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勇子夜语
勇子夜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9,443
  • 关注人气:79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昆明湖边


勇子自述

勇子者,小名也,在此权当昵称了。当然,大名里也少不了这一个勇字。父母的养育之恩,老师的教诲启蒙,尽在不言之中,难忘矣!


博名“院里荒草”,则隐含着故乡村庄的名字。也希望自己要像故乡山野里的荒草一样,扎根在泥土之中,饮露而沐雨、坚韧而顽强、蓬勃而茂盛地生长!


勇子属于60后的兔,胶东人氏。年少离家,曾求学于千里之外的运河之都孔孟之乡。工作之后,参加自考,进而获得山师中文系的文凭。本想以笔谋生,无奈造化弄人,竟一事无成,终不成器也。

  

勇子信奉辩证唯物论与历史唯物论。然而,个人命运在时代的大潮中浮沉。年轻时的梦想,早已被滚滚的年轮碾的粉碎,了无踪迹。岁月蹉跎之后,飘落下的只有一地鸡毛。如此而已。


机缘巧合,勇子偶遇新浪博客,遂重燃梦想之火,于是重拾对于文字的爱好。兴之所至,每于夜深人静之际,敲打几篇所谓的诗词歌赋,描摹一点人生的风云际会,借以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感,抒发一下自己的情怀。同时也结交一些道同趣合的好友,学习交流相互唱和,借以满足自己精神的需求,同时也给自己的庸常生活增加些许的亮色。


勇子在劳其筋骨之余,不忘根本,率性而为,真诚笔耕。也不揣文字之浅陋,涂鸦于此,愉己悦人,自我陶醉呢。


“勇子”深夜伏案,自说自话,谓之“夜语”。怀揣梦想,搬弄文字,自讨苦吃,乐在博中矣! 

勇子自咏
勇子耕耘文字田
夜语无音星相伴
院里荒草成旧闻
人生春秋添新篇
故乡难忘慈母在
海杂拌儿舌尖鲜
博文杂论吐心声
读书感言青春现
诗词歌吟啸风月
流年兔影路艰难
旧日碎片忆往昔
挚友美文情谊传
勇子自题

母子种地图


评论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1、不过这篇文,可是如行云流水一般,畅快舒心。表明了一种生活的态度与实践。

——读明媚景明《我的快节奏慢生活》

2、时代的印记挥之不去,因为那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

——读明媚景明《那年的防空洞事件》

3、看样板戏看多了,就想专门看最后拼刺刀的场面,刺激。记得有次和弟弟俩竟然在场上睡着了。电影都散场了,还是邻居看到我们给叫醒了。最后什么也没看到,记忆犹新啊!

——读明媚景明《样板戏【沙家浜】与我》

4、启蒙时的相遇,所以终生难忘。

——读明媚景明《三件“玩事”》

5、小时候在老家的一个同学家里看到南京长江大桥的连环画,很惊奇和稀罕。因为那位同学的父亲就在南京的一个军工厂里工作,所以他叫爸。而我们平时叫自己的父亲都是喊爹的。不一样吧!那个时候,只有自己的父亲在外面工作的,才有资格叫爸爸的。现在,时代变了,称呼也都发生了变化。农村的孩子都叫自己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在没读过周涛的《西部的纹脉》前,是不知道有周涛这么一个有名的作家的。

九六年,就着发表习作的热乎劲,买书,读书,在自己自考中文毕业十年后,掀起了一朵小小的浪花。

本书上卷是读《古诗源》记,下卷是游牧长城。读一本散文集,从来没有这样认真过。除了读鲁迅与孙犁的书以外。

他读《击壤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我第一次读到作为诗人的解释。让人如饮甘霖。远古的诗意滚滚而来,直抵心灵。

我读他的下卷的《游牧长城》,哦,散文可以这样写,可以这么长,真是开眼界。关键是文字里流淌的诗意,不愧是诗人之笔。

书中有自己划的好多杠杠,说明那时是真的读进去了。读此书,可以贯通你的情感,一种思辨之气充盈心中。

好久不曾读纸质的书了,因为看新闻,领导到了西部,到了嘉峪关,遂想起了周涛先生这本书。在自己的读书史上,在自己的人生重要的节点上,是占有着重要一页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22 08:52)

媳妇又到一家健身店打工。因为上门顾客稀少,老板就叫媳妇她们到人员多的地方发广告。

吃完早饭,媳妇叫我和她一起去市场,以便买点鱼虾什么的。也好,帮她提着包,拿着水杯,倒也像个跟班的。

路上遇到有人,她就喊我,快点把包给我。原来广告纸就在包里。只见她一边给人家递广告,一边说,“遮遮太阳。”看这话说的,多艺术。东边的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一页广告纸可遮半边脸呢!

我说,你们的健身器材熊人的吧?不熊人,没看我都掉十多斤秤了?与你晚上开始不吃饭有关系。不过也对,你就是一个活广告嘛!

到了市场门口,发广告的有好多人,内容也是五花八门的,热闹。

有时候我就说,你扔了广告,别人也不知道,怕什么。哪能呢,不能骗老板,要诚实。我说,你这广告就不骗人了?。不一样,我们这是物理减肥法,信则灵,不信,没办法。看来,这是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了。

勇子写于2019年8月21日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写的好多文字飞了,留下几个图片说话。

怀念那些读书的日子。

因为看到他刚获得茅盾文学奖,就想起以前买过他的书。

年轻真好,读书真好,怀念那段夜读的光阴。

勇子写于2019年8月19日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4 19:40)
标签:

杂谈

到镇里的大哥家时,还不到七点。因为西道上原来的危桥已经拆除,正在建新的,原路无法通行,只能绕道。

我要去商店买点奶一类的东西,大嫂不让。又因为道远,我也只好作罢。

大嫂只蒸了大饽饽,大哥夜班回来后,大嫂叫他去买小馒头,上坟用。我说不用买,天也下雨,一切从简。大哥还是骑车去了,等了好长时间才回来。说人家得现蒸,还得一些时间才能好,所以他不等了。

大哥还是偏瘦些,但精神不错。病愈后,在一家企业干保安。穿着保安服,惹得表弟说他,就像干公安似的。大哥在酒桌上说,单位门口每天几百辆车进出。去干了几天,他就能在这些车里快速辩认出那些是主要领导的和一些重要人物的车,并记住他们的车牌号。同行都说大哥记性好。大哥说他只记特征,有技巧的。他们只知道大哥干过船老大,而不知大哥是报务员出身,就是滴答滴滴答那种收发译密电码的,如同电影里演的那样。

表姐在群里问我们回来没?我说已经在大哥家吃饭呢。等大哥回来再定夺具体上坟事宜。

表姐是前些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12 22:33)
标签:

杂谈

昨天凌晨两点多钟就醒了。受台风影响,那雨也是随之而来。听着窗外的风声雨声,想着今天的心事,觉也就可有可无了。

今天能回老家吗?等天亮了再说吧。自己问自己。昏昏沉沉挨到五点,给大哥电话。“大哥,老家下雨不?”“下呢,还不大。”“我们这里也下,”我说。“不知暴雨能不能来?我们争取回去,就看老天爷的了。”大哥说,“好,等等看,我都和小舅姨们说好了,也和小表弟说了,你琴姐从东北回来,就着今天的日子做引子,一起聚聚。”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一年了,我从不有意识地去回想老妈的种种,但思念是永藏心底的,那里有自己永远的人生之痛。

今天也是星期天,老妈的修为就是在身后也是护佑着后人的。侄儿出差青岛,身不由己。侄女小两口特意从威海开车回来为今天的事忙活。

说来也巧,不到六点,雨竟然停了。我们赶紧开拔,并电话告知大哥,大哥还在班上。打车出了市区,走滨海路,雨又开始下起来了。望着身边的大海,海天一色,灰蒙蒙的。

车过了养马岛,继续向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8 19:16)
标签:

杂谈

前记:

一段时间以来,木师诗评不少,以前曾经集中转载过一些。现在不转载了,用下面这种方式编入我的博客中,以利于今后的打印保存与学习。

一木诗评,新浪无双,我十分珍爱。初读诗评,有时不求甚解,有时不得要领,一再品读,则甘之如饴,余味无穷。诗评想象丰富,用典奇特,但又不离你的文本。风趣幽默,视野开阔,小诗里蕴含着大学问。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勇子文:

再诚实的孩子,在诱人的果实面前,也要败下阵来的。想当初,暑假的时候,和一同学上山拔草,路过大队果园的时候,找了个角落沟沿,溜进去,摘苹果。青涩的苹果,酸倒牙。不好吃,只好快速逃离,哈哈。

一木诗评:

博友“勇子夜语”在拙作“一木诗评:湖畔人家——高立新《午夜偷瓜》”后留评如上,观之有趣,遂有此诗。

暑假皆有拔草日,

果园在侧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8 16:34)
标签:

杂谈

前记:

一段时间以来,木师诗评不少,以前曾经集中转载过一些。现在不转载了。用下面这种方式编入我的博客中,以利于今后的打印保存与学习。

一木诗评,新浪无双,我十分珍爱。初读诗评,有时不求甚解,有时不得要领。一再品读,则甘之如饴,余味无穷。诗评想象丰富,用典奇特,但又不离你的文本。风趣幽默,视野开阔,小诗里蕴含着大学问。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勇子文:

昨天晚上,媳妇说,我想吃榴莲 ,就是太贵。我说,闺女不是月底回来吗?等闺女回来再买吧。

媳妇马上怒斥道,看看,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唉,媳妇这是给我挖坑啊。。。。。。

一木诗评:

老妻入抱递娇声,

欲购榴莲价甚崇。

何至枕边明俭志,

且于月底慰离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9-08-08 15:57)
标签:

杂谈

前记:

一段时间以来,木师的诗评不少。以前曾经集中转载过一些。现在不转载了,用下面这种方式编入我的博客中,以利于今后的打印保存与学习。

一木诗评,新浪无双,我十分珍爱。初读诗评,有时不求甚解,不得要领。一再品读,则甘之如饴,余味无穷。诗评想象丰富,用典奇特,但又不离你的文本。风趣幽默,视野开阔,小诗里蕴含着大学问。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勇嫂的节日

勇子文:

我昨天问媳妇,闺女给你问好了么?媳妇说,问了,极不情愿的样子。这是我家的小棉袄。我对媳妇说,知足吧,前些天,人家才接待完你进京游玩了呢!

一木诗评:

佳节有语问康安,

好女遥遥果系联。

望断海情江涌浪,

抹杀京地鲁兜圈。

征尘犹附穿沙甲,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前记:

一段时间以来,木师诗评不少,以前曾经集中转载过一些。现在不转载了,用下面这种方式编入我的博客中,以利于今后的打印保存与学习。

一木诗评,新浪无双,我十分珍爱。初读诗评,有时不求甚解,不得要领。一再品读,则甘之如饴,余味无穷。诗评想象丰富,用典奇特,但又不离你的文本。风趣幽默,视野开阔,小诗里蕴含着大学问。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

我写过一篇《韭菜》小文,木师赠给诗评一首,甚是有趣。

诗曰:

旨传韭菜配槐花,

沾露蕴凉抱进家。

敬献几株粗货色,

痴玩一把好年华。

闲忧味大妨亲嘴,

神料情浓不祭牙。

他日血桃新上市,

勇兄中夜莫招她!

我在诗评后留言,说,“吃根韭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