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lerk
clerk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84
  • 关注人气: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6-11-10 12:24)
标签:

杂谈

​两个夜以前,有位不认识的女孩儿,在我微博说,我应该多写一点东西。

十月起,停了笔耕,一来忙碌,二呢,像许多事儿一样,做多了,疲倦,就想放空。​

有时候,回过头来看那些文字,许多是对一些情绪的反复酝酿,合适了吧。

​文字,会是很干净的东西,白底儿,黑色墨迹。

寂寞的人,老爱在深夜拿起笔头,和她对话,恋爱,为一个词儿的恰当,心花怒放,为了提升恋爱质量,他会选择不倦的悦读、获取,发掘。

十七岁的时候,我期待看到十年后自己的样子,二十七岁,距今也就三四根指头而已,许多事情已成定局。

我没有想到自己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可闲碎的时候,动动脚趾头思考,好像不成这样,也没别的选择。

十七岁,我沉默寡言,像所有的学子,梦,应该近在咫尺吧,只要努力,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everything will be OK。

还有宿舍床头不知谁题的几句诗,孟郊的《登科后》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枝红杏出墙来

笔力写得狂放至极,每次回到宿舍我都会好好观摩一次。

以至于多年后,有人提及那一段历史,说我很像古装剧里的公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11-05 20:26)
标签:

杂谈

下午踢球,跟着睿哥,他开着车,载着我。

睿哥,抽烟不?

不抽,兄弟,你先稳哈,我们出了公司多嘛,不然要挨到。

比赛场上,我们大家合力,让他浪费了两次绝好的机会以后,终于他进球了,他像一个小孩儿一样,张开双臂,从门口面前我跑来。

嗯,这种时候,我想是该表演了,跑过去,直接跳他身上一个大大大的拥抱,他比我高半个头。

他高中就没念书了,那时候走了体训生,专项足球,身体很壮实。

我这人很慢,不知什么时候他喜欢叫我家门,关系挺近的。

我们经常聊人生,家门很实在的,也一直很支持我的想法。

别看他一副中年人的长相,就比我大几岁而已,沉默的逗着呢,儿子也一两岁了。

今天他进了一个球,回来我用微信吹了他一晚。他在大群里,让我低调点,别醒他脑壳了,低调点低调点…

哥啊,今天对面那个大力抽射直接中我脑袋了,估计我智障了,理解下OK?

很好,兄弟,你已经继承了咱黄家舍生取义堵枪口的技能了。

回公司打完卡,还在看群里关于今天球队的分析,隐约觉得身旁有个妹子老盯着我,我刻意不去看她,过了十几秒!

奶奶的,还看,老子就抬抬头,看看谁。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6-21 23:33)
标签:

杂谈

  偶然的机会,顺带来到凤凰。
  两月前,又看了一遍边城,很唯美的文笔,也可以说,是沈从文一生的创作巅峰。
  湘西,不知打何时起,一直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土匪特别多。
  而如今,凤凰是很多文艺男女青年往来之地,在这样一个本应浑身匪气的城市居然跟文艺搭上了勾,文人的力量是太过强大。
  看完边城很久以来有种感觉, 在湖南一隅,虽不地处偏远,却在这样一个地方,有那么几分不与外世通烟火,城市也不会太复杂,有自己归属的宁静,有淳朴的苗族姑娘,会有一条江,叫沱江,会有揣着大烟斗的老船夫,渡往来行人…
  一座城,淡淡的,又从未停止过故事的书写。
  没到达之前,哪怕已经坐在某市前往凤凰的路上,那座小城,在心里依旧那样。
  因为下车已经很晚,打的去古城,的士司机聊起古城的话题,似乎一肚子怨气。
  本地人,在古城开车十余年,非常怀念自己念书时古城的样子,那时还没被开发,没有游客,偶尔一些美院的学生来写生,古城范围也很小,房子是原封不动的古色古香。
  后来,被张家界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5-25 20:39)
标签:

杂谈

     近来陆陆续续有看到各种晒毕业照,接二连三的感慨。

     快吗?到了这个时候真的可以回想一下几年来,做了些什么,又有哪些改变。

    说来也是奇怪,近些日子,好几个初中同学加我QQ。

    如果不是他们名字的突然出现,就真的会完完全全不会想到这些人的存在,看到他们的照片,才会想起那些共同的曾经,那些年少。

    其实也没有聊多少,只是相互问候寒暄,有人还提起“当年你成绩好,总欺负我们这些成绩不好的。”,我有些不好意思。

    对那女孩子其实心底一直存有歉意,因为五年级的一些矛盾,那之后几年真的没跟我讲过话,可今天还能记起我是她的同桌,我都忘了。

    也是带着孩子的年纪了,说她嫁到了陕西渭南,现在基本不回灵兴,非常想念以前念书的岁月,在一个小镇上,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

     我说,上个月去了华山,就在渭南啊。她说非常近,应该联系她,叫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最后几个月,显得格外的匆忙,或者也可以说是充实。

做毕业设计,老师很负责,一直催促我去实验室,能在她眼皮看到的地方;还要筹备去水一次公务员,爸妈叫的,虽然不怎么抱希望,每晚都会去图书馆看书、做题;找工作,一月前签了一家工作地点在深圳的公司,各种缘由,还是没有下定决心去,各种查看招聘信息,投简历,做面试准备,后来某公司提供了offer,于是又开始周旋于两家的HR人事,索取解约函,拿到新三方,再跟这边签;每天抽取时间,坚持体育锻炼也是不可缺的项目;再有不时朋友间的人际往来,吃个饭,接待,晚上回一些微信里的消息;做毕业期间的一些准备,还有小计划;冲了点卡还没来得及玩儿的游戏;书桌上的堆满的书籍……

前阵子,晚回到宿舍,躺床上,一脑袋地懵逼,不想思考,无力思考。

公务员,是一种生活状态。之前认识一个朋友,他河北的,挨着天津北京很近,念书却在拉萨,后来考到了拉萨检察院做公务员。他说,不喜欢待在大城市,就喜欢在那种与世界有稍许距离的地方待着,偏安一隅。看看那哥们的微信名儿,流浪布达拉,有些诗意。

一次,跟二哥出去,说给她买饮料,她拿出了自己的水杯,说自己带了水。嗯?白开好,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1 23:09)
标签:

杂谈




打小开始,我就一直和人类住在一起。从小被教育,生命可贵。死亡在早期的印象里,仅仅只是一个词汇而已。

在我这23年生命历程里,也算是幸运的,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至亲离去,所以算是一路平坦。

可如此以来,对生命的逝去,也就没有那么深刻的体会。

时间一点点流逝,我也慢慢的有了意识,有了一点点自己的思维,可以区别我和别人的那种。

隔着我一两代人以上的逝世了,也就请我们家去吃一顿饭,有点儿凭吊的意思。

一个人没了,是怎样的体验?原来没了,就是没了,一切关于他的,都终止了而已,一切他妈的,都还得正常运转。

但把生命的高度,拿到法律的角度,我们知道,不能取人性命,不然得把自己陪进去,所以这条红线,只要脑袋是正常的,都绝不会去干。

前些日,我们村儿一老头儿死了,说来也还没70岁,头发都还没全白,在如今的社会年龄趋势下,实在算不得高龄。得了一种啥病,反正就需要几万块就不会死了的意思,更别提还有医保报销呢?然而,家里就是拿不出这些钱,面对这种很急性的病,几天也就把人给耗死了。

回到6年前,我还是一个在山坡上放牛的少年,勉强称作牧童吧,那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4-01 23:09)
标签:

杂谈




打小开始,我就一直和人类住在一起。从小被教育,生命可贵。死亡在早期的印象里,仅仅只是一个词汇而已。

在我这23年生命历程里,也算是幸运的,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至亲离去,所以算是一路平坦。

可如此以来,对生命的逝去,也就没有那么深刻的体会。

时间一点点流逝,我也慢慢的有了意识,有了一点点自己的思维,可以区别我和别人的那种。

隔着我一两代人以上的逝世了,也就请我们家去吃一顿饭,有点儿凭吊的意思。

一个人没了,是怎样的体验?原来没了,就是没了,一切关于他的,都终止了而已,一切他妈的,都还得正常运转。

但把生命的高度,拿到法律的角度,我们知道,不能取人性命,不然得把自己陪进去,所以这条红线,只要脑袋是正常的,都绝不会去干。

前些日,我们村儿一老头儿死了,说来也还没70岁,头发都还没全白,在如今的社会年龄趋势下,实在算不得高龄。得了一种啥病,反正就需要几万块就不会死了的意思,更别提还有医保报销呢?然而,家里就是拿不出这些钱,面对这种很急性的病,几天也就把人给耗死了。

回到6年前,我还是一个在山坡上放牛的少年,勉强称作牧童吧,那时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26 18:59)
标签:

杂谈

不知不觉,后知后觉,大学几年也就过去了。

宿舍文化,更多会在大学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曾经有写过一篇文章,但是我用脚趾头儿想,都能想得到不满意。

在毕业之前,想用文字,记录一点时光。

很喜欢拍照,从喜欢拍自己,到绝不拍自己,只拍风景,说明颜值在一步步降低,趣味在发生变化,但依然认为,文字,的却是能够与时光抗衡的东西。

其他仨儿,依次取名儿叫K、A、L。

K

K,我们同居,对,是同居,也四年了。始终记得,刚来学校,刚到宿舍,仨广东人,噼里啪啦,没一句听得懂,就他,他爸妈。

他很高端,一直很高端,让北上广的人也得用手、脚趾同时点赞。广东中山人氏,接触电脑很早,技术宅,动手能力极强,唯一的不足可能就是,有一点点、脑残,恩,对。

他能徒手拆盘,自己装电脑APU、CPU,改造电脑,编写APP,会织毛巾,缝补针线活,拆装相机,制作视频后期,帮人拍写真,拍视频,校上专聘他,解决学校机房硬、软件问题,校外的门店喜欢找他拍图片,做海报,饿了么宣传画册,在宿舍内摆放着各种校团委高大上的拍摄设备,还有什么航拍飞机,老师资助台式机,用的是液晶分屏…

咱熬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6 23:04)
标签:

杂谈

这两三年来,隔阵子给家里打个电话,已经听我妈讲过几次,谁谁谁又不行了。

很偶然。  

在离开家时日越来越多的时候,可能每回去一次,村子里,就会少一些陌生的面孔。  可能对他印象并不深刻,但却是不经意间融入幼年时候不可磨灭的元素。

田埂上抽大烟的人,地里叨叨不断地妇人,牵着老牛游荡山边的老头儿,屋檐下丢只鸡选择骂街的…  

这次是个老头儿,他们家都特别怪,懒,老来倒是忙个不停,罪受得不少,可依旧贫困不堪,住在很破旧的屋子,俩儿子四十好几也都未结婚。

突然得了个病,听说得花好几万,可俩儿子都没钱,去借吧,因为年轻时抠门儿,对人关系也不好,硬生生没人借。送县城里医院,迫于没钱,硬生生给送了回来,现在俩儿子守着家里,真的是等他死,没辙。 

说来有了医保,几万块的医药费,到时基本能报销一半以上,但是这么点家里、人际都不能解决,真是…

对于世界来说,一个人没了,只是少了一个东西,新城代谢,更为新生的事物让出了空间。可对于周围与他有交往,有关系的人,却是丧失了一个世界,一段故事从此消失殆尽。  

生命真的非常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6-03-16 22:52)
标签:

杂谈

   这两三年来,隔阵子给家里打个电话,已经听我妈讲过几次,谁谁谁又不行了。

  很偶然。  

   在离开家时日越来越多的时候,可能每回去一次,村子里,就会少一些陌生的面孔。  可能对他印象并不深刻,但却是不经意间融入幼年时候不可磨灭的元素。 

   田埂上抽大烟的人,地里叨叨不断地妇人,牵着老牛游荡山边的老头儿,屋檐下丢只鸡选择骂街的…  

   这次是个老头儿,他们家都特别怪,懒,老来倒是忙个不停,罪受得不少,可依旧贫困不堪,住在很破旧的屋子,俩儿子四十好几也都未结婚。  

   突然得了个病,听说得花好几万,可俩儿子都没钱,去借吧,因为年轻时抠门儿,对人关系也不好,硬生生没人借。送县城里医院,迫于没钱,硬生生给送了回来,现在俩儿子守着家里,真的是等他死,没辙。 

   说来有了医保,几万块的医药费,到时基本能报销一半以上,但是这么点家里、人际都不能解决,真是…  

   对于世界来说,一个人没了,只是少了一个东西,新城代谢,更为新生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