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钻石米花
钻石米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216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旅行

希腊

雅典

旅游

分类: 光阴逆旅

去异国他乡旅行归来,最容易被人问及的便是那里的人有什么特点呀?那里的生活怎么样啊?坦白来讲,这趟欧洲旅行给我最多欢乐最丰富体验的地方还是希腊。每天出门都可以遇到有趣的人和事,晚上回到小旅馆都会跟小师妹回忆一遍当日遇到的妙人趣闻,简直乐不可支,笑到肚痛,然后困恹中依旧期待新一天将至的奇乐。

先说说希腊人吧。热情,毫无疑问是希腊人与生俱来的特质。无论有听过其他朋友说希腊人粗鲁、没礼貌,有时甚至奸诈。也有人告诫我们说希腊满大街都可能遇到坑蒙拐骗。可是我依旧要坚持说希腊人是最好相处的民族。作为一个文化上的泱泱大国,他们毫无祖上阔过便傲视别人的架势,完全没有法式的傲慢和意式的骄盛,更不似德国人那样冷傲。希腊人是完全打开心扉的个性,喜怒哀乐全部溢于言表,喜聚众爱热闹。常常是你向一个人闻讯,然后一帮子热心人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旅行

希腊

雅典

旅游

分类: 光阴逆旅

 

雅典二字在我的词典里,其浪漫程度,涵韵程度,魅力程度几乎是无可比拟的。2007年,当我计划自己的首度欧洲行时便毫不犹豫地将这个城市圈了又圈。只是当年旅行正值寒冬,雅典的海洋魅力不得领略;再加上当时飞往雅典的航班都需七转八转,我怕臃肿的人拖着臃肿的箱子不堪承受近40小时的顿踣,在最后的最后放弃了雅典,转道去了巴塞罗那。也是这样一个夭折的旅行计划在我心中存居了多年,几乎是一有朋友提欧洲,我都会去问:“雅典怎么样?”每度National Geographic Travel上登希腊游的广告,我都会下意识地打圈电话,跟朋友们叨叨希腊的好。去年年底,美联航的好友心血来潮下签下申根签证,然后跟我讲:“我们一起去希腊吧?”我当时便热血澎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8-25 06:41)
标签:

旅游

分类: 光阴逆旅

 “在我身体的列车里,在我的命运旅行途中如同一站接一站的一日复一日里,我探出头去看见了街道和广场,看见了姿势和面容,它们总是相同,一如它们总是相异。”
     葡萄牙作家费尔南多佩索阿曾这样描述旅行,在他那里,旅行者本身便是旅行,我们所走出去看到的一切无非是场心灵剧,是部人生戏。
    我并无如此玄奥而高深的体悟能力,不过是很俗很俗地孕留着不甘寂寞不忍平淡的老文青云游四方情结,自然,欧罗巴大地是这个宏伟绵深情结的最重寄托。
    2011年夏天,我跟闺蜜小师妹,拖着两个小旅行箱大大咧咧上路了。于是便有了这段在时空远端行走的闪亮的日子。。。
    我们的行程如下:
    6/20-28,希腊雅典+圣托里尼岛
    6/29-30,德国慕尼黑+新天鹅堡
    7/1-3, 奥地利维也纳+萨尔斯堡
    7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偶然淘到《绿野仙踪》的70周年纪念版:5张碟,一块手表,一本花絮手册,一本当年的宣传集锦。欢喜得我对着一桌子东 西傻乐,居然哼起Judy Garland的那首著名的Over the Rainbow——童年时代就醉心过的调调。后来索性用CD机循环播放这首歌,那句少年时不曾留意过的歌词闯入耳膜
Some day I'll wish upon a star
And wake up where the clouds are far behind me
Where troubles melt like lemondrops

世间若真的有这样一个烦恼都会如柠檬汁一般融化的地方,那这个地方应该是童年吧。

童话里,我最中意的两个是《绿野仙踪》跟《小王子》,然而对这两者的爱是截然不同的。看〈绿野〉的时候我尚在幼儿园,自己都是没心没胆没脑子的小朋友,童 话里的励志讯息全部接收到,于是努力成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对这个电影的记忆全部都是快乐的,记得自己还曾厚颜无耻地扮过Dorothy,然后逼着几 个小伙伴扮没有脑子的稻草人,没有心的铁皮人和胆小如鼠的狮子。。。而看〈小王子〉时我已上大学,在大一中国古代史的课上,读得满脸都是眼泪,躲在角落里 猛擦泪水。然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琢磨玫瑰啊,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5 15:37)
标签:

杂谈

     可能是看神神叨叨的韩剧中了毒,临睡前占了把星。把出生命盘排了排,感觉自己美美的天秤性格里居然裹挟了处女啊,天蝎啊这些不招人待见的星座影响呢。具体如下:

太陽位於天秤座
月亮位於水瓶座
水星位於天蠍座
金星位於處女座
火星位於射手座
木星位於處女座
土星位於天秤座
天王位於天蠍座
海王位於射手座
冥王位於天秤座

每颗星星都有意义,对太阳主星座都有影响。月亮据说占性格的30%以上,我的竟然是水瓶,难怪跟那么多瓶子合得来


水星代表表达方向和思考方向,俺是天蝎型,可怕吧?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1-02 18:18)
标签:

杂谈

    新年又有朋友来问三十岁的问题,没有什么好说的,贴一段最近写在小说里的话:

  当我读到“Time marches on and sooner or later you realize it is marching across your face”(时光行进,你迟早会发现它行进过你的脸庞)的句子时,心里也常感怅然,可是倘若世人真的发明时光机将我送回二十岁,我却未必愿意。

    人人都有二十岁,人人也都必然遭逢三十岁。陶渊明曾有诗云:“盛年不再来一 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二十岁时谁又留意过这份情怀?不过当它写给不用功念书的年轻人老掉牙的箴言。然而现在重看,起头一句“盛年不再 来”,收尾一句“岁月不待人”是种何等的叹息。盛年二十已去,可是有多少人将那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18:52)
标签:

杂谈

    很多年前,听过一个笑话:世界上最好的小伙是伟哥,最好的姑娘是伊妹儿。斯时,网络魅力初显。80后还是teenagers。我们还会写信 去电台征 笔友,女生还会买很漂亮的韩国信纸给心仪的男生写情信。语文老师还会苦口婆心地劝一手别字丑字的男生勤练硬笔书法:“字是出面宝,写个情书字难看,是追不 到女生的。”

    那时朋友很多,有天天见面的,周周煲电话粥的,月月通信的。那时皮夹里总会放上几张邮票,还很不厚道地研究过怎样循环利用邮票,挖人民邮政的墙角。。。那时,伊妹儿还是个很新的东西,知道怎么用,却一周不会正经写一封。联络感情还是喜欢打电话写信,最好见面。

    可是,我还是申请了QQ,6位号码。据说现在都可以卖钱。冥思苦想出的网名一直用到现在——即便如今早已不用QQ了。朋友一拨拨地变成跳动的小企 鹅,仿佛也是很cool的事情。我对新事物的拥抱总是不假思索的,有人思考抵制数字化时,我听都不屑听,只觉人家老古董,我盛赞“天涯若比邻”的科技。第 一次收到email情书,明明书法那么好,明明有我的电话号码,为什么写email——他当然是死定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18:50)
标签:

杂谈

     上msn看到有人簽名檔上掛《老男孩》,上開心看到有人在談《老男孩》,上豆瓣又是一堆看過想看《老男孩》的友鄰。於是我終於明白此《老男孩》非樸贊鬱的《老男孩》。不須ppstream、迅雷等等”先進“工具,直接優酷在線,40多分鐘,下飯正好。

    原來又是個緬懷青春的片子。完全不考慮technical的層面,這個片子衝著最後煽出我眼淚的那首歌,我打5分。全篇深得韓片精髓,撓人癢癢撓得到位。一群萎縮男還是萎縮男,但萎縮男老了也讓人難過。

    前天給個編輯寫信,還說自己心態多好,不想再寫青春流逝的暖傷冷痛,要來謳歌成長成熟的好。今天看了這片,發現原來自己並不淡定,青春還是個敏感 詞,稍微說 一點年少輕狂,盛年不再,稍微來一點壯志未酬人先老,就足夠我飆淚了。看來對未經大起大落人生的人來講,青春流逝恐怕是日常里最浩大最糾結的事件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2-29 18:49)
标签:

杂谈

我一直是纸制书的坚定拥护者。原因很简单,对于我来讲,纸制书不仅意味着几百页文字,更多的是一连串有趣的日常活动——走街串巷地淘书,在旧书店与 爱书人搭讪聊天,皮夹里塞满各大书店的打折卡(這種感覺比塞滿銀行卡還要滿足),將書一排排碼上書架,定期重新編排書在書架里的位置,往床頭廁所邊堆書, 直到睡覺如廁都覺得空間逼仄,偶爾聞一聞書的味道,心裡喃喃說,哪本哪本是珍老級,因為書頁間渙漫泛出陳香,而哪本哪本乳臭未乾,因為一打開還是油墨味沖 天⋯⋯

曾經也幻想自己的戀愛要在借書還書的一來一往間發生。儘管錢鐘書老先生充滿諷刺地嘲笑過這樣的愛情伎倆,不過完全不妨礙我的心嚮往之。總之,紙製書的魅力輿日常生機人生浪漫種種種種都密不可分。

剛上大學做文藝女青年的時候,看文德斯的《柏林蒼穹下》,裡面憂鬱而英俊的天使愛在圖書館遊蕩,更為我無條件擁護紙製書增添了一重理由。

後來來美國,在Colorado住的三年里,常常在圖書館地下一樓整日整日泡著,讀到博爾赫斯說:“天堂是座圖書館。”心裡想圖書館是座天堂。

倘若沒有那些書脊直直書頁齊齊的紙製品,恐怕世界要黯然許多。讀書人的生活也要空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先说说现在我每天的基本日程:

9:00-9:30起床、咖啡(偶尔加vodka)
10:30去学校,在公车上胡思乱想10分钟
11:00-12:00上课
下午发一小时呆,看几个小时书(视心理生理状况不定,视Starbucks里音乐和人流情况不定)或者上seminar/与教授见面
晚上6:00-7:30一周做两次简餐,其余吃剩菜或买现成的。
晚上7:30-11:00 上网、隔三岔五间或写东西(心情好的时候写小说,心情差的时候写论文;或者也可以说写小说往往把心情写好,写论文往往把心情写坏。)
11:00后洗澡、看民工片、和DS里的Snoopy耍一会。入睡时间从12:00-2:00不等,视民工片的精彩程度,和Snoopy的表现而定。

这个日程大概比任何为生活奔波的好青年们的日程都要更无聊更堕落。我之所以拿出来说,是突然发现,这些年来其中唯一不变的dos是睡前的那个Snoopy抚养游戏。

其余活动没有一向是固定超过五年的。白日的上课教学种种劳作年年翻新,教授学生面孔忘记的比记得的多。论文小说也是勤一小阵,懒一大阵。唯有这个任天狗天天惦记。

我绝对不算爱宠物的人,自05年开养这条骑士查理王猎犬以来,并没有放大心思培养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