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京剧,昆曲,民乐,弦乐

当中国古典剧场邂逅东西方古典音乐

昭君,西施,杨妃,貂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京剧,昆曲,民乐,弦乐

当中国古典剧场邂逅东西方古典音乐

昭君,西施,杨妃,貂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有点长的题记:《双飞翼》开排之前,只与钱大院有不到半年的“简单”接触,教授和大官人完全是“熟悉的陌生人”。虽然都不算得认识,这三位却都有一个相对清晰、由各种“传说”勾勒出来的形象。在一起工作了一个多月,有那么一句话越来越多地我脑子里跳来跳去:不要对任何人存有任何预设。

 

《双飞翼》的剧组很安静,排练场上听不到导演骂人,听不到演员发燥,也几乎听不到工作人员的嘈杂。戏也排得规律而顺利,每天准点开始,晚高峰前必定结束,效率很高。创作氛围,往往是导演和主演带动出来的。如果用一句最简单的话来形容三位主演在排练场上的表现,那只能是:除了排练,看不到她们在做别的事。即使没有自己的戏,她们仨也必定安安静静地坐在下面的某个角落里,全神贯注地看着台上的排练,那种状态全然褪去了“星光”,倒像是个在课堂里专注听讲的学生。

 

为了某次剧目的宣传工作,我在微信上建了个群,把她们仨都拖了进来。不想,这个群就此活跃起来。她们仨经常在那里讨论当天的排练,最多的主题是“怎么办”?用《非常有戏》那位大导的话来形容:一部新戏的诞生,就是主演不断“打怪”、不管升级的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8月19日,在《甄嬛》剧组的成立大会上,杨小青导演直白白地表示:《甄嬛》是极品的越剧题材,剧本提供了很好的基础,但是我有“两怕”。一怕青年演员没有原创能力;二怕上海的孩子吃不起苦。

 

时间往前拨一个月,当上海越剧院宣布《甄嬛》上本由红楼团的青年演员担纲演出,姑娘们炸锅了。吴群说了这么一句话:“这出戏,如果是明星老师们演,是锦上添花;交给我们这代人演,是雪中送炭。”李旭丹说:“就像美梦成真,甚至有恍惚的感觉”。像她一样追《甄嬛传》、并梦想着它被改编成越剧的,在红楼团有很多人,她们甚至自己排过各个版本的演员阵容,可就是没想过有朝一日这部戏会落到自己头上。

 

这批大多毕业于十多年前的上越小字辈,进院以后总共排过两部原创剧目:《情系山河恋》、《李商隐》,均已几乎被人遗忘了。杨婷娜是她们中间原创角色演得最多的,杨导演因此指着她说:“皇帝这个角色,也只有你了”。但是,如果想一想她们的老师们,现在的中生代们在30岁上下的时候演过些什么,不知是应该感慨还是应该悲哀。从演艺职业的客观规律来看,残酷点说,这一代演员是无奈的一代。但是,剧种和剧院都需要她们,就像杨导说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一个必须标记时间的坑,待认真地填。
阅读  ┆ 转载 ┆ 收藏 
    首先,有必要补充一点九代同堂谢幕的原计划和流产的原因。
    原计划是——
    1、缅怀故去的老艺术家;
    2、播放或宣读不能到现场的老艺术家寄语,包括在医院的范、傅,和远在美国的陆老师;
    3、台上的老艺术家每人说一句话。
    简洁、庄重、深情,既有浓浓的情义,又充分照顾到老艺术家的体力,恰如其分。
    演出前两天,就听到导演在向各方沟通此方案。据事后了解,此方案得到一致支持,并由承办方共同分工完成,领导和老艺术家上台由上越负责,台上的仪式由电视台负责。
    
    6月20日晚上最终在台上呈现的谢幕,百分百未按原计划进行。导演和电视台工作组都非常辛苦,连日劳累,导演的嗓子几天来都是哑的。可以理解谢幕时,前面几位讲话拖延了时间,为了照顾老艺术家,而不得不提前掐断,而牺牲了原定的环节。但是,还是忍不住要问一下:好好的计划为什么要临时去变呢?置合作方于何地?置前台后台的演职员于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本是一场充满情感的演出,凝聚着九代越剧人和千万观众的情感、心血和梦想。

6场演出+1场彩排+1场联排,平均年龄87岁的老一辈越剧艺术家在闷热的天气,连续坚持了整整8天!最后一天,大家的心情不是文字能描述的。所有人,都期待着最后的一个晚上,期待着谢幕的那一刻,结果呢?

先描述一下这场谢幕:

1、九代越剧人按照年龄先后登场,排排站好;

2、请出友情主持叶惠贤;

3、请出两位“来自北京的贵宾”,电影《舞台姐妹》的主演谢芳夫妇。夫妇发言,赠送字画一幅,谢芳献唱电影主题曲四句。

4、请出来自浙江的“梅花大奖”茅威涛,讲话,主持人强烈要求献唱,茅老板唱了两句《五女拜寿-奉汤》,主持人继续要求茅老板把说的用唱的表达,茅老板继续说几句祝福之语;

5、请出上海越剧院院长李莉接受谢芳的礼物;

6、请出《舞台姐妹情》的总导演汪灏讲话。

对外谢幕结束,台上继续与领导合影。

粗略估计谢幕为时25分钟,期间灯光全开,周宝奎老师因难耐酷热,中途被推离。

===================分割线======================

按照俺的本性,这一定是一篇吐槽文。但连日在我家艺术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6-18 00:45)

今天是2013年6月17日,越剧界九代同堂《舞台姐妹情》的第三场演出。

作为“瑞英老师”的小陪护,我在后台已经站了五天桩。今天,小陪护沦为了小粉丝,因为,小粉丝记忆中的那位偶像在舞台上鲜活分明地回来了!

 

对于艺术家为什么要参加这么一台注定是一场“大杂烩”的演出,我一直抱着不解、质疑、甚至反对——九代同堂是大团圆,大喜庆,应该必须参加的理由有一万个;但是,她对前来邀请她参演的主办方提出的那个要求:“这必须是一个艺术品”,就算给我一万个承诺,我也不信。

她对艺术的“不依不饶”,我太了解了。81岁的老人,耗费精力倒也不必去论了;怕只怕最后落得一场失望,何苦来呢?

但是,我还是不够了解她的。遇到这样看得到最坏结果却对好的结果没有把握的事,我采取的是回避,我以为这是一种自我保护;而她对我说:“还没有做,怎么知道结果?我的出发点有没有错?”

于是,她去了,在她告别舞台20年之后,在各种邀约包括自己的专场都不能打动她再化身为一个剧中人20年之后,她去参演了《舞台姐妹情》。

我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她的所有期望:为越剧聚拢一点人气,为后辈增添一点信心,为剧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这是一篇把三场应该完全不搭界的演出扯在一起乱弹的杂文:《江南好人》、《兰韵正浓》、《北地王》。

 

2013年3月21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江南好人》,浙江小百花越剧团。

 

第三次看《江南好人》。前两次都是在该剧尚在浙江长兴彩排阶段看的。茅老板的确没有说错,再次认认真真在正式演出的剧场里看,这出戏较之初看,能让人看进去了——即使是在看第三遍。最明显的提升是小百花的姑娘们,整体上,群众的表演拢得住了,且能够较好地贴合主角的表演,插科打诨的分寸也较以前略好些,而不会显得过于突兀,甚至自己也能独立成戏。一直感觉《江南好人》在叙事表情的形式和风格上的破格,这些演员至关重要。这次演出,看到了这个环节上进步,姑娘们值得喝彩!

 

然而,根本性的问题依然困扰着:突围越剧,要被突围的对象是什么?要留住的越剧部分是什么?突围的工具又是什么?是布莱希特吗?似乎不是……这继续是一个问题。

 

2013年3月23日,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演奏厅,《兰韵正浓——昆剧国宝艺术家专场之清唱会》,14位昆剧表演艺术家。

 

因一个特别偶然却必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1-05 15:37)

作为一个观众,我对一出戏的最低和最高要求都是四个字——赏心悦目(悦目是个广义词,涵盖“耳”和“目”)。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浙江小百花越剧团的戏从来没有满足过我。感官上来说,她有覆盖式的美,却有失钻入心肺的细腻;从精神层面来说,她比较教条,喜欢讲道理,而且是端起来给我讲道理。对一个故事,一个人物,我自有我的判断,不需要讲故事的人来定义甚至规定。

 

但是,我依然很热衷于观赏甚至支持浙百的戏,因为有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剧团,或者直说吧,有这样一个充满争议的人,对剧种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江南好人》不是我的菜。因为就目前来看,它是一个“三不像”:不像越剧,不像话剧,也不像音乐剧。不仅什么都不像,而且没有探索或者创造出第四种能够感染我的艺术表现手段,因此,这戏对我来说,不好看。

 

从得知浙百要排这个戏开始,我就没指望过它会像越剧,如果要排一部越剧,就完全没必要去排这么一个题材了。不过,当我看到《江南好人》的剧本时,我还是惊呆了——无法想象这个剧本该怎么念,怎么唱!它完全不符合越剧的声腔体系,如果用越剧的念白和唱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阳光小羽毛
阳光小羽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097
  • 关注人气: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