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我心想事c
我心想事c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0,398
  • 关注人气:7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图片播放器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青春叙说

夏收夏种结束,才缓了一口气,天气就热了,开始进入酷暑时节。

    早晨起来,刚到田里,那太阳就厉害起来,农民都说太阳“格炸炸”的,晒到人身上热辣辣的,不要说到了中午,太阳出来一会儿那田里简直就不能站。这时节队里会采取“歇夏”的做法,就是避开高温时段。

    每年到了这时,我们队下午都要为下田的社员准备两水桶“大麦茶”。这活儿开始是会计做,每天送两水桶大麦茶来,有一次会计出去参加互查,后来就由我们知青来办。

    我们每天上午收工时,着一人拿一大碗跟队里保管员去仓库领大麦,尖尖顶的一碗,捧回来。每天领,队长怕都给我们,我们掌握不住。

    中午,我们吃了饭就开始把大锅刷了,把大麦洗了倒锅里炒,吵到焦味出来,一些麦粒在锅里“噼噼啪啪”跳了、炸了,放水烧。当然馋猫一样的我们,会在放水之前盛起几铲子大麦,冷了,几个人把那大麦粒放嘴里“咯崩咯崩”,那嘴里香的。

    一大锅水开了,大麦茶就成了。盛在会计家两个“水湸子”里,就是两个小水桶里凉着,怕灰尘,上面搭了毛巾。然后用一个竹篮把我们知青大碗小碗、搪瓷茶缸、水杯等装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8-10 09:13)
标签:

杂谈

分类: 青春叙说

麦子上了场,晒几个大太阳,就要去城里卖粮了。

    第一天傍晚就装船,着两个人夜里宿船上看守,第二天天麻麻亮就出发。卖粮要抢早,排队等着的船太多。

   一路先是劳力撑船,大竹篙哗啦啦插下去,天有些黑,四周静静的,竹篙哗啦啦的响声有些吓人,插下去,立马就向后推,劳力就会从中舱后面往船尾走几步,最后站在船尾把竹篙拔了,赶紧向前走,再在中舱后面一点的地方下篙,那船啪啪地向前。出了圩堤进大河,船上就支起两把桨,在中舱一前一后,船上六七个劳力换着划,赶时间啊!啪啪啪,迎着东方的晨曦,天慢慢亮起来,那船行得那个爽!

    到了县城西门粮库的码头,远远就看到围墙里的大粮仓,一个个圆圆的囤子尖尖的顶儿,很像草原上的蒙古包,围墙外白粉写着“深挖洞、广积粮”的标语,墙外一条路边就是青砖砌的水码头,很长,可以停一二十条船,码头不高,浅浅的打上浪,几级台阶上都是湿的。

    我们到时大大小小的船很多了,船头上站满人,撑船的、划桨的、摇橹的,都是满头大汗,互相打着招呼,顺着船档。我们顺船档停船的时候,那队长早跳到其他船上,跳来跳去,忙着上岸排队找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内存记忆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26 09:45)
标签:

杂谈

分类: 内存记忆

前天我发一篇知青回忆文章,今天我又发一篇知青的文章,都被私密了,而这些文章没有一点出格的话,敏,感的词,在QQ空间、微信、微信公众号都畅通无阻,唯独新浪博客,是不是有点过分,刚刚对新浪建立起的信心又被摧毁了。谢谢大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麦子一上场晒几个大太阳很快就卖了,留一点进仓,秧也插好了,梅雨季节来了,人不好受,可是一阵大太阳,一阵大雨,那秧苗噗噗噗往上长,过了一二十天的梅雨时节就进入酷暑了。

   进入酷暑,队里卖了夏熟的粮食就要有许多事情需要做,比如油船,实际就是维修,今年轮到哪几条船,就要劳力把那条船拖上岸,翻过来搁场上,然后来修理、上桐油,队里有能工巧匠。还要计划修理什么房子、盖什么屋,要选麦草,要脱土墼,队长运筹帷幄,天天还是忙。

    我们每天出工主要就是田间管理,站在水田里薅草、耘耥,那是上面烈日当顶,下面水气蒸腾,感受古诗“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的艰难,那滋味给我留下终身难忘的记忆。

    大暑过后的天,稍不注意毒太阳就把你晒得蜕皮,先是脖子、臂膀晒得发红,火抗火抗的,不能碰,接着就起泡泡,泡泡破了会流出一些粘水,水流净了,干了就好一些,但是皮就起皱,都是毛毛糙糙的老皮了,还是不能碰,因为那疼是钻心的疼。

   社员都是那尖顶三角形的竹篾遮阳帽,我们嫌那家伙重,而且内面的竹篾箍很磨头皮。我们还是用那比较柔软的草帽,尽管风吹雨打已经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青春叙说

村里各家各户养猪,队里还集中养了一些猪,在村子西头有一个队里的猪场。

  破败的猪舍都是树棍子搭起来的,稻草盖了顶,歪歪斜斜的栅栏,一间小屋一个锅腔是煮猪食的地方,其余就是屋外的几个大缸,内面都是酸腐的猪饲料,大小十几头猪就养在这里。到处猪屎,到处臭味,到了那里,你不忍下脚。

   养猪的老锦明是队长的父亲,倒是一个清清爽爽的人,据说读过几年书,有点文化,有点幽默。

   经常遇到我们,都说,你们喝过墨水的人,问个字,问什么字呢?基本都是农用杂字,如笆斗、挽子、耘耥,有多少次把我们难住,比如问我们土墼的“墼”,那时我们不会写,还问我们小孩屙粑,的“粑”,他说是“尸”字头,下面一个“巴”。经常还和我们开开玩笑,问口字中间夹一竖是什么字,你说“中”,他说是上面不出头的那字,然后个个笑一阵。

   那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猪场上一老母猪闹事,窜出猪圈,到附近田里拱坏了不少庄稼,把人家自留田里的一些菜苗搞坏了。几个人配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12 10:31)
分类: 青春叙说

汪曾祺先生有篇文章专门谈过我们苏北里下河的食品:焦屑。

  他这样写的:

  我们那里还有一种可以急就的食品,叫做“焦屑”。糊锅巴磨成碎末,就是焦屑。我们那里,餐餐吃米饭,顿顿有锅巴。把饭铲出来,锅巴用小火烘焦,起出来,卷成一卷,存着。锅巴是不会坏的,不发馊,不长霉。攒够一定的数量,就用一具小石磨磨碎,放起来。焦屑也像炒米一样。用开水冲冲,就能吃了。焦屑调匀后成糊状,有点像北方的炒面,但比炒面爽口。

  在我的家乡焦屑是个好东西,有句话叫“六月六,吃块焦屑长块肉”,用方言说就是:洛与洛,切块焦屑长块洛。很顺口。意思是六月初六,大家要吃焦屑,这时吃了会长肉,养人,其实这是小暑节气的养生习俗。

  记忆中家乡的焦屑不是汪老说的锅巴做的,记忆里是糯米做的,把糯米炒成焦黄,然后磨成粉,用开水冲泡着吃,吃时要加红糖,如果挖一块猪油那就更好了。甜腻腻、黏滋滋,粉坨坨的,那是一种美味!

&n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7-02 15:56)
分类: 内存记忆

我新近开通了微信公众号,手续简单,编辑文稿全部手机操作。喜欢的朋友可以关注我!长按二维码识别,然后进入公众号。谢谢!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雪泥鸿爪

平时生活追求有三:简单、规律、平静。

在扬州家里,一天基本活动是,大早起来先磨一壶豆浆,其实不全是黄豆是有杂粮的,然后烫一碟干丝,蒸几个包子或馒头,与老伴一起慢慢吃了以后去瘦西湖公园快步走,可大圈可小圈,有时遇到朋友,谈话转圈不误,回来泡一杯茶上网玩微信,下午则安排一些活动或者读点什么写点什么,自我感觉这是退休后对过去急躁处事忙碌一生的矫枉。老伴批评我有些懒散,有朋友却赞我追求的是“慢生活”,倒是一个时髦的词,给了我一个坚持的理由。

过去我写作是“趁热打铁”,一篇一两千字的文章几乎是一气呵成。现在生活中慢的习惯也带到写作里,想想我写作原是自我休闲,其次是交友,不为其他,于是也就慢慢地写着,现在不急不躁四五天写一篇也是有的,一路玩着过来。有时到北京儿子家里照应小孙子,写作时间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9-05-26 15:02)

 

我的奶奶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