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公告

   自即日起,《中部评论》改名为《人民中国论坛》,以“认识一个真实的中国,建设一个真正由人民当家作主的中国”为办刊宗旨,积极参与中国的政治文化进程,欢迎广大网友继续关注和支持!

 

环球视点
  纽约举行重新认识中国文革历史作用研讨会
   美国的纽约大学最近举行了一次题为《重新认识中国的文化革命》——文革的政治和艺术、过程和历史遗留的财产(Artand Politics, Lived Experience, Legacies ofLiberation)学术研讨会。发起这次讨论的是纽约的几家美国组织——纽约大学公共知识机构(Institute for PublicKnowledge-New York University)、革命书籍(Revolution Books NewYork)、以及国际人文中心项目(A Program of International HumanitiesCenter)。
   这次学术研讨会的背景是在西方遭遇到前所未有的经济危机的影响,各国政府为了挽救经济,纷纷采取了政府强力干预经济的行政手段,这被西方媒体称为“西方正在走向社会主义”“全球正在向左转”。与之对照的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由于推行市场经济政策,在经济上出现巨大奇迹的同时,社会问题十分严重:道德堕落、两极分化、贪污腐败、环境污染,工人罢工抗议的活动时有发生。以什么样的思想理念去解决当代中国社会出现的这些严重问题,一直为世人所关注。 
 
   法国蒙彼利埃市将为列宁毛泽东等树碑立像
   法国南部城市蒙彼利埃将在该市树立十尊名为“20世纪伟人”的雕像,其中包括新中国缔造者毛泽东和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创建者列宁。

  蒙彼利埃市18日在该市东部安装了已经完工的五尊雕像,分别是列宁、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美国前总统罗斯福、法国前总统戴高乐和法国前社会党领袖饶勒斯。这些青铜雕像高3.3米,重量在850公斤到1吨之间,每尊造价20万欧元,计划在今年九月中旬正式揭幕。

   除以上五尊外,蒙彼利埃市还计划树立毛泽东、印度国父甘地、以色列第1位女总理梅厄、南非前总统曼德拉以及埃及前领导人纳赛尔的雕像,这些雕像预计在2011年底前完工。

   在谈到为毛泽东立像时,乔治·弗雷切表示,是因为“毛泽东为中国重树了尊严”;至于列宁,乔治·弗雷切则说,正是列宁改变了20世纪的人类世界。列宁一生有两个光辉的时刻:一个是1917年的十月革命,其次就是列宁在国际社会上第一个提出民族自决,提倡非殖民化。乔治·弗雷切认为,1917年十月革命的历史改变了世界。如果没有1917年,就不会有非洲、印度和中国的非殖民化,也就不会有今天整个世界的发展。

   
美术鉴赏

国外艺术劳动海报欣赏(16)

  在美国 10年大萧条时期建筑业发展缓慢。但这张海报倒提供了不错的建议。战后的美国建筑行业前景无可估量。  
(上图小文字为与建筑业相关的工种名称) 

学者文库

   ▲第七辑(孔庆东)
孔庆东:文化缺失与精英养成

孔庆东:新中国的文化历史空间

孔庆东:新中国的文化历史空间(续)

孔庆东:如何处理东北亚和平

孔庆东:谈《毛泽东在西柏坡的畅想》

   ▲第六辑(刘小枫)

刘小枫:记恋冬妮娅

刘小枫:毛泽东与中国的“国家理由”

刘小枫:游击队理论与现代性

刘小枫:科耶夫与毛泽东

萧武:现代性纠纷中的刘小枫

  ▲第五辑(汪晖)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上)

汪晖:改制与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命运(下)

汪晖:为未来而辩论

汪晖:在对话中追寻

汪晖:异议的困境与必要性

贺桂梅:解读汪晖的“中国问题”论

汪晖、张晓波:“90年代”的终结(访谈录)
 第四辑(贺雪峰)

贺雪峰:农村土地的政治学

贺雪峰:当代中国乡村的价值之变
贺雪峰:贫民窟式的城市化不是农民工进城的目标

贺雪峰:人民公社的三大功能

贺雪峰:《乡村的前途》自序、后记

 ▲第三辑(李云雷)

李云雷:我们为何而读书?

李云雷:“生活的”,“批判的”,“诗意的”

李云雷:成为卡夫卡,是不幸的

  第二辑(南帆)
南帆:论口号

南帆:底层经验,表述与被表述  

南帆:马克思之墓

 第一辑(蔡翔)

蔡翔:到死未消兰气息

蔡翔近作:“革命中国”及其相关的文学表述

蔡翔散文:底层

博文
标签:

杂谈

分类: 时政议论
 
贫道写了篇“拉登死的值了”,一个网友批评说:“尽管美国的帝国主义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但拉登也确实是个恐怖主义,这一点改变不了,尽管其是个小恐怖主义,因而是不值得同情的。”贫道本来觉得这个帖子已经表明了自己对恐怖主义的看法,看来说得还不清楚,那就再说一下。  
   
所谓恐怖主义,实际上就是自上世纪初殖民地人民开始对宗主国进行反抗时就有了的词,甚至更早,也就是殖民初期就有了。属于普世价值观里的话语霸权。只是蒋介石喜欢把要推翻三座大山的共产党叫“匪”,西方习惯称“恐怖分子”。其实匪也不好听,而且对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特别推荐

波尔·德·博斯

毛舜权 译

 

    比利时杂志《马克思研究》总第87期(2009年)发表了波尔·德·博斯题为《委内瑞拉和21世纪社会主义》的文章。这是他2007年发表的《委内瑞拉:反帝和走向社会主义》一文的续篇(见本刊2008年第1、2期)。文章着重分析了近些年来委内瑞拉在政治、经济以及工会方面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内容和过程,并对其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评论,现将其主要内容译介如下。

  1999年,查韦斯在《玻利瓦尔纲领》的基础上当选为总统。在动员人民和人民参与发挥重要作用的前提下,推行社会经济发展政策。但是,查韦斯遇到了华盛顿公开支持的委内瑞拉亲美精英的反对,从对抗中,查韦斯从布莱尔《第三条道路》的支持者,很快地转变成21世纪社会主义的激进保卫者。
  玻利瓦尔进程的重大意义远远超越一国的范围。最近几年来,在巴西、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巴拉圭等国,进步人士也相继当选为总统。委内瑞拉,与古巴一道,今天已成为人民运动寻找左翼替代的参照点。日益增长的拉丁美洲一体化能大大改变美国与南美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特别推荐


作者:疯子舞戟


过去说资本主义的原始积累是血腥的,有“人吃人”,还有“羊吃人”,说到底就是钱在吃人,资本在吃人,资本家是资本的人格化等等。但现在说是这种理论早已“过时”,现在是“全球化”,是“地球村”,是“We are a family”(我们是一家人——选自奥运主题歌“油和米”),资本家跟善人似的,“养活”了工人,“养活”了社会,资本的活力迸发,财富的源泉涌流,“先进生产力”的体现,用樊纲先生的话说,“河对岸就在眼前”。


但是,在资本化的场景下,“吃人”的本质到底有没有改变呢,据说已经不存在或者不说“剥削”了,连夏衍先生的名作《包身工》都从中学生们的课本中删除了,要改谈摩根.大通,高速列车,领带的来历了,与时俱进了么。

但是,如果不是空对空,那还是要看处于底层的劳动者的状态,因为他(她)们靠劳动吃饭(包括脑力劳动),他们是资本和资本的代表——资本家在“养活”着,他们是否过得滋润,“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今天似乎又有检验的结果了。

《台海网》7月23日报道,“建筑工人连续作业18小时后猝死”,报道说:从晚上一直作业到第二天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杂谈

分类: 经典回眸



(9月9日,是毛主席逝世34周年,特刊载《民众大的联合》一文,以志纪念) 

 

(一)   

  国家坏到了极处,人类苦到了极处,社会黑暗到了极处。补救的方法,改造的方法。教育,兴业,努力,猛进,破坏,建设,固然是不错,有为这几样根本的一个方法,就是民众的大联合。

  我们竖看历史,历史上的运动不论是那一种,无不是出于一些人的联合。较大的运动,必有较大的联合。最大的运动,必有最大的联合。凡这种联合,于有一种改革或一种反抗的时候,最为显著,历来宗教的改革和反抗,学术的改革和反抗,政治的改革和反抗,社会的改革和反抗,两造必都有其大联合。胜负所分,则看他们联合的坚脆,和为这种联合基础主义的新旧和真妄为断,然都要取联合的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特别推荐

落叶飞絮


近来,由于人民教育出版社在新版语文教材中逐步剔除鲁迅的文章,引来一片争议,赞者有之,阻者有之。而笔者认为,在近年来对鲁迅话题经历了沉默、回避、冷淡的过程后,现在让其滚蛋,已经是时候了。

鲁迅之所以滚蛋,是因为那些曾经被其攻击、痛斥、讥讽、怜悯的人物又一次复活了,鲁迅的存在,让他们感到恐惧、惊慌、卑怯,甚至无地自容。

看看:
孔乙己们复活了。并且以一篇《‘茴’字有四种写法》的论文,晋级为教授、学者、国学大师;也不再提心吊胆地“窃书”了,而是平心静气地在网络上“窃文”了;不仅可以舒坦地“温一碗洒”,而且还能以其博导的诱惑力对“伊”来一把潜规则了,他岂能让鲁迅揭了他前世的底?!

“资本家的乏走狗”们复活了。尽管它们披上了精英、专家的外衣,但依然“看到所有的富人都驯良,看到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他们或装神弄鬼地玩弄数字游戏,鼓吹物价与美国接轨、工资与非洲接轨的必然性与合理性;或干脆作了外国人欺诈中国的“乏走狗”,与其里应外合、巧取豪夺。它们岂容鲁迅再一次把它打入水中?!

赵贵翁、赵七爷、康大叔、红眼阿义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学者文库

 

一、 思想观念的错位理解

有文化的无技术,懂技术的乏文化,文化与科技之间的割裂,这一现象近30年来在中国表现突出。

为什么这一矛盾表现得比较突出?因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过分突出了技术,偏离了科学技术的原始轨道。大家常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科技当然能转化为先进的生产力,但是由于缺乏配套的相关阐释,所以当我们满口都是科学的时候,意下所指多半却是技术。从传统观念出发,我们又误把一些技术上的进步当成了科学的进步。 “科”、“技”之间不但混淆颠倒,而且我们人为地把科技抽离出文化之外。很多人理解的百花齐放、多元化,实际上是认为这些一个一个的元,一朵一朵的花儿是互不相依的,能够独自存在、发展,这其实从根本上就背离了万事万物相互联系的马克思主义。把科技从文化中单独抽离出来,虽利在一时,所产生的恶果却遍及今日的各个领域,也正造成了上文所述的科

阅读  ┆ 评论  ┆ 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关于《唐山大地震》,冯小刚大导演在微博里这样说:「当然,你也许会说,我他妈就不感动就没感觉。一定会有这种人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要不然怎么会有人拎着刀去幼儿园见孩子就砍呢。别误会,我不是说不感动的人就是没人性,我的意思是说,什么人都有。」

    大导演把我们当罪人训,搞得不少人只有弱弱地回一句:「本来要去看的,听了你这话,不去了。」不去!冯大师继续骂我们:「听不懂人话可以原谅,装弱智就是自取其辱。」他话音没落,劈里啪啦一堆掌声,掌声大意是:蝇头小民就是欠骂欠揍,冯大师敢骂敢揍是真鸟!

    是鸟。地震!大地震!唐山大地震!看到这样惨绝人寰的景象,是个人,都会稀里哗啦。可是,冯小刚先生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学者文库

  ——一种研读科耶夫《法国国是纲要》的尝试
  
   
  这个题目显得来哗众取宠——难道科耶夫与毛泽东有什么关系?的确,要是谈论毛泽东与科耶夫,就有点过分了,但如果谈论的是科耶夫与毛泽东,就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毛泽东不大可能会知道科耶夫,但科耶夫肯定知道毛泽东:首先,我们可以肯定,科耶夫读过施米特的《游击队理论》,因为科耶夫去逝的前一年“密访”过中国,尽管我们没法看到中联部的材料,实在可惜,但访问本身就表明,他对毛泽东的中国有兴趣。
  首先不妨问一个问题:为什么科耶夫会对毛泽东的中国有兴趣?
  毛泽东发动的“文化大革命”让西方的左派大为兴奋,毛泽东的现代演化方式第一次引领西方的现代演化方式——对于“文化大革命”,我们的思考视野迄今仍然主要局限在中国自身,但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很可能出于国际战略的考虑。1965年为发动“文化大革命”运气时,毛泽东重上井冈山。上山之前,毛泽东在武汉梅岭闭门审视国际政治态势。按毛泽东自己的说法,他一生的功绩有两个——也就是闹了两场革命:第一个是打败蒋介石统一中国,第二个就是发动“文化大革命”。言下之意,第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2010-08-19 07:10)
标签:

文化

分类: 学者文库
  

 刘小枫,1956年生,曾任深 圳大学中文系副教授,现为香港中文大学当代中国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大学比较文学研究所兼职教授、香港道风基督教中心特邀研 究员。主要著作:《诗化哲学》、《拯救与逍遥》、《走向十字架上 的真》、《这一代人的怕与爱》、《身成位格》等。编著为:《中国 文化的特质》、《人类困境中的审美精神》、《“道”与“言”》等。

二十多年前的初夏,我恋上了冬妮娅。
那一年,“文化大革命”早已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但革命没有完,正向纵深发展。
恋上冬妮娅之前,我认识冬妮娅已近十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是我高小时读的第一本小说。一九六五年的冬天,重庆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标签:

文化

分类: 专题

  (小人书,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前风行中国大地几十年。本书以连环画为支点,选择不同的剖面切入。文章分为六辑:“山乡”、“打仗”、“贺家班”、“好姻缘”、“古装”、“隋唐”,并配有相应的连环画,文图相得益彰。)

 



序:鬼 市

有一个梦我总也做不完,绵延多年,我好多回地走进去:一条背街的巷子,一家不起眼的门面,进去一看,呀,好多小人书。我从小就到处寻觅的,《说唐》的各种异本罕本,就在那一排排用橡皮筋兜着的木架子上。我取下来翻看,一页页,绘写得栩栩如生,比醒时看得还真切。——看完了,我就醒了,可惜又是梦,我差点就把那书买到手了。待到天明才明白,夜来看

阅读  ┆ 禁止转载 ┆ 收藏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