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野生花
野生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563
  • 关注人气: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文
(2019-06-19 12:39)
标签:

365

      一个不关已的官司,因为存着一颗感恩的心,被牵扯进来。昨天法院人过来取证,而且事先没有通知直接过来,两人主动出示一份XX中级人民法院的介绍信,我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对方让我出示身份证证件,然后开始拿出纸笔问,姓名,年龄,和XX什么关系等,我被他们严肃的口气真吓到了,回答牛头不对马嘴。我知道了原来所谓的取证还要做笔录,签字画押。招架不住言语上的游戏及对方的偷换概念,都不知道怎么结束的,稀里糊涂,语无伦次,脑袋一片空白,紧张到手心都是汗。取证人走后,好一段时间我的心都是活跃的,有点担惊受怕,一天都没吃饭。今天一醒来,又想起昨天取证的事,顿时心情又跌落谷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7 22:37)
今接到一电话,是四年前相亲对象打来的,之前见过一次面,聊天不到半小时,最后不了了之,去年开始他便时不时发微信给我。电话响起,瞥一眼,陌生号码,接通后,他张口问我,你知道我是谁不。我说,你谁。他说,我昨晚给你发过微信。我说,奥。他又说,最近怎么样。我说,凑合。他说,周末二建监考,累的很。我说,累了就歇会。他说,我还没找到女朋友。我说,那你不找么。他说,不好找,就想找个踏实过日子的,长相啥的没要求,钱不钱的无所谓。我说,缘分没到。他说,现在都大叔级别了。他说,你有合适的没,给我介绍个。我说,没。他说,我要求不高,就想找个陕西的,能好好过日子。我说,嗷。他又说,你这周回家不。我说,每周都回。他说,要不一块约一下。我说,我坐高铁,不顺路。他说,我开车捎你一程,一块聊聊。我不知道怎么应对,沉默了。他说,我这周六回,三四周没回家了,想回去看看。我说,嗷。他说,那咱们走环山路,还能看风景,你变化挺大吧。我支支吾吾说,不,不顺路。他说,一块走,有个伴,路上一个人开车瞌睡,我想和你聊聊天。我沉默了,实在不知道说啥。他电话那头说了好大一会,各种话题,无非太累了,压力太大了,家里人不理解,现在女娃太有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5-22 00:25)

      一次来西安是2001年5月1日,那时候五一还是七天假。我和姐姐搭着爸爸工厂的货车从西宝高速一路向东。记得当时司机把我们放在了一个叫三桥的地方。我们坐了一个皱皱巴巴的中巴车,中巴售票员凶狠狠的瞅着所有人,面无表情,粗大的嗓门显示了她对这份工作强烈的不满和厌恶,当然也扼杀了我们初来西安的好情致。沿途的风景烂的粗糙,脏乱的街道,到处都是正在施工的楼盘,满是重金属味道,我心里疑惑,西安城竟也有如此的景致。车悠悠忽忽,颠簸不平,沿途的站名我只记得“大世界游乐场”,我是去往家世界。
       西安道路很差劲,车颠簸摇晃中到了家世界。晕车的我巴不得赶紧下车透气,我们拿着采摘的新鲜草莓既小心翼翼,又慌里慌张。矛盾的复杂的心情像是刘姥姥进入大观园,不知所措。我们是去往团结东路,其实现在想想彼此距离只有一站路。而那一站路就来来回回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7 12:13)
标签:

杂谈

分类: 忆往述怀

 

今七夕,凌晨梦见你了。你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这是个深秋的下午,针尖样细雨,缠绵滋润着我心田。路边偌大树杆挂着零星叶片,枯黄干扁,色彩单调,远远的犹如秋寒画。我画着淡妆找你,轻巧灵动。敲门的瞬间,心怦怦跳,手颤抖着。听见里面响动着,我局促不安,却又万分兴奋,终于要相见了。好一会,你开门了。我深情看着你腼腆的笑了,你冷冷的,嗯,让我进去。那是一个大开间,灯光略是昏暗,是那种暖黄色的色调。里面有一个黄花梨颜色的衣柜,斑驳的漆脱落下来,诉说着陈旧带着温情的故事。茶几,沙发和你以前七楼很像。两张床,一个小的,靠近窗子的,窗帘也那种黄,显得暗暗的不素净。一个大的,进门右手边,床单都是那种黄带红而黄色多点的黄,显得不是很干净,单薄的被子在床上胡乱堆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4-08-29 18:03)
分类: 忆往述怀

认识慧姐是在2013年冬天,即将过年的时候。那天我加班很晚,家里客厅摆满了行李,像是有人要搬过来住的样子。室友的房门敞开着,一男一女围着电脑坐着,像是在看电影,不时的评论、猜疑。疲惫不堪的我,躺在床上像是一片霜打的茄子叶,根本无用心来关注那些不关已的事情。不知过了多久,室友回来了。发微信给我,说是姐姐和姐夫过来住一段时间,肯定会有打扰,让我包容一下。我答应了,从此之后,我们便生活在一起。

我们都忙碌着,从未打探过对方,就像没有交集一样,甚至于直到2014年春节收假我们才真正正眼看了彼此一眼。同在一个屋檐,慢慢的我才知道原来她叫X惠,比我大两岁,我很自然的叫她慧姐。慧姐怀孕了,没有上班,她老公也失业在家。我和室友每天早出晚归,晚上回来总能看到做好的简单饭菜。偶尔也会和他们一块吃饭,却甚少说话。大多数时间我都是一个人呆在房子,接受着一天的劳累和奔波所给予的身体和心灵考验。

某一个周末,慧姐通过我想给她老公找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3-03-20 15:43)

《一豆的春天》里香哥从北京某美院徒步旅行似的来到一个被竹海包围的山窝---水幕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10-18 12:44)

      2010年夏天,我大学毕业。那时,我根本就不知道西安还有农村一样的房子。每天走过的都是高楼大厦,珠光宝气的大商场和人满为患的大超市,霓虹闪烁的夜晚尤为美丽动人。当我真正毕业的时候,我才想到了生存,首先便是住宿的问题。我一个人拿着行李,没有去处,心里恍惚的很。姐姐说她同学在一个叫茶庄村的地方住着,让我先住到那边,毕竟有熟人照顾。我去了以后才发现,原来他是和她男朋友一块住着,我过去给人家带来很多不便,虽然那位朋友一个劲的说没关系,说找到工作了在搬家,让我在她那再住一段时间。可是,我还是觉得不妥,我要求自己租房子,就在这楼上。

      我住三楼,姐姐那朋友在二楼。那房子很小,只有小小的几个平米,是进门都要开灯的那种。很破,也很黑。仅有的一个窗户也是摆设,根本看不到一点阳光,就跟在地下室一般。我的房间很简陋,一床被褥,一个拉箱,一个热水壶,两个盆子,其他的就是一些洗漱用的生活品了。生活简单到让人看了就心酸的地步了,但是对于我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