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胶东大嫚
胶东大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73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我喜欢的

阿莲

寻隐者不遇

荣凤伦

他媳妇会画虾

醉自然

醉自然最自然

周海亮

能喝酒会捉蟹

马未都

他老家是荣成

丛桦

她在公园路3号

我去过的地方
国内 (0篇)
国外 (0篇)
访客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博文
(2012-09-11 15:57)
那是一张陌生却又感觉熟悉的脸,总是在早晨我上班的时候游荡在三联家电南门的文山路上,自红绿灯处由东向西。
那是一张长得还算好看的脸,但给我的感觉却并不那么好看。
那张脸一连三个早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当第三天早晨看到他时,他正在穿过斑马线,高挑的身材,一只胳膊垂着,一只胳膊微微上翘,走起路来有点晃。
就在绿灯亮起的一瞬间,我忽然地想起了那张脸,多年前曾凶神恶煞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与另外几个年龄相仿大约二十左右的青年,受人指使,手持铁棍打砸商场的玻璃柜台,他是第一个轮起铁棍,也是咆哮得最凶的一个。
晚上回家,做饭的时候无意识间想到那张脸,大约有三十秒;临睡前,习惯性地在脑海中翻一翻白天的一些事情,结果又想起那张脸,长达1分钟;于是,我躺在床上,按照成长规律为这张脸大体模拟了一下他这个年龄段的青年现在应有的生活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姐养蚕已有七八年之久,从育苗到摘茧,二姐可以狂揽全局。
二姐做事认真仔细,这点在我们家是数一不数二的。
二姐按理在我家排名老三,但由于大姐早年的夭折,于是便成老二了。由于二姐有脾气,所以我还小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听其他几个姐姐都在背后管她叫三绞劲子。
人们常说,有脾气就有活计。二姐有脾气,也有活计,但她的活计不是风风火火,她的活计是细。早年在家绣花,大姐二姐三姐还有邻家的一个年令相仿但被称作姑婆的,四人一盘大撑子,白天绣晚上绣,家里十分热闹。
早年的农村,一般都男的挣工分,女的在家绣花。俺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很多家庭的闺女绣花挣的钱基本都是自己管着,留着好出门子。那时姐姐们绣花是要数线的,一百根一大股,辫个三股的辫子,这样抽着用线不乱。听姐姐们议论,一根线一分六七的货是比较合算的,也就是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5 16:51)

下班。开车回家。后背贴上靠背的刹那间,一股暖意从脊背传来,好舒服。

盛夏的躁热经过两三场暴雨的冲刷,在浑然不知中已荡然无存。秋来了。

这种暖意我期待了整整一夏。当我不再期待时它却悄无声息地毫无征兆地来了。

这个夏季我感觉闷热无比,我整天肝长气短地上班,迷迷糊糊下班,毫无胃口地做饭,昏昏沉沉地睡觉,浑身酸软地起不了床。

中医把脉后,目光从镜片上方射出,你能上班?脉相这么弱,你哪来的力气。

于是,我大口大口地喝着草药,睁大双眼,一天两大碗,端起药碗的我仿佛毫无疲倦感,每天我的胃里都充满着浑着的污水,张开嘴自己都能闻到草药的气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0:09)
五味子
 
  我这睡眠一直不好,人家是夜夜笙歌,俺却是夜夜有梦,三个五个不在话下,有时做到一半醒了,再睡另一半居然能接上,发生在人类身上的许多事情真是奇迹。
  一提起睡眠不好,很多人建议我喝点健神补脑液什么的,俺一直没喝。俺对一切与“药”沾亲带故的东西都充满着恐惧,尤其是看见胶囊,恐惧之余甚至有些恶心。
  俺还是比较信赖野生的草根草叶树根树叶野花野果一类的东西,甘的酸的辣的苦的甜的咸的俺都能接受,煮着吃泡水喝,俺都无惧无畏。
  前几天,友人给俺支招,说五味子泡水喝对增强睡眠有益,他喝了感觉挺好。闻讯的当天中午,俺就到药店买了6克,每次十粒。
  五味子这名起的真是名副其实,甘酸辛苦咸五味俱全。看着略微带点紫的颜色的水,俺这心里便微微地泛起酸的涟漪。但俺还是端杯便喝,喝完就泡,因为俺渴望睡个好觉,一夜无梦自然醒。
  今天早晨上班,一番匆忙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0:08)
俺妈说,这个小菜园里的菜都是给你种的,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栽,给你种。听着俺妈的话,我忽然感觉俺妈好像是四五十岁,一个还很壮实的家庭妇女。其实,她已经是奔八的老人了,年轻时的劳累令她步履蹒跚,摇摇晃晃似个不倒翁。看着她的背影,很是辛酸。
我说,妈,俺不用你栽,也不用你种,现在买东西特别方便,出门就是超市,什么都有,你别再那么劳累了。
俺妈说,你看你这个孩子,俺种点菜,有了虫子俺戴着眼镜捉,超市里的菜差不多都是大棚菜,有了虫子谁给你捉?反正人家自己不吃,有虫子了人家就喷药。
俺妈说,你看现在的猪子,都是专门有卖饲料的,喂猪子的就管喂就行了,又是三月肥四月肥的,一转眼就肥了。俺老辈子喂个猪子,都得七八个月才能出圈,俺都是自己去割熟草蔓子,还有花生蔓,地瓜蔓,有一阵子还拾甜菜叶子,晒干了粉饲料,你吃那个猪肉就不是现在的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11:08)
俺爱俺村
 
俺的根在俺村
俺是俺村土生土长的人
城市的楼越盖越高
城市的人越来越多
城市的车越来越挤
可俺却感觉城市里少点东西
 
俺村的人愿串门 
东邻西舍常扎堆
去张家借杆称
到李家要根葱
大叔院里论将相
二婶门前摆长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1 15:08)
    一个人的小院,它属于我的母亲。
    母亲喜欢花花草草,一年四季,母亲的小院里总有花草,把她的小院点缀得古朴中透着典雅,典雅中又透着些许灿烂。
    母亲还有个小伙伴,一个忠诚的跟随者,寒来暑往已六载,妮称:朵朵,一只毛色黑白相间,很擅长跳跃也很会做揖的雌性狗狗。我们都特别爱它。夏天快要到了,母亲又会为它修剪新的发型,试目以待!
    2012年的春天,我给这个小院及院中的一切留了影,以示纪念。


小院的主人,我挚爱的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养儿不知父母养育恩。
    
从小到大,您对我说过许许多多的话,唯有这一句,在我的脑海里扎下了深深的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地发现,它渗入到我的躯干我的骨骼我的心脾我的血液我的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非昔比
 
日康熙已作古
人间疾苦他清楚
微服私访今何在
铁马兵戈入梦来
 
 
三月随想
 
二月惊蛰龙抬头
乍暖还寒似深秋
三月春风阳光暖
窗外瘦竹惹人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0 09:06)

这是某君对2011的回顾和对2012年的展望,转来大家共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汽车渴望公路,花草渴望雨露,灵魂渴望超度,心灵渴望归宿,而俺则迫切渴望着有个媳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2012-09-11 15:57)
那是一张陌生却又感觉熟悉的脸,总是在早晨我上班的时候游荡在三联家电南门的文山路上,自红绿灯处由东向西。
那是一张长得还算好看的脸,但给我的感觉却并不那么好看。
那张脸一连三个早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当第三天早晨看到他时,他正在穿过斑马线,高挑的身材,一只胳膊垂着,一只胳膊微微上翘,走起路来有点晃。
就在绿灯亮起的一瞬间,我忽然地想起了那张脸,多年前曾凶神恶煞般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与另外几个年龄相仿大约二十左右的青年,受人指使,手持铁棍打砸商场的玻璃柜台,他是第一个轮起铁棍,也是咆哮得最凶的一个。
晚上回家,做饭的时候无意识间想到那张脸,大约有三十秒;临睡前,习惯性地在脑海中翻一翻白天的一些事情,结果又想起那张脸,长达1分钟;于是,我躺在床上,按照成长规律为这张脸大体模拟了一下他这个年龄段的青年现在应有的生活方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二姐养蚕已有七八年之久,从育苗到摘茧,二姐可以狂揽全局。
二姐做事认真仔细,这点在我们家是数一不数二的。
二姐按理在我家排名老三,但由于大姐早年的夭折,于是便成老二了。由于二姐有脾气,所以我还小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听其他几个姐姐都在背后管她叫三绞劲子。
人们常说,有脾气就有活计。二姐有脾气,也有活计,但她的活计不是风风火火,她的活计是细。早年在家绣花,大姐二姐三姐还有邻家的一个年令相仿但被称作姑婆的,四人一盘大撑子,白天绣晚上绣,家里十分热闹。
早年的农村,一般都男的挣工分,女的在家绣花。俺村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很多家庭的闺女绣花挣的钱基本都是自己管着,留着好出门子。那时姐姐们绣花是要数线的,一百根一大股,辫个三股的辫子,这样抽着用线不乱。听姐姐们议论,一根线一分六七的货是比较合算的,也就是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8-25 16:51)

下班。开车回家。后背贴上靠背的刹那间,一股暖意从脊背传来,好舒服。

盛夏的躁热经过两三场暴雨的冲刷,在浑然不知中已荡然无存。秋来了。

这种暖意我期待了整整一夏。当我不再期待时它却悄无声息地毫无征兆地来了。

这个夏季我感觉闷热无比,我整天肝长气短地上班,迷迷糊糊下班,毫无胃口地做饭,昏昏沉沉地睡觉,浑身酸软地起不了床。

中医把脉后,目光从镜片上方射出,你能上班?脉相这么弱,你哪来的力气。

于是,我大口大口地喝着草药,睁大双眼,一天两大碗,端起药碗的我仿佛毫无疲倦感,每天我的胃里都充满着浑着的污水,张开嘴自己都能闻到草药的气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0:09)
五味子
 
  我这睡眠一直不好,人家是夜夜笙歌,俺却是夜夜有梦,三个五个不在话下,有时做到一半醒了,再睡另一半居然能接上,发生在人类身上的许多事情真是奇迹。
  一提起睡眠不好,很多人建议我喝点健神补脑液什么的,俺一直没喝。俺对一切与“药”沾亲带故的东西都充满着恐惧,尤其是看见胶囊,恐惧之余甚至有些恶心。
  俺还是比较信赖野生的草根草叶树根树叶野花野果一类的东西,甘的酸的辣的苦的甜的咸的俺都能接受,煮着吃泡水喝,俺都无惧无畏。
  前几天,友人给俺支招,说五味子泡水喝对增强睡眠有益,他喝了感觉挺好。闻讯的当天中午,俺就到药店买了6克,每次十粒。
  五味子这名起的真是名副其实,甘酸辛苦咸五味俱全。看着略微带点紫的颜色的水,俺这心里便微微地泛起酸的涟漪。但俺还是端杯便喝,喝完就泡,因为俺渴望睡个好觉,一夜无梦自然醒。
  今天早晨上班,一番匆忙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8 10:08)
俺妈说,这个小菜园里的菜都是给你种的,以后你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栽,给你种。听着俺妈的话,我忽然感觉俺妈好像是四五十岁,一个还很壮实的家庭妇女。其实,她已经是奔八的老人了,年轻时的劳累令她步履蹒跚,摇摇晃晃似个不倒翁。看着她的背影,很是辛酸。
我说,妈,俺不用你栽,也不用你种,现在买东西特别方便,出门就是超市,什么都有,你别再那么劳累了。
俺妈说,你看你这个孩子,俺种点菜,有了虫子俺戴着眼镜捉,超市里的菜差不多都是大棚菜,有了虫子谁给你捉?反正人家自己不吃,有虫子了人家就喷药。
俺妈说,你看现在的猪子,都是专门有卖饲料的,喂猪子的就管喂就行了,又是三月肥四月肥的,一转眼就肥了。俺老辈子喂个猪子,都得七八个月才能出圈,俺都是自己去割熟草蔓子,还有花生蔓,地瓜蔓,有一阵子还拾甜菜叶子,晒干了粉饲料,你吃那个猪肉就不是现在的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6-04 11:08)
俺爱俺村
 
俺的根在俺村
俺是俺村土生土长的人
城市的楼越盖越高
城市的人越来越多
城市的车越来越挤
可俺却感觉城市里少点东西
 
俺村的人愿串门 
东邻西舍常扎堆
去张家借杆称
到李家要根葱
大叔院里论将相
二婶门前摆长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5-11 15:08)
    一个人的小院,它属于我的母亲。
    母亲喜欢花花草草,一年四季,母亲的小院里总有花草,把她的小院点缀得古朴中透着典雅,典雅中又透着些许灿烂。
    母亲还有个小伙伴,一个忠诚的跟随者,寒来暑往已六载,妮称:朵朵,一只毛色黑白相间,很擅长跳跃也很会做揖的雌性狗狗。我们都特别爱它。夏天快要到了,母亲又会为它修剪新的发型,试目以待!
    2012年的春天,我给这个小院及院中的一切留了影,以示纪念。


小院的主人,我挚爱的母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不养儿不知父母养育恩。
    
从小到大,您对我说过许许多多的话,唯有这一句,在我的脑海里扎下了深深的根。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逐渐地发现,它渗入到我的躯干我的骨骼我的心脾我的血液我的灵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今非昔比
 
日康熙已作古
人间疾苦他清楚
微服私访今何在
铁马兵戈入梦来
 
 
三月随想
 
二月惊蛰龙抬头
乍暖还寒似深秋
三月春风阳光暖
窗外瘦竹惹人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2-01-10 09:06)

这是某君对2011的回顾和对2012年的展望,转来大家共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汽车渴望公路,花草渴望雨露,灵魂渴望超度,心灵渴望归宿,而俺则迫切渴望着有个媳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