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绍禹
刘绍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685
  • 关注人气: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7-01-19 15:23)

文/刘绍禹

今天十九号是我姥爷去世一周年的忌日。我父母一反常态地早早就关电脑关灯睡觉了。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我对他们内心感受的想象继续失灵了。我从来没有想到我的父母是以静静地沉睡的方式来迎接我姥爷死后的又一个一月十九日。我仍然记得去年此时我母亲靠在我肩膀上的头,以及我生平第一次见到的我父亲的哭泣。

 

原来我父亲的哭泣是这样的。我姥爷去年这时在海淀医院,在我母亲的手中慢慢失去了生命体征,由一个干枯的接近九十岁的老人变成一具干枯的尸体后,全家决定遵从他生前的嘱咐,死后绝不进行任何葬礼,不给国家添麻烦,一定要立刻火化。所以在姥爷从刚刚失去呼吸和心跳,到变为骨灰盒上的一张黑白照片,之间所走的这个“死之流程”,当天上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打捞溺水的短篇文学》——加西亚·马尔克斯的《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文/刘绍禹    

       当我们提起短篇小说时,我们通常只叫它“短篇小说”。有时我们还会带着轻松或不屑的口气,叫它“短篇”。比如你和朋友聊起你昨晚看过的短篇小说,你会说:我昨晚看了一个短篇,什么什么什么。接着试图以最简要的三两句话概括掉它的全部。很少有人以仿佛站在文学之雄伟宫殿面前的崇敬跪拜之情去对待短篇小说。而当我们一说起长篇小说,《卡拉马佐夫兄弟》《追忆似水年华》《2666》《战争与和平》,我们就像在探讨刚在自己家门口修通的一条运河,认为它会长久而深远地永远改变自己的人生。我们谈及那些伟大的作家时,我们经常以“文豪”来作为对他们文学成就的最高肯定,“大文豪莎士比亚”,“大文豪托尔斯泰”。而我们称呼那些短篇作家呢,就变成“短篇小说家卡佛”,“短篇小说家门罗”,至多是“大作家契诃夫”。有一种印象在我们的头脑中根深蒂固,就是认为短篇小说作家写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1 01:02)

贾樟柯的新作《山河故人》在国内上映的第一天,我去一睹了“电影院中的贾樟柯”的风采。因为之前他所有电影我都是用DVD看的,甚至十年前第一次看他的“故乡三部曲”,更是端坐在更加古典的非平面直角的牡丹29寸电视机前面看的,当时用旧的播放器材来观看贾樟柯的早期电影,那种和现在的家用屏幕相比起来相对有些曲面失真的电视显像管屏幕中的世界与自己现实世界的绝佳融合,更让贾樟柯的风格化影片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烙印。此番的新片《山河故人》是贾樟柯第一次在中国以院线的方式将自己的作品推向大银幕,我自然要去影院“一睹奇景”。我虽说一直是贾樟柯的影迷,曾经被他独特的形式感和复杂多样的主题所吸引,但这次去影院观看他的新作的体验并非只是一次简单的“朝圣之旅”,而是从中阅读出了大量信息,下面我尝试尽量将我在《山河故人》中所看到的一切一条条讲述出来,与大家分享。 

•熟悉又陌生的开头段落 

《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0-15 15:46)

        如果你是乔纳森•弗兰岑的粉丝,势必会和托马斯•品钦、科马克•麦卡锡,甚或昆汀•塔伦蒂诺的粉丝们遇到相同的烦恼,就是你为了等待他的新作,必须得将你平生所能拥有的最大的耐心派上用场,等上许多年。但通常你在这种极度煎熬的等待中,又感到始终伴随着你的其实是一种沁入心神的充足感。他之前那些被你津津乐道的作品,就像在这些难熬的日子里在你头上始终陪伴着你的一朵云,每天都会按时降下一阵足以让你抵挡住这段焦急贫乏时日里那些干涸与饥渴的雨露,你会发觉自己这段等待的时光并不是搓手苦等,而是被他持续滋养着,渐渐变成了乔纳森•弗兰岑想要你变成的你自己。      

        说来很怪,弗兰岑是当今美国文坛中少有的仅以两部小说代表作(而且还是他本人的第三部和第四部“生涯早期作品”),便获得如此爆炸性广泛声誉的作家。想想看,威廉•福克纳在短短三年内就完成了他生涯中最有代表性的四本小说,《喧哗与骚动》和《我弥留之际》几乎是在同一年完成的。海明威顶着战争,仍然以接近每年一部的速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经常和朋友笑称,V•S•奈保尔是第一个也可能是唯一一个只凭游记就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我仍然记得几年前奈保尔的代表作“印度三部曲”终于全部再版时,我沉浸在这套可能是二十世纪最富盛名的游记中的爽快心情。地理位置上的迁移和对不同国家文化的考察审视,成了奈保尔文学的最重要和明显的标签符号。甚至当他的另一本代表作《自由国度》刚获得英语文学世界最高殊荣之一的布克奖时,很多新鲜读者还以为他竟是一个用游记获得小说奖的作家。现在我们可以非常确定地说,奈保尔不仅是二十世纪后半叶最有名的文学家之一,更是整个文学史上能把游记这一文学形式提升到一个更高层次的游记作家,在他至今仍未结束的作家生涯中,那些赫赫有名的游记名作一直是“人类究竟能把游记写得多好”这个问题的最佳回答者。而每当我们思考“奈保尔的游记为何这么棒”这个谜团时,总会非常现实地发问:奈保尔的游记如此出色,那么它发端的起点是什么样的?所以我把这本在国内第一次出版的《重访加勒比》拿在了手中,试图去解决这个答案。        

    &nb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2-24 02:36)
标签:

杂谈

       不知何故,开始想说一说家附近的老人们。也许因为我家隔壁的老头前几天去世了,人走灯灭,一墙之隔的老人陪伴了自己人生的全部时光,也像个家人一样的。邻居死掉了,楼上楼下房前屋外少了一个声音一个身影,就像家里砸碎了使用了三十多年的碗,天天用它,见面时很熟悉很放心,收到碗橱子里不会想到它,突然哪天碎了它,顿觉自己的一段时光告了段落。

 

    隔壁死掉的老头是我家所在这一片厂区的老领导,在我记事时就退休了,在我爸妈来这个厂很多年前就已经是老领导了。他只要出门,就从来都穿着西装,春秋甚至夏天也会在衬衫外面披着带垫肩的正装西服外套,天冷了以后则是米黄色或豆绿色的毛坎肩穿在里面,和正当职的国企老干部没有任何区别。老年以后毛坎肩和西装外套的肩膀会看起来暗淡发旧,也永远穿着西装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连夜读完了村上春树“怒冲诺贝尔”的新作《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写一点简单的感受,这次包括了全面的剧透,一来希望可以与同样读过这本小说的读者好好交流讨论,二来村上春树这本新书不算是严格意义上的“侦探悬疑类村上小说”,悬念固然有,但不是这部新作的重中之重,而且新作情节也较前几作更为简单,我相信剧透无妨。当然是否阅读剧透,决定权在您手中,“我们大家手中都握有自由。” 
   
  相信很多读者读完这部新作后的第一印象都是,《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以下简称《多崎作的巡礼之年》,没办法名字实在太长了)是村上春树“返璞归真”的“转型之作”。因为熟悉村上春树创作历程的读者都知道,村上春树在早期的“鼠三部曲”及续作《舞!舞!舞!》之后,开始对社会政治和日本的历史问题渐感兴趣,后来日本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地震和地铁沙林毒气事件,村上春树更是一头扎进了“政治探讨”中,以纪实文学《地下》和七百页巨著《奇鸟行状录》为最,达到了“政治隐喻小说”的巅峰。而后来的《海边的卡夫卡》和皇皇三卷的《1Q84》,又似乎悄悄地把充斥了早期成长小说的情感因素填补回自己身上,给“政治隐喻小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亲爱的朋友:

    欢迎您在新浪博客安家,您的博客地址是:http://blog.sina.com.cn/u/1836202537

    您可以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和展示最真实的自我,与网友交流,与线上好友聊天,还能通过手机发表博文和上传图片,随时随地记录心情和身边趣闻。

    我们为您提供了丰富的炫酷模板来装点您在网上的家园,强大的音乐播放功能更能陪伴您的网络生活。准备好了吗?现在就开始精彩的博客之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