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魏春荣的昆曲世界
魏春荣的昆曲世界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281
  • 关注人气:1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的微博
搜博主文章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12-31 13:43)
标签:

杂谈

2015年31号晴空气质量良。在15年最后一天空气不错这是个好兆头!愿16年霾少点。15年老朋友还是那几位,新朋友又多了几位,人生路上每一个交叉点都会遇上与你一同走路的人。祝我的朋友们一切安好[玫瑰]事业顺着感觉走就好,现在是享受舞台的时候了,但这个舞台是大家的支持共同筑建的,所以要谢谢我的同事们[玫瑰]祝大家事业更进,身体健康!家人是最重要的!最终要回归家庭,父母健康是最大的福!所以新的一年里祝愿家人平安快乐[玫瑰][爱心]孩子们茁壮成长!好啦,刷屏到处!一会儿可能有自拍!请大家忍耐[阴险][坏笑][偷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昨晚演完《刺虎》回到家,好像还没尽兴,应该说在最近这五、六年我越来越感觉到在舞台上完全是在享受,享受诠释每一个人物时的过程。坐在后台梳妆,听着马靖唱的《思凡》,学员时的我又浮现在我的眼前。我唱这出戏时刚满十五岁,每次上场前林老师都百般叮嘱,注意云帚别挂着;水袖别乱了;唱这点儿时别踩着裙子;唱那点时别出戏;所以我总是特紧张,独角戏,要照顾的又太多,印象里就记得这出戏累得要死,尤其是演到下山时那三趟措步,第二趟还没完就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吸气儿就到嗓子眼儿,再也下不去了;出气儿就到胸口,再也上不来了;就好像从喉咙到胸口这段没了!惨的是你还得按着尺寸唱,一点儿偷手都没有,还不能让观众看出累来。记得当时就是这三趟措步,每完一趟只要脸一朝里,我就把眼皮一耷拉,开始捣气儿(耷拉眼皮是为了把睁眼的劲用在下一趟措步上),总以为脸冲里观众看不见,就为这没少挨老师说。
    不过我的身体素质在班里要算好的,多数同学都不如我。记得有一次和杨威聊天儿,说起了我俩所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那是八四年的冬天,一天下午在上文化课之前,老师让我和王一工还有董翔燕(这两位是我的师姐,都已相继离开北昆)下课后到办公室去一趟,我当时还很害怕,不知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我想当时两位师姐肯定和我是一样的心情。甭问,这堂课肯定没上好呀。下了课,我们仨走在最后,一步一挪的到了办公室,准备接受那不可预知的“审问”。屋里有几位老师,还在议论着:就这仨吧,没问题,平时都挺老实的,形象也都好。我们仨让老师们给说愣了,最后还是陈老师对我们说,让我们仨明天不用上课了,去参加红楼梦的拍摄,而且今天下午的课也不用上了,准备准备,一会儿车就来接。我们姐仨兴奋坏了,出了办公室就嚷嚷开了,其他同学知道消息后都非常的羡慕,不是因为要拍红楼梦,也不是因为要上电视,而是因为明天一天不用练功,我们仨之所以这么兴奋也是这个原因。
     晚上,剧组的车把我们接到了剧组的驻地,在哪已经忘了,就记的屋里有四张床,还带电视,房间旁边不远有一个公共浴室。能洗澡还能看电视,玩多晚都没人管,一想到这些,我们这三个在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彩完了《续琵琶》后回到家,觉得有点累,满嘴的鸡鸭鱼肉(唱念不拱嘴儿时,含糊不清的吐字)终于只剩鱼肉,心情放松了很多,不用再夜半歌声了(每天练唱到夜里两点多),想着看完了《红楼梦》就睡觉。看完了,再搜一遍台,无意中看到了电视里老歌回放,罗大佑唱的“曾经你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爱情这东西我明白但永远是什么┈※€℃ЭФㄓ”恋曲1980!

 一下子又勾起了我们小时候的回忆——
    那时候大概是学员班三年级左右,那时罗大佑的歌还不为大多数人所知,我们班伊欣欣是当时社会的前卫青少年(如今她已是两个儿子的妈了),她从家里带了一台砖头录音机,还有一些录音带,全是罗大佑、邓丽君的歌,一有空我们就围在一块听、一起唱,没几天就全会了,走路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六年的科班生活带给我们的可以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但在这份痛苦中却有着绵绵不断的丝丝甜意供我回味。

    我们班淘气那是出了名的,记得有一次我们闹出了圈儿,起因是我们剧院有一个防空洞,一年级时由于教室紧张,我们在那里上过腿功课。在洞的中间有一个小洞口,一扇铁门紧闭着,但没有锁,我们对那个洞口非常的好奇,总想知道门里面是什么样子。后来听老人们讲从那儿能通到菜市口,我们一帮同学就憋着有机会去“探探险”。

    以前曾经介绍过,那会儿每天的中午12:30至1:50是午休时间,终于在这一天的中午,我们男女生二十几个人拿着手电筒走进了那漆黑的洞口。开始时大家都很兴奋,二十几人手拉着手排成纵队有说有笑的往里走,男生分成前后两拨,女生夹在中间;走了一会儿,洞变窄了,空气中有一种霉变的气味,地上也有了积水,而且面前出现了几个岔路口,为了防止迷路,我们在每个岔路口都坐上了标记,就这样我们继续往前走着。积水越来越深,已经漠过了脚面,四周漆黑一片,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有一篇课文叫第比利斯地下印刷所。但大家可能不知道,在我们班也曾有过一个这样的地下印刷所。

    那时我们班同学的年龄跨度是四年半,文化课从小学五年级开始上,这对于我们年龄小的同学来讲根本就跟不上,而且一天的专业学习又特别的辛苦,所以一上文化课大半个班的同学都在睡觉。一开始老师还管,后来由于屡禁不止,老师也就挣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影响其他同学学习也就对我们放任自流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节前回娘家,妈妈拿出了一张照片,说是春节收拾房间时找到的。我一看,天哪,这是二十五年前我们全班女生和马祥麟爷爷的合影。1983年北昆为侯玉山、马祥麟、陶小亭三位老艺术家录制影像资料,地点就在北昆老练功厅(现在已拆除),我们观摩。当时马爷爷在扮戏,我们一帮同学都在旁边围着看。刚扮完,忘了是哪位老师说了一句:你们还不和马爷爷照张像。一句话我们就炸窝了,在化妆室里叽叽喳喳的。想想看,十五个女孩子,都是学戏的,个个小尖嗓,老师们和化妆师直皱眉头一个劲地说:“小点儿声,小点儿声,这帮小丫头真能嚷嚷”。

    马爷爷到还是笑吟吟的。忘了是谁拿来的相机,大家就势围在了马爷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知大家还是否记得这两张照片,五十年院庆时在长安大戏院大堂的展板上展出过。是的,这就是我们八二届的同学合影,不是八五年就是八六年拍的!当时是刚买了新班服,由剧院安排,在剧院门口拍的,当时北昆的牌子还是周恩来总理写的呢,可惜被我们挡掉了大部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总是越忙越爱给自己找事做。去年底演出那么多,还总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儿来写一写,可这两天很清闲,却好像失去了灵感。昨天和爱人不知怎么的聊起了做科时的课程表,不妨在这里写出来,也不知大家是否有兴趣看;就当让大家了解一下当年科班学生的生活吧!

    我们是八二年十月十一日入校,当时就住在现在北昆的三楼。记得当时我们是每星期六下午一点钟放假回家,周日晚七点前返校,其它时间全都在校。课程安排是:早5:30起床,6:00上早功课,我们叫毯子功,主要就是练习翻跟头。男生练习的顺序是拿顶、下腰、前桥、后桥、虎跳、踺子、踺子小翻儿,然后就是大跟头了,还有下高儿。女生要比男生稍微轻松些,很少练那些大跟头,但有一段时间我和其他五个女生是跟男生练的,可能大家不相信,我那会儿还能翻六个串儿小翻儿呢,还有踺子折腰儿,两张桌倒插虎,台蛮,这些都行。就这样练到8:00,吃早餐。

    8:50开始就是我最害怕的腿功课,一直害怕了六年。老师的要求是压腿时脚尖儿要够到鼻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记得进入北昆学员班后的第一场演出是在83年,当时沈世华老师演《游园惊梦》,我们班十五个女生全上,演花神。演出地点好像是在人民剧场(记不清了,可能有误)。当时我们还没有开化妆课,十五个人得让老师挨个化,所以7:30分演出,我们3:00就让剧院的大轿子车拉到了剧场。

    一下车我们就都围到了水牌前,虽然上面没有我们的名字,只写着“众花神由本院学员扮演”,但那个得意劲儿已经体现在了每一个女生的脸上了。男生也都来了,但因为他们没有演出,所以不准到后台,只好以一脸羡慕的表情眼巴巴的看着我们女生排着队走进后台。以前也到剧场看过老师们演出,但没到过后台,所以一到后台我们的眼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