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克峰
张克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00
  • 关注人气:4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博文
(2011-06-05 19:59)

      路  
                        文/张克峰



艾叶出现在街头
在红庙路口   回家的路上
一种绿插在五月 
干旱的日子  一只水壶
倒不出一滴雨
艾叶是城市
握在手中的清凉

其实端午
早已经开始
在超市  货架上摆满
被装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4-09 10:37)

花开的时候

●张克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为你烧点诗

文/张克峰

 


■在隔壁办公的那个人

 

新年是一把很老的镢头
把整座楼的人
刨空的时候
你躲了起来

你躲进一个长长的故事
水壶咕嘟嘟响了
在你的情节中
冒着热气

隔壁办公的那个人
提着水壶 在走廊里走着
嘴里偶尔会流出
水管没有拧紧的声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3-05 09:51)

城市物语(组诗)

 

文/张克峰 


 



 

上班路上

一排沿街的橱窗
是一列春天的火车
缓缓停靠在城市

我听见故乡的心跳
和冒着蒸汽的村庄
那些在井边打水的乡音

很多风光 像蝴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当日历翻到
    十二月三十一日
     

                     文/张克峰

 

 


我多想把这些日子
攥在手里
像数钞票

一本日历
就这样开销了
我两手空空  除了
墙角里一堆希望的包裹
没有打开

先生!我的那份摁了手印的乞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克峰

散文诗

永不消逝的闪电 

 

文/张克峰

 

     我看不见村庄在哪里,雨点在黑暗中逼近田野,敲响了玉米地。披着蓑衣的童年正沿着布满了牛蹄印的泥泞一步步走来,寻找狗吠声声的门┄┄我借助闪电走进黑糊糊的村庄,隐耀的童年也在那时候显示了模糊的轮廓┅┅
                    ————题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27 17:19)
标签:

张克峰

随笔

杂说“王气”

     文/张克峰

 

  《晋书·天文》卷中有“王气”之说。认为“天子欲有游往处”,其地必先笼罩某种气氛, “恒带杀气森森然”, “或如龙马,或杂色郁郁冲天者,此皆帝王之气”。读罢讶然。原来古代帝王深入基层,鞍马未动,所到之处的空气也早已异常了。
  不过,“气”也的确与人无间,人的缤纷情状无不通过“气”显示出来。《封神演义》中的九尾狐狸借尸还魂,摇身而为美女妲妃潜入了殷商王室,于是妖气黯然笼罩宫阙,这情景被过路的云中子勘破,就献了一把松木剑悬挂宫门,目的是要破坏这个凶险的“气场”。在所有的中国文化中,凡高僧、菩萨、佛祖、大罗金仙,举手投足俱是祥云缭绕,紫气霭然。而作为现实中的人,虽不象这些图腾光芒四射,但其正气、邪气、虎气、猴气、浩然之气,也全明明白白地写在了脸上。即令权倾一方、造福百姓的公仆,退休前后脸上的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9 15:53)
标签:

随笔

张克峰

自投“情网”

文/张克峰

 



  钱钟书老先生有个比喻,说婚姻就像一座围城,没有进去的人急着攻城略地,想进去;而进去的人又拼命突围,想出来。我想说的“情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说爱情像一张网——尽管的确很像网,你看男女一入网,便再也没有了自由来去的轻盈和活泼,但那是另一码事——而是说我们这个时代已经发展到了可以在因特网上谈情说爱的地步。
  在谁也看不见谁、谁也不了解谁的网上聊天室,尽可以云天雾地地“柏拉图”下去。一旦发生情变,话不投机,按键即走,全没有后顾之忧。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1-15 17:06)
标签:

藏头诗

张克峰

 藏头诗

 

 


        庚寅秋,为赛事士奇回宛,其同窗得聚于荣华富贵酒店也。弹指几三十年矣!当日桃李,今皆已盈枝累累,不禁飘飘乎而忘形。其青出于蓝也,其后生可畏也,其生也如白驹之过隙也,一时感慨系之,遂草就藏头诗一章,以记之。是晚座上宾:梁士奇、张敏、郑文松及其内子王君、吴桂荣、满红伟、赵黎,另有士奇的同道开封诗人郭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克峰

随笔

人生如病句(三章)

 

文/张克峰


 



 

 

金钱和空气的某种联系

 

      金钱也如空气那样不可回避。而金钱的分布也正如空气那般,有的地带稀薄,有的地带浓厚。写诗的人无疑应该生存在精神高地,也只有在空气稀薄的地带,诗人感觉到呼吸困难,感觉到了压迫,甚至,听见了自己的心跳,以及地球在墙壁挂钟里吱呀吱呀转动的声音,诗人才存在。当很多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