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作家黄梵
作家黄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482
  • 关注人气:1,3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资料

诗人、小说家、大学副教授,湖北黄冈人,生于兰州,现居南京。

 

 

已出版著作:

小长篇《一寸师》(2019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初版)

诗集《月亮已失眠》(2018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初版)

随笔集《中国走徒》(2016年江苏美术出版社初版)

诗集《南京哀歌》繁体字版(2013年台湾酿出版社(秀威资讯)初版)

长篇小说《浮色》(2015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初版)

长篇小说《第十一诫》(2004年大众文艺出版社初版,2009年吉林出版集团再版,2011年台湾布拉格文化出版社繁体字版)

长篇小说《等待青春消失》(2009年江苏文艺出版社初版)

短篇小说集《女校先生》(2005年作家出版社初版)

 

部分诗歌、小说被译成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希腊语、韩语、法语、日语。

 

《南京评论》诗歌民刊(1-7期)创办人

柔刚诗歌奖评委及召集人

“中国南京.现代汉诗研究计划”发起人之一

台湾叶红女性诗歌奖终审评委

西部杂志文学委员会委员

《两岸诗》杂志总编

 

黄梵邮箱:

njpinglun@sina.com

搜索

复制

链接

黄梵的微博

2011年7月19日启用

黄梵的旧博客

2011年7月19号前使用的博客

《浮色》

2015年初版《浮色》封面


   这是一部巧妙融合写实与科幻风格的新奇长篇佳作,黄梵六年六易其稿,既展示当代风云历史中的诡秘人性,也大胆探索未来科幻世界中的崭新人性。小说的文体颇具特色,语言有着清新、雅致、细腻的东方审美情趣。小说用写实讲述过去与现在,用科幻书写300年后的人类生活,大胆探讨崭新的人性、人际关系与社会规则。

   江苏文艺出版社2015年11月出版,定价36元。

 

2013年台湾繁体字版封面


这本诗集囊括了黄梵过去二十年创作的新诗精华,包括引起大陆读者关注的《中年》、《蝙蝠》、《二胡手》等代表作、少量早期诗作、以及作者2011年访台写下的有关台湾的诗作。附录里的诗论《新诗50条》,2011年曾在联合报副刊刊出后引起台湾文学名家王鼎钧、席慕蓉等以及台湾文学读者的广泛关注和争论。诗集中的部分诗作已译成英语、希腊语、法语。诗集内页的钢笔插图由南京报业资深编辑罗拉拉绘制。

台湾酿出版(秀威资讯)20135月出版,定价260元新台币。

《第十一诫》

2004年初版封面 


2009年再版封面

 


2011年台湾繁体字版封面

 




台湾版介绍: 

 

大學向來被視為神聖的知識殿堂
如今卻淪為金錢與欲望的醜惡世界

  《第十一誡》是黃梵的第一部長篇小說,2003年發表出版後立即引起熱烈反響,在網路上被看作是書寫年輕知識份子校園青春懺悔錄的傑作,在文壇被稱為是描繪知識份子的當代經典,故事的破壞性極為強烈,諸多反抗體制的小說作品當中,《第十一誡》勢必會給台灣讀者投下一顆威力驚人的震撼彈!
  這本小說為我們描繪出一副經典的扭曲的知識份子心靈地圖。傳統知識份子的道德優勢在一個尊崇物質的年代徹底淪喪。小說中的知識份子的淪喪具有共性:無論是那個和小姐共度良宵而放棄公證的班級主任,喜歡偷窺女廁所滿足性欲的老李,還是被情欲折磨得欲火焚燒的慎教授,他們的精神景遇都可以概括為:勇敢地沉淪,並享受沉淪的快樂。而知識份子特有的先鋒性與啟蒙性,都成為這種沉淪的附屬品。小說的語言犀利、幽默,充滿著反諷和一針見血的勇氣。
  故事中的人物:姜夏、齊教授、教授夫人,他們的沉重肉身在作者無動於衷的語氣中得到了冰冷的解脫,而我們呢,也許,欲望的長途跋涉才真正開始:我們跟姜夏及教授們一樣,有金錢之欲、名聲之欲、情感之欲、肉體之欲,很難拒絕魔鬼的誘惑。
  一個是在炮彈研究領域享有盛名的齊教授,除了無窮無盡的工作精力,還有著異常旺盛的性欲,與攝影師和學生有染,直至醜聞暴露,聲名塗地;一個是剛剛大學畢業便遭遇分配貓膩的倒楣的優秀學生薑夏,幾經周折終於謀得了一個助教的名額,在齊教授的手下辛苦奔走,一邊對風情萬種的師母無限遐想……小說兵分兩路,從容不迫地展現了學院體制內翻雲覆雨, 栍菸以p,色欲迷離的眾生態。而教授與學生這兩條線又似乎是關於輪回的一個隱喻:姜夏的今天便是齊教授的昨天,齊教授的今天便是姜夏的明天。在這個輪回中總是有掌握分配大權的貪色跋扈的班主任,直接受害變得冷漠偏執的女學生;也有心計深沉手腕靈活的同學,懵懂無知任人玩弄的女朋友;還有窺視女廁所的單身漢老師……男男女女,情色翻飛,人欲橫流。在這個輪回裡,面對欲望怪獸,愛情顯得蒼白無力而捉摸不定的;親情也像經過了稀釋般寡淡無味。小說中碌碌的人們似乎都像迷路的小獸陷入了情欲的泥淖,越掙扎陷得越深;又像密密麻麻亂飛亂撞的渺小飛蟲,或誤撞欲望之網,翅翼撲扇得越厲害捆縛得越緊;或奮不顧身得投向火焰,越是烈火焚情越靠近灰飛煙滅。
  作者用黏稠的筆調和沉滯的顏色為我們描繪出一副經典的扭曲的知識份子心靈地圖。傳統知識份子的道德優勢在一個尊崇物質的年代徹底淪喪。這種知識份子的淪喪具有共性:無論是那個和小姐共度良宵而放棄公證的班級主任,喜歡偷窺女廁所滿足性欲的老李,還是被情欲折磨得欲火焚燒的慎教授,他們的精神景遇都可以概括為:勇敢地沉淪,並享受沉淪的快樂。而知識份子特有的先鋒性與啟蒙性,都成為這種沉淪的附屬品。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20-04-19 20:00)
标签:

诗歌

文学

文化

分类: 诗歌

水平仪

黄梵


水平仪的眼睛,噙满泪水

谁是里面那个空虚的气泡

从不愿意坐在中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26 14:19)
标签:

诗歌

文学

文化

情感

历史

分类: 诗歌

如果我们对自然,自然中的蝙蝠等心怀敬畏,就不致惹来两场时疫。


蝙蝠

    黄梵


蝙蝠在这里,那里

头顶上无数个黑影叠加

顷刻间,我的孤独有了边界

 

假如我浮上去

和它们一起沐浴

我会成为晚霞难以承受的惊人重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20-01-15 14:11)
标签:

诗歌

文学

文化

分类: 诗歌

一天

 黄梵


你该怎样度过一天?

清晨,你从梦的深井中醒来

没有带回曾让你心碎的初恋

太阳也刚咽下夜晚这块黑面包

 

你上前捧着瓷碗,知道

你和它的较量,是你一生的事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2-18 16:46)
标签:

诗歌

文学

情感

文化

分类: 诗歌

地铁

黄梵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一列地铁

准时把你载到人群的深渊

让你天天,与某个大师擦肩而过

 

你总把自己想象成人群中的钉子

渴望扎疼一个富人

如同扎疼一个你不常用的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14 14:15)
标签:

诗歌

文学

文化

书房

黄梵

 

我可以没有别的,但必须有一间书房

我在里面可以作梦,或者失眠

可以在黄昏,瞥见黑夜如何把白天缴械

窗外的风再猛烈,也搅乱不了我的呼吸

 

我必须一个人呆着

这古老的孤寂,多么令人安慰啊

令我看出,白墙的所有裂缝

都是一个白头翁的皱纹——

我竭力向他打探,这乐谱吟唱的弦外之音

 

我常盯着地面,它早已把尘埃当朋友

把我的脚当下棋的棋手

我对它布置的残局,常感到恼火——

它总能算出,我与世界的和解还差几步?

 

只要书架上的书,还在坚持是非

我在书房就有做不完的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1-03 22:29)
标签:

诗歌

文化

文学


                                      黄梵

 

诗一直给人一个著名的印象:它一无用处。而一些诗人为了不让它寂灭,更是千方百计证明它的无用,以彰显它非功利的高贵。这样,诗歌就被囚禁在那类清高的事物里,仿佛只被作为精神的瞻仰品,是它十分荣耀的无用之用。这是一种流传甚广的误解,来自对人类生活感受的迟钝和无知。诗歌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是有用的,否则就难以解释原始部落里,人人都会写诗,诗歌在那里的角色,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储存器,诗歌因朗朗上口易于记忆。下面我没有篇幅去谈论,早期诗歌的其它用途,以及后来由此衍生出的诸多用途。比如,人对自身情绪、情感的审美化需要,通过特殊表达达成的精神治疗等等。我只打算在这里,谈点诗对于文明的用途,以拨开一些诗人耽于诗歌的个人说辞或理由。

只要运用得当,诗歌确实能帮人更好地度过人生(原因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29 13:35)
分类: 诗歌

生者如斯

黄梵

 

看不见的尘埃,早已装满我的房间

装满仰头看天的花盆

我不知,窗外

鸟儿唱歌的喜悦来自哪里?

 

我喝着红茶,这春寒中的一丝温暖

像被窗帘放进的一束阳光

像从渔网中逃走的一尾小鱼

我不知,这一直降着的尘埃

是否也懂春寒?

 

中国人骑马逍遥的日子,已那么远

我不知,后人坐在地球上

是否听得见风中布满我们的哀声?

那时,我们也已是尘埃

竭力装满后人狂饮的空酒杯

 

                 201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10-18 18:57)
标签:

文学

文化

诗歌

历史

分类: 诗歌

再续《词汇表》

 

黄梵

 

死亡,人口最多的国家

家,恋人用爱争夺来的抱怨

柏林墙,长在东西之间的白内障

写作,试图用文字唤醒坟墓里的大师们

群山,永远晒不黑的动物,数百年才肯移动一步

边缘,再微弱的星光,仍会疏远阳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6-14 20:21)
标签:

文学

诗歌

文化

历史

情感

分类: 日记

贴一首写故乡的诗,也放在了新书《一寸师》最后。


老码头

 

我小时居住的码头,已经消失

只剩远处永不迟到的钟声

江水曾把渔火捧在掌心

不理会星光发出的邀请

 

码头——那颗镶在黑夜大衣上的金纽扣

我曾用打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学

文化

历史

情感

分类: 小说

26、大码头

大码头的坡道漂不漂亮,在姜婆婆看来,是会影响仙人来不来的?这砌坡道的青砖,是民国时烧制的,所以,砖质瓷实,经得住心浮气躁的人乱踩,加上民国的“刀功”也好,砖切得跟安定片一样齐整,走起路来让人心定。大码头只要停靠客船,姜婆婆总会到门外张望一番,她有管闲事的风范,总要用目光把上岸的旅客,细细审一遍。谁要她当过居委会主任呢?就在她居高临下审视时,突然叫了起来,“哎呀呀,是仙人来了耶!我就说昨晚怎么会梦到仙人呢?”

她说的仙人,是一个不肯透露姓名的盲老头,去年曾路过大码头。去年初见时,盲老头来到门口,也不说话,只用筷子叮叮叮敲着碗。发觉有人就在跟前,才开口道:“行行好啊,给口饭吃,一天都没吃上饭哪。”姜婆婆瞥了一眼那只已有缺口的碗,忍不住搬来木凳,让他坐下来。姜婆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