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SHAOHUA
SHAOHU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450
  • 关注人气:17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册专辑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寒封的空巷 弥漫着自己的悲怨和思念
个人经历
公司:
  • 52岁了 很苍老 从未年轻过

    1965年11月至今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置顶: (2010-12-30 23:15)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生无奈

 

 夕阳下:拼凑凌乱的步伐.我想追寻到想去的地方.

闭上眼:什么都不去想.安静的让我思念.

 浮云若梦:但有难忘.让我孤寂的怀念.不再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1-12 23:45)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江区太湖有大美,最美苏州湾。

苏州湾乃东太湖与吴中区之间的浩淼水面,放眼远望,一碧百里,浮光耀金;空中俯瞰,它像一柄美丽的叶子,又似睡美人的一只裸臂。在东太湖之美面前,我深感一切夸饰性、形容性词汇,都显得无力和多余。有歌唱道“太湖美,美就美在太湖水……”是的,白帆、红菱、芦苇、稻果、鱼虾……如果说这首《太湖美》赞颂的是一种农业文明的美的话,那么我认为:千年太湖在21世纪呈现给世人的,乃是一种融含着现代文明的大美,而坐落在堪比维多利亚湾的苏州湾的吴江太湖新城,更是一种荟萃了传统与时尚、古代与现代乃至后现代元素的多层次多色彩的美中之美!故身临其境,心醉其景,我只能这样说:苏州湾,美得令我瞠目;太湖新城,美得使我失语、落泪!

如果说太湖是上帝因垂爱人间而流落下的一滴喜泪的话,那么东太湖无疑则是这滴眼泪中最晶莹的部分,抑或,如果说太湖是上帝精心镶嵌在三吴大地上的一块美玉的话,那么苏州湾就是吴江太湖新城脖项上最漂亮的佩饰。然而,就像七里山塘、平江路和拙政园之于苏州那样,说起吴江,我脑海映现出的总是:“铁马秋风塞北;杏花春雨江南”、“千家城廓蚕桑地;万顷烟波鱼米乡”、“人间天堂天净天丽;江南水乡水清水灵”……这样的句子或意象。请理解一个北方文人吧,黛瓦粉墙、湖光桥影、烟雨江南乃至吴江的前尘旧影、人文往事,永远是中国文人的一个情结、一种憧憬、一腔无尽的想象。乐山乐水,我独乐水;江河湖海,我尤爱湖。此刻,沿行古纤道,跨上垂虹桥、流虹桥、三里桥,登步顾公庙,遥望鲈乡亭、三高祠,我正在东太湖苏州湾的吴江游历徜徉。过松陵,走同里,谁料不进则罢,真的走进,吴江真的令我有几分自馁几分憷头:白居易、陆龟蒙、王安石、苏轼、陆游、杨万里、苏舜钦、唐寅、王世贞还有大书家米芾,都到过或写过的地方,我何敢动笔续貂!您知道吗,柳亚子、费孝通是吴江人;陈去病,一个与柳亚子一同发起并成立南社、同情戊戌变法、推重梁启超《饮冰室自由书》且与孙中山交深的辛亥革命的重要人物,也是吴江人;而众所周知,写出《秋风歌》——“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以致“莼鲈之思”成为中华成语典故的中国乡愁诗人张翰,更是吴江人;“六朝冠冕皆如梦;千古文章迥独尊”——吴江人顾野王三十卷之《玉篇》,堪可与许叔重《说文解字》并齐媲美;沈璟于“昆曲吴江派”的兴起,于“苏州派”的风行,于“吴门曲派”风范的打造,可谓“中兴之功,良不可没”……哦,吴江千年,千年吴江,吴越春秋,三国故实,范蠡泛舟,周瑜洗马,流虹风情,垂虹雅集,三高祠,三忠祠,名宦祠,乡贤祠……无不引惹着今人无限的遐思与缅想。据统计,自宋至清,吴江有进士165人,举人279人;有周、沈、陆、费氏等十大名门望族。如此不能不说是:人文渊薮、大家代出,且踵事增华、后出转精!时间业已把吴江积淀成了一个样板、一个经典,而诗意地栖居在这里的文人、富商和官僚,世世代代参与了它的经典化过程。

然而,当我穿过两千年的时光隧道,走进太湖新城的时候,蓦然感觉,如今我在东太湖的苏州湾发现了另一个吴江,一个现代的吴江,它就是太湖新城。至此,东太湖就有了两个吴江,一曰古典吴江,一曰现代吴江。如果说上述吴江是一种古代经典、旧经典的话,那么太湖新城就是吴江的现代经典、新经典。古经典之美,曾令我愕然失语,那么在这个新经典面前,我只说八个字:如此人间,何必天堂!现代吴江已归属“大苏州”版图,它正以勃勃雄心致力于打造苏州湾百里风光带,且已从“运河时代”跨入“太湖时代”!就像此时刻的我,从垂虹桥跃上苏州湾大桥,也如从一个时代进入另一个时代一样。说起桥来,水多、桥多好像是江南古典水乡一个最显著的特征。桥,似乎是古代文人雅士们幸会唱酬、诗酒风流乃至风情演绎的场所,因而更是才子骚客们笔下的一个“意象”。比如唐杜牧的:“春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比如晏几道的《鹧鸪天》:“小令尊前见玉箫,银灯一曲太妖娆。歌中醉倒谁能恨,唱罢归来酒未消。春悄悄,夜迢迢。碧云天共楚宫遥。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请看,明月夜下桥,谢桥又杨花,多么美的感觉和意象呀!由此说到垂虹桥,更可谓大名鼎鼎、故事多多。苏东坡宋熙宁七年路过此桥,与张先置酒唱酬的故事,就不说了罢。而“姜夔过垂虹”见证的可是才子佳人、风情月意,令古今多少同行艳羡不已的故事啊。姜夔是江西人,寓居浙江德清,年少时孤贫,成年后屡试不第,游历四方。姜多才多艺,通音律且能自行度曲。于是,大他三十岁的大诗人范成大成了他的忘年交。宋绍熙二年冬,姜在范成大家客居一月,应请填新词《暗香》、《疏影》并配制曲谱,范激赏不已,遂将家伎小红赠与姜夔。姜与小红泛舟归乡,路经垂虹桥,此时大雪纷纷,姜吟《过垂虹》:“自琢新词韵最娇,小红低唱我吹箫;曲终过尽松陵路,回首烟波十四桥。”多么的缠绵,多么的美好……然而,当我站在现代化的苏州湾大桥上,回忆这座小桥以及与其有关的故事时,心绪繁乱而惆怅:一点点忧伤、一点点若有所失、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既忧伤这些故事这些人,离我们已渐行渐远,又稍感欣慰的是,小桥终于被我脚下的这座大桥所代替,嗯,这些故事这些人毕竟已经“白发”,已经老去。现代化过程往往是以失去一些“原来的美好”为代价的,这是一个悖论,一种现代人挥之不去的超越了张翰“莼鲈之思”的“大乡愁”。然而,放眼苏州湾,身处太湖新城,我发现,这里已为文人们乃至更多的游人,提供更多更广的雅集游玩场所:翡翠岛、阅湖台、如意桥、音乐喷泉、博览中心、水街……在这里,姜夔的小舟已进化为激情四溢的游艇,现代化的音响,把小红的箫声与低唱演绎得声情并茂。而且,如今的文人唱酬集会,不再仅仅是几个封建官僚兼骚客、贵族加士大夫,而是其中有你、我、他,有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流。“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从某些方面讲,如果说古吴江曾经是一个贵族化的吴江的话,那么今之太湖新城则属于全民或大众。请看,宽阔的环太湖自行车道绕湖一周,供全民健身享受;阅湖台、东太湖生态园则笑脸相迎来自四面八方的观众。

在吴江,与桥有关的,还有一个“钟情怕到相思路”的故事,发生在流虹桥。明末清初,吴江北厍有个叫叶元礼的男人,他是康熙丙辰进士,中书舍人,写过《原诗》的大诗评家叶燮是他叔叔。叶元礼才情高,相貌尤其好,时人常以一睹其面为快。风和日丽的某天,他们叔侄结伴去苏州路经流虹桥,河边酒楼一纯情小姐目睹其面,顿时倾倒,但囿于礼教不敢面诉衷情,常守窗边眺望期盼,日久相思成病,药石不救。临终前告诉母亲,其心已属叶生,今生无缘,愿结来世。恰好此时叶元礼再次经过流虹桥,其母拦叶告知女儿临终话语,叶肝肠寸断,急奔小姐香闺,此刻,小姐才轻轻瞑目。此事感动了诗词大家朱彝尊,遂写词《高阳台》,其中写道:“重来已是朝云散。怅明珠佩冷,紫玉烟沉。前度桃花,依然开满江浔。钟情怕到相思路。粉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谁寻?”因写得凄婉动人,故追咏者甚多。词缘人写,人以词彰,帅哥叶元礼从此更是帅得令争睹者发狂——徜徉在东太湖畔的景观大堤上,我一边畅想着这个凄美的故事,一边目赏心羡着身边走过的那些帅男靓女,呵,多么好的年华!真的为他们感到幸福,这样的悲剧绝不会在他们身上重演,此时也感觉自己年轻了许多。我想把这段爱情佳话讲给他们,并深信叶元礼这种“因情而帅”的魅力,能够感动每个时代的少男少女。但又一想,此属多余。我深信,他们知不知道这个故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他们深深懂得,爱和爱情在任何时空里,都是人间最美的语言!就在观景大堤不远的长椅上,我眼见一对六十多岁的夫妇或情人,紧紧搂抱着在那里作幸福的长吻……文友俞前兄还抓拍了这一镜头。见我们走过来,似乎有几分羞赧几分紧张。其实大可不必,你们尽管痛痛快快、淋漓尽致、昏天黑地地拥抱长吻吧!苏州湾、太湖新城是一个让身体放松让心情放假让思想休憩的地方、一个让人遭际爱恋或艳遇的地方、一个让人彻底释放爱欲的地方、一个让人乐不思蜀的地方、一个美得让人想写诗的地方……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默诵着范仲淹的名句,乘着王勃“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般的诗兴,我欣然登上东太湖阅湖台,但领略到的,却是一副迥别于岳阳楼和滕王阁的“三吴胜状”:苏州湾音乐喷泉气势磅礴,最高水喷120米,水型设计16种,一秒之内,能把一两吨湖水送上天空。此喷泉高度加358米高楼高度、加60米灯塔高度,一起汇合成太湖新城的审美高度。每值夜晚时分,乐音响起,华灯闪烁,众泉喷彩……那真是一场视觉的盛宴!听说太湖新城还要开通与苏州之间的湖底隧道,打造与周边城市的“一小时都市圈”……呵,苏州湾,大气象!太湖新城,大手笔!如果说“粉墙黛瓦”“小桥流水”“湖光桥影”的吴江,向我们展示的是一种古典的农业文明的钟灵毓秀式的秀美的话,那么当今的苏州湾、太湖新城呈现给世人的,则是一种包蕴着古典元素与现代内涵的大美!在松陵巧遇两位年轻的电视节目编导,席间叙话,我曾调侃他们现代化的摄像技术,已经把游记作家逼向死角:作家写景费时费力,电视拍景瞬间完成。编导答曰,错矣!你以为我们只在意“象”吗?我们所要捕捉抓拍的,是“象”背后的底蕴。是的,他们和我们作家一样,都是在思索并寻找着苏州湾、太湖新城大美背后的那个深厚的底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吴江震泽,水乡古镇,我的故乡,亦是篮球巨人姚明的祖籍。

好友酷爱篮球运动,是姚明忠实的粉丝。那一次,我偶然说起自己是震泽人,他便惊呼:“震泽!可是姚明的祖籍?”“是呀,是呀。你来,我带你转悠。”“嗯,一定会来的!”这一说已过去好多年。终于,这个初春,朋友即将从遥远的北方来江南水乡,震泽这一站的导游,自然非我莫属。

太湖之滨,千年古镇,小桥流水,枕河人家,青石小街,千年岁月,千年如故。初春的气息,弥漫在古镇的街头巷尾。午后,携朋友踏进震泽柔软而温暖的春天里,寻觅那些姚明走过的脚印。朋友迫不及待地想去走访姚明的祖宅。

          姚明祖父身高两米多,外号“姚长子”

姚氏家族世居在震泽打线弄3号,这条弄是古镇历史上丝线作坊的所在地。这里,曾经是震泽丝商潘意时的祖传旧宅,建于明末清初,姚家世代租居于此。姚明的祖父姚学明,身高两米多,被震泽乡邻亲切地送一外号“姚长子”。

   与朋友寻觅而行,打线弄位于震泽东南方。小时候跟着妈妈在医院上夜班时,就一直在打线弄附近玩耍。时间仿佛回到了从前,这边是杂货店、点心铺,那边有旧书摊、水果行,伴着货郎悠转的吆喝声。小弄的老屋依旧,凝视着灰白的墙面,恍惚中,仿佛听到一群顽童蹦跳着在喊,“姚长子”来了,“姚长子”来了。上世纪30年代,“姚长子”在镇上的万生烟子纸店工作,他每天上班都要穿过一条长长的弄堂。他每每出门,都会在小街上非常显眼,引人注目。弄堂中,有一群玩耍的小孩每天都在等着姚爷爷经过,目的是想知道“姚长子”到底有多高?小孩又不敢喊住他,终于想出一个办法。一天,他们搬来几条板凳,叠高,底下几个小孩扶稳凳子,一个小孩站在高凳上。“姚长子”来了,高处的小孩用手中的蒲扇量过他的头顶,落在墙壁上,小孩欢欣雀跃,“姚长子”回头,微微一笑:顽皮!如同每一位水乡的居民一样,姚学明的性格也是温和可亲的,和身边的乡邻和睦相处,从来没有因为孩童的眼光而感到生气,钟灵毓秀的一方水土,养育了姚氏宗族,也赋予了他们朴实宽厚的秉性。面对顽童,他总是报以善意的笑脸。与朋友寻访了几条深幽的弄堂,斑驳的墙上依稀有几处划痕,高度也在2米左右。或许,那就是当年古镇的小孩为“姚长子”测量的原始身高吧。

 

打线弄,曾居住了姚家几代的后人

  打线弄,曾居住了姚家几代的后人。梧桐树绿了又黄,“姚长子”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姚长子”的儿子、女儿、孙子,也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静谧的时光里,流动的是岁月,唯有老宅,在这里静静守候,诉说着姚氏家族的变迁。周围的一切都改变了,唯一没有改变的是门砖上的匾额“庆积东阳”,门楼比周边的民居高出好多。有心的家

乡人,在整治老街的时候,保持了姚家祖宅的原貌,祖宅面阔三间,坐北向南,前后三进。风的手斑驳了庭院的门。门紧闭着,我们没有进入,只是想象着,姚明每次回震泽看望爷爷奶奶,进出门楼的情景。

   姚明,这个中国篮球史上最优秀的代表人物。不但在NBA叱咤风云,还通过自身的努力,改变了西方人在篮球运动上对东方人的偏见,为中国篮球在国际上赢得了无上的荣

誉和尊重。虽然蜚声国际,可姚明一直保持着谦和的姿态、独立的个性和低调的处世态度。和西方篮球巨星们的狂野不羁相比,姚明更像一位来自东方的智者,在他的血脉里流淌的是江南小镇温婉的小桥流水。面对荣誉和光环,他始终保持着理性与睿智。作为中国体育走向世界的形象大使,他有着水乡男子的温和与坚韧。温和,是一种不争的亲和力;坚韧,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精髓。谈起小镇震泽,他总是一脸的笑容:“震泽对我来说很特别,是我童年的记忆,是我的根,每次回去,都能找回小时候的感觉。”

姚家后人,至今大多还生活在震泽或苏州。儿时的暑假,亦是他回震泽的时间,住在姑

姑家,与表哥、表姐们一起尽情玩耍。童年的记忆,深刻又美丽,令人无法忘记。表哥钱姚,比姚明大五岁,姚明从小对他可是言听计从,像个跟屁虫一样,他走到哪里,姚明就跟到哪,“哥哥,哥哥”地叫个没完。只是姚明的身高,很快就超过了大他很多的哥哥姐姐。笔者的高中同学姚丽影,是姚明的表姐(祖父是亲兄弟)。她说姚明的性格在他们几个表兄妹中是最温和的,从小就很懂事听话,遇事耐心又沉着。前几年,她还代同学向姚明要过好几个签名的篮球,他都一一办到的。

小镇走出去的巨人,含羞又敦厚

从小镇走出去的巨人姚明,与祖辈、父辈血脉相连,他无论身在何处,无论取得何等的成绩,他总是如此含羞与敦厚。水乡震泽,已经浸入了这个80后大男孩的骨子里,清清的頔塘水赋予了他特别的气质,谦和中带几分理性,内敛中带几分睿智。曾经在大洋彼岸打拼的姚明,一定常常想起小镇上亲人的叮咛和嘱咐,想起邻里乡亲热切的目光和殷切的期待。朋友低头寻思,感叹道:难怪球场内外,姚明都是如此大气、成功。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姚明,毕竟是你们江南水乡儿女的后代啊!

家乡震泽以姚明为骄傲,自觉保护古镇街区,守护着姚家的祖宅。姚明的成长,亦影响着小镇对体育的关注。上世纪70年代,篮球运动在震泽就非常普及,很受欢迎,在藕河街还有一片灯光球场。那时笔者的家就在藕河街,至今还清晰记得,晚饭之后,大家都会到球场边散步,当时的篮球场上,那些打篮球的人,在球场上尽情呐喊,挥洒汗水。而我们总会在旁边羡慕地观看。从1984年开始,震泽镇开始举办全镇性的“慈云杯”篮球赛,到1994年11年间共举办了10届。而姚明在国际篮坛上获得的巨大成功,更是激起了震泽人民对篮球运动的热爱。2010年,震泽以姚明的爷爷的外号命名,成立了“姚长子篮球俱乐部”,至今已举办过两届比赛。

    水乡震泽,姚明故乡,也是我的出生地.在那里我度过了十八年的寒暑.如今只有弟弟家在那里生活.多少游子从这里走出.人才辈出.这里有太多的东西值得寻觅。走在石板路的街巷里,厚重而深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看到网友关于海航老二师(就是后来我们的四师)和庄桥机场的文章.不禁有所感慨.八十年代我在宁波庄桥机场航四师37793部队服役了四年.庄桥机场隶属东海舰队航空兵四师.四师有黄岩路桥机场.其中就有著名的海空雄鹰团了.宁波机场作为东航的训练机场.驻扎着十二团和独立大队两个飞行单位.另外就是作为后勤保障的我们37793场站部队了.场站有团司令部和协同飞行单位的外场分部.负责牵引飞机和所有运输的汽车连.保卫警戒机场的警卫连.给飞机加油等等的四站连.飞行跑道和机场所有地方的养护和消防由场务连担任.其他还有通讯连.军械股.军需股.油料股.汽修所.气象台.照相室,食堂股.营房股.农场.招待所等等.我新兵连训练结束后.先在西管营区(以下有描述)团部工作了不到两年.后来随团部迁到了机场内.

  西管营房.营区大门看似不大.里面却很广阔.前苏联样式的营房排列有序.每座房子的墙顶上都有个大大的五星.显得很庄严.那里驻扎着37793部队团部和师部工作组.小车班.还有航四师家属区.紧靠着宁波姚江.从新兵连刚到团部的最初时.自己的工作还是踏踏实实的.可以说是从早忙到晚.作息也是很规矩的.我的寝舍和几个参谋相邻.但其实要在很晚才能听到他们陆续回来的声音.在走廊的另一端是几家转业军人和家属的房子.那里呈现的才是柴米油盐的百姓生活状态.走出我们这排营房穿过一个家属楼就是下面转载网友文章中提到的宁波百年压赛堰水坝了.在错落有致的平房间隔中有军属闲暇时种的自留地.时常还能看到他们在认真打理的身影.曾经还和同屋的战友偷过他们的蔬菜.记忆中西管大门外紧挨着是我们场站的蓝天饭店.司务员是我们吴江老乡.所以空闲时经常混在那里.也偶尔和团部的同事在那里喝点小酒.进入西管大门是大片的空旷地.堆着大量的巨大的树木堆.夏夜无聊时常常会爬到顶上.迎着习习夜风.享受着军营的寂静.此时的西管营区是最令人惬意的.夜幕中点点淡桔色的灯光从各个房间中透出.温馨而静怡.草丛中萤火虫的微微弱光和远处传来的蛙鸣声给人以虚空的感觉.偶尔有行人在树荫小道中隐约经过.才会意识到自己并未身处于静止的世界中.两年后随团部离开了西管区搬到了机场内.机场与西管相隔不到一公里.记得中间还要穿过条铁路.铁路是专门用于火车驳车和车头调头的.常常在路过时看到几个工人在缓慢滑行的火车上窜上窜下的忙碌着.而我们也会以火车即将到来.阻拦栏杆即将落下时能冲过铁路路口为乐.如果西管像似机关大院.那么机场内才是真真意义上的兵营.飞行团每天进行着飞行训练.我们场站则执行着各种保障任务.那种忙碌而充实的工作生活情景至今清晰.连机场的各个布局和所有单位的位置细节现在还记忆犹新.我们团部的新营房是幢四层楼.三层是工作区.顶层是我们的寝室.而我们的围墙外就是现在宁波很有名的压赛堰古村落.虽然军营岁月还有西管营区和机场等等情形已经很遥远了.却堆积着我太多的青葱记忆.那时的人和事至今列列在目.然而这样的回忆我并未觉得有多么的美好.反而会感叹那时的年轻无知和现在的苍老.前段时间偶然在别人的博客上看到了关于庄桥机场.压赛和西管.才添写和转载了这篇博客.弹指一挥间.岁月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西管从照片上看已非八十年代那时整洁而有序了.变得异常破败(见我的相册).听说现在部队已经搬离了.划给了宁波江北区地方政府做房产开发了.但不管世事变迁.当兵的记忆会一直在的.

 

 

宁波庄桥机场大门

 

在面目全非的西管营区和当时的我

(以下转载网友的关于庄桥机场的历史) 

关于压赛和西管

      海航二师,是1952年10月由四野四十六军一三八师机关转隶海军后,于1953年2月在庄桥机场正式组建成海军航空驱逐机师即海航二师机关,直到1957年12月调驻路桥机场,其间,师部营房驻地与机场相距约半公里,分别是宁波的俩地名,根据以前我爹妈用胶东方言说过的我再以普通话转换,我认为应该是“西馆”和“亚赛驿”,但是现在怎么也查不出来,经网友梦游牛、1843110961等指教,现在搞清楚了,是“西管”和“压赛堰”。西管:早在春秋时就有人类在甬江北岸的现西管一带生息,唐代置贸县永安乡(驻庄市村),元代改称清泉乡,明代改称西管乡,明《嘉靖志》载“定海(镇海)县西管乡”,1930年以乡驻地的庄市村改称庄市镇。后几经变更,1987年为宁波市镇海区庄市镇。现西管属江北区孔浦街道百合社区(2001年由原压赛、西管、下白沙三个居委会合并)。现在称作“西管小区”的当年海航二师的西管营房现在还是那个位置,原来的大门还是在倪家堰路路西。现在的西管小区里面还留有当年的一些老房子,走进去显得格外空阔、肃静,特别是些老房子山墙上面很大的红星,更显得庄严。代号92919部队。

      压赛堰:是宁波市中心北4公里处,即现江北区孔浦街道的倪家堰河与与姚江故道交汇处的一座水利设施。到压赛堰得从西管小区大门进去穿过院子才能找到它,它是古代建在外江(姚江)与内河(倪家堰河)之间既能蓄水又能排水的一座水利设施,明嘉靖至清乾隆年间(1522-1795)的旧志载为压赛塔堰,据《宁波市镇海区地名志》记载:团桥“一带居民多姓陈,老祠堂的陈姓是宋代由宁波压赛堰迁此”知压赛堰在宋代就已存在,一直到1959年姚江大闸建成后就不再使用。2011年1月压赛堰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压赛堰是姚江上至今保存较为完整的水系堰坝,它展示着历代对姚江阻咸蓄淡、防洪排涝,合理使用水资源的工程设计和功能。现存的堰坝总建筑面积约650平米,自南向北由三个单体组成:南端是单孔的“郭公础,此名系民二十年重修时在词峡叹停中间是“船闸”,其过船坝坝体两侧仍遗有绞索亭石柱,其上有清光绪九年(1883年)重修时的题刻,其北侧有绞盘轴插孔,是以绞盘牵引过船只的遗迹;北端有重修于清道光四年(1824年)的“石础,系石砌五孔水闸,闸孔上铺有条石,西侧遗有石制闸门插槽。

    这座堰附近的很小的自然村叫做压赛堰村.其上级行政村是压赛堰村委会.在庄桥机场东西隔着倪家堰路就是压赛堰村委会机关.在往东过了倪家堰河就是压赛村

 

                                                               庄桥机场的历史

     1941年4月,日军在镇海强行登陆占了宁波,12月偷袭珍珠港发动了太平洋战争。1943年,美、英、法、荷、澳等同盟军开始反攻,从此节节败退的日军一面缩短战线,一面凭借被其占领的中国大陆继续顽抗。年,日军为抵御盟军在浙东沿海登陆,一是加强各据点的工事构筑和对“三东”(镇海、鄞、奉化三县东)的扫荡,再是加紧在慈溪县庄桥镇、灵汉乡和镇海县压赛乡三个乡镇的一小片沿海平原上圈地修筑飞机场。 1944年月,日军工兵由伪慈溪县长赵一明带路到庄桥一带察看地形后,在庄桥、马径、大李家、傅范和压赛堰等村土地打上了木桩,规划在鄞慈公路(宁波至观城)、鄞镇公路(宁波至镇海)之间修筑一座占地3600亩(约2.5公里)的飞机场,计划用民工六千人在四个月内完工。 1944年9月,伪慈溪县政府就此事致函日军驻慈溪县联络部说:在未奉到本国政府明令以前,未便有实际行动之协助。并据乡镇长及民众代表申述及要求提出意查明实情予以采纳:“1、滑走道(飞机跑道)依预定计划向镇海方向前进一至二百米,即庄桥镇起点方向向内缩短一至二百米。2、开始时期,最宜于十一月间,盖斯时农作物即可收割齐全,即征用人工,亦可利农隙征集……”但日军根本不闻不问,立即派60多人进驻了庄桥耶稣教百年堂,从上海郊区强拉、诱骗来的900多名民工分别住在孔家大祠堂等处,开始沿着木桩标记围上铁丝网,同时限铁丝网内各村老百姓半月内自行搬迁,否则强制拆掉烧毁。当时,抗日民主政府任命的庄桥镇镇长钟一棠中医向区长黄一平做了汇报后,奉上级指示与日寇开展斗争,动员农民先把牛只和粮食转移到铁丝网外的村子去,当日军要来拆房屋就结队游行。经过斗争,迫使日军又放宽搬迁时间半个月,搬走一户拆一户。多数老百姓投奔无门,受害户达千户以上,仅庄桥镇各村被拆毁房屋有三千余间。日伪军威逼民工下田开沟排水,毁掉的即将成熟的晚稻在五千亩以上,损失稻谷至少有150万斤。 1944年10月初开始建筑机场,因民工人数远远不够,日军一是在庄桥、灵汉、压赛等乡镇,强制各乡镇每天出工300名,再是派伪职人员四出招工。此间的23日,盟军飞机5架由宁波方向飞往庄桥上空轰炸扫射。11月,机场工地驻有日军护工队三浦部队40名、海野部队130名,驻穆家的民工达3000余人,到1945年2月完工,机场东起原镇海县压赛乡泗洲河沿,西到原慈溪县庄桥镇大河相近的集成小学,南迄姚江,北达姚家(即灵汉乡的小河边)。呈直径约5华里、横经6华里的椭圆马路形:中心的汉塘庙设有二座瞭望台及警备队驻地和地下室,北边半圆状有30所高约5米的无顶土筑泥窠(即机库),周围有汽油、汽车、机械、飞机、弹药等仓库及兵站,靠南为全长2公里多的跑道。庄桥机场建成后的1945年3月,盟军出动飞机7架再次炸毁敌机2架及汽油库。机场因施工质量不符合机场标准,日机曾发生过三次事故:一是1945年3月24日上午,一架飞机着陆时两个轮子陷入泥中,使二人受伤、飞机损坏;再是27日下午,一架三引擎大型飞机降落时也遭同样命运,一死二伤、机件受创;第三次两架“神鹰号”降下来几乎倾倒,停靠在跑道转弯处。此后,再也没有飞机降落,为此,日军在庄桥镇征用篾工用竹篾编制模型飞机,外涂银灰漆安放在机场上,以迷惑盟机。次日就被两架美军飞机投下的燃烧弹烧掉了。不久日本战败,机场由国民政府接管。解放后于1952年7月开工修复扩建庄桥机场,至1953年12月竣工后跑道长2400米宽50米,由海军航空兵二师接收使用。1984年,庄桥机场作为军民合用机场,1990年宁波栎社机场建成后,庄桥机场重新恢复为军用机场。由于宁波城市发展的需要,庄桥机场将搬迁到慈溪市观海卫镇,但何时搬迁目前尚未确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