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痴梅
痴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15
  • 关注人气:1,1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命运是什么,可以预测吗?凶灾恶运可以化解吗?

千百年来,有许多人迷信命运,奉若神明,也有许多人不信命运,嗤之以鼻。

当今社会,自我意识开放,有很多人自信地认为:命运把握在我自己手中。但也有很多人对前途迷茫莫测,垂头丧气。

有些人一直自信地往前走,但也有许多人彷徨不定,没有目标。

朋友,如果你真的想解开命运之迷,那么,请看一下这篇充满人生哲理的文章,没有迷信,只有智慧!

《我们应该怎样看待命理》:

http://zhusuanzi.blog.163.com/blog/static/17830603420113152313957/

阅读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世界杯开赛前我许下的一个愿望,居然将在决赛中上演,真的有些不可思议。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83eab60100j73d.html

 

和西班牙队打比赛,如果你没有太高的进攻效率,那么只能面对失败。西班牙队会利用超强的控球能力将对手的耐心磨灭掉,并完成致命一击。

 

今天是本届世界杯西班牙队打的最好的一场比赛,艺术足球终于在强强对话中展现无遗。如同两年前欧洲杯决赛的翻版,德国人并没有获得太多的机会。赛前很多人问我,对于今天的半决赛是否会担心?因为之前德国队实在太疯狂。说实话,我并没有太过于担心,因为德国队之前一帆风顺,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对于这样一支年轻的队伍来说,他们还没有交过学费,想要获得最后的成功是很难很难的。而反观西班牙队在输掉了小组赛第一场比赛之后,余下的所有比赛都可谓生死战。因此,从两队的心态来看,西班牙队已经占据了上风,而最终的结果也印证了这一点。

 

最后的决赛是“预选赛之王”西班牙与“无冕之王”荷兰两队之间的对决,这也使得本届世界杯势必要诞生一个新冠军了。我对于这个冠军当然十分期待,但冠军只有一个。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输了,我们还是世界上最好的球队;但如果赢了,我们将成为永恒。

 

祈求上帝庇佑西班牙。。。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和文学有关的断章取义》

         ——节选于高行健在瑞典皇家科学院发表的演讲


  自言自语可以说是文学的起点。

  人把感受与思考注入到语言中,通过书写而诉诸文字,成为文学。当其时,没有任何功利的考虑,甚至想不到有朝一日能得以发表,却还要写,也因为从这书写中就已经得到快感,获得补偿,有所慰藉。

  文学首先诞生于作者自我满足的需要,有无社会效应则是作品完成之后的事,再说,这效应如何也不取决于作者的意愿。

  作家如果不在写作之时从中就已得到对自己的确认,又如何写得下去?他们诉诸语言并非旨在改造这个世界,而且深知个人无能为力却还言说,这便是语言拥有的魅力。

  语言乃是人类文明最上乘的结晶,它如此精微,如此难以把握,如此透彻,又如此无孔不入,穿透人的感知,把人这感知的主体同对世界的认识联系起来。令一个个孤立的个人,即使是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时代的人,也能得以沟通。文学书写和阅读的现时性同它拥有的永恒的精神价值也就这样联系在一起。

 

  作家也同样是一个普通人,可能还更为敏感,而过于敏感的人也往往更为脆弱。一个作家不以人民的代言人或正义的化身说的话,那声音不能不微弱,然而,恰恰是这种个人的声音倒更为真实。

  文学也只能是个人的声音,而且,从来如此。

 

  文学是对人的生存困境的普遍关照,没有禁忌。对文学的限定总来自文学之外,政治的,社会的,伦理的,习俗的,都企图把文学裁剪到各种框架里,好作为一种装饰。

 

  文学既非权力的点缀,也非社会时尚的某种风雅,自有其价值判断,也即审美。同人的情感息息相关的审美是文学作品唯一不可免除的判断。

    诗意并非只来自抒情。作家无节制的自恋是一种幼稚病,诚然,初学写作时,人人难免。再说,抒情也有许许多多的层次,更高的境界不如冷眼静观。诗意便隐藏在这有距离的观注中。

  而这观注的目光如果也审视作家本人,同样凌驾于书中的人物和作者之上,成为作家的第三只眼,一个尽可能中性的目光,那么灾难与人世的垃圾便也经得起端详,在勾起痛苦、厌恶与恶心的同时,也唤醒悲悯、对生命的爱惜与眷恋之情。

 

  植根于人的情感的审美恐怕是不会过时的,虽然文学如同艺术,时髦年年在变。作家的审美判断倘若也追随市场的行情,则无异于文学的自杀。

  作家同读者的关系无非是精神上的一种交流,彼此不必见面,不必交往,只通过作品得以沟通。

 

  作家其实承担不了创世主的角色,也别自我膨胀为基督,弄得自己精神错乱变成狂人,也把现世变成幻觉,身外全成了炼狱,自然活不下去的。他人固然是地狱,这自我如果失控,何尝不也如此?弄得自己为未来当了祭品且不说,也要别人跟著牺牲。

 

  在质疑这世界与他人的同时,不妨也回顾自己。灾难和压迫固然通常来自身外,而人自己的怯懦与慌乱也会加深痛苦,并给他人造成不幸。


    人类的行为如此费解,人对自身的认知尚难得清明,文学则不过是人对自身的观注,观审其时,多少萌发出一缕照亮自身的意识。


    文学并不旨在颠覆,而贵在发现和揭示鲜为人知或知之不多,或以为知道而其实不甚了了的这人世的真相。真实恐怕是文学颠扑不破的最基本的品格。

  真实之于文学,对作家来说,几乎等同于伦理,而且是文学至高无上的伦理。那怕是文学的虚构,在写作态度严肃的作家手下,也照样以呈现人生的真实为前提理由


    如同咒语与祝福,语言拥有令人身心震荡的力量,语言的艺术便在于陈述者能把自己的感受传达给他人,而不仅仅是一种符号系统、一种语义建构,仅仅以语法结构而自行满足。


    不把写作作为谋生的手段的时候,或是写得得趣而忘了为甚么写作和为谁写作之时,这写作才变得充分必要,非写不可,文学便应运而生。

  文学如此非功利,正是文学的本性。文学写作变成一种职业是现代社会的分工并不美妙的结果,对作家来说,是个十足的苦果。


    写作的自由既不是恩赐的,也买不来,而首先来自作家自己内心的需要。

  你如果拿自由去换取别的甚么,自由这鸟儿就飞了,这就是自由的代价。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3-01-25 01:48)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笼中鸟作者:马眼的视觉


 

    每次上山都会看见道边有一些遛鸟的长者,他们或闲适的吸烟、茗茶,或四个围坐玩两把纸牌。





 

    我不懂养鸟,不知为何要把笼中的鸟这样严实的围紧,是怕它们不停欢快的鸣叫唱坏了嗓子,还是要它们在暗黑的笼子里歇息?

    这些个鸟,不管它们的品类与贵贱如何都是属于山林的呀。







 

    老人的自由自在与笼中鸟的憋屈,恰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山里动物园也是壁垒森严,那些个动物既有小笼子困着,亦有高墙、铁丝网罩着。

    动物一旦成为人类的宠物,悲惨遭遇由此开始。

    在人看来,给你好吃好喝供着,你还不该乖乖顺着?而失了天性与自由的所谓宠物,哪里还有生命的快乐?


 

    人类自身亦是如此。

    大房子、豪车、众人簇拥这些个财富、权力伴生物,也让你成为人类的宠儿,从此你便有了个笼子,被财富和权力奴役着。

    也许你最大的乐趣就是用财富和权力去奴役他人。

 

    更有趣的是爱情那个笼子,越不能自由,就越厚重,越渴求,那笼子的框缚就越发紧。

    人喜欢挖个坑把自己埋里面,还呼喊着苦难。

    我们也是笼中鸟。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阅读  ┆ 转载原文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