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孙莱芙
孙莱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8,471
  • 关注人气:1,1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友情链接
必须的(连接)
草根名博
加载中…
对路过的你说

  人有多种经历、才能、兴趣和情感。孙犁说,散文是一种老年人的文体。我虽人近中年,但青年时写文章就充满了沧桑。因此我特别提醒80后青年不必在此浪费宝贵的光阴。

  其次,喜欢红火热闹,奇闻异事,明星大腕的人也不必在此停留。因为,我仅仅是一位民间生活记录者,我写的都是平头百姓,不值得您费心。

   我喜欢那种安静、寂寞的声音,喜欢那种孤独、凄婉的歌唱,喜欢那种雪落山川的情景,喜欢那种让我心窝一热的文字,喜欢那种人间情重的感受。但是,开博快两年了,我找的很辛苦,也很失望。有,却寥寥无几。

   不久前,我说于丹的《论语》讲得很差。差在何处?讲解中国传统文化典籍,是一种开示,像星云大师讲解佛经,南怀瑾先生讲解老子、孟子,要语重心长、循循善诱、言语平实。而不是华词丽句,口若悬河,极尽卖弄。社会风气败坏了,讲风、学风、文风、诗风,等等的风就很难好起来。

   我们需要个体的、孤独的声音,而不是风靡全国的大合唱。我拒绝合唱,愿意倾听你孤单的声音!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7-05-24 09:46)


  我喝酒是从小时候开始的。

  有一年,孙玉家从内蒙来了几位稀罕客人,孙玉爹派他到十里外的供销社打酒,我们五、六个人跟了去。买了酒,返回来的时候,我背着酒壶,忽然想起应该尝尝酒是啥味道。我一提,众人都同意,说少喝点看看。我喝了一小口,觉得这东西说不上什么滋味,有点香。

  以后,每年我们家种莜麦的时候,总要买一瓶酒,拌在籽种里头,为得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尼采是著名的德国哲学家,1844年10月出生,18891月在都灵患精神分裂症,收容在耶拿大学精神病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情感

文化

收藏

分类: 评文论人


填写图片摘要(选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文化

星座

情感

分类: 评文论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丁家窑乡旺家窑村的王大(王昌文),义务护林员。王大贫而无妻,多年来,他在旺家窑村东山建了个简易窝棚,自带干粮,护理着黑山沟、石人湾等处的万亩林地。没待遇,乡里给点救济。有年,县委宣传部部长贺朝善遇到他,给他照相。他头戴棉帽,上身穿蓝色棉袄,襟袖露出大片棉花。自己穷得穿不起一件新棉衣,但守护着家乡的一片锦绣。

  人造名胜  地处晋北边陲的右玉县,因其良好的林草覆盖,独特的生态环境,自然的旅游景观,宜人的生存环境,盛名远播,誉满全国,成为黄土高原的绿色奇迹,为世界生态做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10 10:40)

1968年12月25日,正是天寒地冻时节,天黑了,一列火车缓缓驶进山阴岱岳火车站。立时,喧天的锣鼓在站台上敲起来,“欢迎知识青年,响应毛主席号召”的口号声响彻云霄。此前,山阴县白坊村就接到县里知青安置办的通知,让大队马上在社员家里挑选9间房屋,安排北京来的27名知青。

  第二天,白坊大队派马车来接知青,西北风卷着黄土,学生们坐车时间长了,腿都冻僵了,纷纷从车上跳下来,跟着马车走。

  那时,白坊大队有三个小队,每个小队安排了九名知青,分别是四男五女。一队男知青有:陈鲁荣、王小棣、郑宝生、杨凡;女知青有:张兰生、黄丽光、金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9 11:28)


亭之缘起非为闲,周之边垒,秦之治安,魏晋之驿站。隋炀帝洛阳西苑,唐长安大明宫,皇家园林,龙池波光,一桥飞架,有亭翼然。

唐宋后,亭落民间。路旁水岸,行人休憩,纳凉观景。惟江南富庶,园林密布,官吏、士人、农夫、商贾皆可游园,更有那水乡山村,道旁设亭,供行人歇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5 07:41)

风和雨产生于何时,它们是同时有的,还是分个先来后到?

风刮过了,雨下过了。风一走是不是就永久地消逝了?雨落下来,是不是又蒸腾为云,再瞅个空子洒在别处?

我觉得有些风有些雨肯定是消失了。风雨也有老了的时候,有的风被年轻的风裹挟着,它们已然气息奄奄,体衰多病,一旦挣脱出来,就会赶紧找个地方睡觉,这一睡即便能醒它们也不想醒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03 07:19)

邻居家有位老太太,百年多病,整个秋冬季节都呆在家里。

这天,我见她坐在户外窗前,微闭着眼,脸上洋溢着童真的笑容。

我问她:“看得出,您今天一定有快乐的事情?”

她说:“今天倒没有,我是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情。有年春天,我们村东向阳的土坡上,绵绵土里面长出一根青草。我们一伙孩娃怕它渴死,就拿罐子和瓶子,从河湾取水给它喝。”

“活了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旧时代,山西平鲁安家岭地面十有九家供奉“大仙爷”,正屋、堂屋、闲家,供奉在正面。“大仙爷”要请人画,老辈人记得,徐明、徐青老汉擅长此道。人们或把大仙爷像张贴于后墙,或请人做神龛,把仙爷像装裱上去,然后摆在柜顶或条桌上。大仙爷都有布帘遮盖,柜有柜帷,桌有桌帷。过年后,正月初一、十五、二十三,早晚点灯、上香、敬纸。

各家供奉的仙爷不同,五花八门。仙爷各有来路,有托梦的,主家梦见某仙爷要入住其家;有的是仙家附体,俗称“撞客”,发作后浑身哆嗦,口吐白沫,行为乖张,胡言乱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