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
分类: 原创诗歌
◎ 康格达峰顶的雪

那时我正读着霍尔的诗,诗中
日子紧绷,池塘在抚慰
心灵,松缓于从宽阔处来的风
很平静,你拿给我一张相片——
五月的康格达山,绿草葱茏
准备登山的人雄心万丈
山脊线杳远,如鸟,飞往山背面
我看到康格达峰顶的雪
蒙着午后阳光,也释放了爱。 


◎   马骡

清晨,我攥紧缰绳
和骡儿颠簸在山路
骡背上的麦垛像小山震荡
时值盛夏,毒日很快凌驾于
大地这只小小的碗顶
我们浑身冒出热汗……
那些日子骡儿使了大力
在老榆树浓荫下,作为役畜
得到了比往常更精心的
护理——食拌豆料、鲜草成捆
饱饮清凉井水(那是雇车
从远地方运来的人饮水)
父亲又晒温了一盆净水
从鬃毛开始为它刷洗
不忘叮嘱说要反复擦洗
硬邦邦的腹部
(因它卧睡粘满泥草)
仿佛有天我会继承他的手艺
如今我才明白那是同理心
生长在一个农民的肋骨。
不多久,如果你看到它
摆甩身上的水,雄威毕露
以为它是一匹该出现在
荧幕上奔驰的骏马。
后来,父亲开回了一辆拖拉机
合计着它不好再派上用场
“一年到头的花费
够养活下崽的牛羊多只。”
他决心变卖它。
而他们曾一同翻地,
播种,驮运收成
在突来的暴雨中相互贴身
他想起一家生计
儿子们还像影子般单薄
而他的老伙计默默
跟在背后,蹄声噔噔
不免惆怅地回应着
那是他艰难岁月中唯一的依靠。
我记得它那般匀步
带我到了集市,整个牲畜市场
它暗红的皮毛
足让其他马骡面露妒色
几分钟,马贩就决定买下
连同简易挽具和鞍褥
我和父亲没有回头多望。
我听过入夜后它忧伤的鼻息
母亲补充说,在决定卖掉它开始
见它食欲不振,眼角充泪
在我们忆及的九十年代。
它二十岁左右,如果活着
眉心间落一块拳头大的白斑。 


◎  锯木

院里码放着暴晒了一个夏天
粗细均等的树干
这天下午,父亲搬出锯木机
手握明晃晃的利斧
准备将它们截短,劈作柴禾
这是他应付冬天的哲学
锯木声丁丁,满透秋日庭院
我的心绪落进不说话的木头身上
看父亲锯、劈……树的尸体
很快被切劈成柴禾样子
黄昏我站在散发木香的杂物间门口
隐约看见了闷在炉膛的灰烬
那时父亲斜倚着廊柱
眺望远山,他看起来像从那里
突然回到了家中 



◎  野鸽

当我抬眼向野鸽
晨曦中喷过水的草坪上
似叶舟浮动
夏日清晨寂然无声
它们啄食的细喙一下下
在我皮肤上荡起
铿锵的脆音
光在野鸽脊背上打滑
我顺势在心里铸雪
庆幸啊
从我不曾观望的飞行中
它们落到了此处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9-03-03 08:43)
分类: 原创诗歌
 ◎     五点
           ——献给玛丽·奥利弗

并非等到此时
才动手写下
并非有意,玛丽
是我太累了
五点钟
像你身体内镶嵌的
一块明亮宝石
如果还活着
你已经裹紧衣服
脚步轻轻地
出门了。
这是中国北方
冬天已近尾声
最后的冷
正从炉火旁游离
撤往窗外
与事物们纷纷作别。
玛丽,
你到黑色池塘了么
看见水上白鹭
裁出的百褶裙了么
告诉我
外面一切都醒着
松树,露珠,岩石
四周的空隙
唯独你
被欢愉包围
沉沉昏睡,芬芳的中心
万物附着在你
温热的每一寸肌肤
又疯狂伸入
血肉
因为你,亲爱的奥利弗
你原本是高贵的泥土? 


 ◎    落雪的群山

每座山都有雪
无法触及的
一块缺陷
那是山的肺。
从车窗懒望
向明灭的雪山
浮出
又潜入
在亮月的海上
——一条座头鲸
浮出又潜入……
不得寂静
这落雪的群山
鲸鱼的孤独
如此辽阔 


◎      灯

我的儿,你是初猎的
小兽?凝视着灯罩里面
光的一团余烬。
门外此时群星闪耀
爸爸带你穿过走廊吧
去追逐比凝注的
大得多的事物。
但我并未那么做
意识到你是在教育我
一个自以为是的成年人。
儿子,爸爸开始懂了
这光是游晃的神
长久地凝望将换得他
在我们眼窝的片刻小憩。 


 ◎     铅笔

这是发明中最被动的
被赋予了创造
却只听命握着的一只手。

这是发明中最矛盾的
被中心的痕迹
反复折磨
像握它的人带着原罪。

这也是令人忧伤的发明
看到成盒的,堆压
在玻璃展柜里的铅笔
会因为它们还没有
或永远都没有写一首诗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8-10-15 14:22)
分类: 原创诗歌
◎  给儿子

整整两小时,你像
不知疲倦为何物
的小山羊
攀上我的肩膀,
又一次次落下。
我惊叹于你的耐心
有无人镇守
那么大的球门
——一种反复冒险
令你咯咯笑。
但每次发笑都被你
遗忘得同你
一样干净。
后来,为了结束
我选择扮死
你喊着爸爸、爸爸
且不停以水喂我……
直到你露出
灿烂的笑容
我们紧紧拥抱起来。
我明白有天
你手中的杯子
会变成铁锨的木把儿,
水会变成
掩埋我的土。
儿子,
从你坠地那一秒
就无偿得到了
我的生,我的死
但愿这不是
你心头的负担。 


◎  深夜长街

光芒返回了睡袋
当确定流下的乳汁
与昨天一样多。
不同于人类在造设法令
不可剥夺性的同时
又为它蒙上无限多变数。

想到如此糟糕的类比——
忽对自己丧失说话的欲望。
零星的灯迫使周围显现
一群清冷的影:
树的,栏杆的,电线的,楼宇的
犹如死者留给活人的记忆
静悄悄地,渴望被再次谈起。

我路过一扇扇紧锁的门
感到这些屋子
是马厩中伏卧的马
闭目咀嚼过剩的寂静。
更远处落在黑暗盛极之时
能确定一根针
也无法亮出尖尖的决心。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8-09-25 10:48)
分类: 原创诗歌
◎  连环梦

像雏鸟在寒风中振翅
我新生的牙关激动不止。
这之后它尝试咬下一块夜
但始终没有完成。
我几乎醒着:看自己
尽力绷开梦的纱布。
梦中我果真醒来
耳洞彻底空了
两耳之间
仿佛灯火通明的隧道。 


◎   2007

人生如雾,祖母轻巧得
像吹灭命运的一缕风
她死了。记录她的钟表盘
刻度停止在2007年的夏日午后。
我窥见床榻上神的奴仆
和空中飘荡的花瓣并无二致
洁净而速朽。我试图加入
亲人们低声啜泣的悲伤
但眼泪悬垂在平静腹内
只是一个安宁的词。
我从他们哭丧的脸通晓了
下一具必然轰塌的
潜藏在我们中间。
死亡的星星明灭在每个人心里。
那个午后雪线般漫长
我的眼睛全情聚焦:
从未有过如此清澈的天空
如此湛蓝,宛如大海搬到了天上。
送葬者肩挑盛放尸身的担架
像运送一条搁浅的鱼
大步流星穿过浓荫密布的茂林
究竟又是什么
催动树上的果实纷纷成熟 


◎   父亲

高过屋顶的树
摇晃枝条
影荡在父亲身上

像个钟摆。山头
夏日尘埃一样
滚烫的麦穗——

他的黄金
成色不足
还在变弱。

父亲的脸
在地面戳出
几百种表情

后来他手攥镰刀
割掉了那些
苦涩的粮食。

那时父亲像我
这般年轻
此时我凝定

望他所望:
山上
种着生活的要义。


◎   稻草人

永远凝注前方的田野
日升月落,风追赶风
却永远看不到自己
你是你的瞎子,执迷于
黑洞一样困惑的身体。
你是飞禽的君王
令它们脏腑震颤。
你这沉默的原子弹
静立如西西弗斯
完成了比石头沉重的工程。
当你瓦解将至
一个夜晚便魂飞魄散。
清晨我书写你:
土地上竖着十字架的孤独。 


◎   父亲

我俩在廊院纳凉。
话题像一座摇摇晃晃的不倒翁:
如何处置繁殖凶猛的老鼠
关系到我们自身的救赎。
终极意义的探讨不了了之
因为神在科学与信仰的夹缝中
几乎要窒息。
沉默将我俩囚禁了半多钟头。
又开始了,天刚擦黑
那只鸣虫拖着长音的呼唤
不偏不倚落在我俩闭合的嘴唇。
父亲说他喜欢这个声音
仿佛它已晋升为家庭中的一员。
近日来这刺亮的叫喊
令父亲心神惚恍
他记忆深海里生锈的部分开始崭露:
我们的帐篷扎在林间空地
三峡的空气是沸腾的
而鸣虫是统治夜晚唯一的王
父亲说,那种声音能把山谷抬翻


◎  生日

白天我忙于贩卖汉字
教六十八只手
写下六十八个词:疆土
但身处的空间并没有被扩大。
秋天在窗外继续挥舞
它无形的手
促使呼吸的万物趋向平静。
早慧的叶子开始腐烂
这让我感到死亡
是一个初生的婴儿。
我二十八岁,两岁多的儿子
正教育我成为更健全的人
我的妻子仿佛不休的
缝补缺憾的缝纫机。
这清闲难得之夜
我内心紧束如花环
想起那个内心翻腾的宁德人
也不得不坐到浪尖上钓鱼


◎  飞奔的马

一匹长鬃飘逸的马
——原上一株轻盈的草

仰脖嘶鸣蓄力奔跑
闪电般的肌肉暴起

一匹马开始飞奔在原野:

一匹毛发竖立
通身冒汗的马

一匹飞起来的马
好似只剩骨架

一匹马的线条
留下马飞奔过后
迟缓的形象

梦里我快升上了天空
我是虚松的,如烟之马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7-12-26 14:27)
分类: 原创诗歌
《树》

每个人都种着
一棵盛夏的树

上边结满了记忆

如永恒缄默的影子般的树
从不乏暴戾同皇帝的时刻

有且仅有的这棵树
攥紧它粗砺的脖子:

叶片上渗出
难言的美丽


《醉汉》

不像升上云端般轻盈
反如剥了皮的桔子
翻越栅栏时,醉汉伏倒
状若脱落的一瓣

整体开始松动。
肉身里酒分子动乱
与永恒的时间掰着手腕
获胜的渐渐远离栅栏——

最终剩下发蔫的
那瓣醉汉自觉如马蜂
梦到自己是燃烧的固体
照亮了淡蓝色的夜晚

这看起来多么好笑
仿佛好端端个国家
醒来已四分五裂
而缺失的,将永远缺席


《雪》

风马在玻璃上跺脚
望向窗外
内心难免想象浮升:
云彩翻斗车
卸下成吨的砂砾
不过多久
到处都敷上了面霜
瞧那些顶风行走的人
浑身镀满干净的寒气
想到必定有一处
没被落雪覆盖的地方
像是突然照亮
心上陈年的伤痕


《理想午后》

乌鸦在残枝上歇脚
阳光在黑背上跳舞:
一面镜子呈现
一块冷却的煤。
感到我和它之间
有线条般的那类宁静
直到风刃割裂——
它返往山林
而我还思索
什么是我的渴望


《给Z》

又因为小小事件
我们之间的冷战
在被褥上竖起一道墙壁。
初秋,
如泉水流过干净的石头
能感到凉意正爬走皮肤。
我们背对背
尽量缓和着呼吸
不让彼此听起来
像高空坠落那样——
声音破碎!
不断地
想起好多事
比如都不成眠的夜晚
默默注视流星
比如去议论肥皂剧
怎样剥夺人的意志
诸如种种……
像你肩胛上的痣
种植在我的记忆。
但这些我宁愿埋进土里。
为了迎接更好的前方
我忍不住要跟你分享:
生活就是无限的森林
黑暗永远属大多数
撞见霉味充斥的
难熬日子
你和我
两片紧挨的树叶
等待阳光散开来
自会窥见身体里流出的
我们黄金般的忠于对方


《所不能描述的》

太阳落到山背面了
峰顶凹处
仍探出残余的
疲倦光束
漫不经心照亮
几乎是透明的
雾,也可能是尘埃


《没有比寂静更好的了》

没有比寂静更好的了:
灯光照射所及之处
铁炉立在角落
等待热情的煤块

没有比寂静更好的了:
柜子里仍锁着黑暗
给炉膛生把火
烧尽身体里的铁

没有比寂静更好的了:
明暗永世相伴
火炉与我交换哲学
仿佛一切现实由寂静
滑往梦的甲板


 《不眠夜》

作为失败的掘梦人:
与梦对峙更显平常。

从深井望出晚星照亮
唯独除了我。

仿佛是搭向井口的梯子
岁月中耗损过度而松动

在这样的不眠夜:无声的钉子,
开始自肉体里抽丝剥茧般掉下。

直到一架梯子完全解体直到
我们的困境自然地合二为一——

虚无如同标记我们脸孔的编码
证明任何东西都不曾杵在那里。


《海的相片》

①
暗礁隐藏在深处,不见飞鱼
密集的水呈现了一张海的相片
注视良久。水滴翻动着海之书

②
大多时相片屈从于相框——
这极其危险。海的暴烈
能瞬间淹没所有睡梦中
千万匹齐声的马嘶

③
我以为海之大不可被计算
一百次的精确斗量也有
第一百零一次漏掉的水滴

④
看不到蓝色帆船
海的翅膀
暗夜里迷茫的泡沫
浮动在波浪织就的尸布上

⑤
但大海的哀嚎不足以令人心碎!
如果海面上钉满钉子
哦,密集的呜呜呜,能掀翻天空?

⑥
海的相片:无穷。
干脆摔出窗外,让其流动
展开漫长而野性的征服
并一一击溃观照者臆想的描述。


《赴宴》
 
我建造房子,
在语言的迷途。
平方以孤独代替。
 
我建造房子,便于
豢养内心长廊上
盘旋的蜂群。
 
我建造房子即使
空濛中房屋摇坠
显得不太牢靠。
 
我建造房子就像
说我爱你
尝到舌尖那薄薄的蜜。
 
我建造房子,有丰盛的晚餐啊
烛光也快吃光了它自己
赴宴的人,你到了哪里?


《投石》

一个人一生
至少会抛出一颗石子。
这意味着那块石头
曾在其单调的岁月,
发出了非凡的声响——
包含但不局限:
与大地结实的击掌,
大过与另一块石的问候。
穿透树叶的窸窸窣窣,
略多于入水的沉闷。
从山顶滚落呢?
如同断开的串珠,
“咚…咚…”地逐渐消隐
接近无迹可寻。
砸到人的概率最小,
因为人类处处戒备。

……无论什么,除非它
变成石鸟,可能性为零。


《和自己谈话》

穆什菲在他的名篇《马》中写道:
那些雄壮的、近乎拥有完美智力
的马。石柱样的腿,如此坚硬
足够撑住我们的庙宇。

我曾试图去辩驳——不和虚构的
穆什菲。但我又要争论个什么?
当黑夜徐徐下降而马儿自丛中浮升
到沉没于星河仿佛进入全新的子宫
闪我而过的,不正是一匹匹骏马?

松缰卸鞍。我将释放马的身体和智慧
还将关闭庙宇的门扇——我的居室
杂草绕梁,到处是锈味呛人的旧东西。
一切不比细雨中的清泉般澄静
就势必先要停止这荒谬的假想——


《白驹过隙》

看阳光缓流过窗台。
风吹过幽林
树叶轻咬它的影子。

猫在角落里踱步
像安抚寂静。
……他环视一切
而一切如初。

只是,这双眼
就快失掉流光溢彩的青春了。


 《无题》

去远观一座山,云雾脱下的
薄纱。去看飘升的仙鹤向着
光芒,献祭温柔的身段。
去直面太阳俯瞰人间的愤怒!

去探视草木,清早中最先被
围困的头颅。露珠是什么?
纤纤玉手,正涂抹着良药。
去赞美低微的村落固守的土地。

去和那些早起的人攀谈天气,
用日常的言语清除慵懒的睡意。
等返身回到‘我’,阳光普照
内心仍是空空荡荡的荒野一片。


《清早》

这是四月的一个初晨,寒冷
在薄雾里疾走。雀鸟清晰地
划开几处略显弧形的伤口;
植物自静默的土壤蜕着枯根。
……
一些人劈柴,无心风景
不与薄雾的器皿构造瓜葛。
而透过枝杈投射闪耀的积雪
仿佛遗落人间的一枚枚星子。
我恰巧站在我们中间——
为把彼此连成个偶数。
如此滑稽……荒诞如今晨
瞧!时间在延展。一切
全然没有意义,却又耸立如孤岛。


 《挂衣》

有时是你的衣袖
环抱着我。

有时两件衣服构成
背对的一双影子。

有时又胡乱躺着、
撕扯,
重叠似心事。

有时……
太多。

因此你抽离了
这小小空间,

以便获取
那种神圣的宁静感。


《想象巴勒斯坦》

在我和巴勒斯坦中间,假定巴勒斯坦是
黑色巨石,我为浮草。一根绳索永远
系住我们。像一只手上盘根交错的纹路,
永不脱落。这并非想象:我们有命运
天生的赐令。槐花要溃败,我终将复归
你的天地。但若仅仅作为普通的人类
从新闻里见识不幸(相信吧,过去未来
并不会不同),我想象中的巴勒斯坦
你啊,不缺一管麻醉剂,不缺一台手术
缺的是血肉模糊的一具具无名的尸体。
绳索愈来愈紧。我和我梦中的巴勒斯坦
两个拥抱的羔羊到了命悬一线的境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5-06-02 12:52)

《词市》

 

清早我又专程
赶来词市
为着不曾出现的一个

这些年
没有一首诗
不被这个词折磨
也就没有一首诗
呈现过完美
从一条词街转
往另一条
一家词铺游逛
进另一家
偌大的词市
不见它踪影
暮色缓缓变浓
直到星光也合上门扇
我再次跳进
荒凉的
诗野

 


《诗中月》

 

月亮被伏身镰刀划伤。
                  ——

 

我曾把苍白
美名曰‘皎洁’
(或白骨)

 

又说月亮这浪荡女
摘下头冠
等她的情郎。

 

一旦离开形容词
不使用比喻
诗中月就死了,

 

我说的根本不是
被自身镰刀划伤
的那个。

 

其实月亮被本身误伤:
咔!我咬碎我的牙齿。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7-15 12:16)

《永不在一起的人》

 

中间有如纸薄
的一面墙
他们倚墙而立
醒时有季节般繁复的色彩
梦里却偷偷关注着另一面
这些人虚度光阴
胜似光阴,啊!即逝的灰骨!


《孤树》

 

如果我有颗枝繁叶茂的心
不屈服于风暴折弯了身影
爱一个人,期待她路过但
别留意我惊世骇俗的寂寞


《求尊严的平衡》

 

已知欲求平衡之物:
一把枪
一条打结绳子
一心向死的人

 

在这里,人必死
枪与绳子选其一
(须考虑选择后必定受伤害一方)

 

解枪、绳子、人
如何不损三者尊严而又风度翩翩?


《乌鸦》

 

据说大群乌鸦盘旋着向上
是为送别一位同伴的离世。

 

越来越高......接近乌云,
将自己隐如尘埃(本是尘埃)。
无人看见乌鸦的死像雨滴坠落。

 

天与地之间:
乌鸦以身躯之黑
完成了对死亡的行动。


《语言暴力者》

 

最后他被自己的语言蛰伤
变成第二个受害者
此时他的忏悔是风掠过的墙头草
鬼鬼祟祟、举棋不定
不定这语言的矛刺究竟洞穿了哪一个心灵?


《向着绝望生长的东西》

 

偶遇的幻丽。攀谈。后移的建筑和树木。前方即未来。喧哗里的静穆。眼睛注视的。错过。真实的错过。假装的错过。回首的潇逸。试探。小心翼翼。试探的立方。狂喜。误会之美。狂喜!赤诚。雪燃烧。假寐。一条隧道的黑暗后猛现的慈光。桥梁下哗哗的水声。萧瑟。两瓣舞风的落叶。雨。疾步。路灯的照耀。影子。遗憾。时光晚来的遗憾。一个绝美的比喻。消融。远远静立如仙的。瞬间。合欢。水汽。流动着。呜呜与嘻嘻。衣物。梳子。毛发脱落后。伞。伞下心跳的紧偎。剥离。绝望乘绝望。不回头望如一只断尾的壁虎。活生生的抽离。孤。生活。活生生被抽离的生活。被褥。沾染。呼吸。单。减法。尸骨。心安。无。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7-03 02:43)

《马》

 

奔跑让鬓毛成为

一把竖琴的奏音。

 

在月光舒和之夜
额头的白色斑点
是大地繁星。

 

如今被吊到博物馆半空
棕尾垂落。
而蹄掌如深谷
仍有一匹马活着的雄心。


《但从多蒙到利娅》

 

多蒙不指一个人
也并非某座城镇
多蒙像是猛然跳出的
转念一想,
利娅也是

 

但从多蒙到利娅,
架着长长的彩虹。


《双面劳伦斯》

 

1.
蒙娜丽莎画像凸显于
蓝色背景墙
是在白日!

 

如果剪掉中间部分
就剩下另一种场景:

 

他戴着毛羽类耳环
以女性身份
和以男性身份热恋的女友
谈革命话题
                       ——

 

在蒙娜丽莎的注视下
他们置身蓝色大海
四面汹涌着磅礴情欲。

 

2.
从电影展开到耳环缀饰之间
只有鲜红的嘴唇
哺乳一头打蔫的头发

 

3.
直到他手握一幅眺望远方的画
画中人
恰好坐在模糊色的沙发上
淋时间(或记忆)倾泻的瀑布

 

4.
而后他敲响了门铃。
雪堆满街道、屋顶、树木和天际。
他们又终于开启旅程,
此时导演将镜头对准下不停的雪。

 

5.
貌似愉悦总是短暂。
第二个女人的侧脸让我难忘——
深邃的眼眸
微笑的眼睛
越绝望越绝美的愤怒的平静

 

6.
但老妇人的眼别异于第二个女人
那是种蓝到完全发烫
比烈焰更包容一切的

 

7.
最后的片段于我已经失去了吸引力。
黄叶漫天,回想起玫瑰妈妈的转述:
“诗人从来不是冬天的点缀
   但冬天有他们也不是坏事
   因为一个诗人的心
   能成为火种”

 

他答道:“除非他燃烧,直到结冰。”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6-09 18:16)

《影》

 

午后。
三点。
狭角的
花枝。
暗。
影,
自屋檐。
落。
将摸我
额头。
很快。
困住我。
无声息。
似舌
僵,
轻吐元音。

在撞击。
否定:
它和我。

阅读  ┆ 转载 ┆ 收藏 
(2014-05-22 11:42)

《玛丽珍》

 

玛丽珍是一首洋文歌里的音译
“玛丽珍,甜蜜的玛丽珍......”
彼时汽车在环形山路穿行
司机的黑手指轻敲着空气
哦,玛丽珍,管你是什么诱人的可卡因
夕阳西下,微风浮动
玛丽珍也将宽阔的棕榈叶引得生动起来


《语言》

 

给我一瓣桃花
火中燃烧的美
美之惊悸

 

偏向我
当表达空阔生活
有季节般的智慧

 

或者让我辨识
坠入湖心的石头
和坠入河流的
是怎样两种声音?

 

......

 

你说:
灰烬。
徒劳。
不在。

阅读  ┆ 转载 ┆ 收藏 
个人资料
黑夜的诗一塌糊涂
黑夜的诗一塌糊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612
  • 关注人气:3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黑夜,本名马贵龙。写诗,生活。

我不知道别人读这首诗时会怎么想;我认为应该不错,因为我没费力去想;我想它时没有想别人听到我在思考,我思考它时没有想法,我说它就像我的词语在说它。——帕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