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备城
刘备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201
  • 关注人气:20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刘备城


禅心


新浪微博
访客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5-06-15 19:07)
标签:

情感

分类:

无题

            晓岚/

 

一滴水不会倾覆另一滴水,

它们有着结伴的欢乐。

一条江溯洄而上,

它不会遇到另一条江了,

它遭遇了风暴。

 

那时他正要对她说出二个字:“晚安”,

当晚就有一滴水倾覆了另一滴水,

一条江倾覆了另一条江。

因为一场旅行抵达了意外,

而始终没有靠岸。

 

我和我们,

也许是孤单的挥手人,

也许是更多的同行者。

茫茫的黑暗和下一个黎明,

存在的你和你们,

只能用不同的形式彼此安慰,

甚至不得不用孩子的天真,

”六一节快乐!“”永远快乐!“

 

当糖果、鞋袜或一个褪色的发卡,

它们统统被叫做遗物,

如此残忍的命名之后,

更残忍的是需要认领:

”我们回家吧……“

但长江不需要认领,

它只能提供证词,

还提供一些伤害人们感情的经验:

并私藏每一滴泪水,

刻字”监利“、大马洲水道”。

它自己浑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6 18:42)
标签:

杂谈

霜降夜
三首

【给儿子】

体谅她和一颗少年心吧
在这霜降的时刻
南国之南有凉席暴露于灯光下
木质的高低床的下铺
一条蜷曲的皮带还存留着体温
冲凉的人无意踢远了一只“人”字拖
干净的又是孤独的
散落在南之北
时有雾蒙蒙的水气升腾
笼罩了整个江汉平原
被润湿的草木因为秋老
从镜子里跳出一只金黄的布虎

[ 2014年 10月 23日, 周四 11:58

【失眠】

命令自己睡下
这个命令颁布了一百零三次
夜就不是夜了
霜降就不是霜降了
秋就不是秋了
一颗钉子的铆面凸显
一幅插图的边框冒出锯齿
它唤作图钉
以反复干扰的模式
对夜进行修正
你听见下霜了吗
你是端着秋的裸贡最后出序的那个吗
这时候第一百零四颗钉子
正从白色的锯齿边拔出疼来

[2014年 10月 24日, 周五 02:17 上午]


【脐带】

除了给予,就是
忠诚地死去,我常常怀疑它
孤立的光荣,它与生
不会有同僚了,注定
和一种兵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1 22:44)
标签:

杂谈

【不可厌倦的生活】

一片银色的钥匙
克服了锁孔
吃掉了锁屑
它转动自己柔软的身体
是为了拧动暗哨
耗尽彼此
如果这就是我们不可厌倦的生活
爱人啊 为你弹开的声响
在你未推开那扇门时
我早已挪空了所有

[2014年 10月 20日, 周一 10:16 下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0-20 22:01)
标签:

杂谈

【生日】

我肯定是生在一个叫祖国的地方
肯定把一片土地唤作家乡
肯定有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地疼痛
除此之外我不敢肯定任何事情
祖国给的应该是肤色
家乡给的应该是方言
那个女人应该教会我如何去懂得爱
往大处说的话我觉得这一天就空洞了
但是空洞已然成为了我们的习惯
我先祝江山万年青再祝荆楚千古秀
接着打电话给那个忘记了疼痛的女人
多希望她说起70年代的那个下雨天
她是如此的难忘感觉是如此的特别
但是她不知道这一天就是那一天
也没再提起一个男人说又是一个丫头时
不耐烦皱着眉头的表情
我想那时肯定有具体的细节补充一声啼哭的内涵
鸡鸣上水杉——我只是依稀记得清晨的样子

[2014年 10月 18日, 周六 11:32 下午

【发大水】

水抬着屋子走
屋子的垛檐低下来

大人说要“呸”一口
我们齐声喊:“浮髅浮髅”

水向天边涌去
带走了尘世的嫁妆

——一幅幅精致的
雕花小轩窗

[2014年 10月 17日, 周五 02:11 下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9-25 21:09)
标签:

情感

尘世

布衾

长长

九月

分类:

【我们】


我们的尘世在一扇铁门后。
一个人悄悄推开,
又反锁了。
仄仄的楼梯,光线潮湿,
许多离去的人聚集在一起。
冲过的马桶,整齐地蹲在一边,
孩子们在另一边使劲用锅铲,铲熬出的糖。
他们大笑 ,把“祖母”喊成“妈妈”。
可妈妈会说:“孩子,你弄脏了白色的床单。”
“这锈不是我的,外婆。”
年迈的女人扶着墙壁,
花园钉在框子里。


【秋分】


一棵树分成落叶和保留的沉默吧


空间分成天空和大地
俯仰自由


时间分成雁归和北去
人行其道


但夜有不归人
别离和空苦布满尘世


一片众生喧哗
也有人独守词句


所不能逼迫的睡眠
像修得凡心的虫子咿呀咿呀地唱


它还有所不懂秋天到底分落何处


【垢】



不洁,但是它
残留。

积重而厚,
遮蔽理想主义的杯盏。

慢慢的不透明,
克制住沸腾,接收沉疴。

月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6 09:46)
标签:

情感

父亲

草木

蛐蛐

亡灵

分类:

【人到中年 】

 

你说请假。辞工。回了家。

说有些事必须亲自处理。

关于身份证。户口簿。父母。孩子辍学。

或者有贷款,按印。

似乎还有其它协议产生。

我不知道究竟什么是必须的,

但有些意外,把你从一个既定轨道支开,

让人心生疑惧。

人到中年,要亲自必须的有很多,

众相万物亟待你经过或认同,

你暂时壮实的肌体需要磨损,

需要往返的跋涉,承担歧路,悖反和无果。

必须学会顺从,忍辱和归还,

让爱的疑惧,得以消融。

 

[2014年 8月 22 ]

 

 

【秋天好远】

 

不认识的母亲在河的对岸淘洗,

胳肢窝晃漾 , 青菜腐烂。

 

前世的父亲赶着一群猪,

历经几个来回可以赶进石头栏。

 

他们说累 , 你也说累,

来不及触摸一具具失心的骨架就倒下。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穷人

河流

玉米地

阶级

分类:

 



 

当一滴雨成为河的阶级

                   文/刘备城

 

雨,每一滴雨,前赴后继的消失在河里,

雨成为河,流向远方……

 

曾经带着的翅膀,是云霞,是宫殿,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流萤

萤火虫

生灵

儿时

分类:

一个人的日子有多美

                文/刘备城

 

 

堕落和腐朽, 背叛与隐遁,

大小事件都无法剥夺。

 

削指甲,修疤痕,看水管漏水,

也无法叫我不欢喜。

 

空空的房子,来来回回清扫,

里面所有皆以你纪元,命名。

 

有不老的告白,“你决不止三十岁,你有一千岁”。

有无用的字,“只要墨水和纸张彼此受用就好”。

 

抬头处,蝉鸣从秋天敞亮处倾洒,

古怪的瓜藤猛跃上七月半的屋岭。

 

处暑将至,雨露在江南还算将就,

有某某曰“尔之枯坐,而吾有所成”。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左岸

菱角

随笔

无良

分类: 其它

时间的左岸(随笔)

                      刘备城

 

    暮色在落下,我的肩胛,脚踝,都能感受到黄色开衫揉挟着热气,缓缓向一个坡度升起。

    沿着横堤街向北,是浩淼长江,货轮吞吐,泅者横渡,半生把式者刨食,孩子鸭戏,水真是个令人向往而又生怯的尤物。

    蝙蝠却是没有想法的,莽撞而又欢快的在东拉西扯的电线上空肉肉地飞,堤岸上,麻木,摩托,的士,私家车一波波,被剃了毛的狗,秃了顶的男尊,搂着皮带衣裤的光溜溜湿漉漉回走的人,万千世相,各安俗命。烧烤的青烟被一巴扇腾起,就追上了新鲜菱角热菱角的高高叫卖声,搅棉花糖的,水果味,菠萝味,可乐香味,草莓味,青苹果味 ,声音又像说书,线装的,古老而低沉,从地底冒出,要不是一丝配乐的音符蹦跳在人间,你说不准会有片刻惊悚。

     我一个人走,习惯了。或者习惯了一个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佛学

夏天

近忧

什么

傻笑

分类: 其它

                             夏天的最后一个晚上

 

    2014,夏日。最后一晚。我居然才从一大堆捆好的被絮,垫褥,以及热水袋,儿子生灰的漫画书里,翻出了凉席。这时,风正从北窗凉凉吹来,窗台上有植株左右摇摆。我在空旷的似乎没有任何形体的大客厅铺好席子,让风扇键钮只顺时针滑动一下,然后脱光自己,让背脊贴在地板上,贴在竹席上,旁边再放上一本书,一支笔,一个笔记本,另外需要一个盛了水的玻璃杯,其他什么都似乎多余了,就感觉属于我的夏天真好。可是,它今晚就要走了。

    我总是那么拖沓,一切都不是井井有条,慢条斯理亦不是,一整个“无条”“无序”的状态。我不想知道明天做什么,我只想现在,最多下一刻做我喜欢的事,做不违背我意愿的事。村上春树《海边的卡夫卡》里有个中田君,我学他的口头禅就是“晓岚我脑袋不好使”,“晓岚我什么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