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心想事c
我心想事c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98,878
  • 关注人气:7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20-11-26 15:53)
分类: 书香花瓣

痴情的牧羊人

               

    最近一段视频,唱红了一首歌,感动了一众人,这就是《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由著名音乐人王琪作词、作曲并演唱的一首歌曲!

    初听不知曲中意,看了视频让人动容,我找来歌曲听了很多遍,只是为哀伤的曲调所打动,有催人泪下的感觉,后来读到了歌曲背后的故事则激起我情感的波澜,有了肝肠寸断的感叹。

     牧羊人以草原为家,赶着羊群追逐草场,养蜂女追随着花开花落,放飞蜜蜂的每一个梦想。

    在一个花开草长的季节,在可可托海的一片草场,牧羊人遇见了养蜂女和她的两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善良的牧羊人会经常送一些羊奶过来,而养蜂女也会把新鲜的蜂蜜放到牧羊人的毡房门口。当养蜂女用甜美的歌声滋润春天的时候,牧羊人捡拾起那些音符滋润着自己干涸的心灵。

    时间过得很快,到了花谢草枯的季节,两颗漂泊的心慢慢走近,从相识到相知到相爱,他们的爱延续着花开草长。

    可是有一天,养蜂女却带着小孩悄然离去,不辞而别。那夜的雨下得很大,养蜂女固执

阅读  ┆ 转载 ┆ 收藏 
分类: 生活影事

舌尖上的“活珠子”

南京人爱吃旺鸡蛋,出了名的喜欢。

季节到了,换了春装总要到街上走走,街头上就有卖旺鸡蛋的小摊子,铁锅火炉子,小桌矮凳子,不少男女老少买了就站街头沾点盐稀里哗啦吃起来,特别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好这一口,街边吃起来就顾不得形象了,我在南京见过这样的风景,舌尖上的的美味,有些撩人。

我们大队几个南京知青到了乡下自然不忘着这美食,说来也巧,队长家舅爷庄子上就有“炕坊”,可以买到旺鸡蛋。

“炕坊”就是孵小鸡小鸭的作坊,一般是一排茅草房,远看矮趴趴的,门洞很小,屋顶上有几个烟囱在散烟,好像没有烟柱,烟就是时有时无地散着,孵小鸡小鸭要保暖的。四周土墼墙上没有窗户,倒是面南的墙上有一排小小的洞眼,在农家土房子的村落里很奇特。

春天还没来,那炕坊就开业了,门都用草帘子盖得严严实实的,外面一间很黑,一排妇女叽叽喳喳坐着,把一个冬天收的鸡蛋鸭蛋,一只只放墙上的小洞眼里对着太阳照,那是看有没有“喜”,农村人说谁家媳妇有“喜”了,就是怀了宝宝了,蛋里的“喜”就是鸡蛋鸭蛋里的受精卵。妇女们“照蛋”说笑着,手不停,一手从柳筐子里拿出一个,立即放有光的洞眼上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10-31 16:25)
分类: 书香花瓣

知我者,不知我者

               

     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常引用古诗句“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表示自己的心迹。这诗句意思是,理解我的人见我在这里徘徊,知道我心中忧愁,不理解我的人还以为我在寻找什么东西。现在常用来表达不被人理解的痛苦。其实,这诗句源自《诗经》中一首诗《王风·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中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此诗由物及情,寓情于景,情景相谐,在空灵抽象的情境中,蕴含着主人公绵绵不尽的故国之思和凄怆之情。你听:

     看那黍子一行行,高粱苗儿也在长。走上旧地脚步缓,心里只有忧和伤。能够理解我的人,说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10-31 16:23)
分类: 书香花瓣

一个字惊艳千年

                 

    古诗的语言特点就是高度凝练。为了表达的需要,诗人在用字遣词上往往会进行极为精细的锤炼推敲,以获得简练精美、含蓄深刻、生动形象的艺术效果。

    诗人在这方面付出的努力是非常艰辛的,正如唐代一位有卓绝之才的卢延让所说:“吟安一个字,捻断数茎须”,也如唐代“苦吟”诗人贾岛所言:“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这种对字词艺术加工的方法,便是汉语传统修辞中的炼字。

     谈到炼字,就要提到北宋著名文学家王安石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泊船瓜洲》。这首诗歌不仅以春意盎然的江南景色、真挚动人的思乡之情被人广为称道,还因为诗中的一个“绿”字,令人拍案叫绝,一个字让我们惊艳了近千年,成为中国古代诗歌史上讲究修辞炼字的一个范例。

    京口瓜洲一水间,

    钟山只隔数重山。

    春风又绿江南岸,

    明月何时照我还?

    诗人站在扬州的瓜洲渡口,放眼南望,镇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10-31 16:20)
分类: 雪泥鸿爪

闲敲棋子落灯花

                成授昌

    青年时读曾国藩,见有“耐冷耐苦,耐劳耐闲”之说,前三“耐”易解,唯“耐闲”一说想不通。现如今到了老年,久闲安坐,功夫废弛之时,终于慢慢明白其寓意。

    记得宋代诗人赵师秀有《约客》一首:

    黄梅时节家家雨,

    青草池塘处处蛙。

    有约不来过夜半,

    闲敲棋子落灯花。

    有大家解释说,有约不来过夜半,闲敲棋子落灯花,为耐闲也。

    试想一下,一豆灯火之下,寂寞地等待所约的朋友,然而夜深了,朋友却没有来,只得一人与灯火“对弈”,棋子“啪”一声落盘,惊得灯火落花,这场面,这心境确实是怎一个“闲”字了得。

     想来我每日到瘦西湖散步,花枝下驻足,水溪畔漫行,不赶时间,不催速度,真是“出门一笑无拘束,云在西湖月在天”,这也是耐闲也。

    其实我现在生活里的“闲”俯拾皆是,一方天,观云舒卷,一枝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7-31 17:17)
分类: 生活影事

紫薇盛开的时光

                成授昌

    眼下去公园散步满眼的绿色,正是草木繁茂的季节。那日在瘦西湖偶然发现一树好花,一看是紫薇,好惊喜,心想,原来到了紫薇盛开的时光。

    阳光下的紫薇繁花怒放,碎碎的花瓣儿在枝条顶端结成串,然后朝上绽开,挤挤挨挨地,成簇地开放,远看像是一片紫色的云团。此时节四野的绿树,叶子都已经浓荫深绿了,万绿之中紫薇花开,那是十分的鲜艳,简直有些耀眼。

    满布枝头的这些可爱的花儿,它等过了百花争艳的春天,避开了繁花的初夏,选择在绿稠红稀、花事疏淡的夏秋之际开花,这是何等的智慧,何等的冰洁聪颖。

     细看紫薇的花儿煞是可爱,让我惊喜,其实站在紫薇树前,紫薇的枝干也是让我惊艳的。一根或者多根枝干向上,到了上面也许有些遒劲的弯曲,但是冒出带叶的枝条却是直的,整齐的绿叶排列着,在空中晃动的枝条有些硬,绝不同于一般树的枝条,很有特点。

    奇怪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6-07 15:58)
分类: 生活影事

    清晨在瘦西湖散步,不经意间邂逅一蓬木香花。不期而遇,喜逢心爱,我的心情顿时澎湃起来。

    密密匝匝的枝条,一簇簇洁白的小花,远远望去似一堆堆耀眼的积雪,那蓬勃的枝条像一柄张开的大伞,又像一面绿底白花的花布。走近了,细碎的绿叶,有点亮眼的白花,瀑布般冲你而来,让你忍不住想要亲近它。于是,木香花的香气也如乳白色的雾气一样染过来,清新脱俗,沁人心脾。

    木香花,很别致的名字,令人过目不忘。春夏之交,繁花的热闹过去了,木香花开始绽放,枝条连片舒展,一开一片,很多花朵簇拥,挤挤挨挨的,因其香味清新,绵延数里,又被称为七里香。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木香花了。

     那时我家租住在县城马桥头一个邹家大院子里,院子有三进主厅,在第二进住着一位和蔼可亲的二孃孃一家,二孃孃家有个儿子叫天祥,和我一样大,是同学,我经常去玩。他们家院子的东边满墙都长着木香花,枝条先向上然后弯曲向下,覆盖着墙角,像一页翻开的绿色的书卷。

    木香开花了,这页绿色的书页上好似写上了白色的文字,让你读得眼花缭乱,让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6-07 15:42)
分类: 生活影事

      五月浅夏,光阴飘香,天气不温不火,老同事邀约去那园看蔷薇花儿。

      出扬州向西,那园在仪征捺山,靠近石柱山庄,去过一次,记忆里就是一个刚刚开发的农家庄园。

      如今走进那园,草木繁茂,遍野的果树正静静地孕育果实,等待成熟,放眼望去,一片绿荫,除了路边的野花有些颜色的点缀,惹眼的就是那一架蔷薇了。

     那园的这架蔷薇,靠近餐厅,只见满架子艳丽的花儿盎盎地开着,透着季节的热烈与浓郁。架子上的花以大片鲜亮的玫瑰红色和淡淡的水粉色为主体,偶尔有几朵带些暗红色、带些鹅嘴黄,会点缀出一股高贵典雅的气质。架边一阵风过,花瓣儿会轻舞飞颺,惹得蝶儿、蜂儿们追逐,那园于是到处都飘飞着蔷薇的芬芳。

      走近看花儿,层层叠叠的花瓣,不言不语,默然中,以自己独有的方式,舒展着对生命的极致热爱。每一朵蔷薇都有金黄的花蕊点缀着花朵,围着的花瓣儿淡淡的粉嫩、水灵,浅浅的艳丽、娇柔,温温婉婉,羞羞怯怯,似一位豆蔻年华的少女,以一袭薄纱的水粉色裙衣,包裹出曼妙的身姿,令人迷恋与遐想不已。

  满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6-07 15:40)
分类: 生活影事

         清晨在瘦西湖散步,不经意间邂逅一蓬木香花。不期而遇,喜逢心爱,我的心情顿时澎湃起来。

    密密匝匝的枝条,一簇簇洁白的小花,远远望去似一堆堆耀眼的积雪,那蓬勃的枝条像一柄张开的大伞,又像一面绿底白花的花布。走近了,细碎的绿叶,有点亮眼的白花,瀑布般冲你而来,让你忍不住想要亲近它。于是,木香花的香气也如乳白色的雾气一样染过来,清新脱俗,沁人心脾。

    木香花,很别致的名字,令人过目不忘。春夏之交,繁花的热闹过去了,木香花开始绽放,枝条连片舒展,一开一片,很多花朵簇拥,挤挤挨挨的,因其香味清新,绵延数里,又被称为七里香。

    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认识木香花了。

     那时我家租住在县城马桥头一个邹家大院子里,院子有三进主厅,在第二进住着一位和蔼可亲的二孃孃一家,二孃孃家有个儿子叫天祥,和我一样大,是同学,我经常去玩。他们家院子的东边满墙都长着木香花,枝条先向上然后弯曲向下,覆盖着墙角,像一页翻开的绿色的书卷。

    木香开花了,这页绿色的书页上好似写上了白色的文字,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20-04-15 14:48)
分类: 生活影事

春天来了,家乡人桌上经常有一样菜:蚬子。

   现在对于蚬子只有想的份,扬州街上没有卖的,问卖螺蛳的小贩,有的都不知道蚬子是什么。据说家乡市场上也不多,有人说那是河道淤塞了,污染了,蚬子就少了。

    记得那时到街头小摊上,几毛钱拎一竹篮回来,哗啦啦倒在盆里,倒上清水哗啦啦搓洗,然后捞起来,再哗啦啦倒在锅里,就放水“餉”了。

    所谓“餉”是用水简单地烧一下,把蚬子煮个囫囵熟。大火烧开,过一下火,就行。开锅,那一个个蚬子就“开口”了,每一只都打开了两瓣硬壳,露出那白白的鲜嫩的肉,用淘米箩盛了滗水,锅里则是一锅白色的汤,鲜味四溢。

    这时就开始“拾”蚬子了。

    说是“拾”,实则是“捡”,把一个个蚬子壳里的肉捡出来。拿一个捡一个,扔了壳,把肉放碗里。不费事的,就是费时间。

    记得那时,每次都是邻居几个孩子一起来帮忙,妈妈怕我们烫着,先把蚬子用淘米箩盛好,一次一次倒在脸盆里,等冷一些才让我们动手。眼看脸盆都堆成山了,热气雾了一屋,我们就等不及了。找邻居借来几个畚箕,一人脚下放一个,再在每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