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ost华少
Host华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27,556
  • 关注人气:6,5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杂谈

有人跑出来叫嚣,电影死了。

如果电影这么容易死,也是被那些口无遮拦的人说死的。


很多年前,《英雄》上映时,一些影评人嘲笑说,秦始皇用了“和平”这个词,说用这种“现代词汇”太过滑稽,是一大硬伤。

张艺谋脾气还不错,居然没有懒得解释,他说“和平”这个词很古老的,周朝就有了,后来司马迁在《史记·秦始皇本纪》中也写过“今皇帝并一海内,以为郡县,天下和平”,如果观众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看看书。

今年,《长城》遭遇了影评人更猛烈的嘲笑。毫无意外,《长城》的上映让口水军团们再一次找到了战场。大家存货充足,斗志昂扬,撕爹骂娘。个个都像是刚从炼丹炉里跳出来的孙悟空,刚练就了火眼金睛,浑身是胆的要代表正义造了玉皇大帝的反,好就此一战成了齐天大圣在妖界不朽的万世威名。对,取得真经前,他猴子也还只是个妖。

但张艺谋导演不是神佛,顶着一身荣耀的真人,最大的苦难恐怕就是革自己的命,他不想拍一个你们想得到的自己的作品,他有了《长城》。 实话实说,电影好吗?我看了觉得没那么好。差吗?这肯定是一个合格的作品,满身口爆的伤不是它应该有的待遇。

从电影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近几日远在法国,为《出发吧爱情》杀青做最后努力~,已然累成狗,唯靠朋友圈思念故乡。嘿!我了个去,今天堵车竟然刷爆了我的朋友圈。我杭州人民半夜不睡觉,竟然集体围观堵车,还劳烦了警察叔叔出动疏散,what are they 弄啥嘞?!

 

哦~优步!说实话,我不太打车,也所以我不太不知道优步到底有多好。但我的确听闻优步被很多身边人喜爱。理由无非是在乎其方便和更好的服务。我自己是从交通电台出道的,我对于杭州的的士司机有着亲人般的感情。何况杭州的士,曾经让行业美誉全国的标杆。作为媒体标榜过的出租车之都,曾经是全国最好的出租车硬件和车型,曾经代表了最高的服务水准。为什么到今天反而都成了举国关注的劣势?最好笑的是,作为市场监管和主导的杭州运管,我着实认为扮演了极为不光彩的角色?

 

我曾对杭州运管提出过建议,然并卵。今天,嘴贱问问:先说你打击黑车吧,机场、火车站等交通枢纽的黑车司机满天飞。我常有半夜到杭州机场的经历,一出闸,满是拉客的各种黑车,持续几年有余。运管部门为何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亲,不用钓鱼,直接用手抓,都能钵满盆盈。

 

再说无论专车司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写在今晚之前

华少,男,34岁。结婚9年,一儿一女。从我的角度来看,婚姻很难。
婚姻本是满足男人对女人私有保证而创建的制度,一晃若百年飞逝,一夫多妻被废了,婚姻制度却顽强的野蛮生长,由BtoB成了BtoC。双方私有。伟人恩格斯当年想废了它,身体力行与三姐妹美满十数载,最后仍在最爱撒手人间前进入教堂给了对方名分。你看,一个名分,完全不改变事实基因的名分,竟是生与死的鸿沟,竟能掰弯了信仰而使其妥协。
现代婚姻,难透了!
两家人,两个独立的经济个体,分享和分担哪个更让人尴尬?所有的冠冕堂皇背后,谁还没有过那滴自己舔掉的泪。成本越来越大大,一个人赚钱两家人花,教育,投资,养老哪碗水都得平谈何容易;情压越来越大,抱怨不能往家里撒,孩子怎么又不听话,委屈尽量别回家找平衡,晚回家千万别吵醒大家…一个人在沙发上,哭一滴,然后,天亮了,超人回来了。
可全天下大多数人还是盼望婚姻的。因为,它最可爱的不是分享成果。它可能是我们默认的人生避难所。
也许,我们一辈子都不用启动婚姻这个功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缅怀哥哥——十二载,有谁共鸣
 

 

杭州,落雨纷纷。似乎每到这个时节,都是阴郁的。打开手机看看屏幕上的日期,忽然心一阵抽痛。十二载,不过是亘古宇宙中的一粟,于我,却是想见却永不再见的痛。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主持人还有将来吗?

去年春节期间,我在温哥华主持一场华人观众的大型演唱会。我上场跟大家打招呼:“认识我吗?”台下便传来响亮的呼声:“认识!念广告!念广告!”

我理解他们的意思,便用《中国好声音》的那种播报语速,快速念完了该场演唱会的赞助商名单。台下观众掌声雷动:“再念一遍!”

这大概是观众第一次主动要求主持人念广告的公共演出。这似乎是我的荣幸,也让我感动,但我心底却有一些忧伤,对自己处所这个行业的忧伤:主持人,除了能报幕和报广告之外,还能做什么?

电视节目大火,到处都可以看到以电视节目的名字命名的各种活动和流行语,各种“中国好”,各种“奔跑”,各种“去哪儿”,欢呼雀跃,喜大普奔,流光溢彩。但是,主持人去哪里了?无论是《中国好声音》,还是《奔跑吧兄弟》,好像红的节目已经不需要主持人。而且,可以预见的是,接下来可能会火的各种电视节目,也都不需要主持人了。

大学时我念的是播音专业,毕业后最好的出路便是做一个主持人。体制红利?体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8-21 14:03)
连着两次被点。被陆琪点名了,我战战兢兢 ing。大概我也能证明陆大师还是有男性朋友的。大师这一次用寒冰证明自己是暖男,而第二个点我的是浙江省人民医院。被一所真实的医疗机构点到我表示很惊讶,当然也很荣幸,能为关注渐冻病人ALS罕见病起到助力的作用。作为公众人物,在冰桶挑战进行的如火如荼之时,我也思索了一下,不得不说活动借助名人传播扩散的病毒式方式已经起到了作用,无论怎样越来越多的人真心的关注了这一群体,也了解的越来越多。这些就是让人暖心的事情。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在雾霾肆虐的日子,人会越发显得慵懒,但此时我却一刻也不能停下来。


  过往的几个月,与我,实在是人生不二的考验。从南到北,再由北至南。在不同的城市间穿梭,经历着一个又一个不一样的风景。疲惫,是贯穿始终的声音,这把声音陪伴着每个拎着箱子走天涯的日子,如影随形,未曾离散。


  然而这一切辛苦,却又充实无比,或许,与那个“亚洲剧场之翘楚”赖声川老师不无关系。有幸出演赖老的话剧,有幸与丁乃筝老师合作,已是我可望不可即的荣幸;能在他的剧中出演男一号,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及的福分。当这样的福分降临,我竟有种被幸福砸中的眩晕感。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离开或者留下,多么残酷的字眼,多么纠结的选择。曾经,当我面对这样的时刻,总免不了有种哀伤的情绪蔓延,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纠葛缠绕心头,直到昨天。

    当哈林哥的导师考核结束的那一瞬间,在四下无人的化妆间,面对空荡荡的房间,我扪心自问,为何今天的比赛观感上不会那么痛苦?又为何在那群离开的学员脸上看不到泪水?当我回看了比赛的全程,我才恍然大悟:在音乐的世界里,本就没有谁输谁赢,传导快乐的情绪,才是音符流动的真谛。

    认识哈林哥很多年,他的快乐一直如影随形,以致他身边的每个人都在不经意间被这样轻松愉悦的氛围为包容。看着这群学员在哈林哥的调教下充满音乐的活力,让人不禁心生感激。纵使赛制的残酷,名额的限制,但在每一个离开的人身上,你总会感受到这份快乐和执着。

胡梦周:性感是不二的杀手锏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每一次导师考核都是极其残酷、悬念丛生的艰难对决,残酷是因为每个人都将面临上台之前内心的忐忑、不安、希望与恐惧,所有人都要把每次上台当做在《中国好声音》的最后一支歌。

    当导师宣布结果之后,又再次面临导师抢人的这个环节,在两分钟之内或重新被现实击破,或梦想终于成真。这种残酷如同身临悬崖又退后一步,刺激到底又让人兴奋无比,犹如在最后一刻关上了家门,好像触手可及却是真正地永远离开。

    但生活的智慧恰恰就是,永远没有现成的答案,而在于探索的精彩与快乐,这种未知让人莫名地充满希望和兴奋,就在探索未知中,人们常常表现出真正的强大,带着对梦想的执着,或大步、坦然,或谨慎、焦虑,但都勇敢地迈出自我挑战的第一步。

刘籽辰:过山车式的人生历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又一期导师考核落幕,看着留下的人憧憬着下一场的精彩,而离开的人或落寞,或失落,或怀抱不过是人生一次历练的安慰。每每在台上举起成功者的手时,我从来不愿用任何言语去安慰或掩饰另一方的失望,因为我感受到他们对梦想的执着和努力,他们是生活的强者,他们的梦想的主人,他们值得我们每一个人的尊重。

    在汪峰老师的对战中,他本人的音乐创作和对对战独特的态度,使得整场对战完全以演唱会的形式处理。观众尽情沉溺在演唱会的狂欢享受中,从头到尾的对战中有了新歌旧歌的搭配,有了快慢节奏的改编,乃至于汪峰老师和小贾老师对音乐重新编曲上的设计都符合从头欣赏到尾让音乐震撼人心的准则。于是,我们在听歌的时候得到了享受,我们在看表演的时候更有连贯性,更觉得是一个连贯的节目。

    不得不说,汪峰老师在本场的对战中,表现得更为积极,这份投入,这份纠结,这份挣扎,大抵是导师对爱将存下的一点点“私心”吧。

钟伟强:摇滚顽童的命运呐喊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