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素白
素白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011
  • 关注人气: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

如果振翅高飞

我说过不会再回来

目标是那

蔚蓝的  蔚蓝的 天空

理智

活在现世里

喜欢的和不喜欢的都要适可而止

是这样的

人生并非游戏,因此,我们没有权利只凭自己的意愿放弃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9-05-28 12:05)
标签:

加班

交标

同事

分类:
 1.星期天,交标日,几乎所有人都在加班。行政小妹妹自己买的苹果放在桌面上,被老板带头瓜分了,大家边吃边讨论明日如何交代。次日上午起来,见着小妹妹在群里问谁动了她的苹果,洗完脸的我站在镜子前突然笑出了声,按照她平日里的性格,烦躁无奈要发火的样子……忍俊不禁,我也心情很轻松。
2.星期天,交标日,老板从早到晚也加班,凌晨的时候,一个新同事(到公司的时间不短,只是还未做过投标项目)突发奇想为大家拍照,老板问为什么,同事答说留作纪念,老板说你是有什么打算吗(意指离开公司)?大家笑了一片。待次日,发现被艾特了,老板把纪念照片发朋友圈后一一@所有人。赫赫赫……(另说一句,最近大家都觉得老板脾气变好了)
3.星期一,上午大概十一点到了公司,跟同事点了早茶当早午餐,十二点半刚吃完,负责项目联络的同事突然通知下午汇报时间从原来的三点提前到一点半。原本负责拷贝资料的同事来不及参会,联络人也还未到,急急的整理文本,展板,拷贝资料。老板到公司楼下接上大家匆匆的过去,甲方联络人下楼接我们,问“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到了?”我们一行人愣住了。原来还是原来的时间,甲方发了两个时间,一个是表格里各家单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21 14:04)
标签:

温暖

分类:
第四季的神探夏洛克有一个很温暖的结尾。那么像当下的我们,我不想写很多,我只想记着它是个感人的故事。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1-23 23:07)
标签:

闲牛

野鹤

分类: photo
当时跟马桶他们带小同学们出去做木工,回来时看到这场景,真高兴,哈哈哈。。。


                                                                                                                    摄于2018年01月21日  坚果Pro 2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间过去了很久,一直没有整理。我不喜欢现在的状态,每天像打仗,却不知道怎么走路。

我和 三 一起去香港看了莫奈的画展。意外门票只要20港币,展厅同层的大海报上写着莫奈的话“假如我的画不能被普众看到,那我画这些画有什么意义?”经过海报转弯的尽头就是展厅的入口了。

第一次看莫奈的话是大学时候读西方现代艺术史,提到印象派时,第一张莫奈的作品是《印象·日出》,这本是印象派名字的由来之始。当时只是喜欢画中的想象——太阳刚刚升起,红彤彤的,照得海面闪闪发光,光里有小船,渔人正撑棹前行,就像我在资江拍的照片。

展览的画作不多,虽然每个阶段都有,皆只寥寥​。我一张一张看得慢,戛然而止。个别展画的同时多媒体播放与画作角度相近的实景照片,我觉得这有助于我理解莫奈的画。看到“春天的罂粟花”(不确定是否叫这个名字)时:“一片绿色的树,一片粉色的花,黄绿的叶子,橙红的花蕊点在上面,随风摇摆”跟小时候跑到山里,漫山的映山红,远远望去,一片红色叠在一片绿色上,几乎就是这个样子。大块小块的色彩,实际上远观就是这样的。脑中隐隐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31 22:26)
标签:

杂谈

分类:

今天,微信里有关于库哈斯在央美的讲座视频,主题是乡村。

回家的感触还停在脑海里——随处可见荒凉,只有远处山仍是山。街口的建筑往家的方向延伸了,从前这里旁边是土丘,下雨天从马路看出去,远处山峦重叠在迷雾中,我曾跟很多人形容那是真正的人间仙境。新房子盖起来后,大大破坏了看山的感受,不自然,不亲切,不习惯。再往下走,看到马路两旁荒废的水田和土地,苍凉感袭来。平整的水泥马路在这之间显得格格不入,不如当年的泥巴石子路。马路两边新建起来的楼房,更是觉得碍眼。

而后去益阳,跟老师提起来,不甚记得他的表情,但反应寥寥,我也没有找到突然跟他说起这个事情的原因。以前做过一个不再交谈的梦,心像再也不会好。​

三说,窃喜,我想不起来有什么事情是窃喜

三说,有一些好的事情,你担心说了它就消失了。我明白,我曾认为只要说出口就没了。心里就会忘记。这也跟卡尔维诺不谈威尼斯一样。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9 20:57)
分类: 十二月

这么多年来,我觉得我喜欢她胜过了你,因为她一如我最初喜欢她的样子,没变过。其实我也不确定,我总在曾经的文字里一遍一遍的回忆她曾经的样子,真切得不像回忆。偶尔闯进来她现在的样子,我也能很好的选择加深记忆里喜欢的样子。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08-19 20:28)
标签:

格格

昨天,终于买到修眉刀,我想刮眉毛很久了。
傍晚时分,我们出去散步,回来一起吃晚餐,一起聊天。九点多三先去洗澡,我回房间,打开空调,想起修眉,右边顺利,很快修得七七八八;左边是难题,折腾了挺久,刮掉太多,已没得再修。开门,三正从卫生间出来,对着他们喊“我把眉毛刮坏了”三没得及搭理我,央格格补救。我回房间拿了眉刀,又从格格房里拿了镜子。格格一看:“这怎么补?”三来“哈哈哈……”。格格说我眉毛太长显得乱,要剪掉一些,又说先画画看,从三那里拿了眉笔,又是剪,又是修,又是画,最后算是能看了,可惜我不会画眉,不习惯,爱用手摸,一花更加不能看,我一半在意,一半也觉得没什么好在意,就这样罢。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2-10 13:32)
标签:

说话

笑眯眯

分类:
那天,我坐在长长的桌子的端头,正前方是投影屏幕,长桌的两边坐着各司其职,各种样子的人,像经过重重筛选,又像从来未经挑选,他们就这样坐上这张桌子,各自张牙或张罗。每个人在坐下之前都考量过自己要做的位置,惶恐过坐下的心情。我是个刚闯入这里的人,带着小心翼翼,最后坐下来。像两个人在长餐桌上对坐短边吃饭,离得那样远。幸好我不用说什么,像我完全置身事外一般,看着他们演讲,有些人讲得小心而啰嗦,有些人讲得和蔼又清晰。我双手托着下巴,这是两天以来的第三场会议。参加会议的人超过一半是每场皆到的,让人惶恐的人只有一两个,每一个都让大半的人作陪。没有人认识谁,但你不能缺席,一旦缺席就会被认出。
因为他们,我最近有很多机会听人说话。这比剧本好看,没有演员,生动而真实。有时我为一些人感动,他们说的很好,笑眯眯的眼睛和容颜,温和的声音,仿佛这个世界没有伤害。我真喜欢这个人说话的时候,但是不喜欢他闭嘴的时候。他轻易不会开口,只等说话急躁的别人七嘴八舌说不清时,他才轻飘飘接起话头,说得温柔而清晰。隔得远,我没有看进他的眼睛,不知道那笑意对着谁。不说话时,脸部肌肉一瞬间就放下来了,像开关灯一样。这个时候我看到他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09 19:29)
周五的下午公司活动,晚到时大家已经散了。我们几个人在生态广场懒散散步,经过一个书店,我又没忍住,买了米歇尔·法柏的《皮囊之下》,东野奎吾的《恶意》,《月亮的光是借来的》。《月亮的光是借来的》的文字形式,跟小时候看图写作文一样。米兰昆德拉,苏珊桑塔格等四十六位作家根据昆特·布霍茨的绘画写的短文集齐。昆特·布霍茨是有名的书籍插画家。好奇他们看图说话的想象力,在咖啡馆就打开来。打开之后的感觉不重在好奇了。体验他们每个人的想象力,是极好的感受。
有时候这样的事情时常发生。我也知道这是在所难免的。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爱说话,一个原因是我跟不上周边的人说话的内容,不管是网络语言还是我的反应能力。另一个是说不到一块儿,我记得王小波说过关于沉默的三种情况。当时觉得自己是不会说和不愿说的结合。实际上可能大多数人都是这种结合。现在的时代,我不知道怎样用一个词去解释。大致是我坦诚的用心描述内心的感受,却总像陈词滥调。这种感觉时常让我不想写文字,当然不排除懒的因素。慢慢的开始变得漠然。每一个优美的词都被用尽了,网络上推送的事物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6-12-08 23:06)
标签:

解忧

杂货铺

东野奎吾

分类:
我了解到东野奎吾的推理小说写得不错,不管是从了不起的人那里看到还是近处的朋友提到。但我一直没有找来看,我不喜欢推理类小说或者武侠类小说再或者玄幻类的,也许很多人惊讶,我不喜欢哈利波特系列,除了福尔摩斯全集
我听过几次张永和先生的讲座,很喜欢他说话的状态。看了一些他相关的文字,跟说话的状态一样,他也喜欢看东野奎吾的推理小说。
又过去了很久,前两天看到解忧杂货铺的消息,网上下载下来。翻译不够好,文字不太顺畅,文字溢出的感觉很难察觉。它讲了一个巧合的故事,也如大多数人说的那样,是一部温暖的小说。人物的态度是积极的,所以显得温暖。主角浪矢雄治跟我印象里的日本电影人物有某种重叠,或者整本书流露出的某种东西都跟印象里的日本电影人物重叠,我突然想起一个关于一对夫妻去儿子家的日本电影,想不起来名字。看的时候也会跟着一些语句热了眼眶。这跟我近两年的心情有关,容易对一些事情动不动就有感触。
这个故事的巧合让我想起刘震云的长句,有点癫,但还是愿意读。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