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习习
习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6,432
  • 关注人气:53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个人简介

写字、编字、读字。之外贪吃、贪睡、贪玩。耽于瞎想。性情硬软、粗细、长短……著书《浮现》《讲述她们》《表达》等。

xixi227lanzhou@sina.com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新浪微博
博文

   

  或许,我应该像习习读卢梭那样去读她的散文。看一段,放下;过几年再读,再体会;也应该像她那样,在心有所动的地方画上横线,最好,再写一两句自己的感受;甚至,去读书中书,去认识她见到的植物,去走她走过的地方。这样的话,我也可以从自己的感受去对这些文字的品性做个判断:是否诚实,是否有自己的心在这些文字里?

  但似乎也不用这么费事、费时。想了解一个人,一篇文章就足够,一本集子当然更好。实话,习习的散文我零星读过许多,结成集子的《流徙》也还是读的电子稿。但这足以让我喜欢上她的散文,并对她的文字质量暗自欣羡。不错,当她用语言之手轻抚过去的时候,她所描述的那些事物苏醒了过来,她的生命气息已在字里行间流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文章

白皮纸

这个世上,有些事物好像是静止的,它固守自己,拒绝变化,漫长的时光过了,它依旧呈现原本的样子,这叫人着迷、念想。

就说手工造纸。1900年前,那个喜欢动脑筋琢磨事儿的湖南人蔡伦在某一刻突然灵光一现,想出了改进纸的办法。他自己也没想到,这一改进,促成了世界文明的一次巨大飞跃。文字早早诞生了,但迟迟找不到到适合安放它的地方。岩石、龟背、兽骨、简牍让文字负重、遏制表达,而丝帛又太富贵。直到东汉、到蔡伦,终于出现了平滑、柔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文章

                 

1

小六儿写字时,把手往怀里使劲钻,他写出的字很内向,笔画缩成一团。老师要他注意,他的字儿内向得更厉害。和字儿形成反差的是他右手拇指上那根小树杈,他越是把手往怀里藏,那根小树杈翘得越高,看上去有种狼奔豕突的欢快。“小六儿”是绰号,就因为那根显眼的六指儿。

先天的缺陷总给人带来掩藏不了的殊异,由外向内。小六儿的奇怪之一是,你叫他的姓名时,他会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别人的文章

因为长期职业养成的习惯,任何只字片纸到了我的手,都要看看,不会随便丢弃;这就更不要说自己订阅或相关单位赠送的报刊了,这些,我都会看。在为数不少的报刊中,我尤为钟爱文学刊物。为了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快地分清内中的作品值不值得看,哪些该细看,哪些粗看,为了取得多快好省的效果,我独创了一个阅读诀窍,这就是:先挑重头作品看;开头部份细看,然后是快速浏览。这样,效果很快就出来了,几分钟就可以搞定,很快就可以掂量出作品的成色好坏。不好看,不能吸引我的作品,我就不看了,很快丢手。因为时间宝贵,耗不起,也不愿意耗。鲁迅说得好,无端地浪费时间,无异于谋财害命。虽然已经退休,但并没有闲住。要写想写的东西不少,而且还随时有些很急的约稿要完成,这些,都要时间。

《四川文学》今年第八期上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文章

 

            血牡丹:另一种镌刻

1

就像一条不断分岔的路,在叙说的途中,分岔滋生。而我原是要说一块碑,确切地说,要说发生在这块碑上的一个事件。

2

碑最先紧邻一条古老的大河。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5-05-26 15:59)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文章

深秋的一天,马永强先生约见我,想要我写一本和亲公主的书,是丝路历史文化丛书中的一本。甘肃历史文化悠久深厚,在我的阅读视野中,这方面做得精而深的出版物不是很多,往往是史料信息大,而文化和思想含量缺失。和永强先生谈及此看法,很快与他达成共识。永强先生凭他的职业敏锐,发现了甘肃历史文化书籍中的一个空白点:丝绸之路上的和亲史以及远嫁西域的和亲公主——这是一块很容易被人忽视的历史。

之后,在材料搜集和写作中,我发现,不啻在甘肃的文史资料中、在更大范围内,和亲是一个空白。

这本书促成了我与中国和亲史以及书中这些和亲公主的深远接触。

我与书中第一位女性的生活时代相距2200多年,她虽被给予历史上第一位和亲公主的称誉,但其实身份不明。当我几乎完全要凭借想象去理解她表达她的时候,我已隐隐触摸到了我将写的这个文本的基调:

“从此之后,中国历史上有了上千年的和亲史。这段历史并行于厚重的中国大历史中,但氛围迥异的是,它如一根委婉隐忍的绸线,隐现着幽暗的胭脂红,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情感

分类: 我的日志

久不上博客了。或是懒,或是嫌麻烦,抑或是觉得费时。但想想那时在博客上厮混的日子还是挺快乐的,和朋友们你来我往、互相告知最近的忙碌、彼此打情骂俏的,等等等等,呵呵。

谢谢朋友们的关心,还是争取多来露露面吧。

最憎恶的事件之一就是挤在公车里塞在马路上。早晨的清明时光白白流淌,常觉得暴殄天物。但还得忍、得坚持。

工作挺忙碌、挺烦躁的。

下剩的就是最爱的事情,读书、写字。书读得不快,文章写得也不快,但有实在感有收成感,就有着十分的幸福。愈发觉得沉静是一种修炼。每日里爱的依旧是夜晚,灯光里,字迹扑面而来。

而写出的,必须先是我摸索过动心过的文字。

该寄出的新书都寄出了,特别担心哪位朋友给了我钱,我忘了寄书或者寄出的书没收到。同时,我非常期待朋友们对《流徙》的议论。

另外,我的习惯越来越差了,那就是睡觉越来越晚。得收笔了。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别人的文章

从一本书的封面和色彩开始想象,其次是味道,这是近几年渐渐养成的癖好。一本淡绿色的书摆放在那里,它没有侵略的意味,总归让人安心又有所期待,就像这一天天慢慢变得浓稠的春色。

习习的作品《流徙》所呈现出来色泽的也正如她文章里经常性描述的一句:“阳光明亮(明),微风习习”。散发着淡淡的温度,又摇曳着隐隐通透的光亮,读着让人沉静,也不会过分遐想,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应当。不论是老旧的胡同、寂寥的乡村、历史遗址、事故人情,在习习的笔下都平添了几分情韵,不张扬却在不经意间让人陷入到时间的怅惘中。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分类: 我的日志
因为弟弟住院,近期忙乱十分,又没顾上寄出《流徙》。唉。争取下周了,请各位朋友谅解。有朋友问我的地址,一并写这里了:兰州市五泉西路29号8楼文联 730030  任红。春天了,大家幸福开心!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