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我看过的电影
个人资料
一只眼
一只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89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1-10-15 11:54)
标签:

河水

裙摆

脚掌

蛋黄

鲛人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涉水而过

手中托着小小的船

“姑娘啊”一位老妪唤我

“河水弄湿了你的裙摆”

 

我涉水而过

手中托着小小的船

船长坐在船头

船里载着各色生灵

哦,鲜花,掌声

哦,失落,悲伤

“姑娘啊”一位老妪唤我

“河水弄湿了你的裙摆”

 

 

我涉水而过

手中托着小小的船

嫩黄色的鸡仔从蛋壳钻出 躲在船舱

母鸡在一旁一直不停的咕咕地叫

哦,你看

那日出,那日落

多像蛊惑馋虫的蛋黄

而蛋黄被我高高托起

日头便闪烁在额头之上


“姑娘啊”一位老妪唤我

“河水弄湿了你的裙摆”

 

我涉水而过

手中托着小小的船

水中的石子 把我的脚掌硌得生疼

莲瓣似的脚掌 甚至流了血

可是那明亮的鲛人之珠啊 却意外装进了我的口袋


“噢,姑娘啊”一位老妪唤我

“河水打湿了你的裙摆”


老妪举起裙角 涉水而过

“喔,妈妈

河水也弄湿了你的毛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噢,看我们的破英语

它又破又丑,又脏又长

 

噢,看我们的破英语

看,你看,它多像臭袜子,

那林中逃窜的鼹鼠,是多么的奔忙

 

 

噢,看我们的破英语

它长出了斑点,绿色的斑点不是果汁

它让老太太额头的皱纹都感到蒙羞

 

噢,看我们的破英语

百灵鸟飞过,狂笑着从枝头跌落

孔先生看了一眼,

跺跺脚,躺回墓地

呼呼大睡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8:04)

【一】

行囊栓了哨子 柳笛吹了又吹

父亲 我的老父亲 枯坐着

朝阳下 没有影子

 【二】

露珠吮了吮清晨的额头

玉兰站在树上嗤嗤的笑

不是氓 怎么贸丝

【三】

野狗披着人皮

老板拎着公文包

汽笛嘟嘟 我没有儿子

何来父亲节

【四】

虎妞拿眼瞪着祥子

祥子成了她的丈夫

 

我偷偷瞄了三天金鱼

金鱼只吐了两个泡泡

 

【五】

喝水 没有味道

喝茶 没有味道

 

 我捏着鼻子

臭豆腐熏坏了我的鼻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53)
标签:

轻划

兰桨

鱼水

果子

裸露

杂谈

分类: 诗歌
水 ,天空般的澄澈 。你的身躯裸露着, 覆于莲下

渔人轻划兰桨时,你躲藏在叶下,羞涩着。

一枚果子熟的时候, 我分明听到一种呼吸

来自叶下 ,来自风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52)
我有很多钱 一张 两张 三张.....

背着尼龙袋 混迹于街角
星星鬼魅的眨着眼 七月盛夏
烟卷倒抽一口凉气

肥硕的身体挤着钻出口袋
鳄鱼嘴张了又张

乞者蓬头垢面 香榭丽舍大街
伸出肮脏的手
呔 贱胚

列车呼啸 有人说话
枕木咬牙切齿 咯咯作响

我有很多钱 一块 两块 三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50)
标签:

条儿

腰带

河伯

陪嫁

红布

杂谈

分类: 诗歌
我每天无所事事
我每天吃饭 喝水
我每天忙的上下牙齿打架
睁眼 工作
闭眼 生活

早晨醒来 提着裤子去厕所
老板娘隔着门板说话
弯着腰 把腰带系上
腰带不是皮革 是布条儿

一截红布条儿 婆娘的陪嫁物
我的婆娘呢
嫌我穷 那年大旱
跟着河伯跑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49)
当我启程的时候 看见了一个女子
对着我 戚戚惨惨地笑


我问她 何为这般
她只顾笑 笑啊笑
红烛就摇落了一地


我背转身 手执马缰
她笑啊笑 笑啊笑
马鞭上就多了一颗火热的朱砂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48)
 凌晨。

      素白的信笺,散乱的花瓣,酒红色的长裙,风姿妖娆的女人,玫瑰味道的香水携着泛黄的灯光开启了百叶窗。

      玫瑰走到写字台前,手里便多了一支笔。她的手指骨节凸起,深褐色的钢笔像螃蟹箝中的生物,轻易被裹挟在指间。笔尖沙沙的在纸上响动,文字便似女郎在夜里跳动。

       窗外的月光很好,乃至照到屋里,让人误以为比白天还要亮。香烟被轻易从盒中抽起,然后很轻易地点燃。袅袅的青烟自烟头升起,然后盘旋,直上,又消散。 火光星星一样在房间里明灭。

     屋里的角落睡着个男人。男人似听到了响动,翻转了下身子,但也仅仅翻转了下身子,又沉沉睡去了。

     玫瑰抬头看了眼躺在床上的男子,眼里似含着一丝难以名状的东西,喷薄欲出,但转瞬又似湖水,平静如初。她低下头,手中的笔便又刷刷的响了起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46)

他在黑暗中行走,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举起了投枪。他的脚流了血,你看,他是一个战士。

他在黑暗中行走,天气太热,40摄氏度。

他住在乡村,没有电风扇,睡不着,出来走走。

屋外的天气还真是凉爽。他悠闲的往前面走去。前面有树,一定更凉快。他在心里这样想着。风吹着,越来越凉爽。

 

哎呦,什么破草!他嘟囔。用手摸摸脚,流出了血。

随手扯了一块草叶擦拭,绿绿的叶子有了血迹。一只狗走过来闻闻,衔走了。

他在黑暗中行走,月光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举起了投枪。他的脚流了血。你看,他是一个战士。

 

生命本就是一场虚妄,一个人影在黑暗中呢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1-09-02 17:45)
祖父问我,孩子,想知道你为什么叫南山吗?我回答,想。
祖父说,孩子,你得等,等到南山在夜里唤你。到那时,一切就知道了。
我问祖父,南山什么时候唤我?祖父闭着眼,斜躺在摇椅上,手中的蒲扇哗哗响,孩子,一切自有定数。

 
祖父走了,父亲说是个好地方。我问父亲,祖父在哪儿?父亲抬头望天,不语。
母亲走了,弟弟蹲在墙角轻轻啜泣。我问父亲,母亲去了哪儿?父亲抬手给了我一个耳光,然后,背转身。夕阳的影子很长很长。
父亲走了,弟弟头上结着麻绳,身穿缟素,低垂着脊骨,低着低着就低到了祖父的怀里。
父亲说,那是个好地方。我想,那真是个好地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