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4,870
  • 关注人气:1,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必须的(连接)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对路过的你说

  人有多种经历、才能、兴趣和情感。孙犁说,散文是一种老年人的文体。我虽人近中年,但青年时写文章就充满了沧桑。因此我特别提醒80后青年不必在此浪费宝贵的光阴。

  其次,喜欢红火热闹,奇闻异事,明星大腕的人也不必在此停留。因为,我仅仅是一位民间生活记录者,我写的都是平头百姓,不值得您费心。

   我喜欢那种安静、寂寞的声音,喜欢那种孤独、凄婉的歌唱,喜欢那种雪落山川的情景,喜欢那种让我心窝一热的文字,喜欢那种人间情重的感受。但是,开博快两年了,我找的很辛苦,也很失望。有,却寥寥无几。

   不久前,我说于丹的《论语》讲得很差。差在何处?讲解中国传统文化典籍,是一种开示,像星云大师讲解佛经,南怀瑾先生讲解老子、孟子,要语重心长、循循善诱、言语平实。而不是华词丽句,口若悬河,极尽卖弄。社会风气败坏了,讲风、学风、文风、诗风,等等的风就很难好起来。

   我们需要个体的、孤独的声音,而不是风靡全国的大合唱。我拒绝合唱,愿意倾听你孤单的声音!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8-10-05 13:20)


张红曼是刘岚的独生女儿,刘岚是小学教师,退休多年,去年卧病多年的丈夫病逝,他是位老矿工,常年在井下作业,患有严重的风湿病。

张红曼小眼睛,戴一副金丝眼镜,白塌塌的脸显出病态。她是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母亲强势,父亲老实巴交,父母都娇惯纵容她,从小不爱读书,学习向来一般。高中毕业后矿上照顾职工子女,把她安排到工会,几年后通过母亲的一位亲戚调到报社,担任文学编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30 16:02)


牛弘还是孩子时,母亲已经五十多岁。

那年秋天,牛弘的哥哥牛业临时负责给队里分山药,村里有个叫李瑞的人,谁都不敢惹。他老婆是从兰州领回来的,经常和人闹讲究。她说牛业分给她家的山药不好,是欺负她,随后唾了他一脸,还撕了他的上衣口袋。牛弘妈帮儿子说话,被这个女人打了。她进了李家,趟在炕上,被李瑞揪住胳膊拉到地上,一直拖出院子扔到门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现在“文化自信”这句话很流行,但自信的前提是文化,比如你想了解中药学,就得看《本草纲目》。

很多人没有读过《本草纲目》,认为它无非是说哪种草治哪种病,此为医家事,干我何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9-01 22:04)


朔城区神头镇马邑村古城,一般认为它建于明代。史料记载说,明代马邑为朔州属县,因地处边塞,常受蒙古军队骚扰,守朔州指挥孙昭奉命更筑马邑城。宣德九年(1434),展筑北城之半。正统二年(1437),武安侯郑亨展拓其基。隆庆六年(1572),巡抚大同都御史刘应箕、巡按宣大御史刘良弼,会疏以筑边城,上请报可。乃命马邑知县岳汴、守备时尔直分督厥工。经始于当年三月,落成于万历元年(1573)十月,四面皆以石为基,高五尺,上用砖砌。高三丈四尺,女墙高六尺。城周六百四十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神头泉群及元子河水经过新磨村北,水量大增,加上河道拘束,形成丰沛有力的水资源。

过去,新磨村和司马泊村就有180多个泉眼。上游的海湾泉和新磨村的莲花泉经常“滚”,像烧水锅一样翻滚。“滚”起来,“呼隆嗵”一声,把泉口的泥沙喷出去。人们过河要踩着牛路走,就是大牲畜经常过河的路径,人跌进泉眼会被顶出来,但冰冷难忍。喷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8-26 10:12)


恢河与神头泉群是桑干河的主要水源。恢河发源于宁武县管涔山北麓,在马邑附近汇入桑干河,清水流量为0.29立方米/秒,全年来水量约1198万立方米。神头泉群由10个泉组,包括大小100多个泉点组成,是山西省19大岩溶群之一,年平均流量(1956-1984)达8.15立方米/秒,最大流量可达9.78立方米/秒,年来水量约2.0624亿立方米。

桑干河流域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概念,秦的统一不仅在于它拥有了黄河、长江流域,也在于它拥有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大夫庄在桑干河与洪涛山之间,北依洪涛山,属山阶坡地。村北有五道沟:西峪沟、白牙沟、狼叫沟、李家圩沟、牛肋骨沟。西峪沟最长,约十来里。

暴雷急雨时节,从洪涛山白崖顶望去,五道沟之水愈来愈大,腾跃翻滚,顺坡而下,直扑村庄。西峪沟水如巨龙,四小沟水若小龙,五龙汇聚于大夫庄村中水沟。水沟在村中间,东西有东沟和西沟,也叫东峪沟、西峪沟,东西沟之水又汇于水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3 10:17)


我和母亲、哥哥是哪年到继父家的,没记住。隐约记得,母亲和继父有过口头协议,即:我随继父姓,哥哥不变,并给他娶媳妇。

上学的时候,老师给起了名字,直到今天,乃至将来离开这个世界,我行不改姓,坐不改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6 10:21)


朔城区贾庄乡官地村立村时间很短。清末最后一年,宣统三年(1911),小涂皋村寡妇张大女,丈夫徐成贤新亡,在官地有七八十亩烂地,便领着四个孩子来到官地,在此搭建窝棚,一家人居住下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5-04 09:51)


旧时代,朔城区贾庄乡北曹村有观音庙、三官庙、关帝庙、孤魂庙,还有龙王庙、河神庙、虸蚄庙。这些庙集中在一起,以三官庙、关帝庙、河神庙为主,正中为三官庙。庙群有正殿七间,东西禅房各三间,南台(南戏台)三间,钟楼(东南方)一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