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ao_Irene
Cao_Irene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7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8-01-19 05:50)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么?李宗盛的词,第一句往往都非茶好,很多时候好过副歌。我尤其喜欢这一句,每次想起,都觉得醍醐灌顶。
     近来闲散的时间多了,一直在和自己对话,回顾这半年,也思考未来。一个有智慧的朋友跟我说,一切都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人生要做的不过是:定一个目标,然后想办法去实现它。如果碰到困难,就去研究和解决问题;如果实现了,那就去找下一个目标。Go and get it。我的困境,大概可以总结为,想得太多,而做得太少,于是操碎了心却成就寥寥。知行合一,果真是知易行难。

     人类总是健忘的,这是我对《三体》最直接的印象。收到过一条12年的微博点赞提醒,那条微博说:“我喜欢真的蓝天白云、真的诗词、真的低矮的屋檐”。我此刻望向窗外,虽然今天是阴天,但这里的天空多半是真的蓝天白云。美国的house,多是有着低矮的屋檐,朴素的木屋,前庭后院满是花草树木。自从闲下来,看了许多书,虽不一定是诗词,但也确实看了不少,而且能有自己的喜好。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7-11 20:38)
     几个月前看了《断舍离》,一鼓作气地做了人生中最大的断舍离。此后的日子,在慌乱忙碌中,变得珍贵美好起来。今天看到朋友圈,说wish you bad luck,因为那些经历才更明白眼前的幸福。我在蜜糖里被父母呵护了三十年,被幸运之神眷顾着成长,却久久不自知不快乐,大概也只有在即将独自飞翔之前更懂得。
    最近几年,自觉成熟了许多,大概是独身久了,把有限的时间都浪费在了无限的思考上。于是,再次看一本书、一部电视剧,都能看出从前看不出的意味来。一直觉得自己毕业后的日子过得艰辛,翻看微博才发现,自己曾经也是有家人呵护,朋友扶持,情丝悸动,青春洋溢的。看从前的抱怨,防止那些抱怨也是美好的,一晃许多年,衣带渐宽,头发减少,茕茕孑立,前路茫茫,归途遥遥。
    打包的过程,已经不再是从生活了几十年的屋子里抽出琐碎来扔掉,而变成了挑出真正要用的,决定是带走还是去那里买。这么认真一看,一屋子的昨日回忆,连同昨日的我,都变得陌生起来。原来,自己是这样成长的,从一个人不敢走出学校回家,到一个人去异国他乡开始一段新的生活,我都快不认识我自己了。现在的我,在面对未知和困难的时候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6-27 08:46)
     岁月渐长,近的事记得少,反倒远的事记得真切。趟在高铁上,巨大玻璃窗外飞驰而过的田野树丛,或明媚或阴翳的天空,也是一次漫长却又不同的精力。曾几何时,京沪高铁刚开,早餐发的还是国际饭店的蝴蝶酥,我拍了几张照片,和大家炫耀着高铁的妙处。还有一次,几个项目组一辆火车回来,挪了椅子打八十分,经理边打牌边打电话会议,彼时那些人,都已经四散在各处了。
     我对北京的博物馆是无比的喜欢,虽说喜欢是喜欢,真正下了决心来参观的也就只有两回。上一次参观完,回到金融街与初恋男友见了一次面,是人生中最后一次那么认真地再想见一见这个人。这一次提着拉杆箱便来了,像任何一个第一次来京城的游客一样,在天安门广场的酷日下,焦躁而兴奋地走着。只是这一次,是高估了自己的体能,逛了两个小时,便累得只想回酒店躺平。故而留下一半的古代中国馆,给下一次埋个伏笔。
     订了一个很熟悉的酒店,一个曾经在这里住了几个月、来了无数次、对附近的路名小区了如指掌的地方,叫做金台夕照。五点多回到酒店,薄纱窗帘外是缓缓落下的太阳,更让我喜欢这个应景的金台夕照。只是或许是年纪大了,这次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01-18 09:56)

     一些景致,初见惊奇,而转眼就厌烦了,而另一些初见平平,却越来越欢喜。阳朔恐怕属于另一些。到的那天阴雨连绵,打了黄色景观灯的山在烟雾中突兀着,阴冷潮湿的空气里商贾们吆喝着,又是一个寻常的中国景区。

     桂林的山峦奇骏,碧水清冽,趁着不下雨坐竹筏,风光旖旎。只可惜马达声嘈杂,艄公讪讪不语,一溜烟飞速前行,山水虽美,却不能静静享受。索性晚来放晴,走在古镇老街,木板门沉沉,龙钟老太纳着鞋垫,子孙围炉烤着炭火,灌肠像彩带一样盘在竹竿上,数着春节的到来。夕阳时分走回西街,看落霞漫天,石板暖黄,酒旗招展,游人闲散,也别是一番情调。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1-30 10:59)

大学毕业那天,在偌大却熟悉的校园里,见了无数个毕业生。我们相拥,我们拍照,我们互诉对未来的期盼,与对过往的留恋。六年前亲昵得能够拍《老友记》的朋友,从那天以后渐渐不见,渐渐失联。那么后来呢?

再次见到的时候,开着大奔,微微发福,比从前更加成熟稳重,也更深谙人情世故。曾经写过一幕,毕业那天在回去的校车上,打算出国的女孩靠在男孩肩头,两人默默地流泪。现在终于可以写后面的故事了。女孩适应了西方的生活,从美国漂到欧洲,结交过各种肤色的男朋友,潇洒地活着。男孩进入国企,在体制内如履薄冰地摸爬滚打,在合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25 10:12)
      北京还是那样熟悉的气味,空气中夹杂着粉尘和焦煤的味道,阳光柔弱却又温暖。冬天的北京,有许多回忆。记得在寒冬腊月逛过的故宫,大红宫墙上压着厚厚的白雪;记得冰天雪地里的北京大学,沉睡着的未名湖上月光皎皎古塔寂寥;记得年初和美国来的老板吃完东来顺,天空戏剧性地飘起鹅毛大雪;记得在机场在酒店在饭馆同进同出的同事,已经阖然离世。
     人生冥冥之中已经打了无数伏笔,曾经以为随机地住过一次的土豪酒店,竟然在四五年后仍旧会去。只是此去经年,对一切都宽容了很多。清晨醒来,窗帘缓缓打开,太阳在两幢楼房的中间徐徐升起,光芒透过纱帘洒在床头,忽然就觉得无需抱怨什么了。酒店边上有个大学,学校边的咖啡馆饭店自然地聚集着小资的热血青年,和北京的朋友约饭,也约出一种青葱岁月来。
     听他如数家珍地说世界各地的旅游见闻,看他展示唐宋明清的建筑雕塑,和公司总经理的身份总是有些格格不入。偶尔觉得北京真是个奇妙的地方,谈政治的,说历史的,做学问的,跑买卖的,可能都只是一个人的不同身份而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14 17:08)
出国前的那一刻,忽然变得很小女生,以至于坐在机场候机室吃光一罐八宝粥的时候,竟也有恋家的伤感和未知的迷茫。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有方,在远方。

在飞机上看着林达的《带一本书去巴黎》,也不知道醒了睡去多少次,才明白文化人临时抱佛脚带的是雨果93年,而我则真是带了本林达的闲书。幸好这本书让整个整个巴黎带上了不一样的色彩,让每个街角充满着历史气息。那些绚丽纷飞的梧桐叶铺天盖地,恢宏气派的建筑巍然肃立,街边的咖啡厅都有一排向着马路的小椅子,穿着驼色大衣的人安静读书,这一切让整个初秋的巴黎变得很耐人寻味。所以,哪怕景点边再多的小偷骗子,地铁里再浓的尿骚气,也阻挡不了我对这个城市的喜爱之情。
从某种程度上讲,法国和中国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喜欢法餐,一道道繁复温暖的菜品,餐具配酒侍应都需妥帖,和中餐别无二致。朋友结婚那天,从头盘到甜品每一盘都很精彩,完全充满了主人盛情把你塞饱的幸福感。我最喜欢的路,是从卢浮宫到协和广场到凯旋门这条街,在日落时分笔直向西走过去,尽显皇家气派。拿破仑要让将士从凯旋门下归来,我一口气走来,由衷地欣赏他的视野。那天走累了,在杜丽花园的圆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27 18:21)

  今日酷暑,宜静。我望着会议室里一大屋子的男男女女,正热闹地欢迎着新同事。望着一张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听他们略带兴奋地讲述评论种种,忽然有种已然离得很远的感觉。

  前老板走的时候,回忆说他第一次来上海办公室的情景,同事们互相坐在腿上,开玩笑地和老板说,希望多找些男生进来。顿时就想起,我和其他级别低的小伙伴们,互相蹭坐在不大的皮质沙发椅上,嬉笑玩闹传公司的绯闻。彼时,午饭要吃很长,因为有很多故事要听,晚饭更要吃很长,因为可以把所有预算吃完。彼时,出差最值得期待,在坐出租等飞机的各个瞬间,有风趣的笑料,和酷炫的Excel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7-14 22:33)
标签:

杂谈

写博客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事实证明再随性的文字,也还是需要读者的。但我不得不写下这篇文章,以纪念我亲爱的朋友。
我真是不想,博客最终堆砌起越来越多的祭文,可这并不是句玩笑啊!我们像小时打预防针那样,一个个排队焦虑地等待那恐怖的一针,看着队伍越来越近,心情也终究从烦躁到释然。只是,我们年纪越大,必然看过越多,却并不一定接受得越多,这恐怕就是变老和长大的区别吧。
今年的黄梅格外的冷,雨水却又格外的多,参加他葬礼的那天,滴滴答答地下了无数的雨。灵堂的遗像竟是熟悉的职业照,看着那曾经无数次随同邮件一起出现的照片,那么近却又那么远。父母已经哭得晕厥数次,妻子的发言崩溃地哭喊收场,家属怯怯地来问何时可以开始,工作人员依照上海的习俗残忍地导演着这场死别。我不禁在想,他自己的意愿是怎样的呢?独在异乡为异客,为何至死都不能由自己的意愿去决定这一切?只是,没有人在乎他的想法了。
对他的印象,总是停留在去年世界杯那阵子,他酷酷地答应放心他能搞得定,他搞笑地穿了酒店浴袍跳小苹果,他嘲笑我穿了件漂亮的裙子却并不是为了和项目组吃饭。我们只有一次聊过人生,他轻描淡写地提起他的病,说谁没个悲剧的事儿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12-17 23:01)
标签:

杂谈

圣诞来临的南京西路,两边光秃秃的梧桐树上,挂满了热闹的星星灯,出租车缓缓开着,不知是萧瑟还是欢愉。岁月如梭,身边单身的越来越少,呼朋唤友的日子一去不返。当谈资变得沉重,当生活变得平庸,当我们骄傲地老去,就这样匆匆。
我最要好的死党结婚了,他给我送请帖的那天,我们最后一次肆无忌惮地嘲弄了彼此一番。他说,红包要包得大一些,如果他能找出一封当年我写给他的信,就多给一千块红包。我说,如果我能翻到他给我的信,就能抵消一千块。在那个用纸笔联络的年纪,有美丽的信纸,收到寄来的信,都是一种漫长的乐趣。他结婚那天,我们爽快地干了半杯红酒,愉快的,兴奋的,与年少的时光告别。
朋友圈里大学的校草领证了,寝室的女生们再次活跃起来。还记得第一天报到时,他倒数第二个走进教室,高高的,白白的,笑起来腼腆,眼睛弯弯着。于是,他就永远地活在我们寝室里,用那种遥不可及的方式,在夜谈中频频出现。也因为这种遥远,在我所有的印象里,仅仅只有那张腼腆帅气的笑脸。
青春电影终究是那些元素,但仍有无数次忍不住想要流下泪来。陈寻走在方茴身后,天很冷,希望这条路可以走一辈子。我们终究会知道,每个人的初恋,都是那些幼稚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