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大岛寺知世
大岛寺知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750
  • 关注人气: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9-01-12 15:21)
标签:

杂谈

 

最近真的很倒霉,首先是10号早上预约了手术,去的时候,因为叔叔家太偏僻迟到了,手术被推迟到了第二天;
然后是,被推迟手术的我想着反正没事,不如去成体找闺密玩,本来我们两个人开开心心吃了鸡块喝了咖啡,但是在她帮我扶书包肩带的时候,我一个嘚瑟肩一抖,手一甩,把她刚买不到半个月的手机甩在了地上,随着咵嚓一声,我们两人各掉了315K金;(其实应该我负全责的,但是帆帆体恤我没钱,坚持要付一半的维修费,其实她也一样穷……我朋友真的是世界上最好了)
再然后就是,第二天做完手术,本来应该我叔叔开车来医院接我的,但是这个不靠谱的人,在我再三嘱托手机不能开静音的情况下,仍然开了静音,怎么都联系不上,于是刚做完手术眼睛缠着纱布的我,孤零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我不是一个乐观的人,我想你知道;
我害怕陌生的人事物,我想你知道;
我很容易在夜里掉泪,我想你知道;
我喜欢赖在你身边絮絮叨叨讲心事,我想你都知道。

有时候我会感慨生命的脆弱和渺小,特别是在夜半梦醒的时分;
我常常感到自己是独自在世上流浪,即便我没有去任何地方;

我咬着牙倔强,不服气命运安排的一切苦痛离殇;
我努力坚强,用微笑去还击那些试图击碎我的悲伤;
在我淋过一场瓢泼大雨之后,才发现,原来你一直默默在背后给我力量。

你在这里,所以我愿意相信,这个世界真的有奇迹。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刘帆问我:“写博客这么久,怎么没写过一个关于我们两个的故事?”
我说:“之前我写过一篇想要和朋友绝交的文章,主人公就是说的你呀。”
她:“……”

没有开玩笑,我是认认真真想过要绝交。

让我想要和她一拍两散的原因真的很幼稚:我觉得她交男朋友之后就不关心我了。
本来我们两个在不同地方上大学就已经让关系有些受挫,她交了男朋友之后,还常常不及时回复我消息。
比如我在今天给她发一个:“宝贝在做什么呀?”
她能后天回复我一句:“不好意思宝贝,没看到你消息,我男朋友把手机拿走了。”
我说:“没关系,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呀?”
然后她就再没回应了。

你说这样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我们学校外面有很多咖啡馆,平时我需要一个安静环境写作的时候会选一家,点上一杯咖啡,然后安静地呆上一下午。

昨天下午去的那家店是之前我没去过的,然后我就想试试新的环境,抱着尝鲜的心态迈向了它。
一进门,真的,那个生意冷清到让我对那个老板产生了怜悯之情。
我也不知道我一个负资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可怜个什么劲儿,反正我就是可怜他。

坐在位置上放眼望去,整个店里就我一个人,我等于是花十几块钱包了个场。

店里没有什么人气,我无聊,老板也无聊,于是他就死盯着我,一看到我杯里的水没了就立马给我续杯。
我真的一点都不渴,我就是单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写写作业,但是人家那么殷切的给我添水,我又不好意思不喝,于是我们两个就陷入了“喝水,添水”“喝水,添水”的死循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请等一下!”秋续飞快冲出去,终于在地下停车场追赶上了正准备驾车离开的顾覃。
“请问有什么事吗?”他降下车窗,安静看着窗外气喘吁吁的她,目光含笑。
“顾先生,请问爆炸案发生那一天您在哪里?”秋续努力平息自己的呼吸,却仍止不住内心的战栗。
“那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他说:“在上过早课之后,察觉身体不舒服,便请假回家了。”
“请问您有目击证人吗?”秋续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咄咄逼人,但是她太着急想要证实自己内心的想法,一时之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到底是希望他就是凶手,这样就可以早点结束这一切,还那些在爆炸中丧生的人们一个公道,还是暗暗期待不要是他。思绪太过混乱,秋续分不太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秋续一直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因为一些妄自的揣测就随意对人下判断,可是越走近他,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愈发被放大,盘踞在她心里挥散不去。

“您好,我是X市派出所的民警秋续。”
既然被发现了,不如过去大大方方打个招呼。
秋续原本只是客气一下,没想到对方却很正式地伸出手:“您好,我是市中心小学的教师顾覃。”
他是很认真地想要和她打招呼。这个认知让秋续有些许尴尬。

她僵着把手递过去,好在他只是浅浅握了一下便松开,让她的这份尴尬没有持续太久。

“请问您现在方便吗?我想就这次的爆炸案件询问一下您,或许您知道一些什么信息。”秋续这话是对着副校长说的,眼睛余光却在偷偷打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过了好久,久到夜间清风将他留下的薄荷烟味全部吹散,秋续才恢复自如活动的能力。
不敢再在家多呆片刻,秋续匆匆裹上外套,连夜往局里赶去。
她有预感,是他。
制造了一系列爆炸惨案的那个人。

秋续这一在警局宿舍住下,一住就是小半个月,时间久到局里的单身汉们都有意见了。
他们都糙惯了,哪能受得了天天有个女同胞在旁边住着,连出门领个外卖都得保证衣着整齐,生怕让哪天穿个裤衩让秋续给碰见了。
只是哪怕他们叫苦连天,秋续就是不肯挪窝半分,其毅力之坚韧,不下红军万里长征。

这天,从医院那边传来好消息,市中心小学的副校长已经脱离危险期,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秋续有一肚子疑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鉴证科那边传来消息,在场死亡人口中,没有一个人的外形符合黑衣年轻男子的条件。
而核对医院伤员名单,也找不到相应年纪的男人。
既然出现在校园里,没道理可以从这一场铺天盖地的大型爆炸中毫发无损地离开。

秋续心里的疑虑愈加浓厚,有一个想法在她脑海隐隐成形,只是苦于缺少线索,她的猜测无法得到证实,只能盼望幸存的人员能够早日脱离昏迷,看到时能不能获取一些有利信息。

这天晚上秋续像往常一样加完班,带着满身疲惫从警局回到家。
因为这几天忙案子太过劳累,洗漱完换好睡衣之后,没一会儿,秋续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那些残忍的爆炸画面一遍一遍在秋续梦里上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尽管早已经有心理准备,赶到市中心小学的时候,现场的惨况还是让秋续的心狠狠揪了一把:
到处都是断壁残垣,曾经高大漂亮的建筑楼如今化作泥块坍塌成一片,一根根残缺的钢筋裸露在外,像狰狞的爪牙一样盘踞各处,大滩大滩的猩红血迹浇筑在焦黑泥土上,看上去触目惊心。
现场勘测小组的组员们皆是一脸愤懑不甘心,爆炸把所有事物摧毁得一干二净,包括凶手留下的犯罪痕迹。现场找不到丝毫于侦查有利的证物。

队长安慰了大家几句,然后领着秋续和几个男刑警往保安室走去,看监控视频里能不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视频从早上七点钟开始播放,前半个小时几乎没有什么人在校园里出现,看不出任何异常。
到了七点半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12-15 03:57)
标签:

杂谈

 

现在是2018年12月15日凌晨2点05分,我在睡梦中被腹痛痛醒。
在床上辗转反侧了好几次,因为疼痛的感觉太过明显,所以始终没办法再次入睡,既然睡不着,那不如写几篇博客吧。
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励志了怎么回事……

在这篇文章里我想要分享的是这学期我做过的几个有趣的梦,(看到这里您可能也知道了,我是真的找不到素材写了)本来我想把这些梦做成一系列连载的,名字就叫“《昨晚我做了一个梦》”,“《不对,是两个》”,“《您猜怎么着?还有一个》”。
这样子不仅能完成作业,还省了我一大笔功夫去构思情节和组织语言,有时候我都佩服自己,小脑瓜子真的太灵巧了。

但是很快我就否决了这个方案:不行!这样太没道德底线了!这不是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