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2019-11-19 17:50)
标签:

情感

回忆

青春

山药蛋在昨晚一通常规循循教导之中,我偶然想起他的生日就在近期,说起来才知道已经过去了几天。说到生日,山药蛋略带兴奋的口气谈到,每年他生日的时候,除了家人,总会收到一条祝福,从未间断。他让我猜,这条短信会是谁发给他的。

那个女孩的名字恍然从久远记忆中清晰闪现出来。

才神略带急躁的提示我:你知道的不就那一个嘛,还能有谁?

“是不是在内蒙古的那个?”

“什么内蒙古,怎么突然冒出个内蒙古来,你再——”

他突然欣喜的问:“你说的是鄂尔多斯嘛?”

“是啊”

“你妹的能不能直接说名字?”

“我只记得在北方,很牛逼,化工……”

没等我说完,他已急不可耐的说出“裑崋集团”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7 23:27)

 

五点钟已经醒了。

昨天白天未睡觉,前天晚上也没有睡多。

昨晚竟然千年不遇的做梦了。趁还热乎:

第一幕

地点是教室,像是高中时候的布局。

同学中只有几个较清晰的面孔,比如汾县。

被调到后一排的女同桌与我商量,下次还是跟我坐一起,现在座位周边的人有些压抑恐怖。

我探出身子,调皮的亲了她头发一下。

所有人没有什么情感流露,心境平静地有些寡淡。自己是参与者,却跟旁观者一样。

第二幕

上课前跟一要好哥门走出教室,因其逼迫女同桌签署一个文件,大打出手,结果把他杀了。

拿到文件后把它揉成一团。回到教室扔到女同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5 10:10)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坐标桂林 天气好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很美好。

在江北流连了近一个月的季风,终于下定决心离家南下,真正属于探索自己真正的一生。北风带着他的孤傲,带着他的狂躁,带着他乳臭未干的棱角和出生以来的的固执,横冲直撞的跨过了人生第一个转折点:中国南北分界线。南方温婉的空气在本应深秋的季节,却优雅而不失魅力轻着夏衫,衣袂拂过万物,如同春一样,伴着淡淡的不知人间时节的花香,将无限费洛蒙渗透到潜意识中。灼人的阳光自知此时年轻人的时刻将至,拉起云幕悄悄隐匿在蓝天以外。她给了他第一个拥抱,如此便是一番云雨。

九旻从武汉出门的时候,突然感到了些许秋凉,也是第一次由此想到到,原来秋天是北方的冬和南方的夏结合而成的产物,不觉轻轻一笑,自己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11-14 22:50)
分类: 别后多健忘

 

曲轴试验室的规律起伏超高分贝的噪声将所有技术人员讨论的声音,敲击键盘的声音,耳机里单曲循环的《这一生关于你的风景》,还有窗外人造喷泉的声音都轻易压过,仿佛这个世界的一切人与物的动作都是静谧而又安详的,仿佛无声电影一般,一幕一幕的划过。习惯了在试验室工作环境的那些老师傅们会把这种环境比作无人山巅的夜,在哪里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习惯孤独的人说这个环境最适合冥想。

中秋节后的桂林,桂花依然在等故人归来,保守地如同佳人顾盼,隔帘远望。夏,依旧驻足在这里,用以慷慨和热烈的激情对待这个山水名城,这里的天空别有一番风味,没有云南的清澈,却对灼人的光线没有丝毫干扰,这里的天空似也有重庆小城氤氲,夹杂的却是北方秋冬一般的干燥。独特的山川作为这个小城最有魅力的背景,冷漠高傲,让妄想征服它的人无从下手,像极了已过去的时光,只可远观,不近人情。在没有桂花香气酝酿的近乎凝滞的空气中不时飘来阵阵难以名状的味道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7-21 15:16)
标签:

杂谈

分类: 欲买桂花同载酒

小曹,我给他微信备注是这样写的。那个年代里帅气活泼的小鲜肉,喜欢打篮球,小身板灵活着呢。那铺在他脸上的笑容,会扫去你内心犄角旮旯里的阴霾,让你感叹这世界怎么会有这么神奇的力量,把人塑造成如此光鲜的模样。所以他是个人见人爱的的小可爱。我对他不甚了解,一个班里呆过两年或三年时间。我也不记得他是不是原生94班的学子,但记得他跟原95班的同学都挺要好,大概是因为他们都喜好文学,或者大家都很单纯,秉性相投。他应该也喜欢读书,写些什么的吧,反正那时候他的文学功底已经初见锋芒。我所记得的,老靳很器重他,英语老师,忘记姓什么了,也很是看好他,好吧,仔细想想,应该是所有老师都很挺他。他的作文经常在班里传阅。字也写得挺好。这些大概是我所有能记起的关于那时候他本人的事情了。

记得去年还是前年,见过他一次,在老家火车站,我们同在车站候车,我语言天赋太差劲,也是许久没见,陌生感无端阻断在老同学之间,些许寒暄之后,就没有再谈什么。两人互换了微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别后多健忘

这般笑容像六月的茉莉,激起的波澜似九月的江水。

你有没有遇到过一个人,当你见到她/他第一眼的时候,就让你全身血液沸腾,心乱跳地完全停不下来。

这般眼神曾无数次出现在迷蒙的梦里,微微上扬着的嘴角,洋溢着无限最纯真浪漫的快乐,笑容里散发出的阳光,温暖的可以融化千年寒冰,即使是一瞥,便可以抚去久久不能愈合的伤痕,如此一抹,何种语言去赞美,都不为过。恰似人间四月天。

如是风资,隽秀温雅,耿耿于心,而盈盈倩影,直据余之脑蒂,挥之而不能去。

不舍触碰,不敢觊觎,只一刹那,就可以永远烙印在心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欲买桂花同载酒

夜色迷蒙,窗外闪闪灯光随着疾驰南下的火车飞快的掠去。耳机里本是鼓舞人心的曲子,似乎也满满谱满了不舍的情愫。一串串灯笼明显已向西面摇摆起来,一年春又来了。北国的今日显得格外暖和,那和风拂着脸颊,似乎怀里依依不舍的恋人的挽留。生于这块土地的人,太过念旧,太过念家。以至于很多在外求学多年的学子,在外漂泊的游子都不惜放弃奋斗多年的成就,折返回这片经年充斥着酒香雾霾,被雨水冲刷的如同修枯禅的老僧额间的沟壑,令人心生恐惧的肋排般光秃秃的山脊。

北上南下,南下北上的路途于我而言,可以说已渐成习惯。过往的风景却每每不同,朋友说,景随人,人随时。 不同的心情有不同的风景,而此时,离乡之情地汹涌还从未如此猛烈过。或许这首歌确实有些伤感,或许旅途正从黄昏驶向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24 21:08)
标签:

杂谈

火车在通向北方无尽的铁轨上奔驰,初晨的阳光苍白里透着深秋银杏的黄,头顶的云朵散落在略带灰蒙的天空里,向着远方看去,雾霾像是不久就要临近的沙尘暴,越接近地面,沉积的越厚重。平原上的冬小麦已经有一掌高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在他们上面,像是这深秋夜里的一床棉被。他们却显出墨绿色,不知是这里的土地肥沃的原因,还是一旁国道上嘶吼着的运煤货车帮他们上的色。路旁的行道树迷蒙的摆动着未睡醒的眼睛,有的已经光秃秃的,但枝桠还算丰满,有的还坚持抵抗着四季轮回,那一身铠甲已经破旧不堪,只等风起叶落。他们渴望着一场大雨,好洗去身上厚厚的尘土,这让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虽然他们从未离开过他们出生的地方,却尝遍了全国各地旅途中的风尘。

李九旻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望着远远近近不断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1-29 20:5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读过这本书

以爱之名
文/白子弹

爱情诗篇无数,我独只记一首: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后面还有五联:乡远去不得,无日不瞻望。肠深解不得,无夕不思量。况此残灯夜,独宿在空堂。秋天殊未晓,风雨正苍苍。不学头陀法,前心安可忘。

这是白居易的《夜雨》,明白晓畅如话,诗歌制式全不讲究,但见一副衷肠。大概是四十岁时的一场初秋夜雨,他写下这沉沉的六十字,给他始终未能成眷属的初恋姑娘湘灵。

他与她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却因门第不等,他的母亲不允结亲。为此他拒绝成家,直到三十七岁那年老母以死相逼。四十四岁时他被贬江州途中与她偶遇,时年四十岁的她仍然未婚。二人痛哭别过,此生再无重逢。

“当我最爱你的时候,我们无法在一起;当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已经老得无法再相爱。”

《霍乱时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