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青藤晓
青藤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21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留言
加载中…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转载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文人“活”系列《半园闲话》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标签:

转载

分类: 文智慧言
     
  
阅读  ┆ 评论  ┆ 转载原文 ┆ 收藏 
(2017-09-26 17:13)
标签:

对错

情感

晓静

洋溢

文友

倘若樱花常开
青藤晓
   倘若樱花常开,我们的生命常在,那么两厢邂逅,就不会动人情怀。--如题

  “你现在能看到窗外的月亮吗?”
    ——“月亮??大概能吧……咋了?”
  “如果你现在抬头看着它,我也抬头看着它,就好像我们透过月亮看着彼此。”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7-06-14 14:35)
分类: 我的日志

   入夜,喜欢一个人到街头流浪,空旷,但心却特别安宁。一个人被黑暗笼罩,失去了方向,却又充满方向。自己见识越多,越觉得自己渺小和无知。我开始失眠,漫无目的的失眠,就好像失去和缺少了什么,然后,然后突然爱上了黑夜。因为只有在这里,理智的自我才能被混乱的自我驱逐,就像看一部没有剧情的翻版电影,开头是结尾,结尾亦做开头,在混乱放空中不知不觉的睡过去。亦或是有时随意翻看一本小说,有时认真打扫每间屋子,打发着这段属于我的时间,我乐意挥霍,漫无目的。我真不清楚我需要什么?又或是怎么了?我几乎在我需要的时刻,得到了我想需要的一切,职位、前途、爱人、孩子……但自己却变得越来越,空虚,对!就是这个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11-07 08:20)
标签:

情感

自己

对错

小敏

事情

分类: 流年岁月

亲爱的乔:

刚来工作,事情还是比较多,单位白天不允许上网。中午看到你发过来的离线文件。直到晚上我才有时间好好读一读。好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清楚你过的怎么样,又发生了些什么,乃至于你结婚的消息,都是从赵松口中得知。其实,无论作为好友,或者挚友,或者什么,我都没有资格和理由来干涉你的选择。也许,当得知你的决定后,我源自内心的愤愤,只是出于正常的逻辑思维,而爱情从来都无所谓对错。只是,我的固执从来都是需要时间来纠正对错的。

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赵松跟我说你可能要结婚了。我还拍着胸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5-06-14 21:48)
标签:

墙贴

晚香

灰布

痕迹

宿舍

分类: 流年岁月

    我一度站在这里不知所措,就像大学四年级年后回来,突然发现这里即将不属于自己。无论是自习室、宿舍,还是球场,凡此种种的印象跟回忆都在消退,自己似乎是被代谢掉的垃圾。四年的宿舍将在我们走后,重新喷涂粉刷,无论是污渍还是墙贴,所有表征个体个性的痕迹都在师傅喷涂作业中掩盖消失。而这一切四年前都曾在我面前发生,这一切似乎就在昨天。而当下自己再多的留恋,也难以容留这么多不舍和依恋,尽管那曾抱怨过好多好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20 21:45)
标签:

自己

针药

时光机器

无所谓

丧钟

分类: 我的感想

所有的不一样,其实只源于个体的差异,我们本能的希望依靠外界的帮助和支持,其实真正的动力来自于自己。而明白这个道理和真正顿悟这个道理,差距还真是大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每天上演着想做和去做的游戏,打发了时间,打发了自己。有时候,还真想给自己来一剂针药,让自己清醒着睡去,或者封印在胶囊飞船,或者流离于时光机器,梦想着穿越时空扭曲的剖面,亲自去见证那些自己妄想的奇迹。不要从事着那些所谓高大上的无意义,身份的认同,自己的价值,体现不出什么。当世界观在零星琐碎中崩塌时,丧钟即已鸣起。于是,无所谓坚持,无所谓对错,无所谓成败,只有丧失勇气的自责和沮丧的气馁,自己原始的渴望和原发的梦想,或作为家族的遗愿,或作为承上启下的嘱托,自然而然的进入了下一个轮回。也许,这种重复直到有一个人实现才算终结。不过,那时也许换了新的标的,又重新开始了流转或流传。历史从来都会重演,一遍,一遍,又一遍。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12-06 21:16)
标签:

情感

小马

晚上

真爱

叨叨

分类: 我的感想

想想为什么一个人生活时,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胖了,或者说重了。我不清楚这样的人在人群中占的比例是多少,但在我周围的好多同事、朋友都有同感。不幸的是,我就属于这类人。

我本身就是一个在情绪低落或者沮丧时喜欢通过猛吃东西来消遣的人。对于男孩子来说,这有些另类,但我确实是伴随着这样的行为完成小盆友到大叔叔的过程的。我还记得在大一时,由于班里贫困生申报的问题,搞的自己很被动,很生气。一种极力追求公平公正,却得到费力不讨好的结果时,我的情感阈限被邵同学打破了(具体原因和事情经过已经忘了)。中午下课后,我在吃了一大腕兰州拉面后,又吃了一个很大的烤红薯和一小包酱香饼。结果整个休息时间我都在床下走来走去。寝室的兄弟们都骂我有病。万幸的时,幸好是午休。如果是晚上,估计早当成梦游被绑起来了。这恰恰又让我想起了,中学时一个同学因为打呼噜声音特别大,被哥几个抬到洗刷间的故事。我想一觉醒来,发现换了地方,那确实很恐怖。事实上,那个同学确实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张明

母亲

西屋

南屋

北屋

分类: 小说草稿1

晚上,张明跟家里人在西屋简陋的饭桌上吃饭。父亲母亲显然都没有兴趣提拆迁的事。张明主动问了句:“爸,你怎么想的?”父亲扒拉了两口饭,就抽起了烟。说道:“我不管怎么样。我就是不上楼,你也别想着往楼上搬。村里那些当官的爱怎么着怎么着,我这一关过不了。”说吧,就起身出去了。母亲,追问了句:“你去哪啊,这是?”“去棚里干活,还能去哪!”声音从屋外传来。

母亲对张明说,“你爸就是这个样,别管他。”

“爸,是不是有什么难处啊?你们到底怎么想的?”

 

阅读  ┆ 评论  ┆ 禁止转载 ┆ 收藏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新浪微博
相册专辑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精品博文
加载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