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果壳网
果壳网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72,757
  • 关注人气:1,2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本文由 Nautilus 授权转载,姜Zn/译)益生菌的概念已经出现好几个世纪了。自古以来它们都是人们饮食习惯的一部分,一直都被人们和对健康的益处联系在一起。世界卫生组织将益生菌定义为“有活性的微生物,当摄取适量时,能对宿主的健康产生积极影响”。它们广泛存在于各种食物中,包括酸奶、开菲尔、酸菜和其它发酵制品。母乳中也含有益生菌。

另一方面,大部分益生菌广告都会大肆宣传其对健康的作用,但是却完全没有经过科学研究的证实。一片“含有400亿活菌”的药片并不会帮助你的孩子减肥或者让免疫力“激增”。它并不会防止你家小孩在飞机上哭闹,或者保护他们不长蛀牙,缩短感冒或流感的持续时间,或者治好胃酸倒流。这是个十亿美元级别的产业,但是几乎没有医疗监管。

图片来源:Eat This, Not That!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表明定期饮用益生菌酸奶(不管是不是动物奶)能让你的小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可能是童年那群种太阳的小朋友成功发明太阳种植技术,今年的夏天格外热,在空调房里戏精们吃着冰淇淋才觉得活过来了。聊起蒂姆·波顿的《查理的巧克力工厂》,大家纷纷表示这种天气里,工厂只会整段垮掉,变成查理的巧克力海洋。戏精A脑洞大开,提议动手建造一个不会垮掉的冰淇淋城堡!几个戏精用乐高玩具搭起一座城堡,还买光了附近便利店的冰淇淋……

一座不会垮掉的冰淇淋城堡就这样诞生了……

喂!你们以为自己是宝宝吗?!


让小球球先来走一遍


冰淇淋源源不断顺着城堡的滑梯通道流下来,稍有不慎,冰淇淋就会滴落到下方的滑梯通道上。

千钧一发之际,大家找到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小时候我们都嫌弃过跟在屁股后面一步不离的弟弟妹妹们,管他们叫做“小鼻涕虫”。小鼻涕虫们总是奶声奶气,哭哭啼啼,而且还……怎么也甩不掉。

今天要介绍的这种新型材料,就是科学家从“甩不掉”的鼻涕虫身上得到的灵感:就在上个月,《科学》(Science)杂志报道了一种能用在湿滑的生物体表面,甩不掉、扯不断的医用粘合材料[1]。

加了绿色染料的粘合材料样品,研究人员把它卷成了鼻涕虫的形状,看上去就像是蠕虫形状的软糖。图片来源:参考文献[1]

粘合剂的工作原理,就是在两个界面之间构建各种各样的作用力,把这两个界面粘在一起。界面间的作用力主要有这么几种:

  • 一种是化学键,这种作用力比较强,但粘合剂撕下来的时候会扯开化学键,破坏表面;
  • 另一种是非化学键,利用物理的相互作用(静电吸附、范德华力等),不破坏表面,但是作用力也相对弱一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篇文章里凡是你觉得十分炸裂的配图,均来自作者的灵魂手绘。

一、前言


你以为人类最底层的需求是WiFi?Too young!

人类最底层的需求是电池电量啊!

原图来自“马斯洛需求理论”,有人说我画的像一坨便便


目前,手机和电动车等产品中使用的电池都是锂离子电池。虽然这项技术在未来几年仍将如火如荼地发展,但科学界早有了一个共识:如果没有大突破,锂离子电池无法满足未来的储能要求。

如果,你想要买个一口气跑几百公里的电动车,或者用个三五天不充电的iPhone,那么关于电池的未来,你还需要知道点别的。


二、锂离子电池的窘境


商用的锂离子电池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钴酸锂正极,碳负极和电解液。充电时,锂离子从正极中出来,经过电解液,到达负极,同时电子经过外电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多家媒体争相报道,强生公司7月24日宣布了“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临床试验”的结果,“志愿者对HIV疫苗耐受性良好,并且100%产生了对抗HIV的抗体”。因此也接到不少朋友的电话,询问这一消息,这其中也不乏一些感染者,似乎这个疫苗过两天就能上市一样。

一时间情绪有些复杂。一方面很开心看到大众对于疾病、对于预防特别是对于疫苗的关注;另一方面,也担心对于研究结果的误解产生负面的影响,于是决定说说这事。

简单讲,这并不是全球首次HIV疫苗人体试验,目前获得的也是较早期的结果。让志愿者产生免疫应答,并不代表这种疫苗就能预防艾滋病。距离真正可以广泛应用的艾滋病疫苗,我们的路还很远。

图片来源:123rf.com.cn


这个试验到底说明了什么?

7月24日,一项被称为APPROACH的早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出现在巴黎第九届国际艾滋病学会大会上。这项试验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是8月9日,1776年的今天,都灵的一个贵族家庭诞生了一个男孩,他叫阿梅代奥·阿伏伽德罗。趁今天这个好日子,我来跟大家818那个阿伏伽德罗常数的故事。

在化学老师第一次告诉你“一摩尔等于6.02×1023个某种东西”时,你有没有脑补过一名叫阿伏伽德罗的化学家坐在显微镜前夜以继日地数着碳原子的样子? 

作为一个清点全班人数时都会数错的手(脑)残患者,这个画面让我对这位数数界的大牛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情。 

但是仔细想想好像有什么不对……

​这样说吧:假设阿伏伽德罗每秒钟能数一个原子,那么他在这样一刻不停地数了一年后,能数清多少原子呢?

答案是31536000个,相当于总工程量的1/20000000000000000。

当然,在这样做之前,他还得穿越到现代,打包一整套扫描隧道显微镜。

​显然,阿伏伽德罗常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经过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联手观测,天文学家对新视野号探测器即将飞掠的下一个目标——柯伊伯带小天体2014 MU69,有了全新的认识。这一结果却令他们大吃一惊!

在成功飞掠冥王星后,NASA的新视野号探测器将在2019年1月1日,近距离飞掠下一个目标—— 一颗比冥王星更偏远的柯伊伯带小行星2014 MU69。这将是有空间探测历史上最遥远的一次飞掠,比冥王星还远出16亿千米。

这个小天体在2014年被哈勃空间望远镜发现,由于距离太远,外加个头太小,就连哈勃也看不清任何细节。天文学家只能根据观测到的亮度,大致推测这颗小天体的宽度应该在20到40千米之间。对于新视野号的科学家来说,如此粗糙的认识显然是不够的。他们迫切地想要知道这颗小天体更多的细节,以便详尽地规划即将到来的飞掠任务。

2014 MU69是新视野号探测器的下一个近距离飞掠的目标。图片来源:NASA


拦截阴影

对于这么遥远的一个小天体来说,想要在地球上想要对它有更多的了解,除了建造更大的望远镜以外,唯一的办法就是测量它投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6年7月,葛兰素史克公司的人乳头瘤病毒(HPV)2价疫苗获得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许可,成为国内首个获批的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时隔一年,就在2017年8月1日,葛兰素史克公司再次放出消息,该疫苗已正式上市。人们一时间欢欣鼓舞,但也产生了一些困惑:这疫苗该打吗?怎么打?还有没有必要去香港接种更“高级”的疫苗呢?

简单讲,如果有条件,符合标准的9—25岁女性应该接种这种HPV疫苗。

图片来源:123rf.com.cn正版图片库


三种HPV疫苗的区别

目前市场上共有三种HPV疫苗,分别为2价、4价和9价。

2价HPV疫苗希瑞适(Cervarix,香港地区商品名为卉妍康)由葛兰素史克公司生产,2007年上市。本次国内上市的就是这种疫苗,主要针对16型和18型人乳头瘤病毒,可以预防70%左右宫颈癌的发生,因此被人们称作宫颈癌疫苗。

4价HPV疫苗佳达修(Gard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期,我们通过媒体获知,有部分“民科”对果壳网发起诉讼,理由是“名誉侵权、侮辱民科”。我们注意到了网友对此事的讨论,也接到了许多来自媒体朋友的问询,公开答复如下:


1

相关诉讼的消息,我们是通过媒体获知的。目前,我们并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文书。


2

引起争议的文章发表于2017年5月初。当时,有网媒刊发文章,宣称“中国科学家发现电荷并不存在,教科书将被改写”。此事一经报道,即引起了大众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但科学界则非常冷静,甚至直斥该结论“一派胡言”。

果壳网编辑团队邀请数位物理学家对相关论文进行了评价,最终由编辑婉珺执笔,形成了文章。随后,这篇文章被刊发在果壳网面向科研人群的“果壳科学人”微信公众号上,同时还配发了一篇学者的评论,以及由果壳网作者馒头老妖撰写的“民科”分布领域数据分析。

当日稍晚些时候,“果壳网”微信公众号选取这三篇文章中两篇值得向公众读者推荐的内容,经过正常编辑流程之后,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姜Zn/译)在其它星球上发现生命的可能性取决于这两个重要问题的答案。第一,生命出现得有多频繁?第二,当生命出现时,它坚守阵地,不被完全清除掉的可能性有多大?回答第一个问题是极度困难的,尤其是当我们手里有且只有一个生命星球做例子的时候。但是回答第二个问题就容易一些了——至少如果对象是地球的话——而一个天体物理学家三人小队已经尝试了作答。

来自牛津大学的大卫·斯隆(David Sloan)和拉斐尔·阿尔维斯·巴蒂斯塔(Rafael Alves Batista),以及来自哈佛大学的阿维·勒布(Avi Loeb),发表了一篇标题喜气洋洋的论文:《生命在天体物理事件面前的韧性》。他们估算了太空灾害,比如从天而降的小行星,将地球上的生命全部清除的几率。令人宽慰的是,他们认为这几率是天文数字级别地低——每十亿年中发生的概率约是一千万分之一。“我们得出的结论是,生命一旦从某处诞生了,就很难被根除了,”斯隆道。换句话说:生命总会找到办法 (就算你用巨型太空石头或者爆炸的恒星给它一记暴击也没用)。

澄清一下,这三位科学家并不在意人类的命运——这种脆弱的、肉乎乎的物种,用斯隆的话说,可能会“被气候的变化杀死,或者被糟糕的政治影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