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zeljoyful
hazeljoyful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6,430
  • 关注人气:3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版权声明

hazeljoyful 拥有本博客所有内容版权,文字均为原创,网络转载及摘录请注明原作者与出处,请勿作商业用途,谢谢关注。

以斯帖的呼召

 

如果你相信你生命中有先锋的呼召,我是说真的相信,并已经决定如此跟随你的呼召者,无论代价如何,你就要在信心上更加生根建造,不要容胆怯、怀疑和忧虑夺去你的应许之地。

 

以斯帖比很多其他人更认识自己独特的呼召,并坚定地付上代价。她身上,既有女性的柔顺美丽,也有勇士般的坚毅。于是,神借着她成就的,是整个民族的救赎,是扭转历史的一笔。我猜她也曾有过不为人知的挣扎,但最终我们看见的,是一个先锋的信心。

 

如果你真的相信神在这个时代会借着你的顺服和委身成就独特的一笔,那你还需要深深地深深地在神的爱里面扎根。让你的全人浸透在那纯爱的汪洋大海中,缓缓地沉下去,让你心底的力量终于在那无可比拟的相知中打开、成长、坚固、成熟。然后你将成为一个经历过风雨而成熟睿智的先锋,一个不会轻易放弃的先锋,一个将持久力和爆破力融于一身的先锋。而当你在战场上被耶和华军队的大元帅差遣使用的时候,你将会经验永恒的荣耀,那是关乎祂的国度,那是关乎你的呼召!

其他自留地
新浪微博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博文
分类: 葡萄橄榄
好久没用新浪博客了,最近才想起来,可以跑回来安安静静写写日记,不用担心在朋友圈有的没的唠叨半天,还得“强迫”别人去看。姐姐感冒了一个多星期,昨晚咳嗽加剧,咳吐了。我给她洗了澡,洗换了床单睡衣,爸爸给她吹干了头发。喂了一些水,给她祷告,然后亲亲抱抱,让她睡下。今早我醒来刚走进厨房要做饭,葡萄跑了出来,抱着我委屈地流泪了:“妈妈,我头好晕。”一摸,发烧了。给她喝水吃退烧药,她跟我说,难受得早就醒了,一直自己扛着,等妈妈睡醒才来叫人。听到这儿我快流泪了,想起小时候每次发烧都是半夜一直抱着,鼻子不通气时还不要躺下,必须让妈妈坐着抱。想到现在五岁半亭亭玉立、灵巧懂事的她,真的好感动。

前几天去姐妹家探望新生儿,回来有的没的问他俩,我们家再要一个宝宝好不好?葡萄说,好,弟弟妹妹都行,我帮妈妈照顾小宝宝。橄榄说,好,我把托马斯火车给TA玩,如果TA想尿尿,我就带TA去厕所。然后我问他喜欢弟弟还是妹妹,他羞涩地低下头,认真地说:弟弟。一副想当大哥哥的样子。两个都长大了,好让人感动。生命的成长真的奇妙。

今早葡萄发烧不去上学,橄榄也想留在家。我说,你还是去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6-06 01:33)
标签:

杂谈

分类: 译心译意

  

看到村上春树谈翻译的一段话,很有共鸣:「他說過小說創作耗掉很多時間精神體力,以至完成後,必須要休養一段時間,以補充體力,尤其是腦力。那靠什麼補充?就是翻譯。」虽然我手中的creative writing和翻译项目都不是文学小说类,但那种感受很有共鸣。

创作,仿佛是把生命的元气铺陈出来。思如泉涌之时,甚至废寝忘食,很难收手按下暂停键。年少时曾熬夜旷课,为把一章小说写完。现在精神身体都经不起那种折腾。为了定时安睡,尽量不在晚上进行creative writing,当然这很考验节制力。

但这十年来的翻译世界,对我来说却是温和的、迷人的、可信赖的、可停靠的港湾,是我可以在晚上孩子们睡了之后,打开电脑品味和推敲一小段,然后满足睡去之前的“一杯清新的草药茶”。也是她,温和而包容地陪伴我走过初为人母时的角色转换。她不喧嚣,不自恃,优雅而淡泊。这么多年,最爱翻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葡萄橄榄

   

姐姐发了五天烧,弟弟发了四天烧,今天早上看他们体温正常,就送幼儿园了,临别前跟他们说,妈妈会提前来接你们回家吃午饭。想着他们玩一上午会累,怕体温又上去,想着早点接回家吃口热乎饭,然后安静睡个午觉。

中午先进了弟弟班,他正坐在potty上,见了我,不像平时那样快乐地跑来抱我,而是嘴角往下撇,要哭的样子。我跟老师们聊了几句之后,进去抱他,没想到他继续撇嘴,往老师怀里躲,不要我碰他,还把我推开。老师说,今早我走后他一切正常,刚才也是好好的,看见妈妈才不高兴的。我怕老师陪着耗太久,就跟老师说交给我吧,然后去抱他。这回弟弟可大发脾气,又哭又叫,特别生气。我第一回遇到他不要妈妈。后来脾气小一点了,把他抱在怀里,他还是生气地哭。我也问不出原因,给他喜欢的零食,全被他丢在地上。我甚至以为他是身体不舒服,被妈妈送去幼儿园觉得被遗弃了心灵受伤。没办法。只好任他哭着去接了姐姐,哭着开回家。

回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4-25 04:29)
标签:

杂谈

分类: 葡萄橄榄

  

2017-3-19

离五岁一个月还差一天。

午睡前很兴奋跑来说:“妈妈我的牙松动了!” 还用舌头推下门牙给我看,把我吓了一跳。前些日子刚过完五岁生日,这也太快了吧。好不容易老大长完牙了,老二长,刚刚老二长完牙了,又轮到老大长第二轮。

中午舔松动的牙给我看,估计是上帝借着妞给我做心理准备,让我不要太受惊吓,因为真的毫无心理准备会怎么早发生。

晚上临睡前,她走着走着路,牙啪地掉地上了,然后满嘴血,还特兴奋特自豪。😂  只是牙齿在啪嗒一声落地后,不知滚到哪里去了,怎么也找不到。破遗憾。

最搞笑的是,弟弟生气了!不肯睡觉,使劲拔自己的牙,说牙疼,要掉了。我只好同理心问他:是不是想像姐姐一样?他说嗯。我说等你长大就掉了。苦口婆心劝半天。

晚上我临睡前很emotional,像断奶时似的,说孩子怎么这么就大了,不再是我的小baby了。问老公啥感觉?他说,没感觉,赶快睡觉吧。

自此,妞像盼着种子发芽一般,盼着小牙豁豁里长出新牙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甘露传播

2017-03-02 Hazel 甘露传播

(十七年前写的信主见证,电脑文档里早就找不到了,以为遗失了,却无意中在网络上捕捉到它的身影。经常有弟兄姐妹和福音朋友问起我信主的经历,随着时光的推移,其实每一次分享,都会有不同的感受,对于神的怜悯与救恩,对于人的渺小与自大。现在看到这篇早年间的文字,觉得许多想法和文字尚不成熟,但不改了,就按照它本来的面目,一起从那个风风火火慷慨激昂的黄毛小丫头眼中来诠释这一切吧。)


    我蒙主恩被召悔改的过程,不象许多人那样曲折跌宕。我的故事可能讲起来并不精彩,但其中包含的上帝的恩典,一样长阔高深、无边无际。而且,我清晰地感受到,上帝的呼召必是按各人所需的最适宜的方式,尽管这样的方式临在每个人身上,都不尽相同。


    我信主是在1999年11月。要讲清楚这经历,却要回溯到1998年的夏天。


    那时我上大学二年级,还属于大学中的低年级,所以要上一些公共基础课。那学期我们有一门课是中国革命史,党史系的一位30岁左右的女老师讲课。她讲课时只是低头读书,毫无魅力可言,内容也比较枯燥,所以这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3-09 12:49)
标签:

杂谈

分类: 甘露传播

2017-02-08 Hazel 甘露传播

我是到最近才知道,在狮群中,日常辛苦捕猎的是雌狮。

除了生育抚养后代以外,雌狮还要负责捕杀猎物,供给狮群。

雄狮呢,待猎物捕来之后,它第一个享用,然后,就去呼呼大睡了。

 

作为一个家有幼儿的妈妈,类似的画面并不陌生。

妈妈们经常吐苦水说——

生孩子的是妈妈,夜里起来喂奶的是妈妈,做饭操持家务的是妈妈。

爸爸下班回来,第一个享用晚餐,逗孩子两分钟,看一会儿电脑。

然后,就去呼呼大睡了。

 

也是到最近,我才知道,故事的另一面。

在狮群中,雄狮和雌狮有明确的分工。

日常辛苦捕猎的是雌狮,生育抚养后代的是雌狮。

雄狮因着深色浓密的鬃毛,容易被发现,并不参与伏击。

但当捕捉野牛、长颈鹿等体型更大的猎物时,

强壮的雄狮便会亲自出马,与雌狮联手,制服猎物。


雄狮也担负起另一项重任:保护狮群。

除了其他的流浪雄狮以外,当遇上猎豹等其他捕猎者或危险时,

雄狮也果断飞奔出来,与之对抗,直到整个狮群再次平安。

 

所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甘露传播

2017-02-03 Hazel 甘露传播

昨晚灵修时,读到一段“不起眼”的经文,按以往大概会很快掠过,这次却非常“醒目”,抓住了我的视线,让我停下来咀嚼良久,甚感甘甜。经文出自民数记四章29-33节:

 

 “至于米拉利的子孙,你要照着家室、宗族把他们数点。从三十岁直到五十岁,凡前来任职,在会幕里办事的,你都要数点。他们办理会幕的事,就是抬帐幕的板、闩、柱子和带卯的座,院子四围的柱子和其上带卯的座,橛子、绳子,并一切使用的器具(they are to carry the frames of the tabernacle, its crossbars, posts and bases, as well as the posts of the surrounding courtyard with their bases, tent pegs, ropes, all their equipment and everything related to their use)。他们所抬的器具,你们要按名指定。这是米拉利子孙各族在会幕里所办的事,都在祭司亚伦儿子以他玛的手下。”

 

这段经文讲的是第二次数点以色列中服事神的利未壮年男子,以便安排会幕的拆装搬运工作。会幕代表神的同在。当时以色列民族尚无长久的居住地,他们在旷野中向着应许之地行走,就是这样走一程、停一程,走时就扛着拆下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7-01-02 Hazel 甘露传播

“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反带坏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漏出来,连皮袋也坏了。唯独把新酒装在新皮袋里,两样就都保全了。” 马太福音9:16-17

 

 

我的女儿小葡萄四岁半,爱美,有自己的穿衣品味,特别喜欢穿裙子和连裤袜。她的连裤袜,因为经常穿,脚跟和脚尖的地方很容易就会磨薄了、撑破了。她请求我用针线给缝好,但事实上,旧袜子的稀疏纹理很难hold住针脚。让我更体会到这句经文:“没有人把新布补在旧衣服上,因为所补上的反带坏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

 

旧布是松弛、稀疏、无弹性的。新布则是指未经完全加工处理的布坯,补上的话会缩水,把破洞拉扯得更大。在新约圣经中,谈到衣服,我们想起耶稣基督的义袍。人人都犯罪败坏,不可能靠自己的方式修修补补,成为高尚、优秀、有道德的。在从2016年跨入2017年之际,不如干脆把旧衣服丢掉(老自我的破败),穿上新衣(基督的义袍)。

 

接下来的经文从穿戴讲到吃喝:“也没有人把新酒装在旧皮袋里,若是这样,皮袋就裂开,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甘露传播

2016-11-22 Hazel 甘露传播


好姐妹约我写一篇关于“离婚还是坚持下去”的文字,因此有了《婚姻这条路,可以重来吗?(上)》。我在其中分享,为何说除了少数例外,离婚并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婚姻这条路,可以重来吗?可以的,但不是解除这段婚姻,进入另一段婚姻,而是说,就在你的婚姻里面,重新建造和经营你的婚姻。

 

重来的圣经根据,就是神那“重建”的恩典。当人类罪恶满盈,神用洪水毁灭世界之后,挪亚方舟却承载了拯救的盼望,彩虹之约宣告了未来的应许。约拿不顺服和逃避神的差遣,被投诸深海,神却供应一条大鱼,承载了拯救的盼望,又把他吐到旱地,给了他生命与服事的第二次机会。门徒彼得在主耶稣被捕受审时三次不认主,复活的主却在当初呼召彼得的加利利湖边三次问他是否爱主,又三次把羊群托付给他,在彼得失败之处再次重建他。所以,每一天,我们都可以选择重新开始。在这篇文章中,我们会谈到婚姻中的亲密感,以及亲密关系的建造。

 

 

让他/她成为你的枕边人

 

 

神创造婚姻时有一个美好的心意:“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二人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甘露传播

2016-08-17 Hazel 甘露传播

好姐妹约我写一篇关于“离婚还是坚持下去”的文字,但写完题目这几个字,我沉默了许久,迟迟不敢继续往下动笔,似乎话题太过沉重,似乎一旦潜下去就会唤起如洪水般汹涌噬人的情绪。我深知,在这个破碎的世界,在我们的破碎人性中,有多少伤,有多少痛,有多少背叛,多少无助,多少孤独,岂是几行文字可以道尽的,又岂是寥寥几笔可以给出解决答案的。但,唯愿那安慰人心的圣灵,藉着这些粗浅的文字,可以为心灵带去生命、勇气和些许盼望。

 

你说,婚姻这条路,太让我失望了,恋爱多年,却在结婚后才开始认识真实的对方,她离我希望的配偶差太远了,我们无法沟通,渐渐疏远。我可以离开她,重新开始吗?

 

你说,婚姻这条路,我已经走累了,每天忙于家务和孩子,他回家什么都不帮,还责备我不够能干,我们之间曾经的激情早已没有了,我留在他身边的唯一理由就是给孩子留一个完整的家。我可以离开他,重新开始吗?

 

你说,婚姻这条路,我已经没有信心了,我们很渴望能有自己的孩子,五年来一直尝试却始终不育,现在这个问题就像一个导火索,会随时引爆我们之间的紧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