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相册专辑
加载中…
图片播放器
个人简介
这是我的地方!我就是这个山头的老虎,这里的山大王。在这里我就敢胡说八道,谁敢管我?
个人资料
愚翁不开窍_143_288
愚翁不开窍_143_28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56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0-10-20 07:23)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08回农场探望时,厂部领导组织了隆重的欢迎仪式,当路过孩子们的欢迎队伍,我拍下这张照片。看到孩子们在烈日下,雀跃欢呼,累得满头汗水时,我的心有些发紧,感到歉意和愧疚。我们占用了他们游戏和学习的时间。实在是不应该!我衷心的祝愿孩子们努力学习,茁壮成长,早日成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今天是6月7日,发挥最大才干调动所有能量写一篇最好的祭文来悼念1969年6月7日那已失去41年的日子。那日我们一大帮刚刚拿到小学毕业证。没有知识的知识青年,满怀抱负,满怀理想,带着青春朝气。离开祖国哦!来到了边疆。啊!6月北国一片白,倾盆大雨雪皑皑,热烈欢迎知青来。在这片黑油油的土地上,我们初尝大自然的辉煌,生态平衡的壮丽。那真是棒打豹子·瓢脍驴·野鸡飞到被窝里。要多美来有多美,我们一点不后悔。当大红的月亮落到南山上后,夜色来临,伸手不见五指的夜空中,繁星闪耀。我们大家欢唱,天上星,亮晶晶,我在小桥望北京。家里亲人干着急,挣钱我就不给你。气的父母大声训斥:十八年奶钱寄回家!深夜知青们,拭去洋溢笑脸上的两滴苦泪,未及昏昏入睡。又闻站岗令声,于是屯垦戍边保家乡的政训耳边响,急忙持枪躺在床,被窝里面来传岗。革命警惕大发扬。次日月牙西边升,军号声声催不停。号令大家要早起,拿起锄镰斗天地。骄阳似火寒刺骨,每天锄地十五亩。阴阳小脸挂尘土,敢称天地我做主。挥动镰刀不含糊,十六小时不喊苦。知青不是二百五,笑声朗朗似擂鼓。我们的豪情,感天地,泣鬼神。我们的壮举,前无来者,后无继人。我们是杰出的一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6 06:50)
标签:

杂谈

时日,游世博入门时安检,即把打火机交出,烟瘾发作,竭力克制。但注意力也难集中,手里拿着烟卷,眼神游离,四处漫看。忽然,眼前一亮。前不远有吸烟处三字映入眼中,啊!纵然寻他千百度,吸烟能在灯火阑珊处。真是叫我喜出望外,疾步来到跟前,见一台型面板上左右各一排,一排四个,共两排八个电子点火器,烁烁闪光于眼前。按下其中一个半天也没弹起来,换一个依然如故。待俯身细看原来八个点火器都已坏了,观其原因,有人为之迹象。大望所失,不禁心中有些懊恼。欲骂抽烟人不德,只管自己一时快乐,莫管他人瓦上霜。转身要离开时,恰与一人四目相对,又见他右手,手指间夹着一根冒着缕缕青烟的香烟,冲我面带微笑的 点头。烟瘾催生脸皮,我赶紧脸堆笑容,凑向前对他说:先生的火借我使一下好吗?谁知他双手往两边一摊,耸了耸肩,从嘴里唧唧咋咋的送出一段鸟语,我惊讶了,原来是个老外。观其外貌,纯亚洲血统。头发虽然是黄色,我的昏花老眼也能看出,是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6 06:47)
标签:

杂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4 09:10)
标签:

杂谈

分类: 杂文

小桥下的原生故事。小桥下那条蜿蜒的小河,使我难忘的小河。它筛虑掉知青们那么多酸楚,赋予了他们那么多欢乐。我只有在它胸怀里,才能发出心低那朗朗的笑声。记得那是一个夏日的傍晚,铲了一天地,累的几乎快骨裂筋断的我,刚刚回到狗窝似地宿舍,就碰上几位窝友端着一盆盆的脏衣服,准备去河边洗。他们见我回来,便邀我一起去,我懒!不想洗衣服,就只拿了一条毛巾,想到河边洗个澡就回来。几位傻青,嘻嘻哈哈连说带笑的来到小桥下,巧遇一帮女生正在桥下洗衣服。他们相互打过招呼,几位哥们就舔着脸,想跟着人家一起洗衣服,我明白,他们是想自己偷点懒,让人家帮帮忙。气得我连哄带骂,连拉带拽,把他们弄到一个叫王八坑的地方,这个地方在小桥的上游。那个地方是小河在那里有一个回湾,常年冲刷,冲出一个深1.5米左右的深坑。男生常在那里赤裸裸的洗澡,约定俗成女生也就不去那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0-10-03 15:35)
标签:

杂谈


   小桥上的原生故事;一座普通的,再也不能普通的小桥。它曾经给我酸楚的青年时代,赐予了对人生的思索。记得那时候的我,和我的同窝好友。常常在晚饭后,漫步·慢步·从桥上走过。一日,桥的那一边,走过来两位挽臂而行的女荒友。她们目光高扬,和我们擦肩而过。又一日,晚饭后,窝友嘴里的饭还没咽净,就催促我说:咱小桥每日一游,你快一点好么?漫步小桥时,极巧的是两位女荒友,又从对面走来了。窝友献媚的问了一句,吃晚饭了?其中一位回问,出来溜溜?随后两朵红云在她的面颊飞落。

   此后,我便成了小桥上的孤行者。几日后在桥上偶遇一对荒友,正是窝友和那位红云飞落。他们拉手比肩和我相行而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