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龚绍萍
龚绍萍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04
  • 关注人气:1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博文
(2012-07-01 21:55)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拜见高黎贡山杜鹃王

★   龚绍萍

    当我决定为“高黎贡山杜鹃王”这棵老树写点文字,脑海里出现最多的是这样一组词汇:高黎贡山、来凤山、英国皇家生物博物馆。

    早在我见到这棵老树以前,我对它的惦念已经熬得很浓。这得感谢埋骨于来凤山森林公园里的那位英国生物学家、传教士傅礼士先生。尽管大树杜鹃标本成了英国皇家生物博物馆的镇馆之物,我还是有几分感谢他之意,毕竟没有他在1918年发现了另外一株他认为是最大的大树杜鹃王,并砍倒了那棵直径87厘米,周长2.6米,高25米,树龄280年的杜鹃,锯下标本带回了英国,也许高黎贡山现存的这株高达28米,基径3米多,基围近10米,要五、六个人才能环抱过来的大树杜鹃会晚很多年才会被人发现,也许不被更多人知道就被破坏,而我这等如世间一粒尘埃般的人,又怎么有与它见面之缘。想到这里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5-01 17:38)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寂寞银杏村

作者:龚绍萍

    城里一口古老的大钟和城外一个偏远的山村之间,似乎没有丝毫联系。当你泛舟史海,纵情钩沉时,却会讶异地发现,它们因为一个人的名字相逢了。酣然之间,一个在热海火山间浮沉近600年的村庄也开始拨开厚重的历史云烟,姗姗出场。

    明朝正统六年夏天,奉命驻守腾冲县固东江东石门的黄钺部戍边队伍浩浩荡荡开进江东,他们发现今江盈村所在地以及周边有很多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的银杏树,便决定在此安营扎寨。历时九年的“麓川之战”结束以后,因戍边的需要,他们再也没有离开这里。从此,江东银杏村这块土地上有了第一个村庄。

    开始,村庄并无名字,军队刀枪如库,马放南山以后,每逢阴雨连绵或大雨倾盆,夜深人静或四周沉寂的时候,只要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3-03 11:1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龚绍萍

    容颜永驻,只是一种理念,更多的时候是朋友间的美好祝福。

    几颗石榴子儿,每人一小杯玫瑰酒,我们的祝福就开始了:“容颜永驻!”,这是这次保山之行在死党燕家的一段画面回放。

    容颜永驻,容颜真的能永驻吗?说出祝福的那一刻,我的初衷只是对朋友的一种希望。三个人异口同声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由衷的兴慰,至少说明岁月的磨砺没有让我们麻木,我们依然能理性地看清容颜与我们的幸福的细微关系。

    “男人的变心是因为女人的变形”,“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这些话从在美容院工作的朋友那里听到过很多次。虽然女人并不是因为取悦男人才活在人世,我们女人生存于世间也必须寻求我们活着的价值,再说那些仅仅只在乎一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2-02-11 21:07)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细碎的幸福花絮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2-23 22: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走进素脑河水库

★龚绍萍

     在一个薄凉的秋日,我洗淡了灰色的心情,这就是从素脑河水库回来的感觉. ­

     步入景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家搞饮食服务的人家,出发前听丈夫讲,那家人能为游客提供简单的副食和饭菜,也可以为游客提供烧烤及做饭的各种器具,让游客到附近过一把野炊的隐。

     把车停放好,沿着一条极陡的石阶而下,水库和堤坝渐渐暴露在眼前。在堤坝上转悠,我竟找不到景点的名字,正纳闷中,只听侄女高喊:“草丛中有字,快来看”,草丛中有字?很新奇的说法,寻着侄女的声音找去,果然看见了散落在草丛中的“素脑河水库”几个大字,它们静卧在那里丝毫没有要张扬之意,大概是想让游客对这一景点自读自悟自评说吧?多少日子以来它就是这样在恬淡中静观天上的云卷云舒吧?那份云淡风轻的洒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1-22 08:44)
标签:

杂谈

分类: 散文

那年的歌

☆龚绍萍
                                                                    
       常常喜欢翻看人生的行囊,因为在漫长的人生旅途中的确需要不断的丢掉一些或者装进一些东西
    时间回溯到很多年前,在一个个“蒙太奇”式的组接回放中,一辆“吐,吐,吐……”响个不停的拖拉机,沿一条崎岖不平的乡村公路送我到一所四面有乱石头围墙的小学堂的镜头特别耀眼。接下来的镜头是我认识了我工作中的第一位领导。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天,那位如慈父般的马校长肩上扛着我的行李,手里提着我的水壶把我送到宿舍,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东山九月正芳菲(外一篇)

☆龚绍萍

      当朋友不断地将东山的花事带回,赴那场花的盛会的行程也由此催生。

      五月,曾经去过东山。九月再去,依然选择徒步。将车停放在“古道休闲园”门口,踏上大官古道,也就开始了与花儿们的频频见面。

      大官古道上究竟有多少花,我估计没人能说清楚。路两旁的林间有花,路上的草丛中有花。脚踩的是花,伸手可触花,看到的还是花。木本植物开花,草本植物也开花。白色系的,蓝色系的,紫色系的,红色系的,黄色系的,应有尽有。各种色系的花又有浓淡之分,大小之别,这些花一朵有一朵的样式,一种有一种的特点,让我忽然想起印度思想大师奥修所说:“玫瑰是玫瑰,莲花是莲花,只要去看,不要比较。”,的确,花儿们虽然色系各异,大小有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10-30 21:10)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笔

博园里的美丽相遇

★龚绍萍

  “人在天涯”老师,人在天涯,我和他有幸相逢于茫茫博海。

     人世间总有那么一类人,他们有一颗明媚而纯粹的热情的心,“人在天涯”老师就是这样的一个。

     与他的初识,还是我学开博客那会儿。一直反对给文字背一个厚厚的功利的壳,我始终认为写作是纯粹的,文字是干净的,但干净的文字就如四叶草,也能带给人幸运与幸福,正如我文字的背后,“人在天涯”老师的指导增进了我对他的敬重。我,文学小路上蹒跚的学步者,喜欢把习作发到博客,只要我的博文一挂出来,“人在天涯”老师总是很耐心细致地阅读,并给我写下激励性评语,需要修改的地方还会及时给我发个小纸条。记得,我的《家乡腾冲三题》那组散文,我开始的题目用的是《家乡在腾冲三题》,后来“人在天涯”老师给我发了张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人物传真





娘娘庙里安家    尼姑德聪是妈妈

☆龚绍萍

    在云南省保山市腾冲县腾越镇东升村娘娘庙里住着一个活泼聪明的漂亮女孩林会。她今年8岁多,就读东升完小三年级。娘娘庙现有出嫁人四位,两男两女。被林会称为老祖和师老祖的分别是一位81岁的男出家人和一位82岁的女出家,被林会称呼为师公的是女出家人德聪师傅,另一位被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1-09-25 20:17)
标签:

杂谈

邂 逅 阳光

                                         ☆龚绍萍

     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我在熙来攘往的菜市场买了我爱吃的甜白酒正兴冲冲的往回赶,不料,走了不一会就发现袋子是漏的,那甜汁似乎丝毫不在意我的感受,正一滴一滴往外跑,无措与尴尬忽然就袭上心头。
    “过来,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瘦削肩膀的女人正朝我招手,我心头忽一暖,温暖存活了几秒钟就被新的念头剿灭——那不是我熟稔的眼睛,我下意识地打量我身边的人,企图发现那女人招呼的对象.“过来,过来”,妇女边招手边喊,分明是在叫我,从她的目光我可以肯定。我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叫的就是你,你的口袋漏了,我给你一个重新装一下,要不到家白酒水掉完了”,瘦削肩膀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