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荒谷
荒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829
  • 关注人气:7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个人简介:荒谷,原名杨宪林。生于1970年。黑龙江尚志人。
手机,微信号15146106727.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6-02-04 20:15)


 

摄影:荒谷

            时光里的守望


                &nb
阅读  ┆ 转载 ┆ 收藏 

而今夜月亮躲在云层里眺望

 

                    黑龙江/荒谷

 

我确信它发亮的目光,洗清了雨水

被洗亮的房屋紧挨着房屋

被洗圆的月饼压着另一块月饼

 

今夜,我也有一双发光的眼睛

擦亮了故乡的灯火,葡萄,以及庭院中的落叶

在一片落叶上行走,我端着一杯清酒

在寻找一处秘境

当我被躲在云层里的月亮眺望

或者我举头眺望月亮

发现躲在云层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秋天的舞蹈

 

                      黑龙江/荒谷

 

这是我看见的最自然最美的舞蹈

大雁给天空分行

蜻蜓于午后点水

树叶在黄昏飘落

 

当我看见大雁给天空分行成“人”字形,我会想到,所有的飞,都有生命的迁徙

来自舞蹈的动作,本身伸展自如,兼备转换

而蜻蜓于午后点水,舞蹈成精灵,它生命的武器像透明的蝉翼,需要技巧的维护

只有树叶在黄昏飘落成絮语,潮湿我们揭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所有的雨正结成暗伤

                      黑龙江/荒谷


我在等一个雨中失联的人
她说会带来故乡的消息
在林间,立秋的影子正往高处攀爬
她的消息,有些像雨一样的行程
略去影子里的蝶,芙蓉,野山桃,以及青苔上的果子
让我不知道在哪儿漂泊或停留

似水流年,也许这雨是因我而下的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温暖的蔬菜
               
          黑龙江/荒谷
 
 
(一)
 
菜园里,小蜗牛爬行
我是水云间,时常温暖的人
黄瓜用明净的香气做着扑鼻运动
它的近旁,豆角花穿成一串串花环
为接近它发紫的茄子,点缀星辰般的絮语
她穿着土豆花碎小的棉布裙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在失魂中寻找诗魂

                  黑龙江/荒谷


@在失魂中寻找诗魂

夏天里的我总爱打盹,像失了魂
即使坐在那儿,一会儿就是一小觉
醒来时总爱寻找点什么
此间,爱已无鸟声,就再也回不到从前
此意,情不能两全
镜中人为我忧伤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09 20:48)
汗水的背后

          黑龙江/荒谷

炎炎烈日下,汗水从锄禾人的脸颊流下
汗水的背后
我看见站着一群人,他们的脸上
也淌着别开生面的汗水,只不过
他们的汗水浇开了城市的钢筋和水泥
而我的汗水浇灌了滚热的土地

七月流火,能流下汗水的人已不多
他们都躲在空调的房间里
像躲避一场多年不见的瘟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01 18:28)
雨中漫步

           黑龙江/荒谷

如你所见,树木泛着青翠欲滴的绿
溪水流去时光的剪影
水草继续漂浮
我深爱一条鱼往上游的姿势
它水行的呼吸,潜过你微澜的心海
毫无疑问,越真的爱,逆流也会成河

溪水不能行船,但可以洗菜
每一击走下山的钟声
都被我唤成青瓷一样的音色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小窗幽记

         

         黑龙江/荒谷

 

傍晚,您的容颜在小窗,落雨为念。

迟暮的时间,我看见电线杆上的燕子,就想起故乡的瓦片。

想到被母亲淘洗的米粒中,走出一群迷途的羔羊,我会突然站稳倾斜的身体。

推开窗,我可以靠近雨丝和树,小窗就是一个填满乡愁的人。

懂得移花接木,可以顺水,就有一个我复活。

如果没有冬天,无须记得雪花的形状。

您的白发就是慈爱之境。

     2019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夏夜,被萤火点亮的山村

              黑龙江/荒谷

除了火把和灯光,我相信萤火
也相信太阳和红旗的炙热
我时常把活着的时光,隐于永恒的光芒
没落是虚伪的洪流
我无法相信诗意的伤痛
会引来一只青鸟

树木正因为经历,才变得成熟
那一片池塘,也是萤火点燃的蛙鸣
我给最后的稻草人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五月,所有的美都是明亮的(组诗)

 
                             黑龙江/荒谷

 @劳动之美

 
比晨光来得更早的布谷鸟
一声声啄尽了黑暗之后
下落在一棵大树上,鸣叫出五谷的响动
从黑土地行走的我,穿过人间的风尘
栽下一棵小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生命的海拔
 被阳光刺伤的躯体 
 于疼痛之上 
 仰视命运的高度 宛若 
 树的流年 淡泊在
 远山的荒凉 一些细碎的声音 随雨而落 

 黄昏 一秒一秒地逼近 
 古老的挂钟 颓废 
 在你每一个 生动的细节 
 沉于 
 穿行的风里 飘散的雾里 

 在我们 挥之不去的皱纹里
 褶居着时间的谎言 虚度而泄  悉数年景诚实的星空
 我们的爱情 缠绕秋千的绳上 
 轻轻地 抓破 
 夜晚的空旷
春天
当你回家的时候 
我已经 擦亮玻璃 
敞开了房门 
一只可爱的小蜜蜂 悄然飞来 尘世的花朵 把它累坏了 

南方的桃花 梨花 油菜花 
一层开了 一层又谢 
北方的迎春花 葵花 冰凌花 
一层谢了 一层又开 
浴在南风里的心花 不开不谢 春天是开在山里 
野花的妈妈 

当花灯亮起的时候 
我开始 修剪庭院 
梳理长长的秀发 
漫溢内心的秘密之花 
是轻悠悠 小径 
明媚的春光里 
冬鸟飞翔的头花 
春天是窗棂棂上 有情人 
剪贴的纸花 

雨中 走过河堤 
乡愁流走的方向 
所有的事与物和着水花
一样飘起 一些手指 
搅动着天空的雨花 
我在听见 
第一声春雷炸响的刹那 
一声尖叫 
春天的勃发 缀满了
树语的繁花
蝴蝶之吻
盛夏 茂盛的花丛中 
蝴蝶之吻 冰清玉洁 
平静得夺人心魄 
轻盈得像没发生 
我想起生命中的夜晚 
与桃花邂逅 一缕情愁 
咽进了往事的伤口 
像蝴蝶的羽翅 折叠或展开 

那些温柔与不温柔的日子 
蜻蜓之吻 简陋粗鄙 
且不温不火 蜜蜂之吻
虽蕴含甜蜜 
却有索取和纠结的喧闹 
只有蝴蝶之吻 生动而媚人 
纯情而饱满 即使 
夏天以外 
也在我们秋风狂长的梦里 
偶偶絮语 唇边的香痕 
在遭遇寒霜时 花瓣 
一片片撕落
今夜,我踢响了一
蝙蝠 从细细的霜齿中 
慢慢飞来 咬断了 
月光抽出的一丝银线 
今夜 我踢响了一枚石子 
我学着卸下肩头的沉重 
等你在 丛林的村庄 

风在我的路上 敲响了 
门前 三月的风铃 
我在云的路上 在一棵树 
没穿衣裳的小河上 
裸露自己的灵魂
故乡 远远的望着我 
一根炊烟 又一根的炊烟 

在每一处泥泞的转角 
我嘴含着一管苇叶 
像一枝流浪林间的风语 
每当 听见新鲜的哭声 
怦然滴落 乡溪的流韵 
便被炸成了碎片 
与同声抵达的夜雨 
猝然相遇
秋水谣
从给秋天疗伤,愈加冷凉 
这丛林中的落叶,这霜白的 
庭院中,在夜晚独坐时候 
似一滴静止的荒水 
甚至比这荒水 还要柔弱 

可是,我仍保持内心的质感 
映衬千里之外,那影壁墙上 
秋水伊人的爱人 
在火苗的思索中行走 
这意味着
我的微不足道的一生 
都在供养爱,亏欠的部分 

而我唯一能湿润的土地 
几乎倾其所有的尘土,覆盖月光 
我只有把活命的一滴水隐藏
试图找回自己,透明的日子 
她却在日子的那一端
把牵念据为己有 
继续漂浮一件,盛水的木器
告白
以诞生,以诗歌名义 
向死亡告白,掀开头颅骨盖 
大地一片苍茫 以盲人视线
看日出 落向大海 

以花朵和雨水粉饰 以打开门窗
历经剥离 遥感一片雪
飘下的乡愁 山与树之默契
抚平夜晚 
以包容,温良,慈祥,理遇 
即存的丝带

以完美告白缺憾 
我们坚持得很疲惫 需要冰的节点,破釜沉舟地 碎裂
以爱或不爱 向不爱或爱告白
坐满了 风声与空相,以善待 融化原罪 以我豢养爱你的心 爱一切苍生,草色信笺 
拒绝虚妄,祈祷和平 以盗火
燃烧枯枝,以倾巢 硕大眼泪
以我们芦苇的身躯 抖掉尘埃 

以死亡,以歌者,嘶哑喉咙 
向诞生告白,我想要的 只需面对,我渴望的,捧住 阳光,像一个女人抱住胎盘 
安静的模样
我相信一棵草
当苦难和泪水
不再相信生活 当生存
战火和病毒,不再相信世界 
我相信 心灵的一棵草 
可以把你带入春天 

它是一棵还魂草,可以找回你 人生,丢失的密码 
它是一棵狗尾草,从低处覆盖辽阔 更多时候
它是一棵救命稻草 矗立在田间地头,心情好与不好 
都要被碾碎和焚烧梦境 如果
你黎明有太阳,你还是一棵薰衣草 
你夜晚有月亮,你就还是一棵含羞草 你有失眠,你是一棵忘情草 

即使你的心,被没心的人 
践踏的一无所有
你依然 从心的周围
生长向上的枝叶 
你就是一棵没心草 
包容这些
无法挽回与沉沦的 
嫁衣或裙裾
达子香
这一年的达子香 
在初一的午夜 
在窗台的记忆里 全都开了 
它穿越了 适怡的爱与哀愁 

这种声音 失传了很多年 
凝积 一种寒烟的飘 
在冰封霜花的倒影里 
寻找暖流 

像今夜 在远离世俗的地方 
河岸无声 一只鸟翼坠落 
逃向我 把我的双肩
踩成春愁的枝头 

达子香 说要爱你 你不能恨 
达子香 说要恨你 你不能爱 
在这一片冬天的丛林里 
达子香 托着春天的香谷
雾霾之都
从荒凉开始 从不同方向 
渗透生命的荒凉 
像诡秘蝙蝠 煽起的夜色 
雾里藏起的阴霾 
植物神经紊乱 
霾里构架的迷雾 高不胜寒
低处 声色犬马 岌岌可危 

如此的丛林 我积攒黎明 
贪恋雪 这尘埃的苍白 
没有一丝血色 
这大地的喉咙 已经卡住 为疏通堵塞 
为播洒阳光的透明 
我咽下一枚 生锈的铁钉 

雾霾下落的故乡 那么远 
却那么凉 时光变异 
像祸水从天而降 让我回去吧 在月亮女神的庇佑下 
我让雾霾更像骨灰 
洒向大海
我抚摸材质的美感
把心灵打开 像把窗口和门
打开 生命的美感 
从手心的掌纹绽放 
故乡的山歌 
揪住我最初的恋情 
让我那么多的怀念消融寒冷的冬天 

我的目光 煮在树木的皱纹 
年轮里的粗糙 材质中的细腻 我预感到 深不可测的阳光 
会洞穿叶脉 斑斓的陷阱 
它在我诗意的时光中行走 
如同一大片细碎的白银 
沉沦 我习惯 携带它馥郁的内涵 
踏着马蹄的清音 上路 
候鸟开始相信森林的天空 
比城市的垃圾干净 
这时候 
我抚一曲高天流云小桥流水的乐音 留下树根的泥土 
水和祖先的发丝这时候 
我躯体中的能量 
一枝一节地闪耀 静卧在 
一缕风 一片云眷恋的昆虫世界 我轻轻地 抚摸着 
像抚摸我的孩子 诞生时的 
第一次哭声
北方以北
北方 过了山海关 
再往北 一条河
在我的身体里 默默地流
再往北是它的源头 河两边 
神秘的丛林 
让你无法驾驭 鸿雁 橡树 葵花烙 芦苇在骨骼间
深陷 祖母的皱纹 

北方以北 我在一片叶子上 
屡次起飞 我进入
满头晨辉的瓦片 两耳沾满了
锈迹和刻痕
弹丸之下 脆裂的村庄 
缓缓穿行 飘着民谣和稻香 
翠鸟 学会水手的
忍耐和等待 只有在真理的秋天 
我将逝去的呼吸 滴向地面 
携背鲜花的灯盏 进山 
将青筋暴露的手 深深地
插进泥土 我的旷野辽阔 
但不虚空 
我的精神痛苦 却不沉沦 
菊在我的身侧 捧出一片一片 冰清玉洁的美意 
我站成菊的姿势 

我记得 
北方以北 原来叫“北大荒” 我保留霜日的邂逅 
现在叫“北大仓” 
如果生命
穿过一根白发的空旷 
我将黄昏落地的核桃 
从心摆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