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披云
披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36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3-07-25 12:24)

昨日見作文貼孟廟照片,其間古宇猶存,松柏老蒼。因憶呂梁之麓,汾水之濱,有竇大夫祠存焉。祠中植古柏,數人不能合圍。古祠一墻之隔,即母校華北工學院,亦為當年閻錫山別墅。祠宇荒寒,遊人不至。求學時,惟愛擕書一冊,于院中石塔獨坐。夏日汾水如綫,自峽中流出,飽瞻嶺上牛羊,灘前歸鳥,暮色莽蒼,方始歸去。祠中存唐李頻題寒泉詩,今日猶能成誦。竇大夫,即竇鳴犢。孔子因聞趙簡子殺鳴犢、舜華而拒不入晉。今尚存孔子回車處遺址。

莽山祠宇夢都稀,惆悵霜皮老十圍。翠蓋南風蔭古轍,青磚石塔到斜暉。寰中桑海唐音在,嶺上牛羊金爵非。危囯生涯誰不入,四年曾此愛芳菲。

 

錄舊作一首:

竇大夫祠

終古濤聲擁北城,大夫沉鬱俯群氓。祠連夕照千山伏,水挽風衣百草橫。柏老慣聼兵馬亂,鶯飛不見轍痕生。無諳蔥翠憑欄事,權把詩書坐石坪。

二零零四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7 11:02)

自小长于江南,溪头巷,有儿童追逐,口中哼着谣歌:“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外婆叫我好宝宝。糖一包,果一包,外婆买条鱼来烧……”我虽只是路过,也特别亲切,甚至有一番自豪。 们只是唱唱而已,我外婆家,便真的是在浮桥边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26 11:32)

秋山一别后,怯赋愁如海。人生各百年,安能相荷载。绿波亘旷野,朱颜随风改。大化无消歇,形貌岂长在。今我著斯言,忽觉精诚改。僶勉向何方,前修已菹醢。 
兄弟今安在,顾我如散柯。彼岁春风荣,结根驻岩阿。交枝各修直,雷霆奋消磨。岂羡谷底鹰,横干高且峨。腾身欲入云,浮景已蹉跎。一朝天地坼,纷纷托逝波。 
故人海畔来,遗我江浦鱼。责我何如此,亲爱在离居。向壁暗伤心,但言秋信疏。风来何瑟瑟,合卷长唏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8 08:51)

江南的清明,总是不期然就能与雨水相遇。撑一把伞路过城南。护城河里的浊水,翻腾起浑黄的水晕,推浮着水草,不知要流向何方。水边伫立,非为照影,而是如儿时一般想象,下面或是有大群的鱼在搅动,水草翻腾。

水底搅动的,不会是鲢鱼和草鱼,鲫鱼才爱做这样的事,厚背的鲤鱼偶尔也会来凑热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04-17 12:39)

江南的清明,总是不期然就能与雨水相遇。撑一把伞路过城南。护城河里的浊水,翻腾起浑黄的水晕,推浮着水草,不知要流向何方。水边伫立,非为照影,而是如儿时一般想象,下面或是有大群的鱼在搅动,水草翻腾。

水底搅动的,不会是鲢鱼和草鱼,鲫鱼才爱做这样的事,厚背的鲤鱼偶尔也会来凑热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裴艳玲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7-14 11:08)
标签:

杂谈

十三日醉歸次韻答穎廬師并呈大螺居

坐擁平湖暑氣蒸。重來欲釋腦如冰。

幸成飲啄身猶患,暫慰瑚璉造未能。

薄醉行歸市橋改,頑心幻去海山升。

推窗萬里雄風至,簾卷清詩燃一燈。

頑心句,乘電梯也,醉中殊覺有趣。上下二巡方止。

 

附穎廬師原唱:

披雲招飲頗畏酷熱爰以詩謝

暴澍欲來蒸復蒸,空于斗室抱壺冰。

焦煙吹蠱疑如疢,輕葛乘風謝不能。

健羡高歌圖一樂,渾思渴飲滿三升。

罰詩滌得煩襟否?媚夜羣星燦似燈。

 鮑明遠《苦熱行》:“含沙射流影,吹蠱痛行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羊春秋先生诗数首作者:桓大司马
今日偶见湘大三老之一已故羊春秋先生绝版之韵文集,失魂落魄,欲以三倍价求之,其主不通诗词,竟不肯卖,无奈之下只得复印。佳作极多,略举数首,以窥一斑云。

端节游桃花源遇雨,次严石韵
闻道桃源锦绣裁,握云携雨探幽来。
犹存三径陶公菊,不羡孤山处士梅。
剩有角巾堪漉酒,偶逢佳节且衔杯。
洞中莫问兴亡事,铜雀茫然况马嵬。

题齐白石纪念馆
技通造化势无功,万幅淋漓墨尚浓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2-04-15 11:34)
标签:

杂谈

兹晨,三数人赴永修境真如禅寺。以探春寻幽故,弃车登山,穿林饮涧。以为春秋佳兴,正在登高远眺。

平明未雨,山雾霏微。行至深处,前路转迷。涉涧而过者数,林密石滑,两岸路不能通。时值季春,不少待,又雾密云沉,寒雨满林,涧水激激,清寒微沁人衣。举首眺远,林表水涯,山花乱落。立于深涧,默念天地大化,乘运流转,山谷苍翠,春色何殊。然林深雨密,涧水已涨,斩棘披荆,沿山脊而上,繁茂处徐作蛇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12-24 10:54)
标签:

杂谈

前几日,父亲进门就总说门口的桃花开了,又说开成什么样了,便笑他真是闲人。今天出门看到,又不是形容的模样了。叶子发出来不少,是十分醒目的碧色,再长些,就要将那星点的淡红湮过去。矮矮一树在溪边欹着,春雨里娉娉袅袅的。

庭院里倒也开了些花,只是都不甚喜欢。只是一看到那茶花,便猜想南诏国该是在盛唐时内附的,固然莫名其妙,只不知那金大侠会不会胡说。

春天里见过最漂亮的花,当是属“蓝指甲”了。这是我自己编的名字,在城郊西溪的上游,萦萦绕绕地开得遍地都是。蓝色的小花,只有指甲大小,贴地而生,星星点点地蔓延向很远的地方,如河堤上的一幅碎花长裙。偶尔得闲,便走上一个、半个小时去河谷里坐一会,看一下流水、野花,还有像小公鸡一样高高翘着尾巴的不知名的鸟儿,长吟短歌,步伐优雅,会是关雎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