸。十余年前,要在乡间僻壤寻旧访古是相当艰难的事情,从村民口中基本问不出有价值的线索,要寻求文化遗迹,最可依托的方法还是通过地方志书和民间家谱,依据其中线索,于乡间草野寻求蛛丝马迹的史迹。在我们前往“剡溪九曲”第一曲的六诏村途中,杨老介绍,“六诏”村为王羲之辞去“右军”之职后隐居之地,书圣在此写字牧鹅,以书画赋诗自娱。晋穆帝六次诏书请他回朝而不返,故名“六诏”。就是这样一个有着深厚文化遗存的村庄,当年访古问及王羲之遗迹时,村民居然不知“王羲之”为何人?反问:“他是早年出去做生意的吗?”而第一次去时曾见的传说右军洗笔的墨池第二次去访时竟然寻不见,据说是填埋起屋了,“这样一千六、七百年的遗迹竟然就埋掉了,真是可悲呀,可悲!”联想刚才途中杨老寻访记忆中的一座古寺原址已是新建厂房,我们对六诏村的探访在期待中又添了一丝怯意。

    到达村中,第一站是钱王庙,这是一座重修的庙宇,兼做老年活动室,厢房里有几位村民在玩麻将,其中一位老奶奶银发挽髻,面容清隽,仪态从容,打听之下居然已是92岁高龄! 哇,如此高寿居然眼目清亮、神思敏捷,大家称慕不已,立即谋杀了很多菲林。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经人指引居然在一处废弃的院中找到了以为已经消失的“墨池”!这小小的墨池呀,真把我们给迷住了,长方形的小池,不过三、四平米,浅浅的池子也就两尺来深,却是水质清凉、水色清澈,上有水草蕴生、下有鱼虾游弋,我们一行都挪不开步了,王介堂老师是书法大家,和书圣又是同门姓氏,站在池边是合不拢的笑口;杨老师是无价之宝失而复得,兼之听屋主介绍,池水源自村后山水,常年不枯不竭,直呼“有灵气呀,有灵气!”少俊林花取了根竹鞭测了水深,又在池面挥洒做书写状,兴奋地为大家做起了模特,倒也一番魏晋风度,其后这竹鞭也成了他的爱物,一路手不释鞭直至带回了家。原来,几年前被埋的是鹅池,那里曾经是青山列屏、曲水环带,只是如今踪迹渺然了。另外听孙姓屋主介绍,他家三兄弟有三件祖上留下的宝贝,除了这一池,还有一井一捣臼。哦,我们忙忙请他领着我们去看,果然在荒园邻屋的边上有一古井,据说他们搬家之前一直以此井水为生活水源,而那个压在竹竿堆下的巨大捣臼除了天长日久的风霜痕迹,并无特别呀?面对我们的不以为奇,主人急了,“我舀光积水给你们看,水滴石穿知道吧?我那么个大捣臼底也快要捣破了!你们说说是不是宝贝!”是是是!那得是祖祖辈辈多少代的生活遗迹呀!王老师一再嘱咐屋主千万要保护好这些宝贝,他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又说明下月将会有二百多人前来探访,托主人清理出一条走道来。“好好好,我会把院子打扫一下,把池里的水草清理干净!”“哦,不要不要,池子里的草让他在着,院子也不用大动,只要清理出走道就行了……”王老师边行边嘱,路上逢着一个老者说起鹅池又聊的挪不开步了……

    抵达最后一站沙溪镇剡界岭村已是晚霞残照,杨老带着我们漫步在新昌、奉化分界的老街,游走在剡溪的源头。老街依旧在,只是大多掩门闭户,有人居处很少了,留在村中的大多是老人和小孩,那些纯真质朴、毫无怯意的孩童,无疑又成了我们这队人马镜头里的明星。村中多柿树,沉甸甸饱满的青柿子已经挂满树梢。“秋风起了,柿子要红了,等到下个月,山中树木也多了色彩,那时候会是多么美的风景。”未等此时去,以待下月归。在杨老的心中是多么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并热爱我们家乡的山水和文化。“知我故乡  爱我中华  钟情山水  行读文化”,这是他们贯穿这168次文化探胜的宗旨,这样的人们是这座城市文化守护的使者,他们联结着历史和未来。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