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兵
大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77
  • 关注人气: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7-04 08:58)

 

京北有一峡名曰云蒙峡,山势奇伟,岭俊洞幽,春则山花烂漫,夏则幽谷鸣蝉,秋则红栌遍野,冬则玉树琼花,其景妙不可言,庚寅年交白露前,有驴友酷冷君欲邀四五同好往而访古探幽,前者,盖因数日前探路未果,酷冷颇有不平之意。今再访之,誓有踏平云蒙之心。

晨,会于东直门,先到者,酷冷,大楚君,金刚狼,财运并余。未到者,酷冷令于鼓楼汇合。

至鼓楼,未几,有二女侠,一曰行录,二曰枫叶者,姗姗而至。

酷冷佯怒曰:“君何来迟耶?”

行录惶惶曰:“公交羸行,非吾之责也。”

酷冷曰:“汝等知罪否?”行录曰:“妾实不知!”

酷冷曰:“大军一动,牵一发而系全身,汝二人迟来,害吾全军等候,本当重罚,脊杖四十,念尔初犯,罚文一篇,如若再犯,决不轻饶!”

行录曰:“罚文一篇?呜呼,吾宁愿脊杖四十!”

车行至白道峪,又遇DAMON携妻箪壶浆食而至,于是众人结伴而游。

同行者大楚君,身躯伟岸,螳臂鹤形,颇有春秋大侠风范,于此地形了然于胸,遇有岔路即荆棘巨石挡路者,身先士卒,酷冷君亦逢山开路,劈荆斩棘。另一女侠号曰财运者,时而登高指点江山,时而攀枝摘果寻花,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这是户外多年来最危险的一次遭遇了,可以说是死里逃生,经过这次遭遇使我对户外运动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对大自然有了更深的敬畏。我们征服不了自然,甚至自己都征服不了。

经过三个小时的车程,我们来到一个西灵山脚下一个小山村。天气出奇的好,澄净的湖水似的天空,没有一丝风,太阳透过窜天杨投下斑驳的阳光还是有些晒。从这里看不到西灵山顶,但能感觉到她在那里等我们。进入一条山沟,由于近期雨水较大,沟里溪流纵横,有时山路全被溪流淹没,不得不淌水而过。山路曲折而漫长,四周只有蝉鸣,溪水声。随着海拔的升高,渐渐没有了树木的遮挡,火辣的太阳开始直接烘烤。加上水汽蒸腾,似在桑拿房中行走。不时捧起一把溪水洗脸降温。走到沟的尽头,一道山梁横亘前方。梁头已出现草甸。给人一种希望所在。冒着烈日登上山梁垭口,眼前豁然开朗。前方是大片的草甸,盛开的各种颜色的野花点缀其间。你看,那长得像菊花,样子很萌的是蕊瓣唐松草,那样子很吸引人可怜楚楚的是柳蓝,从石缝里钻出来的是老牛筋,摇曳在风中勾人魂魄的是有斑百合。当然,还有那年年花谢花开花相似,人去人来人不同的金莲花。由于人迹罕至,以至野生状态良好,草深及没腰,脚踏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近来睡眠不好。从一上八达岭高速就开始迷迷糊糊的瞌睡。好在有茶树这厮给司机导航,朕也就安心了。也不知过了多久,说到了,推开车门,清冷的山风扑面吹来,立刻清醒了许多。仰头观看,深蓝的夜空镶嵌无数的繁星。银河似练。很久没看到这般景象了,以至于失神忘了卸包,直到村里的狗狂叫起来,才慌不迭的背起大包往幽暗的大山深处走去。

四周不是土豆就是玉米地,深一脚浅一脚也看不到周围的地势,好不容易找到一块还算平坦的地方,扎营睡觉。一夜无话。
天没亮就推看帐门,总算看清了周围的地势。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没吃早饭,立刻拔营出发。进入一条山沟后沿着一条河走,中途遇到一个牧羊人在剪羊毛,在跨过一条溪水时停下来,埋锅造饭,补充水。然后向着顶峰---白古茶山前进。

踏上垭口,眼前豁然开朗,小五东台似乎近在咫尺。四周出奇的安静,鲜花盛开的山坡飘过白云的影子。时而有一丝风静静地吹过。头顶不远处就是主峰,脚下棋盘似的绿野配上红屋顶的村庄。时间似乎凝滞。
白古茶山的销魂大坡啊,只能低头走,才不至于失去信心。终于上去了。但是马上又被轰下来了。不知咋的,山顶上草丛里飞出一团一团的飞蚂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4 20:39)
彩虹

出发前的一个星期连续阴天,临近出发又下了几场大雨。查看达理诺尔湖的天气预报,也是中到大雨,几乎准备放弃了。谁知出发那天白天还是细雨淅淅沥沥。临近傍晚集合时天气转晴,且出现了久违的彩虹。似乎在欢送我们。真是吉人自有天助也。
露营的最后一天傍晚,众人在大草原上幕天席地而作,喝酒说笑。刚吃完。一阵风卷着冰雹呼啸而来。幸好车就在旁边。呼啦啦躲进车里。冰雹砸到车上乒乓作响。约二十分钟,雨过天晴,天际出现了罕见的双彩虹,横跨达理诺尔湖东西两岸。蔚为壮观!似乎又在欢送我们回程。两次遇到彩虹,也算是奇遇了

打酱油的司机

本次活动为了安全起见,特意安排了双司机。孙宝明师傅因为出不来,特意给找了两位司机。主驾没的说,技术一流。副驾驶从出京到进京却没有摸过一次方向盘。以至于有人戏称副驾驶师傅是出来打酱油的。

飞蛾

深夜,车子在旷野上飞奔。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我们的一点灯光在挪动。不是听见车身和玻璃上传来劈啪作响的声音。开始以为是下雨。后来声音实在大,再一细看,原来是无数的飞蛾朝我们的车扑来。大概是被灯光所吸引。它们本是为寻找光明而来,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7-04 20:37)

话说本公子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腿肚子还转筋呢。这都是昨天双灵连穿的结果啊。按说本公子每年都走一次,不至于啊。后来一想。总算找到原因了。嗯,地雷的秘密我知道啦。原来这次换领队啦。陌上和霖霖:号称林妹妹队(霖,陌陌)。您说,跟着林妹妹爬山,咱能不腿软嘛。所以啊,当大部队在山下无聊的侃大山喝啤酒好几个小时之后。本公子才踱着方步走下来。敢情走P啦。

要说前队才厉害呢。有个叫荒城的家伙。从早晨集合到晚上集合,就见了两面。脚上简直是踏了风火轮了。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光顾了敬仰了。都忘了签名合影了。还有进宝,当本公子气喘吁吁爬上无名二的时候,人家正悠哉悠哉的割了韭菜呢。嗨,人比人气死人啊。还有那个老贾,哼,咱俩加起来都超不过二百斤。居然比我跑的还快。下次不带你玩啦。唯一令本公子欣慰的是,尘飞扬同学一直陪在我的左右。按说老尘的速度那不是盖得。平常早没影啦。这次走得极慢。还愁眉紧缩。一问,敢情钱包不见啦。可能路上去超市的时候丢啦。赶紧安慰。没准丢在车上呢。找个有信号的地方给司机打电话。果然在车上。老尘一听,来精神了。一会就跑远啦。只剩本公子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2-20 09:21)
标签:

杂谈

出京北百余里有关隘名河防口者,明永乐年建也。盖因地狭,山路崎岖,因河设防,故名。岁末,因欲访云蒙不得,偶至彼一游,值霰雪纷纷,天降云雾,百步外不见人也,又山径皆冻雨成冰,湿滑难行,步履维艰,至一崖口,路断,回返百余步,攀城而上,城顶宽阔,可并行双马,北为箭跺,南为绝壁,非结绳而不能上也。沿城行二里余。至一敌楼,登楼极目,群山莽莽苍苍,冰封万里,回顾关底,两城似双龙汲水,颇有气势。时雨雪飘落丛树,天寒皆成冰,似玉树琼花,剔透晶莹,真琉璃世界,水晶天地也。众人玩雪攀冰,好不快活!
复欲前行,路断不可行。时天已正午,众皆腹饥。回返。至关底,有土人拦路欲讨买路钱,只叹世风日下,大好河山皆被铜臭所污。
登车欲回城,众人兴致不减,皆曰值此冰雪隆冬之际,吾等何不把酒持肉,大快朵颐,不亦快哉。遂至酒店,围炉夜话,品酒喝茶,烹鱼煮肉,尽兴方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11-19 17:55)
标签:

杂谈

一直以为爬山和登山是一个意思。昨天才理解了这两个词的本质不同,因为,本驴真的是四肢并用,爬着到山顶的啊。预知详情,听本驴慢慢道来。
只有匍匐,才能前进。用这句话形容风驼梁之行毫不为过。天气预报周六大雪,周日晴。大风。早上出来时感觉风还不是很大。太阳照在身上,还有一丝温暖的感觉。但上周延庆暴雪,山上积雪应该很厚。所以再三嘱咐队员带齐抗寒装备,尤其雪套。我的雪套绑在鞋上的带子坏了,并没在意,也没换新的。事后证明此乃严重错误。
集合后出发,一路无话,进入山区后发现每个路口,村口都有护林员放哨。不禁担心能否顺利进山。吩咐队员下车后不要停留,立刻上山,躲过追兵再说。好在此条路线少有人来,又加上大风,进山口居然没有护林员。于是浩浩荡荡向山顶进发。一看脚下就知道自上周的暴雪以后还没有人从此上山,因为“万径人踪灭”,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红日,蓝天,白雪。景致倒也不错。远眺凤凰陀,很像珠峰的金字塔山峰。狂风刮起山顶的雪,形成白毛风。恰似旗云。
开始的路还很好辨认。没走多久,已然找不到路了。积雪把一切都覆盖了。时间都浪费在找路上。越往上走雪越厚。有的地方已到大腿。行走异常艰难。刚走了大约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大地村的老乡淳朴善良

从这里上黑驼山的小路缓慢而又悠长

虽然烈日就在头顶

像走在树木藤萝编织的隧道中

一路都是阴凉

蘑菇多的数不过来,像伞盖铺张

怪不得老乡让我们带着锅爬山,原来可以到山上煮蘑菇汤

黑驼山的顶峰视野开阔,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凤驼梁

举目南望,箭扣长城蜿蜿蜒蜒横在远处的山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S2末班还有五分钟,在车站外面就听到机车巨大的轰鸣声,马上就要发车了!而我们刚到停车场!一下车,众人就疯狂地往站台跑,一边跑一边举着登山杖大呼小叫,盖过了机车声。这时如果把登山杖换成菜刀,那阵势绝对震撼。明天报纸肯定登出“十名暴徒劫火车”

       终于跑进了车厢,长嘘一口气。对居然还能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着赶火车感到很惊奇,人体潜能总是在关键时刻爆发,一个小时前我们还在夜色朦胧的深山里蹒跚而行,步履维艰,今天走了三十多公里,每个人都尽显疲惫。尤其是最后两个多小时的公路暴走,几近崩溃。幸亏队伍里没有女生,本次穿越完全是和尚团。如果有女生,肯定要身陷深山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多少次梦里漫步在云中,万水千山也挡不住对你的思念之情

偶然的惊鸿一瞥从此定格在心中,壮丽的山河魂牵梦萦

重新背起行囊踏上征程。去寻找昔时的旧梦


在半睡半醒的黎明到了村上,那太行山的大峡谷九曲回肠。

蓝蓝的天空白云激荡。绿绿的山林洒下万丈阳光。

在古道客栈吃的早饭,风卷残云就像一群饿狼。

成群的驴友蜂拥而至,热闹得像赶集一样。

踏着光滑的石头走在河滩。看桃红柳绿春水荡漾。

一不小心失足落水,当头一棒冰的那叫透心凉。

三番五次涉水而过,赤足走在那软软的沙滩上。

鱼儿倏忽钻入水底,鸟儿成群的飞入芦花荡。

四周的群山峰峦叠翠,红豆杉挺拔貌美修长。

流连在如画的江山里,在人间仙境中徜徉。

时间过了正午天气渐热。众人也是头晕脑胀。

没有了纵横的溪流只剩下山路悠长。

没有了树木的遮挡没有了阴凉。

没有了体力没有了歌唱

只有那壮志豪情满怀希望,一路奔向前方

道天梯横在眼前,又窄又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