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璞-国安青少
杨璞-国安青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84,240
  • 关注人气:9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二十六、百万奖金没“买”到冠军

    1998年6月的一天,我的钱包了里“突然”多出了两千多块钱,真高兴。当时进队时间不长,我的工资全部交给父母,钱包里多出的钱自然是奖金了。那是与波尔多队的比赛结束之后,作为当场的主力球员,我拿到了一笔所谓的奖金。奖金这个事情无论多少,拿到手里都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因为我不但找到了吃吃喝喝的理由,还拥有了相应的资本。于是,我就花掉它吧。

    到了2000年,比赛打上了,挣奖金的机会也多了,但实现起来却变得困难了。联赛里一场一场的失败让我都忘了我们队还有发奖金这事儿,比赛都赢不了,奖金定多高的目标也是瞎掰。凑凑合合完成了联赛保级任务之后,最终排名第六,奖金基本上可以属于被忽略的事实了。成绩不好,选择忘记。不过,到了联赛结束的时候,我们反而兴奋起来。我们进入了足协杯进入决赛,拥有了一个实现冠军梦想的可能。哈哈。

    前文说到了我们是如何在足协杯上上演惊天逆转的,那叫一个惊啊。不但把我们惊了,连着对手一快儿也被吓着了。所以,半决赛上对阵武汉队的两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五、绝地逆转的不解之谜

    应该是2000年5月19日的下午,当然,也有可能不是,毕竟时间久远了,确实很应该错乱。反正,是我们队从重庆拿到平局返回北京之后的某一天,而且还应该在5月21日主场打辽宁之前的一个下午。总之,就在这么一个记不太清楚的时间结点上,我见到了俱乐部的新任董事长李博伦。在李士林李总辞去俱乐部董事长之职后,新任老总一定需要尽快与球队见面。再加上当时球队的战绩不够理想,见面还被赋予上另外一层含义:动员。
 
    动员的内容记不清楚了,只能把大概意思想起来,简而言之:今后的国安要用商业化的方式运作。当时坐在小白楼一楼会议室的我、两个眼睛发直、耳朵也不拐弯、正在寻思晚上去哪儿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堆关于什么“十一人国际”、“足球经纪人”的词儿。我还琢磨呢,“嘿,原来足球还有这么多新鲜玩意儿没碰上啊?”

    新的概念确实听进来不少,但球队最需要面对的还是老问题:如何赢下该赢的比赛?

    虽然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四、邵佳一是这样炼成的

    我站在刘刚身后,笑呵呵的。刘刚站在我前边儿,歪着脑袋。我们俩对面儿站着的那位是邵佳一,一脸怒气,眼睛瞪的贼圆,左手拿着一块红板儿砖。“呦,你还敢拿板儿砖。”刘刚还在挑衅,同时伸出脑袋,调整到一个比较适合被拍的位置上,继续说:“你拍你拍,往这儿拍……”边说边手比划,那叫一个贱呀。

    于是,就听见,啪!诶呦!哇……一串儿怪声儿。

    “啪!”的一声是佳一左手的板儿砖拍到刘刚脑袋上;“诶呦!”是刘刚被拍瞬间发出的喊声和我嘴里不由自主的惊叹声;“哇!”是说明佳一哭了。事情就是这么有意思,被拍的刘刚和看热闹的我都没顾上哭,反而是拍人的佳一先哭了。如果这个时候走过一个路人,还以为是我和刘刚欺负佳一呢。拍完哭过之后,佳一就骑着自行车驮着刘刚去医院缝针了。后来张建国张指追查起这件事情,刘刚很仗义的说:“没事儿,张指,这事怪我,是我先招佳一的。”然后,就没事儿了。

    佳一是攻击型球员,但在场下却从不攻击他人。这是我印象中的佳一在球场外唯一的一次挥舞起板儿砖这样的武器去主动攻击别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三、李章洙早就有今天了

    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寸。什么叫天意?我觉得天意就是轮不上自己个琢磨,老天爷都替你安排好了。比如李章洙、国安和我之间在2007年到2009年发生的一系列故事以及离开国安之后的李章洙身上的一堆幸运事件吧。表面上看着错综复杂,可往前一推会发现,这应该就是所谓的天注定了吧。如果哪个教练羡慕李章洙如今拥有的一切,我必须客观的说,人家早就有今天了。

    在我的记忆中,李章洙与国安故事的结尾应该是2009年9月16日,那天晚上他被俱乐部辞去了主教练。当晚,他就从香河基地离开。临走之前,他到了我的房间,和我说了句交心话,这句话得到2009年的时候再说了。后来,听说他就去望京那边买醉了。又后来,听说他在第二天凌晨回国安宾馆的时候对等候在那里的北京球迷说了句:“我欠北京一个冠军。”

    就欠一个冠军吗?我可不这么看的,我认为他欠了北京两个冠军。为什么这么说?道理很简单,他在执教国安期间没有拿到联赛冠军吧,这是一个冠军了。还有,他在中国的第一个冠军就是当初从国安手里抢过来的,又是一个吧。虽然那都是2000年的事情了,但也没过保质量期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二、裁判就是球场的致命武器

    2008年10月5日应该说是我的“劫难日”,就此拉开了我的退役序幕。说到这里,我得先感慨一下,命运有时候出奇的相似!我的退役还真就绕不开“十一大长假”了。从2008年往前推一年零一天,2007年10月4日绝对是我的“受难日”,那天是什么情况想必是不用我多说了吧,各位都看在眼里骂在心里了吧。现在一看,我真是一步一个脚印儿的离开了球场的啊!得,咱们后头再说2007年那档子事儿,先聊聊2008年的问题。

    那天的19点30分,丰体,我们和陕西队比赛,估摸是快到60分钟的时候,我助攻到左路前场,和对方外援夏伊德拼抢的时候倒地,我想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这孙子骑着我后背压着、还三番两次的踩我脚面,我都站起来了,他的脚还在我脚上呢,我当时一疼,低着头把他推开了。结果,就这么一推,人家夏伊德就倒地,然后还翻滚做痛苦状,看的我都甚至觉得自己怪狠的。裁判很麻利,立刻给了我一张可以说是扭转我职业生涯的一张黄牌,累计两张回休息室了您呐。

    如果没有那张黄牌,我现在也许还能继续比赛,真说不准。最近几天,曼联的斯科尔斯都复出了,和他一比,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一、云龙杨智比赛中也对骂

    2002年年底的一个清晨,加勒比海,我起的很早,只为做一件事:送佳一。他一个人背着行囊,离开了国安。下一站,慕尼黑。“队里少了一个人。”我当时没有特殊感觉,职业球队人来人往本来就很正常,而且佳一去国外踢球是件好事儿,我挺为他高兴的。眼睛一眨,九年过去了,佳一又要回到北京国安。我“高升”了,到三楼了,他还要住在二楼。我要说的是,佳一无论是当时离开,还是现在归队,我都不是第一个知道的,队里的人也不是第一个知道的。很多消息我们都是看报纸看微薄才知道。然后还得找队友证实。所以,千万别拿我们当知情人士,我们其实什么都不知道。有人会想了,你们没事儿肯定会聊的。错,我们平常不聊这个。因为,这是禁区。

    职业球队其实和公司的区别不大,都是一帮人,一份热爱的工作,挣钱养家糊口。平常我们会一起吃喝开玩笑,谁有了事情叫一声儿也都会帮忙。但谁也不会有事儿没事儿的问谁:“哎,你发了多少奖金啊!”或者问:“你工资多少啊?”这是别人的隐私权,谁也不会轻易过界的。钱很敏感,转会一样很敏感。不说别人,就拿我自己来说吧。2003年的时候,确实有经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二十、乔利奇倒在了上海滩

    卞军进球了。比赛进行到70分钟的时候,上海申花1比0领先北京国安。2000年4月2日,虹口足球场上,我们在球场上练着,乔利奇在边儿上指挥。当裁判终场哨音响起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了一种解脱感。说不上来是哪根筋弄舒服了,反正从上到下感觉轻松了。身体舒服了,情绪很低落,三连败的联赛开局让我心里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呼吸有点儿不通畅。我这个状态就是传说中的没事儿找抽型吧。

    没话。更衣室里大家谁都不说话,乔利奇也不言语,我们都不想看他。“估计丫悬了。”回到酒店,云龙在躺在床上对我说。“应该是吧,都打成这样了。”我分析着。“丫”是乔利奇,不是昵称,是蔑视的称呼,他得不到我们的尊重。4月3日,我们从上海飞回北京,一路无话,更没有欢声笑语。乔利奇没有和我们说话,我们也都躲着他,不希望跟他有任何接触,一点儿都不想有。他的状态很奇怪,怎么形容呢?两个眼睛已经不会转弯儿了,就是一直看着前方,再加上他戴着眼镜,这么一衬,目光更加直视了。

    当天回到工体我们就放假,第二天照常训练。这天下午很奇怪,天儿不错,但乔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九、徐阳大骂首任外教内幕

    2000年又叫千禧年。这么一弄,1999年12月31日显得好像额外有意义,北京好多地方都有这样那样的庆祝活动。我觉得没有区别,都是今天和明天,没功夫琢磨这些个无聊的话题。那时候我想的东西很简单,其实现在也不复杂,该工作工作、该吃饭吃饭、该高兴高兴、该不高兴就忍受。11年过去了,1999年12月31日晚上我做什么也记不清楚了,肯定不是什么大事儿,也就是一般的吃吃喝喝陪陪女友逛街,回家,睡觉,准备集训。生活也许就是应该这样!

    过了新年就是2000年,天还是那么冷,树上还是没有树叶,吐沫到地上就变成小冰坨儿。一切照旧,除了我们队的主教练换了新人。前面说了,沈指带了两年国安之后离开,去了国青。俱乐部花了大力气请来了北京国安足球俱乐部历史上首任外籍主教练,南斯拉夫人乔利奇。还带了两个助手,其中一个叫米奇,也叫拉耶瓦茨,2010年南非世界杯上火了一把。当初在国安那会儿是一万美元一个月,等我们再想请他的时候就差不多一万美元一天了,这应该就叫质变了吧。

    从小到大没有跟过外籍教练,心里琢磨这回可得开眼了。又一琢磨,开眼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八、酒肉穿肠到底跟谁过不去

    四周一片漆黑,静寂无声,公路上偶尔驶过汽车,唰的一声划过,然后还是宁静。随着汽车尾灯的消失,我的周围再次恢复成刚才的模样。这是一条双向四车道的公路,我站在马路旁边,四下无人,路两旁有坟地,墓碑上写的应该都是日文,我找不到回到出发点的路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有鸟叫,有点惊悚片的感觉,冷汗出来了,眼睛瞪大了。脚不能停,时走时跑。前面有光,有人影,我加快了脚步,跑了过去,进了大门,到了,终于看到人了。啊!这里是警察局,那些人都是日本警察。
   
    如果你在2008年4月9日23点左右也在距离日本东京两小时车程的神栖市,或许会在马路边看到穿着便装的我。那个时候我已经喝多了,晕头转向的。之所以会出现在公路边,是因为我刚刚吐完,吐的有点儿断片儿和转向。突然就不知道自己是从哪儿来的了,还琢磨着北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安静了。找着找着就迷糊了,朝着刚才吃饭的反方向走去。噢,不,是跑。三更半夜的,路上又没人,我应该是跑的才对。
   
    夜里进了日本警察局,我知道自己不是坏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十六、辽小虎失冠那件事儿

    广州恒大今年冲超就拿到了顶级联赛的冠军,被称为中国版的“凯泽斯劳腾奇迹”。如果1999年12月5日15点30分左右,高雷雷那脚远射没有进的话,也许那时的辽宁已经提前“复刻奇迹”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一切都是命、都是命、命……事情过去12年了,十二个动物都挨个儿出来被纪念一回了,当时球场上的那批人也只有铁子、小肇、云龙、佳一还在继续着自己的职业生涯,但高雷雷那脚在弄十次也未必能进的远射却记在了所有球迷的心中,有人笑、有人恨、有人叫、有人骂,都成,这就是足球的魅力。

    说真的,那年的辽宁队确实太强了,我感觉当时那个队至少在本土球员上比今年的恒大要整齐,如果他们那会儿能够配合上穆里奇和孔卡这样级别的外援,我们估计想挡也挡不住了。先说说为什么要跟他们死磕吧,没有为什么,就是这范儿,爱谁谁。说真的,比赛之前没想什么公平竞争奖、被全国球迷广为传颂等等,就是一个字:磕了!其实是俩字儿。我前面说了,辽宁队这批人跟我们威克瑞是一批的,当初在全国青年联赛上我们丝毫不逊于他们。他们整体进入辽宁队之后,配合一些年龄稍微大点儿的球员,那气势盛的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