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博文链接
暂无内容
搜博主文章
锐博客
 
欢迎点击进入锐博客首页
我的留言

 本博客全部文章是我的读书心得笔记。均为原创。是纯学术讨论之一。版权属个人。投稿请与本人联系。

 以人性论为基础的人道主义,以改良为主张,以唯物论和反映论为哲学观点,是为批判现实主义。以此对清末历史的反思。

 反思力的存在,是衡量民族国家是否健康的重要标尺。

 篇篇短文如水滴石;完整一统才是水滴石穿。如果有买家认为我的文章有投资出版“博客文集”的价值,请与我联系。

  我是一个紧贴地面生活的人,在寻根:我的祖国,是从哪里来的。

   

草根名博
加载中…
个人简介
做了30年庸碌教书匠
基础资料
个人资料
磊东
磊东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0,860
  • 关注人气:3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博文
标签:

文化

分类: 背景史评

前一段时间,笔者在电视上一档调解类节目中看到这样一个情节:一位离婚的父亲,曾在数年前离婚之际对刚满十八岁的儿子说:现在我可以不养你了,但在我年老的时候,你一定要养我。

电视上这位即将进入老年的父亲的话,乍听起来似乎没错,但仔细想想,又觉得不是滋味。他表达的意思是,十八岁儿子成年可以独立了,父亲便不再有抚养的义务,而子女赡养老人,则是中国的法定义务。

但是,在中国,年满十八岁的刚成年子女,有独立的能力和社会制度应给予的外在条件吗?且不说独立的那么一点点经济能力是否能应付如此物欲高涨的社会,就是六六四小学至大学的教育体制也不存在这个前提(“教育产业化”延长了学制)。总不能突然中断十八岁刚成年孩子的成长过程而让他们赤手空拳地走进这个物欲社会。哪我们这些长辈及延续的社会制度(所谓“上下五千年”了)还有存在和引为自豪的必要吗?

其实,电视中的这位父亲偷换了一个概念:把当今世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背景史评

明朝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取消皇朝宰相制的朝代,它把管理朝政事务的权力拢于皇帝一人。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清朝以降的记载史说明朝皇帝几乎个个懒于朝政,是不符合明朝皇帝的主观意愿和权力设计的。但明朝给予中国后人的感觉,确有点奇怪:皇帝可以数十年不上朝;同时皇城内宫的太监们行使着“监军”和“监督”的各部权力。

其实,从这两个奇怪的特点里,后人已经可以看出其中的窍门:皇帝不在朝堂上行使皇权,他却正躲进内宫不忘记他的独尊皇权呢。历史现场每天上朝的士大夫尽管可以在史笔上记载:今天皇上又没有上朝(留下后人嘲讽的史料证据),甚至他可以在朝堂上大骂不上朝的皇上。但他未必不知,不上朝的皇上不搞阳谋,他正在内宫与亲信太监搞着阴谋呢。

明朝一个最大特点是士大夫和皇帝之间的激烈矛盾。这个矛盾源自于“名教”和皇权之间的矛盾。众所周知,明朝产生了“宋明理学”理论体系。这个理论体系是在宋朝突出官权(宋朝确立正统观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和“不杀大臣及言事官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最能代表人类社会某种文化的,大概要数社会观念和文化学者所著的那些书了。但社会观念和所著新书是有区别的。社会观念往往指在过去某一历史阶段、甚至漫长历史阶段业已形成的固定见识,它具有滞后的特点;所著新书则指承前启后的一种新见识,它具有前瞻倾向的特点。社会观念(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社会智力)具有广泛化和定式化,几乎人人能感觉得到;而所著新书则具有被人看得到或看不到的不确定性。就一般来说,社会观念的作用远远大于书(个人)的作用,何况,由于在社会观念的构成主要内容中有人们生存最重要的因素即利益因素,因此,这一充斥了生存利益因素的社会观念,更可以把文化学者所著的新书比下去,使之显得渺小无比。

但是,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半部论语治天下”,还有一句古语叫“一支笔胜过千军万马”,可见“书”的作用也并非那么渺小,甚至是高大的。

那么如何来解决上述两种不确定性呢?这在古往中国的二三千年的封建历史中,大概是没有形成任何制度秩序来破解这个历史难题的。只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我们从晚清史中了解到,林则徐是晚清中国“睁眼看世界的第一人”。林则徐睁眼看世界,其实只在他广州处理“十三行”涉外事件、巡视澳门及虎门硝烟之后;在初到广州之时,林则徐也只沉浸在“天朝上国”的自我感觉中。凭着他禁烟的“正义”、“忠君体国”和实干的个人作风,林则徐才逐渐接触到了“西夷”鸦片贸易背后的真正内容,才睁开了看世界的那双眼睛。但是,他看到了,却被革职戍边了,他成为道光皇帝眼中“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挑起中外战争的罪人。

   林则徐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第一任“钦差大臣”,他就这么离开了使他睁眼的广州口岸城市。

   接替林则徐的第二位钦差大臣叫琦善。琦善在直隶总督任上曾前往大沽口英军军舰,以一句去广州妥谈中外冲突而成功诓骗英国舰队回转广州。为此,琦善大获道光皇帝嘉奖,认为使琦善去广州和英军交涉,一定是“良才遇将”棋逢对手,足以摆平英夷。上任后的琦善总结前任教训,批评说:林则徐很实干地亲自接触夷人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什么是道德?从性质上说,道德是一种心灵性感觉的东西,它主张凡事追求完美(偏离了“人无完人”的实际情况)。道德有两个基本特征:一,不同的人,因受不同经历感受所制约而具有不同的道德标准;二,道德既具有时限性,又具有超时限性。不同的时代具有不同的道德,奴隶社会,蓄奴虐奴符合道德;封建官僚社会,行贿受贿符合道德(下有小行贿,上有大行贿,雅称“民俗”和“人情”)。但由于道德讲求完美,因而它会随着人类文明的逐渐进步不断拔高自己心灵所指向的道德标准。道德缘于心灵性而具有了超时限性。

   道德受个人的社会经历和感受所制约,但社会话语权却掌控着对道德的解释权,因此,尽管人类社会实际上的道德标准参差不齐、各不一样,但话语权可以起到“统一”道德的作用——在这点上,封建时代最反人类的道德说教,可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为例。话语权对统一道德标准的直接追求,在中国数千年历史中,起到了实际上完全相反的社会效果,这便是历代学者和社会人们常常提到的一个词:在上层社会冠冕堂皇之中的社会人群“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早有文化智者指出:制度是文化之母。在中国旧有制度塑造的传统文化中,有一种刻意拔高人(相反则矮化人,即神化和妖魔化)的思维习性。这种文化思维的形成,和中国数千年皇朝社会制度“对人不对事”的权力行政惯性有着极大的因果关系。每每阅读晚清史著作,总会读到某些著作者对晚清功臣曾国藩的极力追捧(上世纪下半期曾被极力矮化和妖魔化,割裂人类社会纵向前后事件的关联性),而这又和历史现场郭嵩焘(曾的官场上同乡好友)等人对曾国藩“中材之人”的评价不为相符。何以会如此?

   首先肯定一点,曾国藩是晚清历史中被清政府有意拔高的人。曾国藩率领湘军镇压太平天国,使得清政府免于倾覆之祸,故清廷会这么做。而对于这种“有意拔高”,曾国藩作为历史现场感同身受的当事人,不会没有感觉。所以,他在书信中自承说:“权位太尊,虚望太隆,可悚可畏!”

   后人(今人)受史笔史料影响,把曾国藩断论为“他一向主张知足知至,急流勇退”。对历史人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中国封建皇朝史是一部对底层民众社会记载缺失和记载模糊的历史。就晚清史而言,现今很多史述类书仍继承性地把1900年爆发排外战争的主要力量,统称为“义和团”运动——没有区别战争和排外,并影响了作为历史知识受众的无数普通人。仅有极个别认真著史的历史学者才分清了清军和义和团(拳)的区别,不把清军和义和团这两个历史概念混为一谈。

   历史学者金满楼先生在《1900,北京的春天有点乱》一书中这样写道:

 “事实上,从拳民们进入北京到使馆最终解围,除了极少数拳民的零星活动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自晚清维新变法失败以来一百多年,中国史论界有很多关于维新变法因激进而导致失败的提法。然而,晚清维新变法真的“激进”吗?

   我们知道,任何社会事件的发生,都会有内外两部分因素在起着作用,它不可能是一个孤立事件。如果把社会事件指为个体行为,那一定是偏颇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背景史评

   一.“正”之阴面的“邪”

   逻辑学是关于人类思维的一门学科,而人类思维的思想发展史又贯穿于人类历史的发展过程中,因此,逻辑学便同样寓于人类历史之中。

   历史学讲求史料的综合和演绎,而在演绎之中,必然存在着逻辑。在下面一段简短叙述中,笔者试图把逻辑带入历史的发展变化之中。

   中国历史上各皇朝的“正史”,无不把民间偶然出现或涌现的民间“会党”或“教派”组织称为“邪教”。按中国文字推论,既然有“邪”,就必然有“正”,中国有一个成语叫“邪不压正”。一个“邪”字,其实已经承认,中国历史一直存在着一种“正”教。

   那么,何者是中国历史上的“正”教呢?

   宗教讲究繁琐仪式感和排场感。我们从伊斯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历史

分类: 普通人看清末史专题

   现今大概人人都知道,观念是人认知事物的前提。观念先进了,就不会被面临的事物所困扰,观念是人处理事物成功与否的关键所在。中国古谚所说“不经一事不长一智”,正说明了“智”即观念的重要性。

   中国封建王朝历史至晚清长期以来,历代新兴王朝一直是以推翻旧王朝、建立新政权、重新构建特权统治系统(君臣父子道德伦理)为目的的。历史长期以来的这种实践行为,构建了晚清政权时刻提防“被推翻”的观念。所以,当1860年英法联军那个西方“异族”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打进北京城的时候(自后晚清称“洋鬼子”),向关外逃跑的咸丰皇帝其实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王朝将面临像历史上各王朝被更替的相同命运。这在咸丰皇帝逃出京城前后时所颁发上谕的那些史笔史料中,是有所流露的。

   但是,在留守京城的对外谈判亲王奕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关注博主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