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草根名博
加载中…
草根名博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个人资料
白笑语
白笑语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264
  • 关注人气:3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置顶: (2010-08-24 21:44)
标签:

母亲

童年

  

 

                                       关于母亲

   母亲的一生备受关注,当然这关注只限于她周围的人,她村庄的人, 最多波及三里五乡。

   母亲的童年受人关注是因为姥娘对她的张口骂,举手打。人们背地里说:后娘就是后娘,你看她怎舍不得打二旦?

   母亲的童年受人关注,亦是因为姥爷对母亲的宠:母亲还不能外边吃时,姥爷天天抱着母亲找奶吃;母亲稍大些时,姥爷套上大车,风餐露宿,去山西拉几大车煤给小饭铺,小饭铺便供母亲一年吃喝。母亲每每甩着小手,挎一小篮子,挺挺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8-04-02 21:20)
标签:

水缸

闲置

角落


        瓮曾是一个家庭不可或缺的用具,面瓮,米瓮,水瓮,咸菜瓮,粮食瓮,家家离不开。那时瓮的多少,尤其粮食瓮(大瓮)的多少,是衡量一个家庭光景殷实否的标志。谁家若相亲,会把家里多摆几个粮食瓮,瓮里装满粮食,只待来相亲的人偷偷掀开瓮盖,探看虚实。瓮里有无粮食,瓮的多少,很大程度上决定一门亲事的成败!
      我家的瓮不多,记忆里好长时间只有一个薄薄的盛玉米面的小瓮,还有一个二尺来高的水缸。据说是刚分家时父亲去井上担水,路上碰见拉着车子卖瓮的,父亲本想买一个面瓮,被大爷爷看到了,阻止父亲说:“你刚分家分文没有,他的瓮太贵了,买他一个在别处能买两个!”那卖瓮的一听,急了:“冲你老人家说的这话,我豁出去赔钱我也给他两个,不能让你老人家说我的瓮贵!”于是父亲用买一个瓮的钱,买了两个瓮。

        后来父亲带二哥去县城看病,路上见挂车漏了一溜水泥,忙脱下褂褂,沿途扑捞了回来,和上沙子,自己试着抹了一个大一点的瓮,从此填补了我家没有粮食瓮的空缺。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那渐行渐远的,不只是卖红绿颜色的吆喝声,还有那“旋锭子”的吆喝声,那“张好马尾箩”的吆喝声,那“磨剪子戗菜刀”的吆喝声,那“锔盆锔碗大钉缸”的吆喝声,那“当——当——”卖香油的悦耳的锣声,那“呱哒哒,呱哒哒”缚笤帚的铁板声,那“打开一包又一包,包包里边是银条!有钱里人人买,没钱里借钱也得捎——”唱的一套一套的,炉火纯青的,现卖现编、合辙押韵、朗朗上口的卖洋针的场景……也都渐行渐远成为回忆而不复存在了!

        那下了黑(收了晚工)驴马回了牲口圈,饲养员牵着它们在大街里打滚的场面;小树林里给马们订马掌的场面也都成为永远的记忆了;那打麦场,麦秸垛,花生蔓垛,山药(红薯)蔓垛,也都远去了,最绝迹的当属“坯垛”。

       坯垛曾是冬天标志性一景,在场光地净,单调萧条的田野里,不远几垛坯,不远几垛坯,结实,厚重,安然地陪着冬日的田野,直到第二年万物回春,土地复苏,打坯的人家才把坯运走,或盖房子或垒院墙或砌新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年越来越近了,门旁馒头坊的馒头已由方的改蒸成圆的了;逢四排九的露水集也由半天延长到全天了;“二十四扫房日……二十八贴窗花,二十九打壶酒,小三十,捏饺子,坐里炕上充老子”的年歌又被人忆念起来了,儿时过年的许多情景也来在眼前了,比如二十四扫房日——

      小时放学回家,有两件事让我感到新鲜和惊喜,一就是扫房子。突然这天一进家门,就见满院的盔盔罐罐,母亲正在锅台前忙着做饭,父亲则在屋里忙着打扫。现在想来,父母对“过年”是很虔诚的,二十四是一定要扫房子的,而且是彻彻底底的打扫。平时不动的大小面瓮,坛坛罐罐,那日都被请了出来,见见天空,晒晒太阳,被母亲擦拭灰尘。父亲则撒水清扫,角角落落,犄角旮旯,房顶椽子都要扫干净。那时看着这一院的坛坛罐罐,就莫名的兴奋和新鲜,虽然吃了饭我们兄妹都要往屋里一趟趟搬完了再去上学,但一点也不觉得累,而是跑腾的欢天喜地!
        二是突然有一天放学,见父亲在门口摆了织布机,那长长的阵势,都从家门口快摆到街上了,干净的棉线,在太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12-13 16:47)
标签:

黄芩

传说

       在太行山东麓灵寿县陈庄一带的深山里,生长着许多中草药,像柴胡、丹参、九蓬根、穿地龙、荆芥、葛根、半夏、防风、黄芩等等等等,伴随着这些中草药,也滋生了不少民间传说,其中黄芩的传说,让人颇多感慨——
      黄芩又叫黄金茶根,大约是因为根部金黄而得名吧。有人说陈庄一带的黄芩为假黄芩,因为它的根心是黑的,不论多小多嫩,一长出来就是黑的,这是为什么呢?
      黄芩有清热解毒、利尿抗菌的功效,当地村民有个头痛脑热的,喝上两碗黄芩水就好了。还因为它声名远播,村民们除了自己用还采来外卖,因此每到春季,人人刨黄芩,家家晒黄芩,刨的黄芩不胜其烦,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实在把黄芩给刨急了,一个深夜,黄芩悄悄的走了。临走对和它长的相似的假黄芩说:“我走的事只有你知道,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啊!”
      假黄芩自有成人之美之心,连声说“不说不说。”
      真黄芩还不放心:“谁说谁烂心啊!”
   “嗯,谁说谁烂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渐行渐远

许是上了年岁,如今愈来愈怀念从前的时光,从前的慢,从前的农具,和那有着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各式各样各种草儿、花儿,以及有着水上的卖油郎,树上的花巴狗,路旁的屎壳郎,雨后或黄昏时成群飞翔的蚂螂(蜻蜓)等等等等的,丰富多彩的,生机勃勃的,渐行渐远的田园风光——

那时的庄稼不喷农药,地里的草也不用灭草剂,都是农人用耩子耩,或小锄锄。那时草的种类多,每逢放学,常和小伙伴们去地里打猪草。印象中,叶衣,大黄苗,野莴苣,网的,猪耳朵,鞋底片,嫩老绿,都是猪爱吃的;而哨瓜,蜜蜜管,干粮,甜甜(坚草根)则是我们小孩子们爱吃的。哨瓜是嫩的好吃,瓤都是脆甜的,咬一口,满嘴芬芳。蜜蜜管是嘬花蒂处嫩白的地方,似蜜一样甜,真是“蜜蜜管”,不知谁起的这么形象的名字!而干粮(一种米布袋似的角角)则是稍微成熟一点,吃的才有质感,遗憾的是,哨瓜,大黄苗,还有那红红的茎圆圆的叶漂亮好看的大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7-09 19:58)
月白虎(蝙蝠)
锛扎木(啄木鸟)
野雀(喜鹊)
家雀(麻雀)
老鸹(鸹鸹呦)——乌鸦
水咕嘟(布谷鸟)
蚂螂(蜻蜓)——相关的,蛛网,又名蚂螂罩

1麦子花拌纯香油治秃
2四川药酒泡天麻治头痛(头,白带)?
3笨槐籽熬水喝治小便勤
4一两扫帚籽,一两白糖,治泛疙瘩
5荆介,艾,透骨草,追风草,各一两,青,黑,黄,白,(无色石头,)七个大黄豆,七个稻草尖,熏洗,治关节炎
6青衣菜熬水喝,治鼻子流血
7棉油炒鸡蛋,不放盐,治咳嗽。
8用麦羽(还得是二料后的麦羽儿,)熬水喝,治虚汗。
芝麻叶(夏)根治冻疮。
芝麻花治瘊子。

二八佳人巧梳妆,自听门外响叮当,“莫非谁家与我交了运?”原是大清早起去发丧。

娘说:大点嘞,你莫着慌,明天就是提亲日,我与你奔东庄来去西庄。

东庄丑陋是财主,西庄俊俏是贫郎。

东庄西庄咱全从下,白天东庄用饱饭,黑夜西庄陪俊郎

大点嘞,你莫着慌,你还有二十年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7-01-15 09:23)
                         这一棵树是有多么好的风水
                         居然上下左右错落着四个野雀窝!
                         在冷冷的寒冬里
                         在疏疏的枝条间
                         这几个毗邻而居的野雀窝
                         别有一份家的亲情和
                         温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村庄

地块名

美丽


 

 

我们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庄,虽然不依山,不傍水,但它依然古朴、美丽。且不说四季田园风光,不说林荫小道,阡陌交错,不说民风淳朴,底蕴厚重,就单说说我们村那些美丽的地块名吧——

 

桑园,杨鹤楼,名古岭,大井,东沟岸……这些都是我们村里的地名,不仅名字优美,且富有诗意,其中,我尤其喜欢“桑园”——

在娘家时春种秋收,村东桑园,村西杨鹤楼,都有我家的地。桑园能水井浇,多种小麦、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7 11:36)
标签:

游记

                                                 那柴门,篱笆,

                                                 那羊肠小路,

                                                 那路旁的枣树,

          &n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2-07 11:36)
标签:


               从前的日子慢,

        躺在牛车上看天,

        看的睡了一觉,

        醒来,还没到家门前;

 

        从前的日子慢,

        一声鸡叫传遍半个村庄,

        看看太阳,

       还迟迟不到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