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岛寺知世
大岛寺知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009
  • 关注人气:4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标签:

杂谈

 

刘查理是那种,他不说话时你觉得他很文静,他一开口你就想送他出殡的那种男生。

很早之前,在抖音和快手还没有现在这么普及的时候,我们班同学所有的乐趣全来自刘查理。
他是很标准的自以为活在玛丽苏小说里的人,俗称“戏精”。

平日里我们经常听他说:“哎呀,我爸真的很烦,我都跟他说了我不喜欢几千块钱的衣服,非要给我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是暴发户。”
“这双鞋子丑死了,竟然还卖两千多,也不知道我妈审美怎么这么差。”
诸如此类的话。

其实我好想告诉他,就算他穿了几千块钱的衣服鞋子我们也认不出来的,他大可不必考虑我们的想法尽情穿。但是我忍住了,我才不会暴露我没见识这个事实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了夜里悲观的情绪就会被放大,心里有些闷闷的。

我和好朋友之间最近出现了些问题,我想她应该也察觉到了。可能是我这几天忙着复习,忙着考试,忙着写文章,没有时间找她,也有可能是因为她新交了男朋友。
我们两个已经很久不和对方聊天了,偶尔想起来在QQ上发一两句问候,也往往得不到及时的回复,久而久之,大家都失去了谈一谈的心思。
今天给她选生日礼物的时候,想着要不要打电话给她询问一下意见,但是当电话接通那一刹那,突然之间我就变得手足无措起来,聊完选礼物的事情之后就再也找不到话题说,电话里面很长时间传来的都是一阵空音。
我们两个之间以前什么都能聊,荤素不忌,彼此之间有聊不完的话,可是现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8 14:14)
标签:

杂谈

 

人家说,我们盼望着升旗仪式,盼望着课间操,或许只是为了在茫茫人海中,偷偷看一眼那个平日里不敢直视的人;而舒兴不同,他是不需要我等到课间操和升旗仪式就能看见的人,他那张脸整天在我面前晃,能让我看到吐。

舒兴和我,原本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如果没有意外发生,可能高中三年都不会有接触。但是自从英语老师在课堂上念过一次我的作文之后,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舒兴这个人成绩不怎么好,但是自尊心极强,尤其以自己的英语为傲――此男曾经做出过翘掉期末考试,跑去成都参加英语比赛的事情。

所以我想是不是老师的夸奖刺激了他,他自此之后几乎每堂课都来我的座位,装作一副不求甚解的样子,拿一些很生僻的单词让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这些天,为了尽快完成网络写作课的作业,我写了许多篇博客。
有好一些博客,我都是怀着敷衍了事的心态在写,几乎常常是两只眼睛白眼一翻,两只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胡乱点一通,一篇文章就算完成。

我没有以负责的态度对待我的作品,但是却有很多很好的读者,他们在我的博客下面留言,鼓励我继续写下去,还给我点赞,转载我的文章,以不同的方式给予我宝贵的支持。其中最受欢迎的一篇是《怀念同桌》,点击率达到了两万。
我仔细回想了当时创作《怀念同桌》的场景,总结了一下这篇文章成功的经验,得出的结论是:
现在的网友,真的很宽容。

我以前也写文章,有时候为了构思好一个场景,组织好一段语言,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识字很早,很小的年纪就跟在哥哥姐姐背后偷看日记。
那时候我家还没有手机,唯一的通讯工具是一部蒙着白色蕾丝罩的红色座机,唯一的娱乐设施是一台方方正正的长虹电视机。我特别喜欢看电视,我最开始认识的字全是跟着《曹老板的十八个秘书》和《水晶之恋》学来的。
以前中央少儿频道放映过一个动画片叫《魔豆传奇》,我特别喜欢看,每天必须追更。我那时候痴迷到什么程度呢?这么说吧,一次我表姐带我出门玩,走搭石桥的时候我踩滑了,不小心落进了池塘里,当时身边没有大人,我姐只能站在岸上哭,嗷嗷的。凉水呛进我口鼻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我要死了,看不到爸爸妈妈了什么之类的,我第一个想到的是我看不到《魔豆传奇》的大结局了。
太遗憾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6 00:06)
标签:

杂谈

 

学校旁边那一条小吃街真的很破旧,街道两旁的老楼房摇摇欲坠,车来车往间总是扬起一大片灰尘;
形形色色的小吃车在狭窄的街道上挤来挤去,每一辆的招牌上都蒙上了厚厚的油污,不会有人把“干净”“健康”和它们联系在一起;
尽管包装盒上振振有词的写到“健康美味”。

不健康,但是真的很美味。

以前我们两个总爱放学后在这条街上追来赶去,寻宝似的探索新的美食,乐此不疲。
我最喜欢路口那家重庆杂酱酸辣粉,酸酸辣辣的很好吃,但是你坚持锅巴土豆才是这条街的灵魂所在。
我思考了一下,自己打不过你,于是我说:“你说的对。”

我们在凉面阿姨的摊前嘴碎过班花与隔壁班班草的恋情,在烤面筋叔叔摊前说过语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5 00:47)
标签:

杂谈

 

今天晚上我们一寝室女孩儿缩在被窝里玩手机――她们打王者,我赶博客作业。

突然之间艺璇叫嚷起来:“天呐,这是什么世道!小学四年级的学生都开始用眼膜了!”
孟薛接过话:“我们竟然还没有小学生精致!”
我也愤愤不平:“我们竟然还没小学生有钱!”
忽然之间大家都笑了。

话匣子一下被打开,我们从批判现在小学生之间攀比成风聊到我们自己四年级时发生的那些趣事。
惠惠读四年级的时候家里管很严,放学只能直接回家写作业,不能和同学一起出去玩。
孟薛说自己四年级的时候还什么都不懂。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4 22:37)
标签:

杂谈

 

                         尹函聆:
走进包厢,班上的人来得都差不多了,稀稀拉拉抱团站着。
几个女同学看见我入场,热情地冲我招手,说来奇怪,过去并不怎么亲密的关系,此刻竟也能相谈甚欢。
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东西。

这次同学会我是赌着一口气来的,当时接到班长电话,听到他也会参加的消息,一时脑门儿发热就应下来了。
提前一天去美发店弄了头发,刻意换上了新裙子,早早爬起床梳妆打扮,平时舍不得用的贵价精华使了劲往脸上招呼,只为了这一刻的闪亮登场。

这一端女生们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4 12:02)
标签:

杂谈

 

我在幼儿园时期,大概是学前班的时候,开始有了死亡的意识:
人都会死,爸爸会死,妈妈会死,我也会死,爸爸妈妈比我先死,我后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人会记得我们,我们会在泥巴里面腐烂……

那一个普普通通的早晨,班上仍然很吵,灰尘仍然欢脱地在阳光里跳艳舞。一股悲怆突然间漫上我的心头,鼻子很酸,我趴在桌子上哭得很伤心。

哭了一会儿,我觉得不能只我一个人伤心,于是我拉着旁边坐着的小朋友讲:“你以后会死的。”
“啊?可是,可是……”
她“可是”了半天,就是没憋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说不清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态,非要人家与我感同身受:
“你以后会死,你爸爸,你妈妈全都会死。
“然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6-13 22:39)
标签:

杂谈

 

成绩不算优秀,性格不算讨喜,生平唯一被人看好的一次是高考之后,隔壁高中的老师拉着我妈的手声泪俱下地说:“您的孩子是个复读的好苗子!”
……
……
干!!!

说出来好像显得有点悲惨,但是,这的确是我短短十六载(不好意思装把嫩)人生历程的真实写照。
我在想,如果有一天我与世长辞,我的墓碑上可能会这样写:“曾老板生前是个……老实人。”
太凄美了我都要哭了。

从小到大我的成绩一直不好,可能是基因不给力的原因,我的考试名次常年占据班级中下游,常常让我妈妈在家长会上抬不起头。
以至于我在高考前夕一度很慌张,对着我爸爸妈妈语重心长,再三确认:“我小时候真的没有定下娃娃亲吗?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