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瑜伽心
瑜伽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08,935
  • 关注人气:37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新浪微博
搜博主文章
访客
加载中…
博文
(2015-11-19 19:20)
标签:

解脱

分类: 自我质询(智瑜伽)
321:苦的终结

伟廉 译
平梵(瑜伽心) 校
2015.11.18

新读者:推荐你们从系列课程的开始看起,因為以前的课程是这一课的前提。第一课是:“為何有此系列课程?”

在我们思索什麼可以导致苦的熄灭之前,我们先需要对苦有一个实际的了解。

什麼是苦?

它是我们对痛楚的认同感。因為认同感是头脑的功能,苦将会被头脑进一步推演為不单止与现在所经歷到的痛楚有关,也与对过去痛楚的记忆,以及是对未来痛楚的预期有关。那些已习惯於受苦的人,健康以及身体的适舒也许难以带来多少安慰,因為头脑可以永无止境地提醒我们关於过去的受伤经歷,让我们继续悲叹与忧虑未来可能发生的种种不幸──儘管它们根本不存在。

事实上,一个人的健康、物质的富裕以及外在的生活品质,跟苦的多与少也许没有太大关係,因為苦是深深植根於头脑的认同感之產物。

那些看似所有事情都很顺利的人,可能比其他人的苦都要更多。对物质富裕以及世间成就(名利)的认同感可以导致一些最严重的苦──人生梦想般变成一个恶梦。為什麼?因為,在那些情况下,我们把自己交付於生命裡无常的东西。不管它们看似有多辉煌,却并不能延续。我们总以為自己就是自己所感知到的,这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我们也将為这错误负上沉重的代价。

苦本身是痛楚的,但苦所带来的痛楚是不同於疾病、身体损伤以及创伤事件所带来的痛楚。苦所带来的痛楚是头脑所加诸的,能够透过灵性方法而被减轻或逐渐消除,而实际发生的事件所带来的痛楚,有可能避免,但也有可能无法避免。不管怎样,如果我们能够放下苦,放下我们对引起痛楚之事物的认同感,那麼,生命的起起跌跌所必然带来的种种不适以及灾难,将不再能抓住我们。在我们对痛楚的认同感消融之后,苦也将会熄灭。

在我们下一次陷入身体或心理上的痛楚时,并同时感受到苦,我们也许可以抚心自问:「是谁在经歷苦?」

如果我们对这问题坦诚的话,我们将发现,导致我们认為自己在经歷苦的,是我们对痛楚的理解。如果我们给予痛楚一个价值判断,我们必将经歷苦。当我们问:「為什麼是我?」的时候,我们便会发现自己正在给予价值判断,或正处於指责、愤怒、尝试迫使他人也受到痛楚的状态。这些反应都在说明我们已经对自己的痛楚给予了认同。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只是单纯地将痛楚看待為痛楚,不以任何方式去為它添上色彩,它只会继续是单纯的痛楚,当中没有任何苦或者判断,没有悲叹,没有悔恨,没有内在的戏剧性对话,没有因為它而对未来的忧虑。

当看见到有人以这样的方式去承载痛楚,我们倾向形容这為灵性的。他们看似处於更高的意识层次,当下的痛楚也不会以我们认為是受苦的那种心理反应去影响他们。这并不代表他们在痛楚时不会有呲牙咧嘴或哭泣的反应。

不管我们折断了一根骨或是失去了自己所爱的人,我们会感受到痛楚,也会哭泣。超越苦并不表示我们喜欢陷入痛楚之中。它也不代表我们不能消除自己或者其他人的痛楚。但是,不管正在发生什麼事,如果我们能够放开自己对痛楚的认同,苦的疤痕并不会伴随著我们,即便在下一分鐘也不会。一切都在当下发生,并已然消逝了。

但是,再次,什麼是苦?我们还未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只简述了苦的基本机制。当我们认同了自己的痛楚并感受到苦时,谁在经歷这一切?是我们外在的感官?我们的身体/头脑吗?是我们在所有一切之后的觉知吗?它直达这个质询的核心,以及所有灵性自我质询的核心。更重要的是,它直达那个住留的内在寂静(见证)之核心,因為如果没有见证的话,就不会有真正有效的自我质询。没有见证的话,我们的自我感,就会被外化於思想、感受、身体以及我们身处的环境。我们将不能与我们的真质以及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建立健康的关係。这个处於短暂的疏离状态之觉知,就是一切苦发生的原因。这就是真正的我吗?假如我们认同以及习惯性地宣称真我就是自己的外在感知,它就是。

另一方面,当我们发现自我感就是永恆的内在寂静(见证),并在日常深度冥想裡培养著,在那裡什麼都无法影响我们。当我们是「那个」时,无论身心正在进行什麼事情都不会受苦。事实上,就算我们的觉识在认同状态下,也根本不会受苦。它只是在我们的一部分永远是的觉识。它不会改变。改变的只有(在意识以外的)思想、感受以及物质之虚饰。无可避免地,一切外在的都会有改变。但是,我们的内在永远不会改变,对吗?那麼,谁在经歷苦?

真相就是没有人在受苦,除了那些错认真我的人,而这份错认只是一个幻想,一个对於短暂物质之信念,一个梦。然而,对於那些正在经歷苦的人来说,感觉却非常真实。

这一切都是颇為诗情画意的,如果我们已身处於痛楚并认同了痛楚经验,它的意义可能不大。对於那些挣扎於灵性自我质询,却没有足够的内在见证去支持的人来说,也是如此。不容易。我们也不倾向对任何这些充耳不闻。无论我们有没有内在见证,我们也对所有受苦的人生起悲心。我们的人性呼唤我们本能地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特别是正在受苦的人。

灵性导师做他们在做的事情,是因為他们极希望帮助所有人从苦难当中过渡到永恆的平安以及喜乐,而它们一直都存在於我们内心裡。

能够让我们免於陷入对人生起起跌跌的认同的,只有一个状态。能够让我们免於陷入头脑挣扎地製造大量想像性、穿梭时空的各种幻境的,只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见证,我们与生俱来的内在寂静,能够轻易地在每日的深度冥想中被培养。那麼,真正的了解就能够发生在我们之中,而我们会发现自己能够超越苦,并惊讶谁在开初有曾真的受苦。

见证的威力,配合上清晰、有效的自我质询方法,是一个悖论也很神秘。但是,相比起外在世界的思想、感受以及对身体与周遭环境的认知,见证比它们却更為真实。见证以及其与自我质询之关係是真实的,因為他们能够為我们的生活品质带来真实可见的改变。这个改变是何其大!

在未来的课程裡,我们将会更深入的探究自我质询之方法,特别是当它们关係到透过深度冥想对内在寂静与见证的前行培养(请参阅课程第13)。我们将会发现伴有见证的自我质询实践(相关的)与欠缺见证的自我质询实践(非相关的),两者之间有巨大的差异。就像我们在AYP生命瑜伽所进行的一切,我们将採用实际的方法,将繁文縟节的东西减到最低。

有时候,即使是由大师传授的自我质询,都可能陷入有入无出境况,甚至更糟。我们将会探索它发生的原因以及解决的方法,让我们能够得益於任何自我质询之系统,不管它被称為Jnana(智瑜伽)、Advaita(不二论)、空或者正念等等。有了明智的自我质询方法,当中的神秘将会被逐渐解开,而我们有天会发现自己经已与神秘合而為一。从每天溢出的内在喜悦、光明无烦恼的生活(即使是当时在经歷痛楚),我们将会对此有所肯定。离苦的自由就是所有人的天命。

明师在你心中。

--

瑜伽,酣畅淋漓地享受生活,又不被生活所俘虏。

 

AYP生命瑜伽课程总目录,回复a

生命瑜伽核心课程目录,c

课程信息,d

生命瑜伽教材,e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AYP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平梵(瑜伽心)个人微信:AYPyoga

平梵(瑜伽心)的微信平台:pingfansou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冥想

昆达里尼

Yogani 2006.1.12

 

白粥   2015.7.7

平梵(瑜伽心)译 2015.07.08

 

新成员:推荐你们从系列课程的开始看起,因为以前的课程是这一课的前提。第一课是:“为何有此系列课程?” 

问:我在假期里体验到了一次最有趣的经历。

    一天晚上,当我准备上床睡觉时,我开始哆嗦。虽然我根本不觉得冷,但我一直哆嗦。我没想太多,只是多拿了床被子,身体卷曲着在被子里睡了。然后我身体的颤抖无法控制,根本停不下来。

 

这状况持续了大约五分钟左右。随后我感觉后腰越来越热,好像有人在那里垫了条电热毯,接近灼热的感觉。但这种热不是从外面进来的。然后,如同哆嗦突然出现一样,这哆嗦又突然停止了,停了一段时间。

 

当它再次开始时,感觉仿佛有数百万条电脉冲在不断加码,短促有力,从我后腰直冲肚脐。整个过程我一直“哆嗦”着就同先前一样,但觉察到这次抖动的震中在肚脐区域。这种电脉冲的震动持续了几分钟,象之前我后腰有热感,现在我的肚脐感觉非常的热,虽然没有之前后腰那么热。随后就如同之前一样,它再次如突然开始一样又突然减弱,停了一会儿。

 

    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但这次震动从肚脐开始被迫使向上,直到胸腔和肺部的区域。对于后腰和肚脐区域的震动,我几乎可以精确指出震中在哪里。但对这个区域我却很难感觉到震中的位置。仿佛震动波不断向外散开,从脊柱开始,向胸腔移动,但在胸腔的整个区域内不断扩散开,而不是仅仅一点。有点像把面粉从手掌中吹开。还是如同先前一样,震动又急速减弱下来,停了一段时间。

 

    再次发生的震动从胸腔开始,向上到喉咙。然而这次感觉仿佛它已经是强弩之末。我几乎不能说出震动波去到哪个区域方才结束。

 

    我不得不说这是场非常让人敬畏的经历。我不知道它是否就是昆达里尼,但整个过程我都很无助。不管即将发生什么,我能做的只是观察,因为我的身体因为强烈的“哆嗦”而疲惫不堪。起初我有些害怕,但当我感觉震动波集中在肚脐之后,我想也许这可能是昆达里尼,于是我不再害怕。我明白了它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我可以往后退一步,让它去做它要做的事情——其实我也没得选择。

 

    有件事情我很确定,我现在完全相信昆达里尼是真真切切存在的。以前我总是认为它是微妙神秘的东西,但现在对我而言,它是非常具体可以感觉到的,而且伴有非常明确的身体反应。

 

    我完全相信!

 

答:太美了。在读你这次戏剧性的昆达里尼经历时,第一个跃入我脑海的是在练习中得学习平衡和自我调整节奏。

 

,还要提醒若以为有了类似这些经历就意味着在身体里有了“突破”在向更高层次迈进,往往是幻想。我知道这次经历不是你有意为之的。它就突然发生了,对吗?但会有个想法悄悄冒出来“就是它”,而我们现在应该专注于培养类似这些戏剧性的突破。老实说,实际上没有这种最终的开启,也几乎没有显著的进阶性开启。这些事情的发生很少是量上的跳跃,即便可能看上去正在这么发生着。于是便有了一个想法我们必须做的一切是让能量向上到头顶,然后我们就成就——证悟了。不是这样的。

 

相反通向无限所需的净化和开启的层次是无止境的。小说《魏尔德的秘密》就描述了这个过程。无论我们可能体验到的身体振动有多大,或是振动波传到身体区域有多高,我们依旧只是处在下一个阶段的开始。所以不需要急于去开启身体某个特定区域,突破进入更高的能量中心。我们可以通过自然的途径(AYP的方式)到达那里,而且更舒服地用那方法到达那里。

 

当然我们的巴克谛往往要得更多,正因此我们需要去进行平衡。约翰.魏尔德就因此经历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时期,去平衡他的巴克谛和他有时发狂的步调,一路上吸取了经验教训。我们所有人都需要这么做

 

我提到所有这些是因为,虽然大的经历可能看似很像是个大进步,但是它们都只是跬步而已。真正大进步来自于长期稳定的日常习练。而大进步的出现可以完全不伴有任何“大动静”的发生。事实上,那些大动静往往让我们能量过度而拖延我们后几天,几个星期或几个月的练习。一条企图通过大动静不断突破的路只是一条让进步越来越慢的路!

 

这不是说我们就不会有那些经历。有时候它会发生,就如同你所经历的,甚至在稳定有规律的日常习练的情况下也会发生。这是个提醒:我们是在处理身体内部强大的力量,在我们日复一日管理我们习练时应当始终记得这个提醒。如果我们在习练中过于激进,就会出现类似的迟来的反应。因此,始终谨慎灵活地调整进度是很好的。

 

所以现在你已实证到真的有事情会在身体内发生。你现在已经相信你自己内在潜能的真实存在。

 

希望这次经历对你是个鼓励,让你逐渐进入长期稳定的习练常规中,一步一脚印地向上开启。然后,某个早晨你醒来,发觉你已经这样无意中走得比所有大动静远得多了。

 

如果我们稳步培养内在寂静,柔和地引发妙喜传导,所有的都将自然发生,与任何能量突破的经历相比,能更快地让你达到那里。

 

谢谢你同我分享这次经历,祝福你由此继续向前一路走好。

 

明师在你心中。

 

 --

瑜伽,酣畅淋漓地享受生活,又不被生活所俘虏。

 

AYP生命瑜伽课程总目录,回复a

生命瑜伽核心课程目录,c

课程信息,d

生命瑜伽教材,e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AYP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平梵(瑜伽心)个人微信:AYPyoga

平梵(瑜伽心)的微信平台:pingfansou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瑜伽

Yogani著, 2006.09.18

梅译,2015.06.30

平梵(瑜伽心)校, 2015.07.02

 

新读者:推荐你们从系列课程的开始看起,因为以前的课程是这一课的前提。第一课是:“为何有此系列课程?

 

问题:以瑜伽的方式死亡是怎样的?在瑜伽文献中记载了许多瑜伽先贤高人平静离体的传说,但是没有讲到细节。这些是秘传的技能吗?我现在还没有想要离开,但是很想当那一天来临的时优雅、有意识地离开肉体。

 

回答:如果有“瑜伽式死亡”的秘密的话,那就是确保进行“瑜伽式生活”。正如老的谚语所说:问题不在于死后是否还活着,而是在死前是否真正活着?当然,围绕着死亡,很多修行传承有不少仪式,《西藏生死书》就是其中的标志。这些仪式有价值吗?只有当我们把自己融化进生命的过程中去--- 或者说,在死之前死去。这就是瑜伽和其他有效的灵性修行系统所追求的。

 

古老的经文中提供了摩诃三摩地(mahasamadhi,死亡)的处理方法,--采用什么坐式,坐到哪里,用何咒语等等。 这是仪轨,一般是信则灵的东西。问题是:我们内心深处相信什么?那才是需要我们去培养的。死亡通常是件很不好处理的事情—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们很难有万全的准备。而另一方面,我们当下就可以进行灵性的修炼,每一天每一刻。当下对灵性状态的护持的程度决定了我们死时的状况,不管死亡以何种方式展现出来。

 

Elizabeth Kubler-Ross, Stephen Levine, Ram Dass激发的现在“死亡与临终运动”给面对死亡提供了实际的方式,形成了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工作以及出色的著作。这些探索为现代成绩斐然的临终关怀系统提供了基础。从很多方面讲,这些新知识超越了古代的智慧,提供给每一个人切实而有效的工具和方法。最好用的知识就是最先进的知识!

  

要看到为死亡做好准备的关键,我们必须先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是否能接受当下发生的一切,不一定是你想象中的死亡之时,而就在日常生活中的当下一刻?这是对我们修行和状况的衡量标准。我们知道自己今天和每一天的状况,并作出能促进灵性成长的选择。如果以此度过我们的生命足够长,那么当死亡有一天来临的时候,它也就不过是生命中的又一天而已。这样,死亡来临时,我们就会“优雅而有觉知”,就像平常每一天那样。

 

我们现在能获得的最好的死亡教育,就是陪伴濒死的人,向每一刻臣服。这是除了亲身死亡之外最近距离的体验方式。如果我们有机会与濒临死亡的人在一起,就会对死亡是什么有很好的感受。与即将死亡的人在一起是能改变我们的生命的。

 

那些有过濒死体验的人也可能会有非常深远的改变—可以看看Raymond Moody和其他人在该领域的著作。

 

所以,如果有关于死亡的秘密技能,那就是尽早培养人类灵性的升华,并慢慢学会在在死亡来临的时刻去面对它。如果我们变成持久的内在寂静、神圣妙喜和神性之爱,其他的自然而然就不是问题。做选择的始终是我们自己,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现在一刻,明显是最重要的,因为除了作为现在的结果(即将来到的现在),将来并不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每天要坚持练习深度冥想、脊髓呼吸等等功法。

  

这些归结于我们今天和每天都在做的修炼,直到生命终止那一刻。“优雅而有觉知”,在日常生活中和在死亡时一样有效。这是一回事。

 

明师在你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瑜伽

Yogani 著 2005.11.2

梅译 2015.6.26

平梵(瑜伽心)校订 2015.6.26

  

新读者:推荐你们从系列课程的开始看起,因为以前的课程是这一课的前提。第一课是:“为何有此系列课程?

 

问:是否在顶轮出现的疼痛通常是一个不好的迹象?我从经验中获知(以及从阅读中)心轮在打开的时候会造成短暂的疼痛,以及心悸等等感觉。我的心轮经常打开或者关闭(我并没有因此而警惕,据我所知这似乎是正常现象),可以肯定的说,有时会觉得有一点戏剧性。我不认为这是阻塞的问题,当它打开的时候,我能强烈的感觉到顺畅的流动,我知道这不是坏事(类似于运动后的酸痛)。

 

顶轮也是类似吗?当第一次昆达里尼觉醒时,我察觉到这里的一些清晰地痛楚(更像是压迫感),还好,没有很不舒适。我想知道我的下一步那里是否就会自然而然的打开一丝(我的练习深入得很快,我可以更深地更快地地臣服,并更长久地保持这种状态)。如果不是,也许我还需要更加持续性的进行调息训练(我经常很忙,通常只是练习冥想)。

 

我的第三眼大概在八个月前激活。虽然那是种很强烈的感觉,而且我能察觉到它从头部向前伸展,清晰地感觉到它连接到心脏和会阴(根部),我不能肯定这对什么有好处。我最终能通过这种方式感知到什么吗?我能感知到在那里有些功能,就好像我拿到一个收音机,却不知晓该如何调频。我没有执着于什么高超的技能,仅仅是有点好奇心。

  

答:顶轮的疼痛并不是普遍现象,但是作为总体打开的一部分有时候会发生。不断增加的顶轮净化(尤其是刻意造成的)和身体的其他部位的净化的区别在于,顶轮会激发全身的净化,会过早发生,导致整个神经系统过度的能量流动,所以,我建议你不要在顶轮 ”用功“,坚持AYP练习中的从眉心到根轮的练习,尤其是脊髓呼吸。这样,可以平衡中脉的上行下行能量,并可以顺带清理顶轮。如果顶轮感觉过于疼痛,回退一些练习步骤,直到这种不适缓解消失。心脏的净化管理也是类似,或者任何其它过度净化造成的症状,包括情绪,戏剧性,等等。这就是自我进度调节。暂时的回退练习,会减少能量在这些受影响部位的循环。

  

第三眼,是整个身体里的能量循环的主要操纵杆,确保一切平衡的根本。而顶轮并不是操纵杆。如果过早听之任之,就会像一个“白洞”一样把我们吸到身体之外,并带来巨大的能量状况。心脏是一个无限的神性之爱的空间,如果听之任之,会让我们在感情漩涡中忧伤哭泣 。通过第三眼,我们可以让所有这些净化平稳而稳定地进行,而不会绝望的陷入宇宙的能量场域中。当然,我们中也有一些这样的希望,只是需要平衡。通过掌握第三眼,我们就能在让成长的同时保持秩序。第三只眼是到达顶轮最安全的路径,事实上,将会随着我们不断地进步而最终和顶轮融合在一起。最明显的体现就是观眉心契合逐渐的向上移动。最终,第三眼和顶轮变成同一个动态的两个方面:能量调节、世俗的表达(第三眼)和无限的能量流动(顶轮)。这个二合一的组合调节整个神经系统中的证道的过程,并为之提供动力。

 

至于用第三只眼去“看”,这里有很多不同的层次,灵性直觉是最基础和最重要的。像肉眼一样“看”到的,如颜色、通道、星星、其它世界等等,最不重要。当我们的直觉增长到知道在这个地球上所有事物正确的是什么,我们并不需要知道为什么。他们来自于内在。我们可以坚定地只依靠它。

这就是来自于第三眼的打开和成熟的直觉。第三眼是我们在这个地球上表达自我的关键,因为它把所有这些与灵性直觉和进化活动有关的器官关联在一起---心脏、思想、身体、内在寂静、神圣妙喜。其产物就是神性之爱的喷涌,这就是为何我说我们如何对待他人,通常就是最好的衡量我们灵性状态的方法。它的确很简单,真的…

 

正如耶稣所言:“通过果实就能了解一棵树”

明师在你心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冥想

瑜伽

分类: 冥想

368 – 太阳中心法

Yogani
, 2009.11.11
平梵(瑜伽心)译,2015.06.22


新读者:推荐你们从系列课程的开始看起,因为以前的课程是这一课的前提。第一课是:“为何有此系列课程?

现在我们叫介绍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可以作为梵音冥想的有机组成部分,但不需要增加练习时间。这个方法叫做太阳中心法

从一开始,我们开始梵音就是没有任何特定的要把它放在身体任何部位的意向。虽然冥想方法是这样,但我们可能会不自觉地在身体某个部位默念梵音。对很多人来说,这往往是在头部。不在这里,就在其它地方。只要这是无意识做的,那么就不影响冥想的过程。我们一直都不想干扰一旦发现想其它东西,就轻柔地回到梵音上来的步骤。一旦我们分心去做其它的什么,冥想的有效性就会打折扣。分心,就会影响冥想的效果。

但把梵音定位是有失有得的。不去定位梵音,就可以专心在深度的寂静中让梵音精妙化的过程。而同时,我们可能会不自觉地把梵音放在头部或其它地方,从而产生一些不被注意得影响。把梵音放在身体某部位是与梵音振动效果不同的东西。

现在我们要把梵音在神经系统中振动的效果与把梵音所放在的身体部位区分开来。而太阳中心法正是针对后者而来的。

这是为了增上我们的冥想。这并不是说我们以前冥想不对。实际上,如果你目前的冥想练习仍不巩固,那么你应该在巩固冥想之后,再考虑加上太阳中心法。这就像一个梵音增级一样。不论我们正在用什么梵音,只要巩固了,就可以加上太阳中心法。这应该是练习数月、数年之后,而不是几天、几星期后。过度敏感的练习者,如果在观呼吸冥想中,也可以用它。

太阳中心法是这样的:

当开始梵音时,倾许把它放在太阳神经丛。这是在胸骨下面,从皮肤往里三个手指的地方。这是在肚脐和胸骨中心的中点,肋骨两边中间的地带。只要在那里轻柔地重复梵音即可。如果发现从梵音掉线,或者不在太阳神经丛了,那么只要轻易的倾许在此默念梵音即可,回到我们原来所在的梵音的模糊层次(精妙化层次)去继续默念。,除了把梵音放在太阳神经丛之外,梵音冥想的其它方面保持不变。


用太阳中心法后,我们可能会注意到以下现象发生:

  • 离开我们原来无意识地默念梵音的地方,不管是头部还是其它地方。这并不影响梵音在整个神经系统中的振动效果,梵音仍会像音叉一样让有相同频率的音叉振动。
  • 头部压力,或者其它因为无意识定位梵音而产生的反应减少。
  • 在心部和太阳神经丛区域的敏感度增加。这个净化与打开,可以表现为情感、振动或者这个区域的热感。如果这些梵音变得过度,首先用第15课中对待冥想中强烈反应的方法。如果这不能消解过度净化带来的征状,那么就该对太阳中心法练习进行需要的减免。如果停止太阳中心法足以恢复平衡,那么就不需要减少冥想时间。
  • 体验到妙喜传导的人,可以用太阳神经丛区域的感觉来定位梵音。这可能是一个身体感觉,辐射的能量或光,或者广阔的空间。因为离心轮很近,感到开阔或者空间感是常见的,而或许会伴随着此区域的能量征状。这是空与能量的结合,是阴与阳在身体这个区域的结合。这个结合会照亮整个身体,同时又会有中心化的效果。所以这个方法可能既是辐射的,又是中心化的。衡量结果的标准是日常活动。如果我们在日常活动中看到更多内在稳定和喷涌的爱,那就知道这个练习很好。


太阳中心法也可以用于呼吸冥想。只要轻易倾许呼吸在太阳神经丛部位所产生的能量脉动即可。很明显这种用意的方法更高,不适合初学者。对于梵音冥想也是。在冥想步骤变得根深蒂固和非常稳定之前,不建议用它。对待它,可以如同对待一个梵音增级。

可以在用任何阶段的梵音时用它,但前提是所用梵音已经很稳定,不管是I AM,还是后面的梵音。

一旦我们采用太阳中心法,就应该一直倾许把梵音放在太阳神经丛。如果倾许的地方向上到了心轮或者向下到了肚脐,只要轻柔地把它带回太阳神经丛即可。毫无疑问有人会禁不住诱惑要在尝试把梵音放在其它地方。别忘了长期一如的练习是取得效果的关键。因而对于任何练习,都建议避免来不同选项之间换来换去。如果不是课程中提到的做法,那么结果无法预料,需要练习者自己去试验,并未自己结果负责。

会有这样的问题:如果这是一个中心化的方法,那对于过度敏感的冥想者会有帮助吗?如果是一个辐射能量的方法,对于低度敏感的人会有帮助吗?现在还不知道,以后慢慢会。这个方法是每个人在路上合适时机可能会考虑采取的增级。我自己用这个方法用了很多年,效果非常好。只是在AYP系统成形时期才停止,为的是与其他人保持同步。所以,这些年我们练的方法都是一样的。

现在,因为不同层次练习者的体验以及为了更平衡地进步的可能,是把太阳中心法带进AYP系统的时候了。这是一个需要练习者有一定成熟度的方法。是我们第一次给最中心的梵音冥想带入一个微调。这不是小事。我们是在全球觉知升起的环境中去看整个冥想练习群体,为他们向着内在稳定和灿光前进提供一个帮助。

希望对于成熟的冥想者这个方法会得大于失。就像所有其它方法一样,太阳中心法也是只有在我们直觉得时机成熟时才运用。这是练习愿望与实际操作之间的平衡。一如既往,忠告是为了保持舒适而安全的进步,请继续自我进度调节。

 

明师在你心中。

 --

瑜伽,酣畅淋漓地享受生活,又不被生活所俘虏。

 

AYP生命瑜伽课程总目录,回复a

生命瑜伽核心课程目录,c

课程信息,d

生命瑜伽教材,e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AYP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平梵(瑜伽心)个人微信:AYPyoga

平梵(瑜伽心)的微信平台:pingfansoul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调息

第二章脊髓呼吸调息法

 

 

我们所有人都有开悟证道的资质,以及从内心被照亮的机制。问题只是要净化这个机制—我们的神经系统—从而了解这个真理。一个让我们神经系统净化的主要方式就是练习脊髓呼吸调息法。这是一个包括呼吸、意念和其它几个简单元素的操作过程。只要进行练功,我们就会与内在灵性结构相接,并通过每天练功开始去一步一步地净化它。我们在此道路上能看到的风景有时会光芒夺目,有时候会比较乏味,可能有些时候还会千篇一律。但如果我们保持每天练功,就会一直前进。

 

对于那些正在读这本书、但还没学过深度冥想的人,请务必记住脊髓呼吸是为深度冥想做准备的。脊髓呼吸是一个强大的功法。但仅仅靠它是无法完成我们这里所说的照亮的过程的。通过脊髓呼吸我们会走向内在空间。而在脊髓呼吸后立即加上深度冥想,我们则会变成内在空间。

 

如何做脊髓呼吸

 

如果我们能呼吸、思维和观想,就能做脊髓呼吸。只有另一个技巧是必须的养成一个日常习惯的能力。这不难。那么让我们开始吧


开始时我们舒适地坐着,用一个靠背,眼睛闭上。不需要特别的坐式。主要是要坐得舒服,并坐得相对竖直。我们可以坐在椅子上或者床上。


然后我们就开始觉察呼吸轻易地吸入和呼出来。脊髓呼吸是闭着嘴,通过鼻子进行的。在这种调息法中,我们不用鼻孔交替呼吸,也不用手指。如果鼻子堵了,鼻式呼吸不舒服,那么可以用嘴呼吸。现在我们要做两件事。


首先,我们用一种舒适的方式放慢呼吸,但不必强求。只要把它带到感觉舒适的最慢节奏即可。与此相应,我们呼吸更深,比平常的呼吸吸入更多空气,也呼出更多空气。我们只要呼吸得更慢更深,一直保持舒适就好了。不需要英雄主义。明白了吧?很好。


其次,我们想象一根很小的神经,一根像线一样粗细的小管子,从我们的会阴一直向上走到眉心。会阴是在躯干底下,生殖器和肛门之间的地方我们也叫它根部。眉心是两眉的中心点有时候它被叫做第三眼。这个在根部和眉心之间的细小神经叫做脊髓神经。脊髓神经在根部和眉心之间,它从脊椎的中心向上到头部中心,然后向前转,到眉心,就像这样。


在脊髓呼吸中我们要做的,是在呼吸的时候让意念沿着脊髓神经走。吸气时从根部向上到眉心,呼气时从眉心向下到根部。反复做这个过程,脊髓呼吸练习有多久,这个就做多久。


开始,我们是在观想脊髓神经,并随着缓慢深长的呼吸沿着它走。当练功进展,观想会被对脊髓神经的直接感知所代替。这个后面再讲。在那之前,我们要观想,而这就是我们唤醒和激活神经系统主干道的方法。


如果在伴随着缓慢深长呼吸沿脊髓神经上下走的进程中,发现自己的意念掉线进入了内在或外在的体验中,进入各种感觉或刺激中,只要轻易地回来,回到我们伴随缓慢深长呼吸沿脊髓神经上下的练功中即可。忘掉正在做的呼吸和观想,而掉线进入其它感觉、思绪和感情是正常的。如果我们掉线了,只要重新开始脊髓呼吸的过程就好了。当我们意识到走神了,只要轻易地回来即可。


如果我们很难把脊髓神经观想为一条细线或管道,并沿着它上下走,那么完全可以用一种不那么确定的路线去沿着脊柱走。经过一段时间,这会在练功中变得更明确。在观想中不需要去强迫或折腾,关键是要在吸气结束时让意念终止于眉心,在呼气结束时终止于根部。至于意念具体怎么向上向下走,比起伴随着缓慢深长的呼吸,轻松自在地从一端走到另一端来说,没那么重要。经过一段时间,一切都会好的。


随着深入缓慢的呼吸来沿脊髓神经走是脊髓呼吸调息法的技术。当我们走神掉线时,就轻易地回来。这也是练功的一部分。不需要强求,不需要折腾。很简单,不是吗?以后会加上几个其它的东西。但在加上之前,让我们先讲几个实际问题,并获取一些亲身体验。

 

何时何地做脊髓呼吸

 

脊髓呼吸要取得最佳收益,就要保持一天两次练功。练功的理想时间是早饭和晚饭前。因为每个人时间安排的不同,这个可以灵活。最好空腹做调息。当然这要看你的决定。建议开始时每次先做五分钟的脊髓呼吸,然后接着冥想。推荐做AYP深度冥想。如果你一直在练另一种冥想并且效果不错,那么用这种一直在用的冥想方法也可以。但记住,这里的冥想是指能把身心带到深度内在寂静中去的心法。脊髓呼吸后我们想要培养的正是内在寂静。如果此前你从没做过冥想,那么可以在脊髓呼吸后,闭着眼睛、放松心灵,坐五到十分钟,然后再起来。强烈建议学习一个有效的深度冥想方法,这样脊髓呼吸和冥想最大的结合效果就能取得。这两个功法一前一后如此结合,是完美的搭配。


脊髓呼吸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做。显然,在家里专门冥想的地方是最好的,但我们不总会有这个优越条件。如果我们在旅程中,脊髓呼吸几乎可以在任何地方做在飞机、火车、汽车(不要在开车时做!)上,繁忙的等候室里等等。脊髓呼吸做起来不露痕迹,而后面可以立即跟上冥想。我们就坐在那里眼睛合上,没人会知道我们是在探索内在宇宙的深处,只有看到我们脸上幸福的表情,他们才知道。


现在是时候去尝试做一下脊髓呼吸了。只要舒适地坐下,并开始按所讲方法练即可非常轻松,不需要强迫。做五分钟。偶尔瞥一下钟表看看时间是可以的。一旦你结束练习,继续坐几分钟,放松,眼睛合着。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功法。但就算如此,你也肯定会有问题。这一章我们会讲几个主要问题,下一章会讲更多。


好吧,现在去做一下脊髓呼吸,然后回来看一些问题和答案。我们还会讲脊髓呼吸习练的几个加强项,用来增强练习的效果。




--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回复a,得到AYP生命瑜伽课程总目录

回复b,得到瑜伽心文章目录

回复c,生命瑜伽核心课程目录

回复d,得到《心课程》系列信息

回复e,生命瑜伽教材

 

 

AYP官方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瑜伽心微信:AYPyoga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调息

第一章呼吸与生命力

 

呼吸即是生命。呼吸维持生命,也是我们之中生命力的表现。我们正在呼吸这个事实就是生命的确证。这意味着我们想要在这里,意味着我们要在这里做些什么。但是要做什么呢?


生命的很大部分是本能。呼吸、吃饭、睡觉,进行活动,繁殖

在所有这些活动之中,我们做出应该用此生去做什么的选择,我们到处忙碌—上学,上班,赚钱,养家,为那些重要的事情而努力,等等。


而同时,心中一直都会有个疑问:“所有生活的忙碌都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有比这更伟大的什么吗?”我们本能就会去问这些问题。就像呼吸一样,这些问题是生命的脉动在内心深处的萌动引发的。实际上,这些问题就像呼吸本身那样,是我们生命力的根本元素。


这个维系生命并赋予它生机的生命力,这激发我们去寻求答案的生命力是什么呢?我们知道所有物质存在都是由能量造成的。物理学告诉我们,所有物质都是虚无的空间因为能量两极在其中旋转而表现为固态的。所有这些无限真空中的旋转,这些物质表象的制造,都要遵循自然规律。也就是说,至少在我们几个世纪的科学研究所能确定的范围内,物质的本质是可预测的。同样,当物质以生命体(植物、动物、人类)形式存在时,生命的物理机制的很大一部分也是可预测的。但生命体中还呈现着更多东西。这些旋转的能量仍在生命体中产生物质的表象。然而,还有其它东西把这些物质融合成有心智的表达一个有智力的、不断进化的系统。我们可以称这个另外的东西为“生命力”。

 

在印度古代的瑜伽传授中,生命力被赋予了另一个名字—prana(生命能,或元气)),意思是“第一基元”或“第一显现。”瑜伽把所有事物都当做生命能的显现,因而是“有智性的”。实际上,所有存在物,所有产生于能量的都是元气的表现。石头和土地是元气的表现。海洋是元气的一种表现,空气是元气的一种表现。所有生命都是元气的表现。在东方的思想中,所有物质存在都是元气(也即生命能)的一种表现。而所有这些都充满了一种天生的智性。


元气从哪里来?不管是从世界的灵性传统中,还是现代量子物理学中,我们都会找到一个类似的答案寂静是元气的源泉,是给予我们所感受到的这个宇宙以能量的生命能的源泉。我们说的这个寂静是特别的一种充满了可能性的寂静。它是丝毫不动的觉知。然而,我们看到的所有事物都源于它,而且就是它。在AYP著作中我们叫它内在寂静,或纯粹喜乐觉识。它在许多传统中有许多名称,不管我们叫它什么,它都是生命力所有活动以及我们生命中所做的每一件事的潜在基础。

 

 

AYP证道丛书第一种:《深度冥想-引向个人自由的途径》的主题是在人内心培育内在寂静。现在我们要进入第二步,也即让人以特定方式培养元气或生命能,从而促进我们内在潜能和内在寂静的扩展。


瑜伽有一种为此目的服务的功法,叫做调息法(pranayama),意思是“对于元气的控制”,即对显现为呼吸的元气的控制。因而调息法是关于呼吸技法的。


调息法和呼吸技法有很多,但有一种比其它的更杰出。它叫做脊髓呼吸调息法。此调息法杰出的原因就是它在高效地激发和调节我们的元气时,囊括了调息法的三个主要目的:

 

1.     培养神经系统,让它稳定地改善承载从深度冥想中生发的内在寂静的能力。

 

2.     把神经系统唤醒,进入到一个永久性的妙喜传导的状态。

 

3.     天长日久地增加和平衡内在能量(元气)的流动,以促进个人向证道归真的安全进展。

 

让这三个目标得以实施的内在动态机制是复杂的。好在脊髓呼吸的练习是简单的。就像社会中任何复杂科技的成功运用一样,操控方法都优化和简化到适合普通人的程度,这样几乎任何人都能有效地利用复杂的自然法则。

 拿一辆车来打比方。我们坐进车里,开车赴约时几乎不会多想。就算是在开车途中,我们想的也是这次会面,而不是在汽车内部顺畅运作,从而把我们迅速带到目的地的复杂技术。我们要做的就是踩下油门,握住方向盘,然后就往前走了。简单,对吗?其实并没那么简单,但简化的操控方法让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把易挥发物质(汽油)变成让我们迅速安全到达目的地的动力,这样就简单了。


调息法就像这样。实际上,所有有效的灵性方法都是如此。我们可以通过一系列简单步骤来运用人类神经系统中复杂的转化法则,以在灵性上取得极大收益。


在脊髓呼吸调息法中,我们既利用了在神经生理机制中运作的复杂法则,同时也以宽广的方式强化着这些法则。


正如名称所示,脊髓呼吸要在脊椎中做功。从生理学和神经学我们知道,脊髓是我们各种功能运作的主干道。从瑜伽中,我们知道脊髓是身体中生命力流通的主干道。瑜伽还认识到当我们净化并打开身体中的神经,作为实际体验的内在开放就会发生。这是深度冥想的中心原则:在深度冥想中我们系统地从思维走进内在寂静,然后出来回到身心之中,产生极大地净化效果。这个过程在脊髓呼吸调息法的运用中也是中心原则。这里,此原则在呼吸和身体的层次上得到运用。我们进入呼吸和身体并以特定方式培育和净化神经。这样做就能改善精微神经的机能,让它成为深度冥想所带来的内在寂静的更好载体。而且,通过脊髓呼吸调息法,我们也在逐渐地把身体变成一个内在能量更好的导体,而在人类灵性转化过程进展时,内在能量会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内在寂静和醒来的内在能量(元气,生命力)会交融在一起,产生一种不可动摇的内在稳定性和妙喜喜乐的状态。当这个过程精微化,我们会发现这个非凡的进展会通过自己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奔涌进周围环境中去,逐渐把我们变成一个宇宙之爱流入这个世界的渠道。


在此路上,我们发现自己正在对巨大的内在维度变得亲密和熟悉。实际上,灵性修行就是一个通向内在空间的旅程。而脊髓呼吸调息法尤其如此:当它净化神经系统,并把它向妙喜喜乐和洋溢的宇宙之爱打开时,也把我们向内打开,让我们得以直接感知自己的内在世界。有意思的是,在发现自己内在世界的过程中,我们也会发现在我们内部的东西也正是外在世界中万事万物和每一个人的根基。了解我们自己,也就了解到周围的一切都是我们内在觉识和内在空间的表达。


虽然所有这些都像有趣的理论,此书并不讨论太多理论或哲学。此书是要为直接体验到上面谈论的这些事物提供一些方法。


因此让我们接着谈谈如何做脊髓呼吸调息法,也看一下作为习练结果的各种体验及其细节。


以上内容选自Yogani著,瑜伽心译《脊髓呼吸--通向内在空间的旅途》。购买图书的细节,请回复e.


---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回复a,得到AYP生命瑜伽课程总目录

回复b,得到瑜伽心文章目录

回复c,生命瑜伽核心课程目录

回复d,得到《心课程》系列信息

回复e,生命瑜伽教材

 

 

AYP官方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瑜伽心微信:AYPyoga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冥想

本文系《深度冥想-引向个人自由的途径》第二章

Yogani原著,瑜伽心中译


头脑(心智)是机器—制造念头的机器。整个白天及晚上大多数时间它都在生产念头。我们意识之中经历这些不休止的念头。但头脑本身并非意识,而只是一台机器。这就指出了一个很趣的可能。如果我们可以让头脑这台思维机器停下来的话,会体验到什么?我们将会体验到自己的意识,体验到没有头脑不停活动的本我。冥想就是为此服务的,而其效应则极其深远。

 

如何冥想


深度冥想是一个利用头脑本身的性质去系统地让它自己停下来的心理程序。如果我们给头脑这个机会,它就会毫不费力地停息下来。头脑就是这样运作的。这是通过以特定方式去运用特定念头来实现的。这个特定念头叫做梵音

为习练深度冥想,我们要用I AM这个念。这将是我们的梵音。

我们用I AM是为了它的声音,而不是它的意义。I AM的意义在英文中过的重要性很显然,而它在英文的《圣经》里也有宗教意义。但我们用I AM并不是为了这些意义—只是为了它的声音。我们可以把它拼写成AYAM。这样就没有意义只有声音了,对吗?就是要这样。如果你的母语不是英语,可以根据你母语的拼音把这个声音拼写出来。不管我们怎么拼写,它都是同一个声音。当在心里默想的时候,I AM这个声音的威力是很大的。但只有在我们用一个特定的程序去用它的时候,这个威力才会有。了解这个程序是成功冥想的关键。它很简单,简单到我们要用大量篇幅来讲如何保持它的简单性,因为我们都有把事物弄得更复杂的倾向。保持简单性是正确冥想的关键。

这就是深度冥想的程序:闭上眼睛舒适地坐着,放松。我们会觉察到念头,一串一串的念头。没关系,只要我们不介意这些念头,就能把它们放开。这样,一分钟之后,我们轻柔地引入梵音I AM

我们在心里非常轻松地重复这个梵音。重复的速度可能各不相同,对此也不比在意。我们并不发声去吟诵梵音,也不刻意去把梵音放到身体的任何特定部位。在任何时候,只要我们意识到自己不再在内心默想梵音,就轻易地回到梵音上去。这可能会在一次冥想中发生好多次,也可能只是一两次,都没有关系。在预定的冥想时间中我们就按这个程序做:当我们意识到不在梵音上时,就轻易地回到梵音上去。就是这样,非常简单。

通常,我们发现自己不在梵音上时,往往是在一串其它念头之中。这是正常的。头脑是一个思维机器,还记得吗?它的工作就是制造念头。但如果我们是在冥想,一旦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串念头之中,不管这些杂念是多么平庸或者多么深刻,就要轻易地回到梵音上去。就是这样。我们不去为此挣扎。不是全部时间一定都要在梵音上,这不是我们的目的。目的是当我们意识到不在梵音上时轻易地回到梵音上去。当注意到我们不在默想梵音时,只要让注意力倾向于梵音即可。如果五秒钟后我们回到另一串杂念之中,并不需要试图把这些杂念强行赶出。出现念头是深度冥想过程的一个正常部分,只要再次轻易回到梵音即可。我们倾许梵音。深度冥想是向……靠近,而不是从……强行走开。每一次意识到不在梵音上时,都这样做:只要去轻松地倾许梵音即可。这是一种温柔的劝说。不用挣扎,无需纠结。这个功法不需要铁一般的意志,也不需要心理上的英雄主义。所有这些努力的做法都离开了深度冥想的简单性,并减弱了它的有效性。

当我们进行这个深度冥想的简单过程时,会在某个点注意到内在体验特征的变化。梵音可能会变得非常精微和模糊。这是正常的。如果用一个非常精细和模糊的方式去默想梵音是最简易的,那么这样做是完全可以的。这总是要轻易,从不是挣扎。其它时候,我们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忘掉我们在那里,没有梵音,也没有一串串的念头。这也没问题。当我们意识到已经“掉线”一会了,只要轻易回到梵音上即可。如果我们对梵音几乎辨识不出的状态已经觉得安适,那么,如果这是最轻易的,就可以回到梵音这个模糊的水平上去。当梵音变得精细化,我们是在借助它随着意识向内,逐步进入到心中更深层次的内在寂静中去。所以梵音变得非常微弱、非常模糊是正常的。但我们不能强迫它发生。当我们的神经系统经历了由深度冥想激发的很多内在净化循环之后,这就会自然发生。当梵音精微化,我们会随它同行。当梵音不在精细化时,我们就在任何感觉容易的层面上,同它在一起。不要争取。除了继续我们所描述的简单程序外,没有其它目标要达到。

 

何时何地冥想


我们冥想的时间和频率该是怎样的呢?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一次冥想的最佳持续时间是二十分钟。一天冥想两次,一次在早饭和白天的活动之前,然后在晚饭和晚上的活动之前再做一次。

尽量不要在刚吃饭后或者马上睡觉之前冥想。在吃饭和活动之前是最理想的时间。这样会最有效并最让人精神。深度冥想是为活动做准备。而如果我们在冥想之间保持活跃,长期如此,冥想效果就会最好。另外,冥想不能代替睡眠。最理想的情况是在冥想、日常活动和夜晚正常睡眠之间建立良好的平衡。如果这样做,我们的内在体验就会自然随时间增长,而我们的外在生活就会因为日益增长的内在寂静而变得丰富多彩。

关于冥想坐式的几句话:要最优先考虑的是舒适性。会分散我们对冥想简单程序注意力的坐式最好都不要用。因此,坐在一个舒适的椅子上,并用靠背是一个不错的冥想坐法。以后,或者我们已经对此十分熟悉的话,用盘坐坐式加上靠背是有优势的。但舒适性和最少干扰总是最首要的。如果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不可能盘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冥想也是很好的。冥想的收益不会受损。

因为我们可能有的各种责任,理想的冥想常规并不总是能保证。这没关系。尽量做好,但不要因此而紧张折腾。因为一些无法控制的情况,有时我们所仅有的冥想时间会是刚吃饭后,或者更晚,在晚上快睡觉的时间。如果在这些时间冥想对我们有一点扰乱,我们很快就会知道并做出必要的调整。最主要的是我们尽可能每天做两次冥想,就算是只能在两件事情之间做很短暂的冥想。以后,我们会讲解应对变化多样的外在情况,及可能出现的内在体验的各种可供选择的方案。

在继续阅读之前,你应该试着做一次冥想。找一个舒适而又不太可能被打扰的地方坐下来,做一次较短的冥想。做10分钟的冥想吧,看看会怎么样。这是稍作尝试。一定别忘了在冥想最后,停止冥想程序,轻松坐几分钟休息。然后慢慢睁开眼睛,继续往下读。

你会发现,深度冥想简单的程序及作为其结果的各种体验,会让你有些问题要问。在这里我们会回答其中很多问题。

现在我们要进入深度冥想的实际方面你自己的体验和你自己内在寂静增长的最初表现。


本文系《深度冥想-引向个人自由的途径》第二章节选。此书已在美国出版。购买电子书,请到下面地址http://aypsite.org/books-trans-chinese-dm.html

安卓用户可googleplay去搜索“DeepMeditation Yogani”,在搜索结果中找到中文版。

--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回复a,能得到AYP文章目录;

回复b,得到瑜伽心文章目录。

回复其中的文章编号,就能得到相应文章。

回复k,得到《心课程》信息。

 

AYP官方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瑜伽心微信:AYPyoga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冥想

本文系《深度冥想-引向个人自由的途径》第一章

Yogani原著;瑜伽心中译

 

这一生中我们能问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我是谁?”重要性仅次于这个问题的就是:“我在这个世界干什么?”自从远古的祖先们第一次开始有了思想,他们就一直在问这两个问题。而我们依然在问同样的问题。

从一开始、从几千年前,为了理解这些关于我们人类的基本问题,为了实际体验到它们的含义,人们做出了很多努力。“功法”一直是培养亲身体验部分的方式,在这些功法中最主要的一直是“冥想”。

冥想对于不同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在英文词典里,仅仅是在几十年前,冥想还被简单定义为“思想”或者“思索”。而现在,我们对它有了更深的理解。你可以发现冥想被定义为:“能引向思维、感情和身体平衡的一种特定思想方式”。那些有灵性倾向的人喜欢更进一步,他们说冥想能引领我们直接了悟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在这干什么。这是怎么实现的呢?

有效的冥想方法能带给我们对深刻静止,一种无法描述的内在寂静的体验。这是一个充满了和平、创造性和幸福的“无”。这是我们的意识超越了思维的过程时的自然状态。当处在这种状态中时,我们不能不感觉到这是自己真正的本质。这种感觉那么像在家,感觉那么好。这不只是一个头脑的经历,通过有效的冥想,我们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被带到一个生动而深刻的静止状态中。这种静止,也即在我们身体中的内在寂静,它的许多表征都可以被观测到—整个的新陈代谢都与思想一起放慢下来。

冥想最为惊人的不仅仅是我们可以坐下来做思维程序,而是在冥想中得到了对安静、和平与幸福的深刻体验。这种短暂的体验可以被看做是逃避之所,而冥想的效果远远超过了这些体验。如果常规化地习练,冥想会培养一种能力,这种能力让我们的神经系统在整个日常生活中,在全面进行的俗世生活时,越来越多地维持冥想中所体会到的内在寂静。我们不仅在冥想之中瞥见了“真我”,更能把它培育成生活中的全时体验。随着实际收益渗透到自我感知、各种关系和职业的每一个方面,对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会有重大意义。虽然冥想的过程可能很让人愉悦,但我们冥想的真正原因是为了生活中的长久收益。冥想是一个引向个人自由的强大路径,最终,冥想回答了这两个久远的问题:

我是谁?—我是在所有这一切之后的寂静觉识。

我在这里做什么?—我在这里是为了发展对于我的真正本质—和平、创造力和幸福—的完全觉悟。

从一开始,人类不但探询着他们自己的真正本质,也探求着这个世界和围绕着他们的宇宙的本质。奥秘如此之多!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在慢慢地解开大自然母亲的密码。现代应用科学是我们对于宇宙运行规律理解取得进步的最明显的证据。过去我们习惯于骑马,现在我们乘汽车、火车和飞机。过去我们习惯于通过步行信使通信,通过挥舞旗帜和烽火传递信号,现在我们在整个地球以及外太空发送亿万点无形的信息。过去我们遇到过周期性地威胁文明延续的疾病,现在,用飞速增加的生命科学和遗传学知识,我们能预防或者迅速治愈大多数疾病。正是许多世纪以来知识的大量积累,让我们得以成就这些事情。

在量子物理这门理论科学中,我们已经到了定义意识的无所不在和无限潜能的边缘。正是在这里,对冥想中出现的内在寂静的体验,与万事万物实际都是“太一”,一个无边无际的意识场的显现。从这里,到认定那融合万物的本质不外是我们在冥想之中和之后所体验到的活生生的寂静,只有一步之遥。

这就是对于“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我是万事万物的本质,而化现出来的万事万物都是我的本质。

在万事万物之后的这个无限的意识场有什么性质呢?我们可以通过练习冥想来找到答案。当通过每天冥想体会到更多自己的内在本质,我们发觉自己的欲望和行动逐渐上升到一个比以前更高的水平。我们的渴望变得与内在的成长更加合拍。我们不再怀疑我们在此世界的目的,并逐渐明白我们到这里来,是要在生命的每个方面活出我们的内在真理。我们不再为道德问题,或为在面对各种事务时应该如何行动而纠结。我们了解到正确的行动来自一个内在视角。爱与同情心逐渐变成所有行为的基础。我们的行为在自己的和身边的人的生活中,自动变得和谐和具有凝聚力。所有这些都源自有效的冥想练习。

幸运的是,所有刚才所说的这些都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空说无凭,而结果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无需哲学论证。你已经听到过这些东西了,不是吗?我们讲这些基本的东西是为了设置一个大致的框架。这样,现在我们就可以进一步讲触手可及的东西,而这图景其余的部分你可以通过自己的实际体验去补足。这是最好的方式。

这本书其余的部分是冥想的做法一个我们叫做深度冥想的非常高效的冥想形式。运用下面提供的信息,你可以轻易地找到关于冥想、关于你自己、以及关于你周围发生的一切的真相。

如果我们按照这个简单步骤每天去做深度冥想,就会了解到我们是谁以及我们在这里做什么。

让我们详细讲解。



本文系《深度冥想-引向个人自由的途径》第一章。购买电子书,请到下面地址http://aypsite.org/books-trans-chinese-dm.html

安卓用户可googleplay去搜索“DeepMeditation Yogani”,在搜索结果中找到中文版。


--

AYP微信公共账号:aypyujia

 

回复a,能得到AYP文章目录;

回复b,得到瑜伽心文章目录。

回复其中的文章编号,就能得到相应文章。

回复k,得到《心课程》信息。

 

AYP官方网站与论坛www.aypchina.com

瑜伽心微信:AYPyoga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情感

我想介绍一个角色,他叫张青航。他,是我人生的一段轨迹,我的一个面。他认定自己是个浪漫诗人:写诗、陷入恋爱、不断追逐那些飘渺的、美丽的、遥远的和清纯的东西。他像一支箭,不顾一切地射向天空,做一个生活在云端的梦。零八到零九年一场歇斯底里的爱情梦,几乎耗尽了他的生命力。一次跌到海水里昏死过去的经历,开始让他清醒,让他明白,如果这场云端的梦继续做下去,他将会因为缺氧而窒息。


梦醒后的几年之中,几乎没有写诗。在雪山脚下疗伤之后,生活带我回国。在这里,我开始体验平凡、体验谦卑、体验被控制、被评判的感觉,以及洗衣做饭中的一点一滴。生命划出了一个很大的弧形。带我走向与张青航相反的方向。


有段时间,我把张青航封存在箱底。我把他的诗歌博客关闭,我断绝了与梦游天际的诗歌、哲学和智性生活的联系。我从“张青航”奔逃出来。现在,我开始明白,青航不仅是我过去的经历,他也是我的一部分,我的一个面。我又开始接受他,看到他的可爱,他的独特,他的纯粹和魅力。我知道,他可以在我的心空间里继续存在,偶尔出来吟一首诗。而这段人生经历,也成了我人生的真正财富它用那么多魅影、梦境和一次次小小的死亡与重生的轮回,以及歇斯底里冲向天空的决绝,让我明把精神之梦生活到极限是什么,会怎样。


以后,所有的梦,都会醒着做。


现在我重新开出个人博客。把张青航的东西放上去,把瑜伽心的东西放上去。瑜伽心也是我生命中一个角色。关于他我现在还不想说太多。只是越来越明了他只是张青航之后的另一个角色。或许,我会继续扮演下去;或许,另一个角色会来到。不管怎样,他也是我的人生轨迹,也是我的一部分,我也爱他。在拥抱张青航的同时,我也必然拥抱了瑜伽心。如果不是这样,那,不会是个真正的拥抱。


博客地址:心空间http://blog.sina.com.cn/anahata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