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黃潤宇
黃潤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2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访客
加载中…
好友
加载中…
评论
加载中…
留言
加载中…
分类
博文
(2014-03-09 01:19)
标签:

杂谈

 

流浪的樹葉往下掉

落在流浪的地上

一球樹葉,一個瞬間

一點榮光,粘在帽檐

當我們求索的時候

我們各自戴著它

樹葉繼續流浪,流浪

流到哪方地上

每一句出口的話

每一個旨意

每一處零碎的片語

每一道金色的事體

我們在那裡玩

長葦草就長在那裡

野葦草,搖來曳

綁住我們,聯成結

聯成兩片迷幻耳

樹葉繼續流浪,流浪

流到哪方地上

流浪的火在自燃

流浪的火在焚燒

當所有片刻陡轉

你是風暴中唯一的光點

——少年,那風暴裏

翻騰是永恆的嗎

我就在永恆裏確信你

他們來的來,走的走

他們去的去留的留

剩下我屋瓦殘存的樹葉

流浪的樹葉——飄呀

流浪的樹葉,繼續獨走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4-02-16 02:39)
标签:

杂谈

 

這已經不是夏天了。

 

我們裹好襖子 戴好帽子

掂著厚厚的羊皮線襪 離地更遠

 

是故意的 是那些人

那些準備脫地上升的葡萄花

讓我和你隔得更遠

 

有時一點點光落來

你是一隻花斑貓

有時一顆紅膽果子落來

你是一隻靈魂潔淨的貓

你是一隻經常縱容、從不衰老的貓

一隻,一直,以蔬葉為食

以凌晨解渴的

有著彎的脊背的貓

 

昨天她還在那些黑色裏蠻行

午後又乖馴去施展矯正色彩

人們都說夏天是遠古的事了

但她依靠山勢、雨水

從屬或者融化

變不回夏天誓不罷休

 

但這已經不是夏天了你看

人們哆嗦把脖子交給了乾冰

你從鐵皮藏住的山坡劃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2014年寫的第一首詩,從深圳龍崗線帶回來,寫的是女詩人Sylvia Plath和她筆下的愛·葛小姐。最可怕的是,讀著讀著竟然與她又某種契合感,這是非常“外界遲鈍”和“觀測敏感”的。

 

愛瑟·葛林伍德之歌

(馬尿燒在火堆上)

 

你說,兩肋插刀很痛

但痛不過

卸下兩根肋骨

 

你說,累了就去街上

去深林裏

那裏有一顆圓珍珠

藏在馬尿埋的火堆裏

 

火焰燒著水

水燒著白樟樹

樟樹燒著爐灶

爐灶燒著嬰兒

試管裏的細胞人

燒著西爾維婭普拉斯

 

普拉斯淹沒她的病痛

和枕頭,安眠藥

淹沒她的丈夫

丈夫的情人淹沒普拉斯的渡

死亡淹沒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2-05 22:35)
标签:

杂谈

\\

所有的東西加一片小薑就完美了

甜湯加小薑,辣霍霍的

鱔絲加小薑,清甜甜的

路人甲乙丙,加小薑

路上的沙子石頭都會融化掉

只剩一只笨甲蟲彳亍,旖旎

萬萬想不到,它是喝了廢物站裏的老薑酒

有點醉了,

在這個遼闊的冬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23 00:06)
标签:

杂谈

站在人群裏惶惶顫顫,他們走來走去,自如地談笑著。我還是惶惶,最末不得躲到黑徑的深處,有一些秋蛙慘鳴,我當然很樂於安慰它們,那一刻我覺得我們互相關照,獨處的滋味很好,但是必須得到一些其他生物的陪伴。

一年前惶惶敲開了文咸西街十二樓的門,第一個抵達,坐在側面的沙發上收起外套。還沒有看過小提琴家實驗的演出,也沒有作過詩,他們都離我非常遠。每週還是抄寫文章,作八百千字的作文,題目翻來覆去,也翻來覆去看同一套電影,煽情得不得了。

這個週五,因為一首《七星燈》,我意識要寫詩。一種強烈的直覺,從我一路步行到碼頭,到反彈去車站,路過一條賣燭火的長街長坡,連貫變化的氣味讓我著迷,就像《七星燈》讓我著迷一樣,似乎很多情緒已經準備好了,他們瞞著我,所以我從來沒有發覺。一路越走越冷,咖啡色外套現今被座椅釘子鉤壞了一角,就像一條小尾巴拖沓。

這幾天驚訝地發現,我所不信的,基督教徒們天天信仰自己有自己的神,卻也開始和它說話。我不信這是神在你的頭頂給予關懷,不願意講完整的自己拋露給人,就只能夜夜與它爆粗閒談,在一些難得的章節裏哭泣。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關於中華民國的常識,確實是來港之後慢慢接受的。記得第一次真正聽台灣人講座,是去年十月參加獨媒的一個獨立電影座談,林木材先生講述中明確提到他對他國家的所愛。後來是認識一位有多元身份的台灣人,第一次介紹所說的就是“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本來就是兩個國家,1949便已分家,無可厚非。對於一個內地來的學生,這句話一開始其實是難以接受的,但此後,我一定永遠記得他唱美麗島之時的神色,連維港的夜色都顯得匱乏。那是一種看著自己國家一步步從愚昧到民主化,民主化中所有的流血創傷,直到結痂痊愈,我們未曾體會過的,也很難想像得到的東西。我們不願嘗試美、嘗試危險,不過是自己(被迫)養成的諾諾情感,沒有必要強迫別人也接受這種觀念。況且,這是一場你未曾參與、未曾切身感受到的事情,先去排斥與不尊重,似乎是不太負責的。

在以“對方”的角度聽完他們的陳述和歌唱之後,我總是覺得愧疚。不知爲什麽,去年巴奈在西九龍的臺上吹著異鄉的海風,綁著反美麗灣、反核的頭巾,唱起原住民歌時,那種愧疚的感受無比強烈。這不關乎我可算一個“民國控”的事實,但關於一個民族如何去反抗,而我們又是在如何安逸死地作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1-04 01:35)
我有很多秘密
其中一個,只適合夜晚

就好比今夜
對面的聲息驅散,此後
再無煙色讓人恐慌

貓翻過我的腳踝
又俯在他肩上
也纏繞著我的脖頸
也睡眠
在一雙陌生的手掌

我有很多秘密
適合用於交際
也有很多,只是秘密
掐滅,又再生
一個涅槃者,不會聽見
短暫的悲音

有些碼頭用來熄滅
周遭的男人目似海魚

只有一人眼裡充滿
勇敢和孤獨
背著那隻黃色的貓咪,遊際
像一個飛俠
一塊上浮的巨石

只要脊背不斷
像所有眼球有光的貓

2013.11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8 02:24)
标签:

杂谈

我們生來就被告知死亡的義務
落魄而生,活得輝煌

你和我的關係,比一座天橋還遠
比挨著夕陽走過還要遠
我們於是取暖,在秋宵蟲隱
在相距不遠的年關

關於死亡前我
還想做的一件事
不過是能不能活
也許那是一個年輕的訃告
無法承擔起一個世紀的責任

可我們在地下翱翔
我們在地下的雲層裡翱翔
我們,也可以飛高一點,降落
一點
死亡是一個絲綢般的義務
而翱翔是我沉默的使命。

2013.10.28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23 01:22)
我們的罪來自自大
我們的罪來自自卑
我們的罪輕輕掐住自己的喉嚨
來一記惡毒的懺悔
秋天過去罪就會被忘
在夏天異化玻璃一樣的海
而冬天來到死亡贖罪
只會陷入廣宇啊
我們的罪來自自怯
我們的罪不來自自覺
我們的罪來自囚禁一段八股文
我們的罪從來不用為自己買單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2013-10-14 03:50)
标签:

杂谈

氓蘇恩斯: 

當夏天籌備好冬天的棉衣
她害羞地掩護自己的胴體
還是那隻野兔
季風往蜷縮的身體裡吹
吹成熱烈的光球
飄向冬的、熱力上浮的雲

所有月臺都有一盞不眠燈
所謂候車人
所有查檢的包裹
所謂車站立即準備進入氣層

一陣陣吹起氓蘇恩斯
她的赤裸的腳踝骨一線隔
沼澤通往熾冰
她通往野兔愛住的森林

列車像慾望被陳述那樣
采葉人,育菇人
所有人和人走在人的手工製造
稀有金屬冶炼發達的時代
我們走永恆的平行線

氓蘇恩斯,她是季風
還是我跑過的灌木  有空氣共鳴
不管是哪樣
尚未見著的使者還在
露天警報器之前站立
我們的速度永遠比不上它
即便是風,即便是
一夜吹花了天臺的香料
一夜吹醒了城市的祭司


黄润宇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