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韵儿
韵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702
  • 关注人气:4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基础资料
个人简介
文能读书写字,武能洗刷烧煮!
QQ:869066750,拒绝闲聊!
好友
加载中…
博友链接httphhth
暂无内容
访客
加载中…
搜博主文章
图片播放器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2016-02-06 22:00)
分类: 散文随笔

杀猪饭(原创)

 

【文//郑锦凤】

    腊月的下旬,越靠近年的几天,长啸在村庄上空的猪叫声,密集起来。跟母亲去喂猪的时候,我忍不住问:妈,我家哪天杀猪?正在忙碌的母亲,赶紧直起身子,她不顾右手木瓢上的猪食滴答掉地,而是急忙先用白眼斜瞪了我一下,再厉声骂我:咀牙巴嚼腮巴(方言,类似于嚼舌根子)!母亲的话吓得我不敢再吱声,不多会,我默默地跟她提着猪食桶回家。母亲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10-22 11:16)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那些年的春天,豆苗开始长出藤蔓时,村子里很多能出力的孩子,老是被家长指使到的后山上砍细树长枝当豆架。记得有一次,正当我们一帮孩子在的山上相隔不远用镰刀砍树砍得正起劲时,突然听到山脚下有人带着脏话在叫骂:“......等老子逮到你们,就用你们的镰刀砍断你们的手脚!”山下那人一句用镰刀砍手脚的话,吓得我们赶紧停下手中的话细听下文,才知道山下之人是生产队长。


据我所知,母亲对父亲的感情里,百分之九十九点八是恨,可剩下的那部分不是爱,而是隐形的赞扬,却与镰刀有关。春耕春种时节,我们一家人到后山旁边的地里去干活,我家的耕牛悠闲地在山上吃草。不多一会,看到自家的牛要进别人家地里糟蹋作物时,父亲火速赶去阻拦。牛在父亲的吼骂下规规矩矩吃草,可父亲没有马上回到地里干活,他借这个空当,拿着手中的镰刀将七曲八拐山路两边疯长的杂树与荆棘修割掉。忙于干活的母亲,虽然看到了父亲的“不务正业”,却没像往常一样开始牢骚,而是在假装嗔怪中隐匿着赞扬对我们说:“活都这样忙,这死老者还花时间去修桥补路。看样子,这老者又可以增几岁阳寿了。”

秧苗返青发茬后,村子里的人家到田里薅秧除草,这家人中劲大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08 21:27)
标签:

旅游

分类: 散文随笔

夜幕下的三河(原创

 

【文//郑锦凤】

 

   

 

夕阳的背影渐渐模糊,素有“小南京”之称的三河,终于送走了熙来攘往铸就的喧闹。穿镇而过的小南河,在看似悄无声息的行进中,将小镇白昼沾染的铅铧洗尽淘竭。藤蔓疯长的金银花,将颜色各异的小喇叭花朵,架在低矮的马头墙上。毛茸茸的合欢花,也朵朵含情。这个人文气息浓郁的水乡小镇,在花香四溢里,独享着属于自己的清幽宁静。

 

黑如幔纱的夜幕,是最暧昧的遮掩。你看,在朱红色的美人靠上,在圆形的廊桥柱边,那一对对情侣,有头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育儿

    隔河看柳(原创)

文/郑锦凤 

    被夏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宠物

 

村大院(原创)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美食

分类: 散文随笔

 陌上秋实(原创)

文/郑锦凤

 清明前后一场雨,重阳前后一场风。要不是农谚里的这场“重阳风”,后梅雨期里秋雨绵延的日子,怎会被吹成艳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分类: 散文随笔

 

桂香满天涯(原创)

 

【郑锦凤】

 

因为网络与文字,结识了无数天南海北的朋友!平素间,只需查看这些朋友的QQ说说,就大致知道了这世界最新的进展。有人说过:观说说,知天下!果真如此!近来,文友们的说说,关于桂花的,不在少数。“又一年桂香满园,时光依旧缱绻,听从内心的声音,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 这是安顺的文友琼姐,在9月2日写下的说说,读过她这馥香四溢的文字,再轻轻闭上双眼,来自故乡的桂花馨香,如萦在鼻!也是琼姐的这些文字,让我知道,故乡的桂花开得较早!在接下来的日子,随着各地的桂花次递开放,桂香,一度成为广东文友、上海文友,河南文友,天津文友等空间说说里的热词。身居安徽,有幸遥“闻”这些来自四面八方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房产

分类: 散文随笔

户口这档子事(原创)

【文//郑锦凤】

 

曾几何时,跳出农门,是农村孩子的远大梦想。就拿我小的时候来说,同时期的家长,都会教育孩子要好好学习,等将来考上学校后就可以吃国家粮,端铁饭碗,当城里人(农村人对农民之外的统称);另外,父母有正式工作的,退休时会让是农村户口的孩子接替自己的职位,或是找关系,等到单位内招时,让自己的孩子进自己的单位等等。反正,大人是想方设法地教孩子或帮孩子与农村脱离关系;孩子,则是削尖脑袋往考学这条路上挤,人人都想把农村户口变成非农户口。那时,家中有人是非农户口,那可是光宗耀祖的事!

我家有两个与户口相关的故事。一个故事的主人翁是我大姐;一个故事的主人翁是我自己。

大约是在1993年,在邻县县城一个邮政所当临时工的大姐,听到单位领导通知:本单位的非正式员工,只要花钱买个本县的城市户口(非农户口)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散文随笔

耳上风情(原创)

【郑锦凤】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女人的爱美之心,其实是早有预谋的。比如我的爱美之心,蓄谋已久,它早在我七、八岁的时候,就蠢蠢欲动。

    年幼时,有大段时期,常与村中的小伙伴去放牛,在那种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日子里,我却不动声色地羡慕起邻家姐姐耳上晃悠悠的耳环。一日午后,乡野深处,这个邻家姐姐怂恿我们一帮小屁孩,两两相互揉搓对方的耳垂,以致麻木,然后,我们排着队等她扯下鞋垫上的针线,候着她面不改色、不费吹灰之力地帮我们穿耳洞。三五天内,我们在父母的嗔怪中,度日如年。好在,嵌着一圈缝纫线的耳垂,在原汁原味的菜籽油的润滑下,疼痛逐渐消退。仔细想来,年幼时那三五日的疼痛,其实,只是为乡村女孩的爱之心美,开启了一种别样之旅,更为今天的我,带来一系列耳垂上曼妙多情的享受。等疼痛彻底隐匿,我们幼嫩的耳廓上,圈挂着的,不再只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铭记一双手(原创

【郑锦凤】

周末,夜幕降临。儿子在房间里写作业,我坐在他身后看书,正当我看书看得入神时,突然,房间外传来公公的叫唤声:“锦凤,你眼神好些,出来帮我个忙!” 听到老人的叫声,我赶紧走出房间。我知道,历来,没有要紧的事,公公是不会轻易求人的,这下,他亲自惊扰我,我估计他的手伤得不轻。

我才走进堂屋,就看见饭桌边,婆婆已将一盏明亮无比的节能灯轻握在手,亮堂堂的电灯下,延续出去的电线蜿蜒地躺在堂屋的地面上,线的另一头,接在墙壁上煮饭用的插座孔里;饭桌上,还很显眼地摆放着一把尖嘴钳子,只是,我很疑惑它此时的用途。在雪亮的灯光中,已落座的公公眯缝着双眼,近一下,又远一下,左一下,又右一下,上一下,又下一下地察看自己的左手手掌。

见我走近饭桌,公公对我说:“下午,帮人家加工稻子时,我的手掌被卡在机器铁筛里的木刺戳住了。等忙好后,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